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亏损,华谊兄弟还能翻身吗?

新盟 · 2021-02-24
院线电影的春天已经到来,华谊兄弟的春天会来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袁国庆”(ID:yuanguoqing88),作者:袁国庆,36氪经授权发布。

截至2月18日0时,春节档电影实时总票房已突破80亿元,超过2019年整个春节档电影总票房59.05亿元,刷出历史新高。

在16日港股开盘后,多个影业公司暴涨:猫眼娱乐涨14.7%,IMAX中国一度涨超80%,阿里影业涨超30%,欢喜传媒涨近10%。

电影行业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经历了2020年至暗时刻后,影视板块“哀鸿遍野”,一场疫情之后,观众们的报复性消费终于来临,多部春节档电影也都因此收获了不错的成绩。

作为“中国电影第一股”的华谊兄弟,在过去几年中,一直陷入亏损的泥潭。任凭王中军使出了浑身解数,也始终没有让华谊摆脱困境,甚至在2020年,公司还面临着濒临退市的风险。

2021年,随着春节档电影的爆火,院线电影们的寒冬似乎就要熬过去了,作为A股影视巨头的华谊兄弟在这一年,能否给观众和投资者们一个惊喜呢?

PART.01

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

作为中国影视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华谊兄弟由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于1994年创立,2009年率先登陆创业板,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

俗话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早期的华谊兄弟,凭借王氏兄弟的毒辣眼光,确实打造了不少口碑和票房极佳的作品。比如2001年出品的《大腕》、2003年出品的《手机》、2007年出品的《集结号》、2008年出品的《非诚勿扰》,以及2010年出品的《唐山大地震》等等。

可以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中国的电影市场中,能叫得出名字的代表作大部分都来自华谊兄弟。

在2009年上市之后,随着屡创新高的票房,华谊兄弟的股价也开始节节攀升,从2.84元/股上涨到31.91元/股,公司的最高市值达到了889.7亿元。

有钱之后,兄弟俩便开始享受生活,兴趣爱好也丰富起来。2014年11月,纽约苏富比拍卖行,王中军以约3.77亿元拍下备受瞩目的梵高真迹《雏菊与罂粟花》,创下了中国藏家海外竞拍西方艺术品的最高拍价。

但另一边,华谊兄弟的电影项目却没有像王中军拍卖的收藏品那样保值:2010年的《唐山大地震》票房惨淡,2012年的《一九四二》票房更是扑街。

但王中军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这时,华谊的股价一路飘红。老王想着,电影赔点钱不算什么,只要股市行情好,钱包自然也会越来越鼓。

但资本市场总需要新故事,王氏兄弟也开始谋划着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2012年,王健林提出“让迪士尼二十年赢不了利”。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另一个老王”的启发,2014年,王中军也照猫画虎地推出了“去电影化”战略,准备捣鼓游乐场和旅游小镇,模仿迪士尼的去做实体业务。

2014年11月18日,华谊兄弟向腾讯,阿里,平安增股1.45亿,融资36亿元。马化腾,马云,马明哲这“三马”巨头聚在一块,和王中军一起幻想着共同建设中国的迪士尼。

一时间,对标迪士尼成了中国电影公司们最喜欢的叙事方式。

不过,相比较王健林的豪言壮语,王中军相对还保守些,他只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诺过“未来我们可能比迪士尼更丰富。”

于是,不具备与政府议价能力的华谊兄弟,选择了一条品牌输出的轻资产产业模式:王中军负责和地方政府和当地房地产公司谈判合作,华谊负责输出影视资源和品牌,合作方负责提供关键的土地资源,这样能够最大程度的减轻公司的运营成本。

华谊尝试的第一个电影小镇项目位于海口观澜湖,这个项目以冯小刚《一九四二》、《唐山大地震》、《非诚勿扰》等冯氏经典电影场景为建筑规划元素,配套综合娱乐商业街区,建筑面积950亩。

在这里,冯氏电影里的一切似乎都触手可及,这也是项目最大的卖点。2015年,这个华谊当年最为成熟的实景娱乐项目营业收入为1.16亿元,净利润807万元,其中一半以上的收入来源于门票收入。

王中军觉得,一切都掌控之中。可他不知道的是,华谊最辉煌的时期也就停留在此了。

PART.02

悬崖上的“华谊兄弟”

2015年开始,华谊兄弟开启了疯狂的收购之路。

光是这一年里,华谊兄弟就分别以7.56亿元、10.5亿元的巨资收购了东阳浩瀚、东阳美拉两家公司。前者拥有李晨、Angelababy、冯绍峰、杜淳等明星,后者则拥有冯小刚、陆国强等知名导演。

