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还有更多韩国古装剧等着上热搜

毒眸 · 2021-02-20
疫情如何影响了未来几年我们的观剧生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符琼尹,编辑:何润萱,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每到周末晚上,一部韩剧就会准时登上热搜。即使播出早期有辱华争议,这部剧仍然热度很高。在韩剧TV热度榜上长居第二。它就是韩国版的《太子妃升职记》——《哲仁王后》。

韩国古装剧如此盛况,在国内算是久违了。上一部或许还是2019年播出,由Netflix制作、融合了丧尸元素的《王国》。在2020年韩剧TV年度剧集播放榜上,TOP10中没有一部古装剧。

即使是在韩国,《哲仁王后》的播出成绩也堪称优异,是tvN建台以来收视率最高的古装剧。

来源:微博@机智的追剧生活

而这部去年12月底播出的翻拍古装剧,或将是韩国古装剧回潮的开端。从韩国各大电视台的待播片单来看,接下来还有金所泫、金志洙主演的《月升之江》,金裕贞、安孝燮主演的《红天机》等超过10部古装剧。

为何韩国古装剧突然增多?这一切,还要从疫情说起。

韩剧逃离首尔

受到疫情影响,韩剧去年有三次比较大规模的停拍潮,分别在3月、8月、11月。

3月,不少韩剧在短暂停拍后不久就冒险复工,其中有不少人气演员主演的剧集,比如金泰熙、李奎炯主演的《你好再见,妈妈》,朴敏英、徐康俊主演《天气好的话 我会去找你》,曹政奭、柳演锡主演的《机智的医生生活》。

选择冒险复工,是因为韩国剧集普遍采用边拍边播模式。停播1周尚且能应对,但长期的停拍只能使电视台在广告赞助、节目排播方面陷入僵局。因此,过往的韩剧甚至宁愿放出有绿幕、没有处理掉吊威亚画面的片子,都不愿意“开天窗”。

但到了8月,韩国爆发了新一波疫情,尤其以首都圈最为严重。首尔市政府在20日晚宣布实施限聚令,直至8月30日禁止10人以上的集会。

作为都市剧热门取景地,首都圈的管制也让多部剧集紧急停工。KBS电视剧《Dodososolalaso》《他就是那家伙》有演员确认新冠,tvN电视剧——秀智和南柱赫主演的《Start Up》、南宫珉、雪炫主演《昼与夜》均停拍。JTBC更是有六部在首尔圈拍摄的剧全部停止拍摄。

《他就是那家伙》图源:豆瓣

11月份,也有8部剧集因疫情的再次爆发暂停了拍摄,包括池昌旭、金智媛主演的《爱在大都会》还有丁海寅、BLACKPINK成员Jisoo主演的《雪降花》等等。这些剧集的拍摄也多在首都圈进行。

如此高频率的停拍,已经对整个韩剧产业造成了冲击。据韩媒报道,公共电视台2021年推出的韩剧都将少于10部,而往年各电视频道平均下来至少有12部韩剧播出。

在这样的态势下,剧集制作公司们也开始做出了反应:逃离首尔。而这,也就是2021年韩国古装剧开始增多的原因之一。

韩国古装剧拍摄地大多在首尔的外围,或者远离首尔的乡村。

比如位于京畿道龙仁市的韩国民俗村,就是韩国古装剧中出镜率最高的地方,《拥抱太阳的月亮》《成均馆绯闻》《善德女王》《来自星星的你》等剧都曾在这里取景。此外,还有同样位于龙仁市的MBC外景基地 MBC Dramia、位于全罗道的《大长今》拍摄地乐安邑城民俗村,以及位于闻庆鸟岭的KBS电视剧拍摄场地。在这里拍摄既不用遵循首尔有关人群聚集的规定,也会因远离首都圈,人口数量较少而降低感染风险。

而近期播出的两部古装剧《哲仁王后》《暗行御史》收获不错的成绩,也为2021年的古装剧狂潮拉开了序幕。这两部剧都属于古装搞笑喜剧风,能让全年龄层都能轻松观看。前者成为tvN有史以来收视第五的剧,后者也成为KBS近三年内同档期唯一一部收视率破10%的剧集。

《哲仁王后》 图源:豆瓣

接下来将播出的古装剧里,除了上文提及的人气爱情剧《月升之江》《红天江》,由全智贤主演的《王国》系列衍生的短片剧集《王国阿信传》,以及反映韩国古代欺压女性,贱民等弱者的社会现象的《打包袱-盗取命运》等等。

