对话《赘婿》主创:《赘婿》爆了,但男频IP改编没有「公式」

壹娱观察 · 2021-02-24
一场高速推进、边拍边“改”的创作。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王心怡,36氪经授权发布。

《赘婿》爆了。

2月22日,《赘婿》在爱奇艺站内热度突破10000,并成为爱奇艺史上热度最快破万的剧集。

《赘婿》是腾讯影业、新丽传媒和阅文影视组建“三驾马车”、继《庆余年》后再度接受市场检验的一部网文影视化作品。由于《赘婿》原著连载时间长且积累了一大批粘合度极高的受众,再加上因为《庆余年》受到不少好评的郭麒麟、宋轶担纲主演,并有不少《庆余年》“老面孔”加盟等因素,让《赘婿》从影视化消息传出开始,就受到了不小的关注。

“最开始打动我的是它的格局。《赘婿》在网上被号称为‘半部名著’,当时在读它的时候,里面的格局、视角非常大。”导演邓科在介绍《赘婿》吸引他的地方时表示:“同时,主角在我看来是一个负数的主角。一般来讲,我们说一个小人物从零开始成长,已经具有普世的意义,很好看了。但宁毅还是从赘婿——我们做过一些调查:在古代,赘婿的身份跟一个囚犯,或者逃犯的身份地位差不多。所以这个主角相当于从一个负数开始成长,一点一点的在那个世界里面做出他的成绩,这一点是蛮吸引我的。”

《赘婿》剧照

不过,正是由于原著拥有大量读者的原因,在高热度之下,关于《赘婿》的评价也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情况。一边是“搞笑”、“爽”、“节奏快”等声音,一边也有“角色降智”、“与原著不符”等言论。

关于剧本的改编、《赘婿》的喜剧风格、男频IP的创作等问题,《赘婿》导演邓科、制片人刘闻洋、剧本总监郑卓群也做出了解答。

一场高速推进、边拍边“改”的创作

2月14日,《赘婿》上线。

此时,距离2017年9月腾讯影业、阅文集团宣布开发《赘婿》IP才过去不到四年时间。

而这不到四年的时间,前两年都用在了剧本开发上。据刘闻洋介绍,第一轮剧本开发工作,首先是花大量的时间研究和读透这部连载近十年、内容近千万字的作品。在这一过程中,团队邀请了编剧秦雯加入,进行整个剧本的基础工作。

2019年10月,刘闻洋找到了邓科,邀请其担任导演,二人一拍即合。2020年3月,在经过主创团队不断地讨论之后,《赘婿》的风格、篇幅、类型等已然确立,于是新一轮的剧本创作,从大纲、到剧本、到分集剧本,迅速开启。6月剧组开机、10月杀青,导演休息一周后开始后期工作,今年2月上线,《赘婿》踩上了高速推进的列车。

《赘婿》拍摄现场

而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的推进,其中之一得益于原著内容的丰富。“我觉得对于我们创作来讲,最好的地方在于原著小说除了提供了内涵和价值以外,还提供大量丰富情节,我们在里面进行了挑选和重新的包装。”邓科表示:“大家看这个剧的时候会觉得节奏很快,其实是因为原著提供了很好的素材库给我们。”

毕竟小说与剧集的载体不同,面对如此丰富的素材库,《赘婿》主创们采取的方法是成立“拆解小组”,将原著内容按照章节拆解成小篇章,并对其进行筛选。但诸如一夫一妻制、男女平等等现代价值观,还是得以贯彻。

除此之外,在改编过程中,主创团队还增加了不少内容,以达到自圆其说、帮助观众更好理解故事背景、进入故事等目的。比如剧中前几集关于赘婿社会背景、生活状态,以及结婚的流程和仪式等,都是团队自圆其说构建的一套体系。于是,伴随着喜感的背景音乐和观看婚礼群众的反应、语言,赘婿底层的社会地位以及日常生活就跃然而出。

男德学院也由此延伸而来,但被延伸的不止这些。

从人物特点到角色,《赘婿》都进行了一些延伸。比如放大被不少观众大呼“可爱”的耿护院的人物特点,让其在随后的剧情中拥有了感情线。同时,考虑到宁毅应该需要一些帮手,“我们觉得要设计一些人帮他。正好一群赘婿会有共同语言,所以我们从一个赘婿,变成四个赘婿,变成了赘婿的‘F4’。”

《赘婿》“F4”

“边拍边‘改’”是《赘婿》快速推进的第二个方法。这个“改”字首先体现在在拍摄过程中,粗剪就已经开始。节约时间之余,也能及时给到创造团队反馈:不合理的地方、剧作中的问题、可以更好的地方等等,从台词到剧情都涵盖在内。于是,根据反馈作出及时调整,重拍、重改又能提高剧集的质量。

