毗邻美国,为何加拿大创投圈不太行?(上)

神译局2021-03-01
硅谷之外的“天使投资人”那是真的有钱人,但投资是很谨慎的,创业公司还没做起来,往往就被这些坏天使给折腾死了。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本文其实是在比较“好天使投资人”与“坏天使投资人”的。好天使玩的是无限游戏,没有明确的通关目标;坏天使玩的是有限游戏,有明确的里程碑,强迫所投的创业公司循规蹈矩地发展,违背创业公司野蛮生长的自然规律,害人害己。 硅谷遍地是“天使投资人”。那种20出头的小年轻,每笔投资一两千美金,也算“天使投资人”。硅谷创业公司启动起来很容易,没有什么实际的项目,刚辞职,找“family & friends“搞小几十万就能开工了,大家的期望也不高。硅谷之外的“天使投资人”那是真的有钱人,但投资是很谨慎的,创业公司还没做起来,往往就被这些坏天使给折腾死了。原文标题:Why the Canadian Tech Scene Doesn’t Work,来自alexdanco.com。

相关链接:

毗邻美国,为何加拿大创投圈不太行?(上)

毗邻美国,为何加拿大创投圈不太行?(下)

多伦多不是下一个硅谷、滑铁卢(加拿大东部城市)不是,温哥华也不是,加拿大的任何地方都不是。

我很抱歉,我必须写这些,我真的很抱歉,希望这些城市都能成功。但是有越来越多的志在必得的说法:“多伦多的科技生态系统比北美其他地方发展得更快”,或者 “多伦多-滑铁卢是更好的硅谷”。老实说,这些说法并不能准确地描绘出加拿大的真实情况。

要说明的是:我并不是说加拿大的初创企业没有个别的成功故事,也不是说这里没有好的天使投资人或风险投资人,也不是说没有个别的成功案例。Shopify(市值超千亿美元)显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还有其他大的成功故事,比如Lightspeed(加拿大支付服务商)正在崛起,加拿大有一些非常好的举措,围绕着将新的创业者引入加拿大,还有很多我钦佩的鼓舞人心的创业公司。

这里肯定在变得越来越好。的确,大公司在这里增加了技术工作岗位;的确,这里有很多初创企业诞生,但我们并没有一个真正有效的创业生态,还没有。你不能把多伦多的科技场景与湾区的相提并论,然后说:“两者都是相似的,我们的只是规模较小。” 拜托,不是这样的。湾区的创业场景不断拉动令人难以置信的公司的诞生,我们没有做到这一点。

加拿大科技界目前的运作方式,并不支持初创企业,甚至可以说扼杀了初创企业。我相信对一些人来说,为了你们的职业利益,你们一定会坚持自己的观点,我尊重你们的观点,但我关心的是我们是否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无论如何,问题需要有人说出来,所以让我来说吧。

天使投资

创业生态是一个系统,没有一个简单的开始,有许多互动的部分。天使和风投的钱,创始人群体,大量工程人才,社会规范的设置,一切都是相互影响的,但我们必须选一个点开始讲这个故事,我认为最好的切入点是谈论天使投资人。

记得我还在Social Capital(总部位于多伦多的风险投资机构)的时候,我和Jay会去其他城市考察当地的创业公司和大学研究机构。每次我们都会从当地人那里听到同样的话语。“我们这里有这么多好的科技生态,我们有科学和硬实力,我们有来自当地大学的科学和核心研发人才。我们有如此多的工程人才,而且有很多投资资本可用,我们只是缺少一样东西,那就是早期投资者。”

是的,创业公司需要天使投资。如果没有快速流动的早期机构资金来源,当你为项目首次融资时,很难拉开冷启动的序幕。但你知道什么比没有天使投资人更糟糕吗?拥有糟糕的天使投资人。

为了理解好天使投资人和坏天使投资人的区别,我认为快速了解一下詹姆斯·卡斯(James P. Carse,纽约大学宗教历史系教授)所著的《有限与无限的游戏》是很有帮助的。这本书介绍了一个简单而深刻的观点,即我们作为人所从事的“游戏”,或者说是多人活动,有两种基本的类型:

第一种,有限游戏,是以赢为目的的。只要你从事的活动是确定的、有边界的,而且游戏可以通过所有参与者的相互同意来完成,那么这就是有限游戏。人类的很多活动都是用有限游戏:战争、政治、体育等等。当你在玩有限游戏的时候,你的每一个行动都是朝着一个预先设定的目标而去的,那就是赢得胜利。

相反,无限游戏是为了继续玩下去。你不能“赢得”无限游戏;这些活动就像学习、文化、社区或任何探索一样,没有确定的一套规则,也没有任何预先约定的完成条件。玩的意义在于将新玩家带入游戏,让他们也能玩。你永远不会 “赢”,游戏只会越来越有收获。

