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诚、贾玲、王宝强的喜剧进化江湖

首席商业评论 · 2021-02-22
一切成功看似偶然,实际都是必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作者:七月,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人们迈开返程脚步,春节档也将落上圆满的句号。

灯塔专业版实时数据显示,截至2月17日22时,2021年春节档总票房累计超78亿,打破2019年春节档创下的59.06亿票房纪录,创春节档票房新纪录。

观影人数上,牛年春节档在“就地过年”背景下,近1.6亿人次观影超过了2019年的1.3亿人次,再创新高,其中,档期内票房排名前三为《唐探3》35.5亿、《你好,李焕英》27.2亿、《刺杀小说家》5.4亿,成为这个春节档票房的赢家,前两部票房加起来更是近63亿,贡献超80%的票房。

其他影片虽然票房成绩落后,但口碑上依然不输甚至反超,《刺杀小说家》、《人潮汹涌》等电影被多位影评人及网友评为”春节档最佳“,总体来看,今年春节档无疑是“最强春节档”。

据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联合艺恩开展的2021年春节档调查结果显示,春节档观众满意度得分85.2分,成为2015年开始调查以来观众最满意的春节档。

这个火热春节档的背后,让参与的导演、演员连续多次登上热搜,成为这个春节最耀眼的人物

陈思诚成为中国电影历史上首位票房过百亿的导演,贾玲成为中国影史票房最高女导演,王宝强也成为继吴京、黄渤、沈腾后第四位主要电影票房超过150亿的中国男演员。

那些年的往事

十九世纪英国作家威廉·萨克雷在《名利场》中感慨道:

“总有一些时刻,看似无关紧要,却改变了大局。”

回顾三人的过往,会发现原来一切成功都不是偶然。

贾玲1982年出生在湖北襄阳,由于家庭贫困,年长5岁的姐姐放弃2次高考,为她让出了机会。

贾玲第一次报考北影、中戏失利,“二战”终于被中央戏剧学院喜剧相声专业录取。

命运弄人,入学一个月后,在农田里驾驶割稻机的母亲从机器上摔倒,不治身亡。从此,姐姐担负起半个母亲的责任,每月只挣800元,却给她寄500元生活费。

刚毕业那会儿,家里给贾玲安排了公务员的职位——公路收费员,3千元的月薪在当时当地已属稀奇,家人极力劝她回来就职,但贾玲为了相声梦想放弃了,始终在北京咬牙坚持。

有五六年的时间,贾玲四处跑场子,压根得不到认可,受尽了白眼,住地下室、吃泡面、饿肚子,都是家常便饭。

八岁那年,王宝强看过了《少林寺》之后,被电影里的少林功夫深深吸引,他想要去学习少林功夫。

王宝强的父母都觉得自己在邻居面前抬不起头,打他骂他,不准他去。但王宝强就是不为所动,铁了心要去少林学习功夫。

那一年,沈阳某干部子弟陈思诚才刚刚13岁,在父母的培养下,从小多才多艺,模仿金庸写了同人小说《流芳百世》,模仿古龙的《楚留香传奇》写了《陈留香传奇》,故事有模有样,在同学中流传甚广。

1994年,陈思诚考上了“谢晋影视艺术学院”,与赵薇成了同班同学。两年后,陈思诚考北京电影学院,二试因为打架前科而被退录,却以第一名的成绩被中戏网开一面给录取,大三就演了《法官妈妈》,还拿了华表最佳新人。

毕业后的陈思诚选择留在北京,为了赚钱,什么戏都接,一直不温不火,在拍摄了几部影视剧后选择签约华谊。两年之后,凭借一部军旅剧《士兵突击》,终于把陈思诚的知名度提升到一线知名演员的位置。

而王宝强在少林寺一待就是六年,到了14岁,王宝强坐火车来到了北京,当一名群众演员,这期间遭遇了无数次的白眼与冷漠。

直到2002年,电影《盲井》选角,王宝强被导演李杨相中,饰演一位被人骗到矿上的农村娃,长相憨厚的王宝强完全是本色出演,因为这部片,王宝强获得了第一个奖——金马奖最佳新人奖。

王宝强的好运才刚刚开始,《盲井》被冯小刚看中,决定邀请王宝强出演2004年的电影《天下无贼》,王宝强在电影里演的是一个淳朴善良,缺心眼,甚至是有点傻的农民工“傻根”,王宝强淳朴笨拙的表演,让他从一开始就拥有了观众缘,被大众喜爱与记住。

如果说王宝强是年少成名,贾玲则是大器晚成。

大学毕业后,2010年,面对姐姐,贾玲许下诺言:“宋丹丹是29岁登上春晚的,给我最后一年,27岁我贾玲不火就回家!”

