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千亿私募巨头

市界2021-02-23
冯柳、邓晓峰的作业不好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王妍 ,编辑:李悦 ,36氪经授权发布。

2013年5月,一家名为上海高毅资产的私募基金公司低调成立,随后两年就迅速“破圈”,引起市场的高度关注。 

它的初始团队异常豪华。在高毅资产成立之前,邱国鹭、邓晓峰就已是基金业的“顶流”,他们分别身居南方基金和博时基金要位,在圈内的地位难以撼动。冯柳则靠重仓茅台一战成名,是草根出身的传奇投资者。 

自2015年2月发行第一只产品,短短五六年后的今天,高毅资产管理规模已超过1000亿元,跻身中国最顶级证券私募行列。 

2021年以来的一些热门股,上海家化海康威视紫金矿业等公司的十大股东中,高毅资产旗下产品都赫然在列。 

从0到1000多亿,从默默无闻到声名显赫,这个私募明星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冯柳树大招风

在高毅资产众多基金经理中,冯柳和邓晓峰的管理规模最大,二人的合计管理规模可能占到高毅资产的半壁江山。冯柳因为持仓集中、调仓迅猛尤其引人关注。 

近半年时间,冯柳就两次深受传言困扰。 

2020年11月17日,一则“GY被查”的传言迅速在投资圈传开,而后甚至传出冯柳被查。高毅资产迅速辟谣,澄清传闻,冯柳更是在当日下午4点左右转发微博,变相证明自己一切安好。 

距离这次风波还不到3个月,冯柳就再次陷入“漩涡”。 

2021年2月2日,大白马上海家化午后跌停;与此同时,市值近150亿的太阳能概念股东方日升亦一度暴跌20%,收盘仍跌超16%;另一只LED封装龙头木林森亦跌停。此外,安防一哥海康威视和大华股份也纷纷遭遇重挫。2月3日,大华股份放量下挫近8%;海康威视跟随下滑,尾盘跳水,跌超7%。 

2020年三季报数据显示,上海家化等五只股票的十大流通股东中,都有一个共同的股东——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该基金的基金经理就是冯柳。上海家化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年底,冯柳仍持有上海家化2300万股,位列第二大股东。 

暴跌让市场上流出了高毅资产旗下产品遭强制赎回的传言。高毅紧急辟谣,表示根据基金合同,不存在“强赎”条款。目前冯柳的产品已处于封闭申购状态,且绝大多数客户为三年以上的长期锁定期,月度开放赎回金额占比小于1%,并称三季报的持股信息很滞后,不具备可参考性。 

冯柳有招黑体质,一方面源于其庞大的管理规模,另一方面也和他的操盘风格有关。

1999年,冯柳从江西财经大学毕业后,进入娃哈哈担任销售,期间通过自学对股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03年,冯柳辞职成为一名专职股民,并在闽发论坛、淘股吧等平台分享其投资心得,逐渐成为超级牛散。 

2012年12月,冯柳在淘股吧发文表示,“过去9年取得了93%的年复利回报”(也就是9年370倍)。2015年,冯柳以合伙人、基金经理身份应邀加入高毅资产。 

冯柳的管理风格相对科班出身的基金经理要凌厉许多。 他以长期投资、价值投资、集中投资、逆向投资见长,不控制回撤,大进大出也已然成为其重要特点。 

冯柳通过自我感悟形成了一套“弱者体系”,并以此开展投资。他假设市场上的大多数东西就像盲盒一样看不穿,没法去做深入的研究,只能利用公开信息去做判断,然后利用持仓过程中的感知和变化调整进退。 

他自述,有时候买股票是在碰运气,有时候是怕忘记先买了再研究,甚至有时是为了满足高仓位需求的填仓。 

冯柳的调仓非常快,换手率极高,很多散户跟着季报等信息抄作业,经常抄在山腰。

冯柳始终保持着这种大开大合的操盘方法,与高毅资产创始人邱国鹭的管理风格密切相关。 

超豪华团队

2014年下半年,从南方基金投资总监位子离开的邱国鹭开始着手组建团队。彼时,冯柳还是互联网上一名神秘的传奇高手,一直过着很自由的日子。在邱国鹭之前,曾有机构请冯柳出山,但由于其不愿受到束缚而作罢。 