好的天使投资人们在玩一个无限的游戏。他们在为一个社区做贡献;不是为了赢得一些确定的东西,而是为了赢得继续参与这个场景的权利。他们玩的是无限游戏,在一个不断成长的社区中,他们的地位不断提高,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而他们往往能赚到大把的钱,这就导致了外人的困惑。“天使投资赚钱的方法就是不要以赚钱为目的”。

糟糕的天使投资人们在玩一个有限的游戏,他们试图赢得一些东西。

糟糕的天使投资人有两种。第一种从字面上看是为了钱:他们希望在合理的时间内看到财务回报,并推动创始人把创业公司当作投资来经营,就像房地产一样。第二种就比较微妙了:他们是为了满足感和地位的天使投资人,但只是活在自己的和封闭的同行中。他们是为了零和游戏炫耀而竞争,而不是为了发展社区而努力。

糟糕的天使投资人经常浪费创始人的时间。他们总是在要求一些东西,要么是要P&L(赢亏报告)和商业计划书,或者提出一些显然是为了天使投资人的社会利益而不是为了创始人的建议。糟糕的天使投资人很在乎企业达到的里程碑(后面会有更多的介绍)。你在美国东海岸经常看到这类天使投资人俱乐部或社团,加拿大也有。

对于天使投资人和创始人之间的关系,优秀的天使投资人有着完全不同的态度。他们想的不是赢得什么,而是创造什么。这是件好事,因为如果你要创办一家创业公司,这正是你需要的心态。创业公司也是无限游戏。在你找到创业公司的那一刻,在未来十年(或任何适当长的时间范围)的任何时候,你都不会“赢得”任何东西;也没有一套固定的规则,你是为了继续玩而玩。你的目标是成长,而成长是永远不会完成的。

当然,这不是经营企业的唯一方式。大多数企业也可以恰当地描述为有限的游戏:你要追求一个有边界的、确定的机会;对获胜有明确的概念。加拿大喜欢这类企业,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经济是由银行和矿山组成的。

但这些并不是创业公司,创业公司是一种赌注,赌的是未来将与现在截然不同,它们在上升的过程中是有价值的,因为它们实际上是对未来成真的看涨期权。它们的创始人着手去发现那个未来;它们的价值是不确定的,而不是确定的。有一天,它们可能会成为巨大的、现金流涌动的企业;但不会在你短期的视野范围内。你现在唯一的目标是成长、探索,并赢得继续成长和探索的权利。

所以,正如你所猜测的那样,好的天使投资人和糟糕的天使投资人之间,以及有限游戏心态与无限游戏心态的创始人之间存在着交叉催化的关系。每一对都会互相吸引,原因显而易见。但同样重要的是,这两种天使投资人相互排斥。如果你有足够数量的好的天使投资人,那么糟糕的天使投资人就会被赶走(他们不再被邀请参加交易)。而如果你有足够数量糟糕的天使投资人,好的天使投资人就会离开(他们不会有任何乐趣,所以他们会去寻找其他的爱好)。

如果你有电子学或系统图的背景,你会认识到这种设置:这是一个拨动开关。它可能会朝任何一边断裂,但一旦它被“设置”在一边或另一边,它就会倾向于保持在那里。

那么好的天使投资人从哪里来?好的天使投资人的可靠来源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其他成功的创业公司的大额流动资金事件,其他任何资金来源都有可能是可疑的。但是,那些从创办或发展自己的创业公司中赚到了起家钱的天使投资人们,都明白这个无限的游戏,因为他们玩过这个游戏。而且他们想继续玩下去,因为他们喜欢,而天使投资就是这样做的。

创业公司的大规模退出对下一代创业公司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反馈效应。第一,他们创造了天使投资人,并用FOMO激励现有的天使投资人(没有什么比错过了独角兽更能激励你投资了)。第二,他们用无限的心态激励创业者,作为榜样。第三,他们为可能的事情设置了一个高门槛,迫使创业社区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成长的问题,并将这些经营者全部释放回生态系统中,他们知道无限制的无限增长是什么感觉。

相比之下,在还没有很多大的创业公司退出的创业社区,你不仅缺少了其中的一些好的成分,还制造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成分,那就是对获得流动性事件的关注。这是极度危险的,加拿大的科技界已经在这个陷阱很久了,我们一会儿再谈这一点。

译者:蒂克伟

相关链接:

毗邻美国,为何加拿大创投圈不太行?(上)

毗邻美国,为何加拿大创投圈不太行?(下)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全球霸榜的现象级 CH,国内会出现吗?

2021-03-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