郭德纲曾经说过:

“我多少次濒临死亡,一点辙都没有,在北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周围没有一个好人的时候,身逢险地何惧死,前行无路不求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对于当时毫无退路的贾玲也是一样,2010年春晚,几度彩排的时候,姐姐还笃定“你肯定上不了春晚!”,然而在12点04分时,一家人还是在电视上看到了酷口相声《大话捧逗》,主演是贾玲和白凯南。

此后,贾玲又表演了《爱拼才会赢》《芝麻开门》《拍客》《宅男剩女》等等,连续多年登上春晚、成为喜剧综艺常驻MC,最后终于成为国民心目中的喜剧一姐。

2005年左右,陈思诚曾经迷恋推理桌游“杀人游戏”。当时北京汽车电影院出现了全国第一家“杀人游戏”吧,陈思诚没拍戏的日子几乎天天去玩,顺便还拿了第三名。

“本来我是三级卡还是二级卡,就因为得了一个名次,一下跳到八级卡。”陈思诚回忆,后来他在电影《唐人街探案》里设计了一款推理软件Crimaster(“犯罪大师”),全世界的侦探在这里竞争排名。

2008年,陈思诚30岁,创作了人生中第一个电影剧本《奇迹》,本来陈思诚想请姜文来出演哥哥一角,但由于资金问题,这部电影没能问世。

2012年,不放弃电影梦的陈思诚,在曼谷埋头写《北京爱情故事》剧本,到了2014年,陈思诚的电影野心逐渐成型,那年和郭帆等五位导演曾被国家电影局派到派拉蒙学习,看完《诺亚方舟:创世之旅》以后,陈思诚受到的刺激很大,一腔热血觉得电影工业性要加强。回来以后一行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要拍科幻片或者视效大片。

2015年,第一部《唐人街探案》在曼谷拍摄,最开始拍《唐探1》开拍前,主演王宝强因为脚部受伤打了钢板,无法如期参与到电影的拍摄中去,担心自己耽误拍摄进度的王宝强,向导演建议换角。

但陈思诚却不同意,为了等他延迟了开机时间,更是直言这个角色就是为王宝强写的。

王宝强也反夸陈思诚是导演天才,敏锐地抓住了电影市场的一个空缺。“喜剧风格多,探案这个类型的也多,但结合在一起的还真是没有。”

来唐探1上映以后,直接以累积票房8.18亿的成绩收官,成为当年“元旦档”的黑马。

很长一段时间,在大众的心目中,“傻根就是王宝强,王宝强就是傻根”,王宝强这个人就是像他演的角色一样,淳朴憨厚、“缺心眼”、“傻里傻气”。从那以后,人傻,憨厚、乡土等标签就一直附在王宝强身上。

直到从《唐人街探案》开始,王宝强饰演贪婪市井的唐仁,一反以往荧幕形象,开始去扮女装、自大自恋,油嘴滑舌,甚至在大街上裸奔,《唐探》系列电影的爆火,也让王宝强作为主演的电影累计总票房达到了150亿人民币。

而彼时的贾玲则刚被人们记住,舞台向来残酷,为了避免昙花一现的命运,贾玲奔波于各种综艺舞台,她能在舞台上生吃辣椒,扮丑、一口气干掉一瓶啤酒,西瓜吃得满嘴都是,甚至被师父冯巩直言这样嫁不出去,贾玲依然坚持逗大家笑。

这些年来的表演经历让贾玲认识到女性在相声行业受到的局限性,她开始转变方向。

2016年,贾玲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大碗娱乐,贾玲曾在专访中提到将公司起名为“大碗娱乐”的缘起,她自称孩提时代饭量大,大碗对于她的意义就是幸福和满足,希望让更多和她一样热爱喜剧的人快乐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专心地做属于自己风格的喜剧,把快乐传递给观众。