直到2014年—2015年,市场风格几经转变,冯柳感觉到自己有拓宽思路、找高手交流的需求,恰巧邱国鹭找到了他。 

邱国鹭在网上看到了冯柳的文章,发现冯柳对投资的理解不亚于任何研究员和基金经理,于是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随后二人一拍即合。 

邱国鹭是国内知名投资人,他有着与冯柳平行的另一种传奇经历,因此两个怪才的结合,也被业内视为“天作之合”。 

与冯柳不同,邱国鹭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厦门大学财金系教授,如今活跃在投资一线的很多大佬是他父亲的学生。受到父亲影响,邱国鹭在很小的时候便已博览群书,并在成长之初就近距离接触过很多金融界人士。这为其以后的职业生涯积累了丰富的资源。 

1992年,邱国鹭进入厦门大学财金系学习,19岁的他组织同学通宵排队购买厦门“老四家”股票认购权,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四年后,邱国鹭大学毕业来到美国深造,拿下了塔夫茨大学经济学和罗切斯特大学金融学双硕士学位。 

1999年正值纳斯达克泡沫顶峰之时,美国就业形势一片大好,邱国鹭借势加入了一家私募机构——韦奇资本。刚到这里,邱国鹭就获得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职务——老板助理。 

然而,入职后不久,邱国鹭就赶上了纳斯达克泡沫破灭。 年纪轻轻的他见证了泡沫的膨胀与破灭,也看到了人性的贪婪与恐惧。 彼时美国资本市场一片狼藉,而韦奇资本却在老板的带领下躲过一劫,并实现了业绩攀升。 

由于常伴老板左右,邱国鹭对资本市场的认知起点很高,因此成长得也很快。在此期间,他的投资框架逐渐成型。 

经过5年的沉淀和积累,2004年底,邱国鹭被提拔成了公司合伙人,还拥有了一部分公司股份。不过,年轻气盛的他不想过按部就班的生活,而是希望像巴菲特一样出去闯荡。不到一年,邱国鹭放弃了所持有的韦奇资本股份,与两个合伙人创设了一家对冲基金。 

成立之初,除了投资,邱国鹭还要忙于应付运营、渠道、客户等各种问题,公司运作得非常辛苦。后来,他干脆收了两位合伙人的股份,将公司私有化,然后与一家金融集团合作,到对方的资本平台上去运作。 

由于对方提供种子资本和运营资本,帮忙做营销和运营,邱国鹭只负责投研。脱离了管理琐事后的他如鱼得水,生活质量和投资敏感性也得到了提高。这段经历为邱国鹭打造高毅资产提供了范本,而合伙人制公司的从业经历,也令邱国鹭对公司利益分配产生很深的感触。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美国经济遭遇重创。受外围股市影响,A股大跌令股民人心惶惶。当年10月,邱国鹭临危受命,从华尔街直接回国,加入南方基金担任投资总监,并负责管理专户产品。 

邱国鹭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公司投研团队“改头换面”。他在业内首次提出基金经理负责制,放大基金经理的权限,让他们拥有更好的展示平台。 

事实上,公募行业深陷人才流失困局已久,而邱国鹭的举措令南方基金在引进人才上斩获颇丰,同期南方基金的业绩也实现了突破。 

这是邱国鹭对于人才管理制度改革落地的雏形。而这次尝试,也为日后高毅资产的平台化运营提供了很好的经验。 

2014年初,邱国鹭离开南方基金,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搭建高毅资产投研团队,邱国鹭将这次合体称为“梦之队”群英聚首。 

