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鱼也不香了:伪“油茅”为何不值6000亿

大摩财经 · 2021-02-24
食用油没有茅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摩财经”(ID:damofinance),作者:白天天,36氪经授权发布。

贵州茅台一骑绝尘领跑A股之后,资本市场“沾茅即涨”。前有“酱油茅台”海天味业和“榨菜茅台”涪陵榨菜成为大白马领跑行业,后有“油中茅台”上市炸翻创业板。彼时,有媒体呼吁:错过了“酱茅”、“榨茅”,千万不要再错过“油茅”。但是,A股真的还能再复制一个茅台吗?

2月23日,6000亿市值的“油茅”金龙鱼(300999.SZ)受刚发布的糟糕财报影响,开盘即暴跌,最终收跌9.5%,单日蒸发近600亿市值。

如果从1月11日的高点来看,金龙鱼在一个多月内已经损失三成多市值。这也引起了曾经追捧的投资者一片哗然:是金龙鱼所在的赛道不行了?还是金龙鱼被高估了?

食用油没有茅台

金龙鱼的背后,是一个富可敌国的华裔家族——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家族。2020年10月,金龙鱼顶着“亚洲糖王”郭氏家族的光环登陆创业板,由Bathos Company Limited持股89.99%。

实际上,金龙鱼只是郭氏家族庞大资本版图的一角。郭氏家族旗下产业众多,涉及商贸、地产、饮料、物流、报业及种植业等。其实控的新加坡上市公司丰益国际依次通过WCL控股、丰益中国、丰益中国(百慕达)三家投资控股型公司间接持有Bathos Company Limited全部权益。目前,郭氏家族话事人郭鹤年的侄子郭孔丰执掌金龙鱼,担任董事长。

作为粮油行业的龙头,金龙鱼自去年10月15日登陆创业板以来就备受追捧,最高时总市值曾突破7000亿元。不过,从今年1月末开始,金龙鱼股价持续回调,目前已经缩水至不足5400亿元。

造成金龙鱼股价大幅下跌的直接原因,是其最新披露的业绩快报。2月22日晚,金龙鱼披露了2020年业绩快报,全年金龙鱼实现营收1949.22亿元,同比增加14.2%;营业利润89.2亿元,同比增长26.2%;净利润为60亿元,同比增长11%。

在此之前,机构普遍预测金龙鱼2020年全年净利润有望超过70亿元。业绩快报发出后,中金迅速下调金龙鱼盈利预测,并将目标价下调4.3%至110元。

从金龙鱼去年的业绩来看,去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399.93亿,归母净利50.9亿,同比增幅分别为11.71%和45.88%。最终整体业绩大幅下滑主要是受四季度业绩影响。2020年四季度,金龙鱼实现营收549.3亿,环比微增,归母净利9.11亿,环比下滑56.2%,同比下滑52.55%。

为何金龙鱼在四季度净利腰斩?

金龙鱼最主要的产品是粮油产品,包括食用油,面粉,大米等,在总营收中占比常年在六成左右。粮油加工的巨量副产品和衍生产品如豆粕、菜粕、米糠、麸皮等也支撑了其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业务线。

尼尔森数据显示,2019年金龙鱼母公司益海嘉里在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市占38.4%)、包装面粉现代渠道(市占26.7%)、包装米现代渠道(市占18.4%)的市场份额均排名第一,是行业内当之无愧的巨无霸。

从需求端来看,金龙鱼的产品涵盖米面粮油的民生基础用品,受众并无明显短板,但是为何轰轰烈烈上市后,金龙鱼就是不赚钱呢?

