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哥环境胡少平:脱离产业的互联网就是空中楼阁 | 解码数字新浙商No.51

数字经济发布2021-02-25
垃圾的产生者是老百姓,垃圾分类的参与者也是老百姓。虎哥就像一双鞋子,要让老百姓觉得很合脚、舒适。——虎哥环境 胡少平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数字经济发布”(ID:DigitalEconomy),作者:数字经济学会,36氪经授权发布。

《解码数字新浙商》第51期

35年前,在杭州西北面的良渚,当地人唐伟忠(现任虎哥环境董事长)蹬着三轮车,沿街收废品。乘着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东风,从个体户到开办股份制企业,他在固体废弃物处理领域逐渐奠定了基础。 

15年前,年轻的胡少平来到浙江大学攻读环境工程博士学位。此后在高校任教的他,摩拳擦掌想到产业一线大展身手。 

2015年,在董事长唐伟忠的召集下,两个属猴的男人一拍即合,成立了虎哥环境(以下简称虎哥),专注城市生活垃圾治理服务。从简化垃圾分类标准开始,虎哥改造了垃圾分类的各个环节。今天,余杭的居民在家中,App在线呼叫虎哥上门回收,用一袋贴着二维码的可回收垃圾换来环保金,在线上线下兑换生活用品。 

“虎哥的垃圾分类模式走的是产业互联网,产业是根基,脱离产业的客观规律,互联网就是空中楼阁。”胡少平对行业的思考展现了学者风度,但在他身上,我们强烈地感受到了环保从业者的接地气—— “余杭的居民喜欢把玻璃瓶叫作老酒瓶”,“每个家庭容易分错的垃圾就是那几种”,他洞悉业务细节,言语间带着热气腾腾的烟火气。 

在余杭、安吉的260个站点里,都能看到和蔼又强壮的虎哥的身影,每天为45万户居民提供垃圾分类服务。前不久,虎哥又快步踏进了衢州。“虎哥要成为城市生活垃圾治理的基础设施,成为老百姓生活的一部分。” 

未来学家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预言:“继农业革命、工业革命、计算机革命之后,影响人类生存发展的又一次浪潮,将是世纪之交时要出现的垃圾革命。”这一次,虎哥脚接地气,头顶数字天线,迈向无废城市的未来。 

谈“虎哥”:

环境产业需要Huge

章丰:你和唐总都属猴,为什么给公司起名“虎哥”?

胡少平:互联网企业大多以动物命名或做Logo,比如天猫、腾讯(企鹅),我们也想赶个时髦。垃圾分类要进入寻常百姓家,就从大家都熟悉的十二生肖中选。老虎在传统文化里代表吉祥,过年时长辈给小孩穿虎头鞋戴虎头帽。为什么叫哥呢?因为哥哥有力气,我们就把Logo设计成了有亲和力和力量感的形象。

虎哥LOGO

我们赋予了老虎拟人化的角色,上门回收的是“虎哥”,入户宣传的叫“虎妈”,便利店有“虎妹”,在安吉还推出了小小垃圾分类宣传员“虎娃”,未来还会有“虎爷爷”“虎奶奶”,就像一个大家族为老百姓服务。

章丰:老虎也是百兽之王,“虎哥”是否暗含雄心?

胡少平:当时倒没考虑,巧合的是虎哥的中文拼音Huge在英文里有“巨型的”之意。通过虎哥环境的英文名Huge Environment,我们也想传递一种观念:环境是个巨大的体系,解决环境问题需要系统化的思维,同时也面临巨大的责任。以量级取胜的环境产业需要Huge,太Small的规模无法运作。

章丰:在巨大的环境体系中,虎哥如何定位?

胡少平:垃圾分类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虎哥定位为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的服务商,构建了一条从“居民家庭—服务站—物流车—总仓”的生活垃圾分类高速公路。借助这条生活垃圾“高速公路”,实现了生活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分类利用。

谈分类回收:

垃圾分类必须接地气

虎哥以1500户居民为单位建立服务站,目前已经在余杭区和安吉县搭建起了260个站点。居民可以领取虎哥标志性的专用支架,上面的垃圾袋按照10公斤的容量设计。垃圾袋装满后,居民通过手机APP一键呼叫,身着黄绿制服的“虎哥”就会上门回收垃圾。按垃圾重量,居民可获得相应的“环保金”,用以兑换生活用品。 

章丰: 解决垃圾分类,首先要面临最前端的分类问题。虎哥有什么高招? 

胡少平:一方面,虎哥采取“民众简单分,企业精细分”的方式,兜底收集全品类可回收物。 我们提倡按照省里的分类四分法(有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标准,结合老百姓的生活进一步简化,比 如告诉老 百姓厕所里的是其他垃圾、厨房里的和瓜皮果屑是易腐垃圾,剩下的没有被污染过的叫可回收物,都扔到虎哥发放的蓝色大袋子,由虎哥进行回收,再进行集中分选分类。 像香烟盒和外层的塑料膜都是单价较高的可回收物,放在一起没有人收,居民不可能分到这么细,精细分拣交给虎哥,实现真正的资源化利用。 

另一方面,虎哥提出“协同收集有害垃圾”,有效应对有害垃圾回收的体系化问题。平时居民家中的有害垃圾比如过期药片、废电池或者X光片等,产生频次往往很低,难以形成专门的回收体系。虎哥上门服务时,居民只要把家里的过期药片,拿塑料袋一装,虎哥带回去,这种方式更接地气。 

虎哥分类收集指南 

章丰: 环保金对居民的激励作用有多大? 