大碗娱乐准备影视化的第一部作品就是《你好李焕英》,首部作品也是贾玲极为用心的作品,打磨历时三年,贾玲在她所擅长的喜剧,把对母亲的一片真情融入其中,电影前半部分搞笑,后半部分煽情,作品一开头便是贾玲一贯的自嘲,贾玲饰演的晓玲一出生就是个小胖丫头,她在旁白里说:“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我可能是我妈的貂。”

但不是所有演员转型导演都能成功。

2017年,王宝强导演的作品《大闹天竺》上映,结果电影的口碑和票房双双扑街,甚至被那一年的专门为年度最差影片颁发的奖项“金扫帚奖”选中,王宝强获得了那一年的“最令人失望导演”奖,值得一提的是,王宝强本人还亲自到达现场领奖。

另一边,尝到票房甜头的导演陈思诚,早已不再局限于桌游世界,他这些年的眼光开始盯向了IP与文化。对于唐探这个孵化多年的IP,陈思诚的想法是,要具备可以系列化、衍生化、跟其他产业共振的属性。就像迪士尼的漫威、皮克斯、卢卡斯,如何把价值观转移到其他公司,把那些没有灵魂的玩具、衍生品变得有灵魂。

陈思诚的编剧团队大多为90后,陈思诚在采访中曾自称自己心里还有个少年,“我的荷尔蒙依旧旺盛,我对世界依然充满兴趣”。

他在多次媒体采访中解释为什么选择唐人街,这里有四百多年历史,当地居民“至今用繁体字,听着邓丽君的歌”,至于剧中的主角起名,秦风与唐仁的名字就具备中华文化符号,“秦”与“唐”同属中国历史中的重要朝代。

比如唐仁对于风水的熟悉程度、对寻龙尺的运用,同样属于中华文化。到了《唐人街探案2》,影片呈现出兽性、人性和神性的斗争,影片内涵也是更上一个高度,直到合家欢第三部,这种小众文化元素开始减少,被市场认为越来越接地气。

陈思诚坦言更愿意在有生之年挑战不同的类型。“我2020年的拍摄计划和2021年的计划都已经确定。”,正如知乎一位网友评论他是进取型人格:“做事目的感很强,可以说是有规划,也可以说很精明。”

喜剧没有终点

有业内人士指出,电影行业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深耕其中并不容易,要真正赢得市场、赢得观众,必须把电影作为一个产品来看,做出缜密的布局和思考。高品质的内容、充足的资金、运营市场的经验,三者缺一不可。

影视行业在不断发展,也源源不断有新人导演跃跃欲试,贾玲们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属于喜剧的市场依旧很大,想象依然很多。

欢乐传媒CEO董朝晖曾表示,“喜剧是所有电视节目里最难的,需要有非常强的创作能力,以及特别好的表演人才,所以不是靠钱就能把它迅速做得膨胀,需要手上有很好的资源才能充实这个行业,所以我觉得资本并不是最好的因素。”

的确,资本当然不能决定一切。对于新晋导演来说,电影是个出路,但未必是解药,内容依然是核心,剧本是重中之重,如果缺乏优秀的编剧,就算请来再大牌的卡司、观众缘再高的顶流,也是无济于事。

典型如今年年初,演员常远自导自演的处女作《温暖的抱抱》,即使有沈腾、马丽这样的喜剧大咖加盟,但由于整体剧情拉垮,口碑和票房皆不高,还被网友诟病为无厘头桥段堆砌、搞笑情节没创意,可见喜剧人转型导演并不容易。

回顾春节档的三个赢家,一切成功看似偶然,实际都是必然,原因纵然有自己的天赋、家人的支持,但更重要的,还是自己不断的坚持和努力。

参考资料:

《“唐人街探案”IP背后:“行业已经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南方周末;

《陈思诚的野望,是整个“唐探宇宙”》,新周刊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知乎

一起

大碗娱乐

口碑

大众

跃跃

卢卡斯

欢乐传媒

乐地

来唐

北京汽车

小棉袄

合艺

北京电影...

微信

中央戏剧...

人物

下一篇

机构认为有色板块正迎来全面共振。

2021-02-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