从金龙鱼的产品结构来看,并不能简单以消费品来定位。粮油产品作为国计民生的基本需求物资,监管层为维护粮食安全,不允许粮油产品大幅提价、频繁提价。这也意味着,金龙鱼的主要产品价格上涨空间有限。

此外,近年来人口增速放缓,粮油的需求增长明显弱于人口高速增长时期。而且,从健康饮食的角度来看,逐渐探索更健康生活方式的中国消费者,正在追求少油少盐的饮食,对食用油的需求正在下降。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食用植物油消费量增速再次放缓。同时,受消费升级影响,进口食用植物油占比不断上升,2019年进口食用植物油规模创历史新高,相对应的国产自给率出现下滑。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金龙鱼主营业务的天花板显而易见。

为破解盈利难题,金龙鱼先后进入调味品和日化赛道,并开发毛利的高端粮油产品。不过,这部分新业务在金龙鱼近2000亿的营收体量面前还不够看。

由此来看,上市之初硬捧金龙鱼为“油中茅台”实在太过牵强。无论是盈利能力还是成长性,金龙鱼的质地都远远比不上茅台,甚至比不上同为消费品的农夫山泉

和农夫山泉靠营销起家一样,金龙鱼当年也是凭借“1:1:1”的宣传广告成功出圈。但从盈利能力上来看,金龙鱼已经和创造出亚洲新首富钟睒睒的饮用水龙头农夫山泉拉开较大差距。

2017-2019年,金龙鱼实现营收1507.66亿元、1670.74亿元和1707.43亿元,归母净利为54.08亿元、51.28亿元和50.01亿元。同期,农夫山泉营收为174.91亿、204.75亿和204.21亿,净利润为33.86亿、36.12亿和49.54亿。从营收规模来看,2019年金龙鱼是农夫山泉的8倍多,但二者的净利润已经几乎持平。

造成盈利差距过大的原因在于原材料成本在营业总成本中的占比。2017-2019年,金龙鱼原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重一直接近九成左右,但同期农夫山泉的原材料成本占总成本的比重还不到15%,这就造成了二者毛利率的巨大差额:农夫山泉毛利率一直在50%以上,而金龙鱼毛利率仅在10%左右。

由此来看,金龙鱼更像是一个农产品股,挣得是“辛苦钱”。而位于农产品赛道,就意味着金龙鱼的成本受到上游原材料价格影响较为明显。为抵消原材料价格波动的影响,金龙鱼采取了套期保值的措施,维持原材料成本的相对稳定。

所谓套期保值,即在买卖现货的同时,在期货市场买卖同等数量的期货。金龙鱼套期保值的商品包括棕榈油、豆油、菜油、豆粕、水稻等原材料。2017-2019年,金龙鱼套期保值交易的保证金分别为10.39亿元、9.45亿元和10.84亿元。2020年12月,金龙鱼披露2021年套期保值的保证金不超过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0%。

以三季末数据计算,金龙鱼2021年套期保值保证金将不超过182.8亿,远超此前规模,受此影响,金龙鱼开始了新一轮上涨周期。

不过,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受国内需求大增、通胀预期及养殖产业扩张等多重因素影响,食用油及豆粕等饲料原料出现较大涨幅。如果企业对市场行情判断出现偏差,大量买入了期货空单,其套期保值就会产生大额平仓亏损。

金龙鱼很可能基于此前的非洲猪瘟影响,买入了大量豆粕、菜粕等饲料原材料期货空单,在年末按市值计价时出现平仓亏损。由此造成了四季度业绩的大幅下滑。

套期保值在食用油行业较为常见。“小金龙鱼”道道全此前也曾因套期保值年度预亏4000万至6000万。

值得注意的是,通常情况下,企业的套期保值操作均有相应的现货对应。也就是说,金龙鱼四季度在套期保值操作的期货的平仓亏损也将对应一定的现货增值。

金龙鱼也在业绩快报中表示,“(套期保值)业务下的业绩在期后随着销售能够逐步转回”。不过,原料期货的价格一直处于波动中,金龙鱼能借此冲回多少业绩就不得而知了

金龙鱼目前并未披露扣非利润,但道道全在整体预亏的基础上,扣非净利在6500万至8500万之间,同比增幅超过300%。以此来看,金龙鱼扣非可能仍实现较高增长。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农夫山泉

道道全

知了

海天

轰轰

尼尔森

涪陵榨菜

贵州茅台

微信

下一篇

风口也是刀口,嗜血者有机会

2021-02-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