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邓超老师,我们内娱怎么这样了?

王毓婵 · 2021-02-26
选秀节目里的好男孩都到哪去了?

又到了一年一度集中买奶的季节,已经播出了两期的选秀节目——腾讯视频《创造营 2021》和爱奇艺《青春有你 3》正在为微博大 V 和 B 站 UP 主贡献话题。目前为止,两档节目都分别在全网拿下了上百个热搜。

骨朵热度指数排行榜显示,2 月 24 日,上映 8 天的《创造营 2021》(以下简称《创》)单日播放量达 931 万,登顶热度榜;而《青春有你 3》(以下简称《青》)较为逊色,排名第五,不及《明侦》、《奇葩说》和《吐槽大会》。从舆论表现上来看,《创》比《青》的造梗能力更强,第一期节目中数个国内选手跑调、破音、摔倒,而海外选手发挥稳定,不乏惊艳表现,令人尴尬的对比激发了大量讨论。

微博上,《创》发起人团团长、主持人邓超的“我们内娱要完蛋了”系列表情包大量流传,同名话题也获得了 242 万阅读;在节目中吐槽其他选手失误表现的网红韩美娟也制造了微博热门话题#韩美娟的嘴能不能留到决赛#,并积累了 2 亿阅读和 4.8 万讨论。

邓超相关表情包

B 站影视区 UP 主更是“集体过年”,百万粉 UP 主如三代鹿人、路温 1900、刘哔电影、话很多的小姐姐们、开心嘴炮等纷纷发布吐槽视频,虽然观点基本类似,但每条视频播放量都冲上了百万量级,连视频下的热门评论都动辄可获数万点赞,足见热度之高。

B站评论区截图

内娱选手集体失误虽是不可控因素,但海内外对决的场面实际上也是精心设计的结果。如今的舆论走向其实是偶然中的必然。

今年 2 月初,《创》开播前,节目制片人多晓萌就公开谈到了选秀节目模式趋同的问题。“今年面临的现实情况是,多档同类型的节目都将陆续上线……我们要创造一个新的面貌,让大家感受到同类型的内容是有差异化的。”他提到的差异化道路之一,就是邀请多国学员参与录制。

多晓萌的担心是应该的。2021 年,我们要迎来 7 档偶像选秀综艺,爱优腾芒再加上央视,每个节目 100 个选手,这就是 700 个需要秀粉打投的练习生。考虑到非常依赖与观众强互动的选秀模式,不会制造话题的节目恐怕无法正常运转。又因为《创》和《青/偶》系列都已经办到了第四届,要搞出新鲜花样来实在太难了。

图片来源:CBNdata

但即便如此,以海外选手对内娱练习生的“降维打击”为卖点也实在太惊险了。参考从 2018 年至今选秀节目练习生质量一届不如一届的事实,这次内娱选手囧态毕露,恐怕是真实情况多于桥段设计。

来不及训练的练习生,被掏空的娱乐公司

说练习生质量一届不如一届并非信口开河。

CBNdata 基于阿里巴巴消费大数据制作的《2020 年度选秀偶像消费影响力榜》显示,男偶像榜上排名第一的仍然是 2018 年爱奇艺《偶像练习生》选出来的蔡徐坤,第二名是跟他同届同团的王琳凯,第三名也是同届同团的黄明昊,第四名还是同届同团的范丞丞。第五名是腾讯视频第一届男团选秀《创造营 2019》C 位出道的周震南。

《2020年度选秀偶像消费影响力榜》 来源:CBNdata

2018 年至今《创》《青》两档节目已经制造了 6 个男团/女团,后辈都到哪里去了?

2020 年 4 月, 《风度men's uno Young!》为《青》第一季(2019 年)选出的偶像组合 UNINE 推出了成团一周年特别刊,仅仅卖出了 1 万多本。相比之下,2018 年出道的前辈蔡徐坤的《芭莎男士》五月刊预售 5 小时便售出 5.5 万本,销售额超 110 万。

2020 年跻身热度 TOP 100 的 90 后明星中,网综选秀明星的主力还是 2018 届的前辈,而 2019、2020 届的后辈加起来还没有前辈多。

如果消费影响力尚不足以代表实力,那么粉丝对投票的热情表现得更直观——他们为 2018 年的 C 位蔡徐坤投出了 4787 万票,为 2019 年的 C 位李汶翰投了 845 万票,为 2020 年的 C 位刘雨昕投了 1735 万票。