最先加入的就是“草根”冯柳。随后,邱国鹭拉来了时任博时基金股票投资部总经理邓晓峰。当时邓晓峰已是博时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着公募基金和社保组合超百亿的资产,在客户当中有着良好的声誉和业绩。邓晓峰的加入,一度引发业内巨震。 

在拥有了两员大将后,邱国鹭没有急于开张,而是不断扩充阵容。2015年初,原中银基金权益投资总监孙庆瑞加入。再后来,原景林资产合伙人卓利伟和原高瓴资本总监王世宏相继加盟。 

至此,高毅资产的初始团队集结完毕,星光熠熠的合伙人为高毅增色不少。 

基金经理“当家作主”

2014年,私募基金风起云涌,明星基金经理成立私募渐成主流,但运营模式大多以“作坊”为主,基金经理要身兼投资研究以外大量的琐碎工作。 

与大多数私募不同,邱国鹭将高毅定义为扁平式的平台化机构。公司为基金经理提供运营、渠道等基础性设施,基金经理只需专注研究和投资。 

此外,高毅的基金经理们实现了真正的当家作主,邱国鹭为邓晓峰、冯柳等基金经理提供了合伙人职位以及高毅资产的股权。 

天眼查App显示,邓晓峰、冯柳、卓利伟以及孙庆瑞通过上海高骐资产等四家公司分别持有高毅资产9.56%、3.18%、3.37%和0.68%的股份。也就是说,基金经理是公司名副其实的股东,与公司利益形成深度的绑定(王世宏已于2020年9月底离职)。 

高毅的基金经理拥有最大的自由度,可以自主选择配置个股,无需经过投委会的批准,只需通过合规审核即可。 公司也极少开会,更多的是部门内部的交流和切磋,就连产品开放和封闭,也主要参考基金经理的建议。 

高毅全部产品以基金经理名字命名,邱国鹭认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激励基金经理为个人名誉而战,从而提高基金经理的职业荣誉感。 

邓晓峰等六位基金经理分别出自公募、私募和民间派,虽各有千秋,却都具有非常丰富的市场经验,是各行业的领军人物。他们的联手产生了强劲的加成效应,对高毅品牌发展产生推动作用,同时品牌背书又能反哺基金经理,形成良性循环。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22日,高毅资产在管产品有554只。王世宏名下的基金数量为11只(王世宏已离职,产品未更名);卓利伟、邱国鹭和孙庆瑞分别有31只、57只、75只;冯柳和邓晓峰分别有77只、118只。据悉,高毅资产的管理规模已超过1000亿,其中冯柳和邓晓峰的持仓占据半壁江山。

虽然冯柳和邓晓峰名下基金数量众多,但实际要操盘的并不多。

高毅的产品多以子基金形式存在,所募资金将投入到母基金中,由基金经理调配。例如,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对应着高毅邻山1号远望1号、远望2号、远望3号等几十只子基金。 

据格上理财网数据显示,高毅资产的代表产品为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近1年收益为53.16%,累计收益465.11%,年化收益39.47%。 

其次是邓晓峰的产品。2015年4月牛市高点之时,邓晓峰在中信证券发行了第一只私募产品晓峰1号睿远。产品成立后不久就遇到了股灾,在全市场资产大幅缩水的情况下,邓晓峰管理的产品仅出现了轻微的回撤。成立至今,沪深300指数上涨22%,而晓峰1号已经实现了354.7%的收益率,超额收益非常明显。 

由于业绩突出,冯柳和邓晓峰的持仓也成为市场追逐的对象。 盛名之下,“高毅概念股”经常会在市场中激起水花,冯柳和邓晓峰以个人魅力,引来了一批又一批抄作业的人。

只是,不少投资者盲目抄作业,最终折在了半山腰,沦为被割的韭菜,冯柳等人则被恶语相向。 

抄不好的作业

私募具有非公开募集属性,无需像公募基金一样对外定期公开持仓明细。但A股上市公司定期披露的股东情况,还是会暴露某些私募产品持仓的蛛丝马迹。 

高毅通过母基金形式投资,由于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和高毅晓峰1号睿远、高毅晓峰2号致信等产品规模相对较大,因此会轻而易举挤入一些中小市值A股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 