胡少平: 每年我们在余杭区发放的环保金是4000多万,迄今累计发放了1.07亿元。意味着原来95%以上要被扔到焚烧厂的垃圾被虎哥“救活”了,变成1个多亿的价值,而且把这种价值回馈给了老百姓。 通俗地说,我们帮老百姓把家中的再生资源变废为宝,你不要的,虎哥拿走;你要的,虎哥送来。

章丰: 如果老百姓错把不可回收垃圾丢进蓝袋子,怎么办? 

胡少平: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虎哥上门回收有三大作用——加强宣传、检查分类、纠正错误。我们发现,其实每户家庭容易分错的垃圾基本就是那几种,比如张大妈经常把孙子的纸尿裤丢进来,李大妈经常把果皮扔进来,虎哥就要针对性地纠正。垃圾分类不能光靠小区喇叭喊喊,经过几次面对面、手把手的指导,大家就不容易分错了。 

章丰: 分对的家庭总是相似的,分错的家庭各有各的错(笑)。胡总真的很接地气。 

胡少平: 干垃圾分类这个活,不接地气不行。我们现在所在的会议室里,来过数十波的余杭大妈。十几二十个大妈坐在这里,文化层次高高低低都有,对着虎哥的宣传手册,你一言我一语地提意见,我们一一记下来。 虎哥在余杭地区发放的宣传册里,没有“玻璃瓶”三个字,只有“老酒瓶”,因为余杭的老百姓习惯叫老酒瓶。这是一个很细小的改动,效果却很好。

五年来我们都开放吸取意见,我常说:“有意见第一时间就提。”垃圾的产生者是老百姓,垃圾分类的参与者也是老百姓,虎哥就像一双鞋子,要让老百姓觉得很合脚、舒适。这件事不能悬在空中做,风一吹就没了,踩在地板上最实在。

谈两网融合:

虎哥是铺设到家家户户的管道

居民家中收来的可回收物,汇聚到虎哥回收总仓,进入8条流水线分拣。书纸类、废纺类、竹木类、玻璃类、橡塑类、金属类、小家电类……不同垃圾被分门别类放置,再分拣成至少41个小项,拉到下游厂家循环利用。打通回收和利用两个环节,是破解垃圾回收和资源化难题的关键。

章丰: 我注意到行业里有个“两网融合”的说法,怎么理解? 

胡少平: 一张是环卫清运网,以无害化处理为主;一张是再生资源网,以分类回收利用为主。现有的环卫清运系统负责运送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以往可回收垃圾和有害垃圾往往也混入其中,虎哥体系建立以后,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利用或处理。虎哥将垃圾分类利用网和过去环卫清运网相结合,真正实现了“两网融合”。 

生活垃圾分类“两网融合”虎哥解决方案

章丰:像过去那些活跃在小区里,蹬着三轮车收废品的个体户,在一定程度上也承担了分类回收利用的功能?

胡少平:但个体户很难做到全品类回收,因为从前端的小型收购站,到中间的大回收商,再到后端的资源利用企业,是一条逐级传递的价值链条,有价值才有人收。这就导致前端的收集效率低、品类不全,且供货不稳定。

打个比方,传统收购站就像社区里的一口井,虎哥是铺设到家家户户的自来水管道,形成了一个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有了这个管道,各种各样的可回收物、有害垃圾都进入到我们的管网,再汇聚到总仓,形成了巨大的体量。有了规模,过去一些被认为没有价值的垃圾就体现出价值了。几个玻璃瓶谁都不要,虎哥一天能分拣出七八十吨的玻璃瓶,足以向玻璃厂稳定供货,这就是规模效应。

章丰:这就又回到Huge了。如果只有前端回收,缺乏后端的分拣、再生利用能力,虎哥的模式也很难复制?

胡少平:没错。中国有大量的后端再生资源利用企业,装备水平和能力都是全球领先的,这些企业缺少原料,急需完善的供应体系。所以实现前端全品类回收,提高资源回收利用效率很关键。如何保证规模?一是覆盖相当的范围,二是形成闭环体系。垃圾分类、运送、分拣、再生利用的闭环体系建设,是垃圾产业的重中之重。

章丰:未来这些传统的个体回收户和虎哥体系化的模式之间,会是什么关系?