“比如元锦儿落水之后,我们发觉有一个BUG:为什么她会落水?怎么想到的这一招?于是我们加拍了宁毅给她一张纸条的情节。这是拍完之后看着剪辑的素材,我们又重新要求编剧去创作,马上加拍。再比如宁毅说‘记得找我寻仇’,‘江宁乌启豪’,这些都是重拍之后慢慢挖出的梗。”

据导演透露,整部剧的拍摄已经进行到三分之二时,编剧们都还会去现场;而快杀青的时候,过程中还在不断优化台词,增加梗和细节。

从目前更新的情况来看,《赘婿》以“爽”“节奏快”等而受到好评,这与上述的创作理念和方式不无关系。不过,与原著不同的地方,比如喜剧化的呈现方式、主角大开的金手指,以及“降智”的反派角色等,虽然整体上还是对于改编以好评居多,但也有不少的质疑声。

喜剧化加重却也“飞中求稳”

霸道总裁张若昀摇身一变,成了“扮猪吃老虎”,甚至有点呆萌的郭麒麟,一个画面对比,《赘婿》的喜剧风格就此确立。

随后剧情中,苏檀儿为了圆房火烧耳房,外表粗旷的耿护院爱看言情小说;拼刀刀、停车位、苏宁毅购;“有那么多钱,那么大的院子,你家无线网络密码是多少?”……

截至更新,《赘婿》仍保持着高密的笑点。导演邓科和制片人刘闻洋将《赘婿》的类型定义为轻喜剧。这让剧版与原著小说呈现出了差别很大的风格和基调。

导演邓科给蒋依依讲戏

而这也是团队基于创作、可看性等多方考虑的结果。邓科解释道:“这次我们选用喜剧的方式去打开这部剧,也是考虑到原著小说格局非常大。但如果我们直接把很大的格局摆在观众的面前,不利于观众很快地接受。再加上这次也有郭麒麟的加盟,我们就用了偏喜剧的方式。另外,我本身也很喜欢喜剧拍摄风格。

但喜剧的创作也有难度,笑点节奏安排不当,可能会更偏向于小品的观感;梗的度把握不好,也可能变成雷点、恶搞而失去笑点的有效性。

为避免此类情况的发生,《赘婿》采用的方法是将喜感融入到人物本身特性和情境里,做到“飞中求稳”。

“飞”体现在笑点的布局和大大小小反转的设置,而“稳”则意味着度的把握,又体现在细节的处理上。

以“拼刀刀”情节为例。邓科告诉我们,这场戏最初的版本,转盘要比最终出现在剧中的大、宏伟很多,大致剧情是宁毅说完“我们来拼刀刀”,转盘出现,在苏家布行门口,所有人在飞刀。但这样的设置让邓科感受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在拍的前几天他到现场去感受了一下,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我跟美术团队讲,所有‘拼刀刀’这些道具必须来源于苏氏布行内部,我们要让观众看到组装的过程。也就是通过这些细节会让观众觉得,虽然他(宁毅)是一个带着思想到了古代的现代人,但他并没有说开了很多的金手指,无厘头地拿出很多现代道具。”于是,最终出现在剧中的是有一个桌子“改装”成的转盘,大家飞的是剪刀。

“拼刀刀”场景

诸如此类对于细节的把控还体现在诸多方面。比如配乐方面,“我们非常大胆地在古装剧里用了特工元素。整个影片来看的话,但凡宁毅出来开‘金手指’的时候,就是像特工的BGM。除了宁毅所有其他人一定是古装剧的配乐,我们希望通过宁毅的BGM,也像他的身份一样,把古代的氛围搅动起来,带着观众进入那个世界,去体验一个新的生活。”

同时,配乐方面也跟随着人物性格、情境在改变,以渲染出不同的气氛,凸显人物的性格。

江浩辰对着镜头的那一次质问,配以加入了呼麦的音乐,带有灵异的感觉,符合灵魂的拷问。宁毅第一次看到那个镜子里的自己时,配乐加入了苗族喊山的元素,以塑造出一种奇幻色彩的氛围。苏檀儿出场时的配乐全部是弦乐,突出她轻盈的感觉;耿护院和苏家二房出场配以比较重的鼓、贝斯的音乐,甚至爵士的音乐。