2019 年《青春有你》出道的 9 人团的全部票数加起来,还不如蔡徐坤一人多。

内娱选秀节目练习生质量逐年下滑有两个主要原因:僧多粥少、竭泽而渔。或者说,选秀节目太多,练习生都不够用了。

2020 年,《青》《创》都做了女团选秀,优酷的《少年之名》成为了去年的唯一一档男团选秀节目。担任“少年制作人”的张艺兴在回答节目组“为什么一开始拒绝了邀请”的问题时说:“我觉得你们今年不应该做这个节目。你们不急这一下吧?前面都淘完那么多波了,你(现在)再淘一波,哪还能出好苗子呢?”

从成为韩国娱乐公司 SM 娱乐旗下练习生到以 EXO 成员身份正式出道,张艺兴经历了 4 年练习生生涯。

但在目前大陆高强度的选秀节奏下,练习生的训练时间被大大缩短,取而代之的是一场又一场密集的节目通告。以今年在《创》上因为唱歌破音、表演做作而受到群嘲的“糖果超甜”组合成员陆定昊为例,他虽然 25 岁,却已经自称“回锅老人”了(反复参加选秀的练习生被称为“回锅肉”)。在这之前,他还跟蔡徐坤一起参加过《偶像练习生》。

这根弦还在继续绷紧。选秀模式走起来之后,有意来分一杯羹的平台变多了。2021 年,中国娱乐公司的练习生储备撑得起 7 档大型选秀节目吗?

不能。

过去两年,可供选秀节目挑选的“正统”练习生已经明显不足,一些完全没有接受过唱跳培训的年轻人也被塞进节目。于是《青》第二季有了因与吴亦凡绯闻而红的秦牛正威、在微博上有上千万粉丝的时尚博主林小宅等。

2021 年,缺口继续扩大。《创》第四季引入了抖音短视频网红甘望星、胡烨韬、张欣尧、井胧、韩佩泉等人。更离谱的是,毫无唱跳基础的俄罗斯选手利路修原本只是日本选手的汉语老师,是在节目开拍前五天被临时拉进来的……

被淘了太多波后,国内偶像经纪公司确实已经挤不出准备充分、训练过关的练习生了。两家大公司——哇唧唧哇和乐华娱乐今年分别只输送了 3 人到《创》和《青》,但来自哇唧唧哇的付思超、任胤蓬和张嘉元在《创》舞台上的表现令人尴尬,成为了 B 站 UP 主吐槽的热门素材之一。这三人也是典型的“回锅肉”,去年,他们刚刚参与了腾讯视频《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录制。

“我就觉得我们是来助兴的。”任胤蓬在看完日本选手的表演之后说。“就真的很离谱。”

内娱选手与海外选手的实力对比确实被《创》展现得很离谱。相比内娱,日韩因为有更加健全的练习生培训体系和相对饱和的娱乐市场,反而有大量实力尚可的练习生等不到好的出道机会,或者出道后默默无闻。我们是不足,人家是过剩。

以韩国为例,由于经纪公司掌握着艺人从选拔到资源分配的所有领域,主导地位明显,因此经纪公司能够通过建造完整的工业化体系,用一定程度的标准化代替娱乐行业的个性化,以保证其商业模式的延续,从而在艺人供给相对过剩的成熟市场中获得持久的成功。其中的代表公司包括 SM、YG 和 JYP 等。

日本偶像产业可追溯至上世纪 70 年代,有三十年偶像产业发展史,目前也已经高度发展并十分成熟。娱乐产业的主要代表是杰尼斯事务所和 48 系。

在《创》第一期舞台上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米卡、和马、庆怜、力丸和赞多全部由日本公司知名音乐公司爱贝克思(AVEX)输送,这家公司作为日本唱片出版及音乐内容行业龙头见证了日本上世纪末至今偶像产业的快速发展。