胡少平:不可否认个体回收者为城市做出了巨大贡献,短期内这种形式还将广泛存在。长远来看,随着现代化城市服务的发展,他们会逐渐融入体系中。虎哥面向全社公开招聘,欢迎传统回收者加入,让这份职业更加被社会所认可。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虎哥提供的思路能向全国复制和推广,有能力的同行来一起探讨整个模式如何发展。

谈产业互联网:

脱离客观规律都是空中楼阁

章丰:虎哥的线下部署很重,和传统互联网有较大差异。

胡少平:虎哥没有把自己定义为纯互联网公司,过去几年垃圾分类+互联网讨论得很热,虎哥的垃圾分类模式走的是产业互联网,产业是根基,脱离产业的客观规律,互联网就是空中楼阁。数字化的方式是一种加持,对于提升管理方式、效率等各方面来说,但线下还是最重要的。

章丰:在虎哥建设产业互联网的过程中,数字化的加法怎么做,体现在哪些环节?

胡少平:第一,解决企业内部的管理问题。回收行业的规模难以扩大是因为在各个环节中流动的废品并不是标准的产品,监管困难。垃圾分类本身不需要高科技,但垃圾分类的管理环节需要高科技助力,形成滴水不漏的专业化体系。

虎哥的收运车辆都装上了GPS设备、车载称重系统,实时跟踪路线、重量。进出重量误差超过1%,系统会报警检查,让每一吨垃圾都有明确的“去向”。根据后台的算法,可以科学规划人员、车辆和路线,降低能耗,提高整体效率。

第二,解决政府的监管问题。虎哥以“上门到户”的信息登记为基础,形成智慧监管一张网,打通相关数据,对接城市大脑,提供了监管友好型的一体式方案。通过垃圾智能监管系统,为垃圾分类数据提供了一个“超级大脑”,实现前端分类、中途运输的全过程、全天候、全方位监管。

虎哥余杭区垃圾分类大数据平台 

第三,解决居民端的问题。 在前端分类过程中,各居民小区每日、每月、每年垃圾投放的次数、重量、质量都能通过一个个专属的“智能账户”,实现精准到户的生活垃圾分类信息统计。每一袋垃圾从居民家中出门,就被贴上专用二维码,流向全程可监控、可追溯。疫情期间虎哥成为全国同行中较早复工的企业,得益于我们整套数字化管理后台,能够一目了然各小区的风险情况,通过无接触服务开展回收。

章丰:目前虎哥在C端的数字化应用还处在起步阶段,未来是否有更多布局?

胡少平:虎哥以解决城市的问题为第一要务,以无心插柳的心态对待C端数据的挖掘。目前我们主要围绕“环保金”体系,在商品端和服务端扩展品类:比如修灯泡、通管道这些生活琐事,因为居民确实有需求,我们就驻扎在身边,随叫随到,又能真正惠民。

在虎哥刚起步的阶段,我们隐隐约约觉察到中国的城市从修路、架桥、造房子的建设阶段,进入了管理和服务的阶段,今天“新基建”定义了这种变化。虎哥要成为城市生活垃圾治理的基础设施,成为老百姓生活的一部分,围绕老百姓,提升服务质量、便利生活。

谈政策期待:

政府应合理控制市场规模

章丰:在无废城市建设的过程中,体系化的政策启动也不久,尚存改善空间。你对政策环境有什么期待?

胡少平:建议政府从顶层设计上明确思路,提出良好可行的解决方案。“无废城市”范畴内的垃圾,不仅是生活固废,也包括工业固废、危险废物等。无论是哪类垃圾的处理,都可以套用“前端收集一站式、循环利用一条链、智慧监管一张网”的治理思路。通过这条思路,虎哥有效破解了垃圾分类难题,也向社会、向城市管理者提供了一套具有可复制性和推广价值的方案。

其次,建议政府合理控制市场规模,培养相对的龙头企业,避免无序低效的市场竞争。就像家电拆解行业,通过109块牌照严控市场规模,保证相对平衡稳定的发展局面。鉴于低价值物回收利用产业需要以规模化运营为基础,为了充分发掘“城市矿产”的价值,政府应严格筛选、择优投入,扶持有能力的企业进入规模化运作。

中央提出了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远景目标,留给我们15年的窗口期,我们要思考:中国的城市未来将匹配怎样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环境治理的服务体系如何转型升级?虎哥希望做成百年产业,和政府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打造“无废城市”的中国样板。

快问快答

创业过程中踩过的最大的“坑”是什么?

没有意识到垃圾分类行业是产业互联网,而非互联网+产业。

一天中如何分配工作与休息时间?

除了六七个小时的睡眠,基本都在工作。最喜欢晚上泡杯茶,关在书房里写写划划,总结整理。

你有特别喜欢的书/电影吗?

《诗经》和《阿甘正传》。我也是文学爱好者,书桌上一定会放一本《诗经》,那是中华民族艺术的初心。

你的人生偶像是谁?

我的父亲,一位从死神手里救了很多人的医生,教会了我担当和善良。

你认为“数字新浙商”,新在哪里?

在数字时代,传承务实、团结的浙商精神。

整理 | 蒋雷婕

视频 | 施雄风

编辑 | 王小猛

转载 | 合作 | 约访 请联系:

微信号 wangxiaomeng0425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从一个到一批,解决发卫星烧钱这件事。

2021-02-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