不论是喜剧的打开方式,还是“飞中求稳”的把控,《赘婿》终究还是一个以轻喜剧风格呈现内容,且涵盖家国情怀、人物成长、友情、爱情的故事。

《赘婿》剧照

这又让《赘婿》后续的情节发展充满变数。

据邓科和郑卓群介绍,这一季《赘婿》的故事大致分为三个板块:江宁部分、霖安部分和武都部分。已经更新完的江宁部分,宁毅的“商战”赢得相对轻松,整体更偏明快。“因为宁毅是一个现代人的思想在古代发挥作用,面对这样的一群人,他的智商绝对碾压他们,这群人在他的眼里就是一群‘小朋友’,就是开了‘金手指’的感觉。”邓科解释道。这也就是江宁的“反派”给人以“降智”的原因。

不过,随着故事的推进,接下来宁毅会遇到叛军,从现在的跟二房、普通人斗,变到跟叛军斗,再到第三阶段变为两个君王之间的棋子,又在君王之间斗。每个阶段宁毅都会呈现不同的状态,而根据这些变化,剧集的氛围也在改变。

邓科总结道:“所以这部剧是循序渐进,慢慢铺垫的过程。

男频剧没有“公式”

江宁部分更罢,《赘婿》热度高居不下,其中最广泛讨论的话题之一,莫过于“男频IP的改编和影视化”。

《赘婿》是继《庆余年》之后,腾讯影业、新丽传媒和阅文影视三者协力,又一次发起对网文IP改编影视作品的探索,无论成败,对于内容产业来说都是有益的尝试。

《庆余年》剧照

《赘婿》原著被认为是男频IP的经典,而影视化之后自然也会被贴上男频剧的标签。也正是由此,加上原著内容,让剧中不少女性角色的戏份和行为受到了质疑。但实际上,不论是男频IP,还是垂直受众都没有过多影响到《赘婿》的创作思路。

“我们在创作剧本的时候,一直在跟编剧强调一点,我个人非常反对按男频、女频区分的,尤其在创作上。因为我是85后,我记得我小时候看电视剧没有分男频女频的。很多好看的、经典的剧都是囊括了家国情怀,也有主角的情感戏、家庭戏,甚至七大姑八大姨很琐碎的事情都可以让它很好看。”邓科解释道:“所以我个人觉得一部戏它其实就是一个小的社会缩影,我希望观众在这部剧里面能体会到七情六欲。我们不讨论男频、女频,我们只讨论这个剧好不好看,这个是我们最开始定的基调。

刘闻洋也表示:“如果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很明确的选择,是要男性群体还是女性群体,只会加剧男女受众的撕裂。我认为《赘婿》的出现恰恰证明,也反映了,受众还有一定的融合。越来越多的大众在这个剧里面获得了一些快乐,这也能让这个撕裂感减少一些。”

《赘婿》受众分析(数据来源:骨朵影视数据)

因此,《赘婿》没有放弃感情戏,并在其中加入了多种元素类型。比如宁毅揭露“滴血认亲”的阴谋,解谜如何“搞垮”乌家时背后故事的重讲等,都带有侦探剧的元素。而这些混搭,也让《赘婿》的观感更加综合。

各方平台数据显示,随着《赘婿》更多内容的释出,女性观众观看、评论等的占比都在持续增加。《赘婿》显然获得了更多受众的认可。

尽管如此,不论是导演邓科还是制片人刘闻洋都否定了男频IP改编“公式”的存在,《赘婿》也更多的是在男频IP改编上的又一次尝试。

“我们不可能一上来说我们现在就是男频剧,就把情感戏都不要了。如果不要这个戏,我们一定要想到有什么好看的部分。如果说它里面的情感本来就是很真挚的,就是好看的部分,我们为什么不要?”

在邓科和刘闻洋看来,《赘婿》的创作不是一个倒推的过程,“不是这个剧面对这样的群体,这样群体喜欢看什么,我们就做什么给他们看。这种去碰的方式不仅可能目标群体没有得到,大众群体也丢失了。”

《赘婿》剧照

相比之下,真挚的情感、吸引人的情节等创作最本真的东西才是最具竞争力的存在,也更能吸引受众的关注和好评。

伴随着《赘婿》剧集的热播,原著小说再度掀起“翻阅”热潮,迅速成为微信读书春节期间被阅读次数最多的图书之一。成功的IP影视化后再度反哺原IP本身,从而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面对《赘婿》的高热度、话题度,以及甚至可能带来的赘婿文影视化趋势,刘闻洋表示:“之所以做《赘婿》这个项目,也还是想做一点创新的东西。大家说电视剧都是女频的天下,因为女观众看的多。但这不代表因为这样,只能做这样的东西,市场应该是多种多样的,各种类型都应该有创作者去尝试和创新。”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壹娱观察特邀作者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To B产业组近日推出了新板块“5G行业动态日报”,我们会为大家汇总每日5G行业的主要新闻。 2月23日5G行业动态日报的汇总请查收。

2021-02-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