虽然两家公司的名字叫上去光鲜亮丽,但抛开明星光环,公司的净资产几乎为0。也就是说,华谊兄弟拿出了18亿真金白银来赌一个完全不确定的未来。

根据2016年华谊的年报显示,上述2家公司加上2013年收购张国立的浙江常升,未完成业绩超过8000万元。除此之外,因为超溢价收购公司,2017年底,华谊兄弟账面商誉高达30.47亿元,占比净资产约31.54%,成为了沉重的财务负担。

屋漏偏逢连夜雨

2018年,冯小刚执导的《手机2》被崔永元爆料存在“阴阳合同”,随着媒体的挞伐和国家税务总局的介入,华谊兄弟旗下东阳浩瀚、东阳美拉两家公司里都有明星涉事其中。华谊兄弟也因此惨遭池鱼之殃。

阴阳合同所引发的蝴蝶效应致使华谊兄弟的股价不断暴跌。而在这时,华谊兄弟的竞争对手们也在背后紧紧追赶。

在整个2019年的电影市场上,华谊只推出了跨期电影《云南虫谷》和泰国引进片《把哥哥退货可以吗》,两部作品均没有引起太大水花。而冯小刚这块金字招牌也在失效,华谊2019年下半年押注的《只有芸知道》作为贺岁登陆院线,最终票房却惨淡不堪,冯小刚不禁在微博上感慨:“英雄老矣”。

根据天风证券的研报数据,目前,华谊兄弟的市场份额已经不到12%,被后来居上的万达电影、光线传媒、博纳兄弟,甚至北京文化远远甩在了身后。

从财务数据上看,华谊兄弟也开始走上连年亏损的路。

从近三年的数据来看,2017-2019年华谊兄弟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9.46亿元、38.14亿元、22.44亿元,同期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31亿元、-12.57亿元、-39.83亿元。

2020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的扣非净利润实现V形反转,实现营业收入11.07亿元,扣非净利润-1.70亿元,亏损状况已出现大幅好转。但根据创业板退市规定,因为连续亏损三年,华谊兄弟或将被退市。

但幸运的是,2020年12月31日,深圳交易所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进行了修订,新规中,将原有净利润连续亏损的退市指标调整为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最低的净利润为负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的组合型退市指标,取消单一净利润为负值和营业收入低于1000万的指标。

也就是说,在新财务类指标下,亏损但营业收入高于1亿元的将不再触发退市风险。退市新规的推出后,华谊兄弟终于松了一口气。

截至2月10日收盘,华谊兄弟报4.18元/股,距离巅峰时期市值缩水已经超过80%,仅剩116亿元。

2020年,王中军本想要大干一场,但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新冠疫情给影视行业带来重击,华谊兄弟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PART.03

《侍神令》难成杀手锏

不过,华谊兄弟还是幸运的。

2020年,公司压箱底代表作《八佰》历经种种磨难终于走到台前,成为影院复工后的首部上映的国产大片。上映三天就破6亿票房,最后取得了超31亿元的票房,这为华谊兄弟覆盖掉了上半年的亏损。

下半年,其参与投资出品的抗美援朝战争影片《金刚川》截至目前累计票房超11亿元,常远导演的《温暖的抱抱》截至目前票房超8亿元。

从2020年下半年的成绩看,华谊兄弟似乎有那么一丝要卷土重来的气势。

而从在今年爆火的春节档阵容来看,华谊兄弟共有两部作品——电影《侍神令》以及参与投资的电影《你好,李焕英》。

那么,这两部电影能够在开年为华谊兄弟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吗?

截止2月19日17点,《侍神令》的票房为2.2亿,远远低于万达电影旗下的《唐探3》38亿和华策影视《刺杀小说家》的6.2亿。而《你好,李焕英》的累计票房虽已经超过30亿,但华谊兄弟作为参与投资方,只带来1000万左右营收,可谓杯水车薪。

从口碑上看,自家的出品的《侍神令》改编自游戏《阴阳师》,但周迅和陈坤的王炸组合却没有拯救影片的口碑,打开豆瓣影评,《侍神令》的评分只有6.0。

从排片率上看,《侍神令》几乎是“小透明”。《李焕英》一路逆袭,它却一路下滑,到初五时已经在一众影片中垫底。

票房与口碑双输,《侍神令》算是扑倒在了春节档上,可见,华谊兄弟远不能借《侍神令》翻身。

根据华谊兄弟公布的2021年重要档期影片显示,由李玉执导,改编自日本畅销作家伊坂幸太郎的同名小说的电影《阳光劫匪》将在2021年五一档上映;曹保平执导,黄渤、周迅联合主演的犯罪悬疑电影《涉过愤怒的海》将于2021年暑期上映;陈正道执导,张子枫、吴磊领衔主演,郝蕾主演的青春电影《盛夏未来》定档2021年七夕;杨枫执导,张涵予、范伟、魏晨、周也、森博之等主演的新片《铁道英雄》(暂定名)也已于2021年1月9日在北京开机,并定档2021年国庆。