以上五人全部经过严格培训,有原创音乐、舞蹈作品,赞多曾获得三次世界街舞比赛冠军,力丸是韩国巨头 SM 公司编舞师,但他们仍然无法在饱和的日韩娱乐市场争取到资源。

日本练习生赞多和力丸的表演对内娱公司哇唧唧哇出身的任胤蓬造成了冲击

因此,《创》此番大胆引入海外选手既是救了自己,也是帮了他人——而外来的鲶鱼在水箱里比沙丁鱼强大太多,也就形成了观众们“我们内娱要完蛋了”这样的喟叹。

我们的内娱偶像产业,是一个皮厚馅少的大包子

2017 年,内娱还没见识过《青》和《创》,蔡徐坤深陷在前东家的解约泥潭之中,杨超越在靠走穴和接小广告糊口。这一年,中泰证券分析师康雅雯在研报中发下宏愿:预计到 2020 年,中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 1000 亿人民币。

康雅雯相信,未来的中国会需要大量的偶像。“根据国际经验,人均 GDP 达 8000 美元左右时,文化产业会迎来高速增长。偶像产业作为文化内容分支,其特殊的心智补偿性会导致‘二重性’,即诞生于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爆发于高经济增长后的相对不景气时期。

日本偶像产业总在经济经历高速增长后出现拐点时(危机、不景气或增速下滑)迎来爆发。来源:中泰证券

韩国偶像产业总在经济经历高速增长后出现拐点时(危机、不景气或增速下滑)迎来爆发。来源:中泰证券

那一年,中国的 GDP 增长率是 6.9%。2020 年,由于疫情黑天鹅,这个数字掉到了 2.3%。康雅雯预估的爆发期或许已经来到。

但实际情况甚至比她的预测更夸张。2021 年,娱乐产业研究机构艺恩估算,2020 年中国偶像产业总规模或超 1300 亿。

在 2017-2020 的短短四年里,爱优腾芒竞逐偶像市场红利,一共打造了 30 档偶像养成网综,为娱乐市场输送了惊人的 200 多位偶像。

过去四年,国内的偶像养成网综制造了 200+ 个偶像。

盘子做大了,蛋糕去哪了?

参考有完整偶像生态链条的韩国,偶像需要打歌节目来宣传新歌、制造热度,粉丝也会与打歌节目投票互动,助力偶像获得更多曝光机会和更好的资源位。但国内并没有专业的打歌节目,导致热门偶像出道后几乎全都进入现有演艺圈,比如鞠婧祎、虞书欣、杨超越;而接不到戏或综艺邀约的团员就只能默默无闻,团员之间热度差异巨大,也就造成了国内粉圈“只有唯粉没有团粉”、“出道即解散”的局面。

爱优腾不是没做过。2018 年,配合着首届选秀,爱奇艺推出了《中国音乐公告牌》,腾讯推出了《由你音乐榜》,但两档打歌节目都未能出圈,当年就宣告结束。优酷在 2020 年 11 月推出了《宇宙打歌中心》,也在今年 1 月结束。

参考日韩,整个偶像产业可以分为两层:核心层,即音乐;外衍层,即剧集、电影、综艺、广告代言、明星周边等。健康的模式应该是核心层支撑外衍层。而中国的偶像产业本末倒置,外衍层比核心层大得多,几乎是它是 2 倍。

2017 年,康雅雯曾预测,2020 年中国音乐核心层的收入规模会达到 762 亿,而外衍层的规模会达到 550 亿。但实际情况是,据艺恩数据,2020 年核心层只有 460 亿,而外衍层高达 855 亿。

2020 年,外衍层远大于核心层的中国偶像产业

大盘子里放的不是一个抹上奶油的蛋糕,而是一个馅巨少皮巨厚的大包子。

这也是为什么当不混粉圈的普通大众面对内娱热度 TOP 10 的网综选秀偶像时,只能想得起他们的长相、八卦和鬼畜瞬间,比如打篮球的蔡徐坤、破音的杨超越、陷入老赖丑闻的周震南,但想不起他们有什么音乐作品。

在上游娱乐公司身体被掏空,下游偶像生态链条仍有巨大断层的 2021 年,中游平台搞出了 7 档大型选秀节目。虽然内娱肯定不会真的因此而完蛋,但节目质量下滑也就毫不意外了。

+1
7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微博

爱奇艺

腾讯视频

粉圈

阿里巴巴

乐华娱乐

中泰证券

沙丁鱼

淘一

下一篇

50%的大势

2021-02-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