2021年,或将成为韩国古装剧的大热之年。

疫情之下,忠武路跨进韩剧圈

疫情给韩剧圈带来的另一个影响,是电影演员的“下凡”。

黄政民、林允儿这两个名字或许大多数国人都不会陌生。一个是韩国忠武路影帝,一个是顶级韩流偶像。这两个看起来非常破次元的组合,在去年12月JTBC的电视剧《HUSH》中成了男女主角。这也是黄政民时隔8年再度出演韩剧。

《HUSH》 图源:微博

黄政民也不是第一个“下凡”的忠武路演员。去年10月,已经9年没有出演电视剧的郑雨盛搭档权相佑主演了电视剧《飞吧开天龙》;曾凭《老男孩》拿下多个影帝的崔岷植也将出演电视剧《Casino》(《赌场》)。因剧情酷似《沉默的真相》而引发热议的《直到天亮》,也在洽谈《柏林》的主演韩石圭前来参演。

忠武路演员为何纷纷“下凡”?这也与韩国电影市场受疫情冲击,迟迟难以回温有关。

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最新公布预测数据显示,2020年,韩国电影产业销售额为913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4.8亿),同比减少63.6%,同时也是近16年来最低的一次。数据显示,因为疫情,2020年韩国有135部电影改期制作或上映,直接损失高达329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98亿元)。

就像国内不少电影演员也开始出演平台自制网剧一样,流媒体正在以其财力和影响力,还有在内容开发上的大胆创新,吸引电影演员加入。

早在2017年,Netflix就和JTBC签订了600小时的节目合同,之后也相继购入tvN和OCN的韩剧版权,让韩国电视剧行业有了“现在Netflix是最大的财源”的说法。

2019年,Netflix推出自制剧《王国》,该剧在全球范围内都得到了口碑与热度。截至目前,有近3万人在IMdb上为《王国》系列打出8.4分。在豆瓣上,这一系列也获得了超33万人的打分,每一部评分都超出8.3分。“谁能想到一部背景设置在中世纪李世王朝的丧尸剧,能成为全球爆款?”CNA Lifestyle这样评论到。

《王国》第一季 图源:豆瓣

疫情之下,流媒体给了无处安放自己的电影演员们新的机会。

一位韩国文娱圈业内人士告诉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自Netflix开始在本土扎根制作之前,韩国OTT崛起步伐很慢,同时三大电视台也陷入了内卷化的竞争中,长期处于疲软状态。“《王国》爆红之后,更多传统卫视的广告主以及制作公司也开始转向Netflix,电影演员也看到了流媒体电影级别的制作水平及传播效益。”

2020年,Netflix对韩剧的影响也在继续加大,参与到《爱的迫降》《梨泰院Class》《机智的医生生活》等多部大热作品的制作中。Netflix正在像前几年的tvN一样,成为高质量热门韩剧的输出地。

这也进一步带动了韩国人对Netflix的使用。据调查统计,2020年韩国人在Netflix一年会员付费结算总金额约为5173亿韩币(约30亿人民币),比2019年上涨了108%,以去年底12月为基准,使用Netflix的全年会员达到758万人,占韩国总人口的13.7%。

同样被疫情催生的,还有韩国上市剧集公司的热度。

曾制作过热剧《信号》《王国》等作品的制作公司A Story自2019年7月上市后,公司股价一直在5000~1万韩元之间涨跌,去年12月开始因在Netflix上线的《惊奇的传闻》《甜蜜家园》热播而开始暴涨,一个月里涨了80%左右,达到其股价历史最高点。《太阳的后裔》制作公司NEW从2017年3月起连续亏损,但从2020年开始却开始股价上扬。

向来对热点反应迅速的韩剧,也已经开始了以疫情为背景的故事创作。据首尔大作战制作公司的待播名单,一部以新冠肺炎大爆发下00后成长故事为核心的青春剧《00年生来了》已经在创作当中。

疫情的影响仍在继续,一场轰轰烈烈的变革也正在全球内容产业酝酿。但对观众来说,无论是古装剧增多还是参演剧集的电影演员增多,都不重要。好内容增多,才是最关键的。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2021年各家电商平台披露数据中,你会找到一项不约而同的关键指标:产业带上游工厂的增长。

2021-02-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