在作品储备上,华谊兄弟2021年还有《749局》《美人鱼2》《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中国试飞师》、《未来的未来》、《一条龙》等多部影片。另外,还有像《新狄仁杰之至尊浮屠》、《异形启示录》等还有12部网络电影项目。

国际合作方面,华谊兄弟也有三部大制作:其中,好莱坞科幻灾难大片《月球陨落》(片名暂译)已于2020年10月19日正式开机,计划2021年上映;由赵圣熙导演执导,宋仲基、金泰梨主演韩国首部全太空背景科幻大片《胜利号》,确定将于今年2月5日在Netflix上线,华谊兄弟拥有该片独家中国权利。由罗素兄弟执导,汤姆·霍兰德(荷兰弟)主演的新片《谢里》将于2021年2月26日北美上映,3月12日上线Apple TV+。

从公布的影片的知名度来看,今年的华谊兄弟还是有一些作品值得期待。比如曾经的票房冠军《美人鱼》的续集《美人鱼2》,该电影仍然由周星驰执导,第一部的主演林允也将出演。

但时隔5年,如今的市场早就不是当年华谊独霸天下的时候,观众的审美和爱好也在发生着变化,那么,周氏喜剧又能否承担了拯救华谊兄弟票房的重任呢?

PART.04

2021年的挑战

2021年,华谊兄弟仍然需要面临这样几个挑战。

挑战一:如何摆脱缺钱的困境?

去年,华谊兄弟流动负债达60.42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2.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4.41亿元;非流动负债21.69亿元,其中长期借款20.9亿元。另有商誉20.96亿元。

过去一年,王氏兄弟靠着质押股权、融资卖画已经还了一部分。但后续持续性盈利该从哪几个方面考量?影视、实景娱乐、互联网的三驾马车能否合力奔跑?

挑战二:在复杂的环境下,公司的套路能否行之有效?

这两年,强劲的新锐导演和中小型影视不断崛起,比如,光线传媒、坏猴子影业分别凭借新人导演饺子(《哪吒之魔童降世》)、文牧野(代表作《我不是药神》)攻城掠地。另外,随着互联网渠道愈加强势,一些公司也试图越过传统电影公司制片成立自己的传媒工作室。

可以说,江湖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江湖。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未来,华谊兄弟是否还要采用老套路——通过收购明星控股公司,深度捆绑明星和公司的关系,以“明星驱动IP”的方式来带动某部电影的发展呢?

挑战三:文旅项目能否成为现金奶牛,该怎么搞下去?

目前,华谊的第二张底牌是文旅。谁都知道这是一块政策导向、大有可为且先占先得的蓝海市场,但迄今为止,华谊兄弟生产的内容,并不具备IP迭代的属性,没有办法形成一个链条,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的文化价值,因此实景娱乐的发展也不温不火。

2019年,华谊通过实景娱乐的收入仅占总收入1.59%。以位于苏州的华谊兄弟电影世界为例,在2019年一年便亏损1.6亿元。

除了本体营收不乐观,电影业务和实景娱乐的联动也并不顺畅。2018年~2020年,华谊的新电影项目几乎没有在华谊实景娱乐中有所体现。按照王中军原本预期,每当华谊出现新的电影IP时,都要植入已有的实景娱乐项目中。

而距离最近的一次升级,是2020年4月以《老炮儿》为原型而植入的老北京街,《老炮儿》还是华谊2015年的项目。

这些年,华谊兄弟一直风风光光,不管是王氏兄弟还是公司自身都曾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

2021年,华谊兄弟手上的牌面虽不算好看,但可以确定的是,只要不下赌桌,就还能有翻盘的机会。只不过,对于面临种种挑战的王氏兄弟而言,或许只有忘掉原来的光芒,才能看清未来的方向。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引爆互联网,就找新盟。新盟——新媒体产业生态系统的智能服务平
新盟特邀作者

引爆互联网,就找新盟。新盟——新媒体产业生态系统的智能服务平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瞩目

口碑

万达电影

浩瀚

一条

腾讯

豆瓣

猫眼娱乐

集结号

微博

天风证券

藏家

触手可及

欢喜传媒

大腕

坏猴子影...

苏富比

夜雨

扑倒

微信

深圳证券...

下一篇

当高瓴来到早期投资

2021-02-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