事实上,业内人士认为, 由于母基金管理规模较大,冯柳等人的产品进入前十大股东之列并不一定代表其重仓买入,也不能代表基金经理们过度偏爱。

2020年4月13日晚间,世纪华通公布一季报,冯柳掷金40亿买入世纪华通,位列第六大股东。消息一出,次日世纪华通强势放量涨停,成交额超过21亿元。这是该公司继2015年12月28日以来首次成交额突破20亿,股东户数也成功站上4万人大关。二级市场交投活跃,散户纷纷涌入市场,随后世纪华通迎来高光时刻,于2020年7月9日到达区间高位18元/股。 

不过,这样的盛况并未持续多久,到达高点后,世纪华通股价一路阴跌,截至2021年2月22日收盘,仅为6.66元/股 。2020年二季度,冯柳对世纪华通进行了增持,但三季度便已悄然退出前十大股东之列。世纪华通股价进一步下行,不少股民抄在了半山腰。 

2020年三季度末,冯柳出现在62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持仓数量庞杂令市场咋舌,其中不乏上海家化、海康威视、欧菲光等热股。 

四季度,冯柳未对上海家化进行调整,期间邓晓峰则减持了323万股宏发股份。2020年1月1日至今,宏发股份股价累计涨幅超过69%。但邓晓峰早在2018年一季度便已布局,此后不断加仓,最早一批浮盈已翻番。 

除了A股外,高毅资产在美股和港股均有布局。

近日,高毅资产在美国证监会公布了其在美股的持仓情况。从最新持仓来看,高毅资产正告别“广泛撒网”,开始走向集中持股风格。 

从高毅资产的美股持仓可以看出,其持仓集中度较高,前五大重仓股为拼多多、微博、网易哔哩哔哩和华住集团,合计持仓市值为3.43亿美元,占整个高毅美股持仓的比例为80.87%。 

值得注意的是, 高毅资产和高瓴资本、景林资产的第一大重仓股均为拼多多。桥水也将拼多多纳入第二大重仓股,这一现象颇为罕见。

数据显示,拼多多去年四季度涨幅可观,股价上涨超139%。今年以来股价的表现依旧亮眼,截至2月22日,股价涨幅接近10% 。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

此外,高毅资本在四季度新买入了天境生物和名创优品,而去年9月份,高瓴资本协同多家明星私募,通过私募配售的方式对天境生物投资约4.18亿美元。 

除了加仓趋同外,头部私募对于减持也是高度重合。四季度,高毅、高瓴和景林资产大手笔减持了阿里巴巴。截至2020年年底,阿里巴巴已从高瓴持仓中消失,高毅资产持股数量减少六成至1.97万股。 

二级市场上的交易,就像是一场零和游戏,有人从中大获全胜,便意味着有人黯然离场。

与散户相比,机构具有超强的研究能力和调研机会,在选股和择时上占有绝对优势。优质公司势必会吸引机构入局,大手笔操作抱团之下会变相抬高散户的持仓成本。同时,机构通过大宗交易可以获得较大的交易价格折扣,频繁调仓减持还会出现一定套利机会,资金优势显著。 

但是,当持仓得以公开,明星效应下,散户还是会竞相追捧。 

事实上,滞后的信息可能带来误导,有些公司也许早已被大佬摒弃。即使能够跟上,究竟要买多少,要在什么时候离场,谁又会告诉散户呢?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海康威视

华通

上海家化

远望

南方基金

阿里巴巴

拼多多

林资

大华股份

天境生物

天眼查

娃哈哈

哔哩哔哩

网易

紫金矿业

中信证券

时品

得到

木林森

东方日升

名创优品

星光熠熠

微信

下一篇

5万亿的社区团购市场,怎么可能速战速决?

2021-02-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