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内部创业”这种东西,其实都是假的

神译局 · 2021-03-02
因为一家真正的初创企业能够承受的品牌风险、法律风险或者合伙关系风险,而你承受不起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Waze被Google收购,最近Waze的创始人Noam Bardin宣布离开Google,并发表了感想。有感于Bardin一开始立志于在大企业内部把初创企业做成功,最后却不得不黯然接受初创企业被收购后便没法保持初心的骨感。曾经历过YouTube被收购的Hunter Walk分析了为什么没有“大公司内部的初创企业”存在的原因。原文发表在Medium上,标题是:Why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 ‘Startup Within a Big Company’。

几周前,我跟Waze联合创始人Noam Bardin在网上私聊过,当时我问了他有关过去几年在Google都学到了些什么。当年Google花了10亿多美元收购Waze,尽管它的规模很大且还在不断发展,但大家似乎把它给忘了。我的意思是,在所有有关“科技巨头”监管的讨论当中,我们经常会听到有关Facebook / WhatsApp / Instagram以及Google / YouTube的消息,但是Waze却不在讨论范围之内。Bardin回答说,他会在1月底离开Google,之后会跟大家分享一些东西。说得十分的轻描淡写。

就在近日,Bardin发表了一篇个人文章,标题叫做为《为什么我要离开谷歌,或者为什么我待了那么久?》。 这是一篇真情流露、深思熟虑,诚恳诚实的文章。值得通读一遍,不过我这里单抽取其中的一段:

我把这次收购看作是一次个人挑战。我相信我可以在Google内部把Waze做大做好,从而打破被大公司收购后公司就会如何如何的迷思。回顾过去,这让我想起了西方CEO与中国的关系。每一位来自西方的CEO都以为自己将是带领西方品牌在中国取得成功的第一人,很多人都试图在中国推出一项服务。中国人对这种西方式的傲慢早已习以为常,他们张开手臂欢迎外国人。大把银子花掉了,很多个季度过去了,西方CEO带着一段中国经历离开了,而 IP,财富还有业务则留给了中国合作伙伴······你没法对抗本性,这就是中国。在被收购之前,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因此,作为类比,我就是那位幼稚的初创企业领袖,相信我自己以在Google内部充分发挥Waze的潜能,并征服那头野兽,无论其本性如何。这种非理性的信念对初创企业领导者来说至关重要,但在企业的环境下却充满挑战。

大公司内部的初创企业,没有这样的东西。给自由套上的皮带长度各有不同,但你不再是一家初创企业了。作为回报,你得到了一堆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也许已经是个非常好的结果,但你不再是初创企业了。我喜欢Bardin接受了这一挑战,而且其实在为了推进产品而组建管理团队时,他面临的挑战要远远超越这些,因为他要组建的团队是作为一个业务部门。

我亲眼目睹了YouTube的收购过程,而且我认为,至少在最初的那几年里,我们是你所能要求的那种“独立”的最佳版本。这件事主要由两个人负责:Chad Hurley和Eric Schmidt。Hurley与另一位联合创始人Steven Chen之前也曾经历过PayPal / eBay的合并,就被收购意味着什么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权衡取舍而言,这两人有着众所周知的“超越年龄的成熟”。Eric Schmidt曾承诺要让YouTube保持高度自治并会信守诺言。我们跟苹果、Facebook还有Twitter都做过交易。我们可以直接招人进入YouTube。我们自己进行过收购。甚至Bardin指出的某些自己感到特别沮丧的人事管理事务(解雇人员,给表现好的人特别奖励),但也有回避的办法。

2013年,当Tumblr被雅虎收购时,我跟他们的团队分享了一些建议,这些建议先是公开发表在一片博客上,然后有跟雅虎的一些人进行了私下交谈,他们看了那篇文章之后就找我了。我们都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很高兴Tumblr现在是在Automattic(编者注:知名博客平台博客平台WordPress 的所有者)手上 。

这些东西反之亦然:如果有人告诉你要给你个机会“在大公司内部建立一家初创公司”的时候,不要相信他们。这不是真的。你可以尝试一下实验产品,用某种想要抵抗大公司原本用来管理自身的引力和流程的机制来做实验,但这不是做初创企业。你永远都没法承担初创企业可以承担的品牌风险、法律风险或者合伙风险。关于这一点,不妨用Google某位我认识的人的话来解释一下,此人曾经想在Google内部领导其中一个项目(而且做过一家真正的初创企业):每一天,只要我的团队戴着Google徽章走进那高档的自助餐厅,就不可能像创业公司那样。

这不是一起办公的问题而已。这跟一家高效的初创企业所需的工作风格、预期,可以完全自由飞翔,以及能够吸引到的人才有关。这并不是说这些Google人比初创企业招到的人“更好”或“更糟”,而是说初创企业是完全不一样的。

你可以在大公司里面找到一些实验小组——比如Google的Area 120和Facebook的NPE——但它们不是初创公司

如果你想进入一家初创企业,那就请加入一家初创企业。就像Bardin所说那样:“我相信对Waze的收购是成功的。问题在我——我相信可以企业内部也能维系初创企业的魔力,尽管所有证据都表明情况恰恰相反。”

延伸阅读:

Waze创始人:为什么我要离开Google,或者为什么我待了那么久?

译者:boxi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国资带给苏宁易购不只是148亿元。

2021-03-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