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aaS的角度,看低代码的本质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2-19
是低代码时代已来,还是又一轮的概念炒作?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oBeSaaS”(ID:gh_66062ec0961b),作者:戴珂,36氪经授权发布。

低代码一直是软件开发的效率目标和演进方向,传统的软件与SaaS巨头早已入局低代码开发平台,如SAP、Oracle、金蝶用友、Salesforce、ServiceNow等。国内的明道云纷享销客销售易等SaaS公司,也正在从APaaS切入行业和业务。

这个往回倒二十年都不是新鲜事的低代码概念,最近却忽然就火了。

2018年6月,OutSystems宣布获得KKR和高盛的3.6亿美元投资,估值立马过10亿美元,成为新晋独角兽。同年8月,低代码开发平台Mendix被西门子以7亿美元收购,更是把低代码平台推向一个小高潮。互联网和云服务巨头也对低代码平台的加码不断,国外如谷歌、AWS和微软,国内有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以及一众云厂商搭车者。

是低代码时代已来,还是又一轮的概念炒作?

01 低代码平台的商业演进

顾名思义,所谓低代码是一种软件快速开发工具,主要用于开发企业软件系统。借助低代码或零代码,使用者无需复杂编码,即可完成企业系统的开发、维护和扩展。

从软件诞生起,低代码就一直是提高软件生产力的努力方向。随着信息时代的全面到来,IT服务的供需和软件生产率低下,成为了制约行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在此背景下,低代码也开始兴起。

很多低代码平台公司认为,按照这个演进路径,国内的低代码开发平台,将很快成为软件和SaaS领域的主流生产方式。这种观点虽然大方向没错,但也忽略了低代码市场发展的规律:即认为从一个先进的生产模式,到一个完整的产业闭环,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其实并不是这样,下图说明了一项新技术模式,需要跨越几道市场鸿沟,才可能成为大众市场的主流。

换句话说,因为这个过程是不连续的,所以并非所有低代码平台都能走到商业终点,有些可能会落入由不连续性产生的市场陷阱。

低代码平台要想成为行业主流,必须经过四个市场阶段:

(1)极客群体

也就是低代码的技术热衷者或追随者组成的小圈子,比如目前国内Saas圈子。虽然圈子内无需推广,相互认可度较高,但是这还不能称之为是一个市场。

(2)早期采用者

低代码成功出圈的第一步,是获取到市场上那些为数不多的求新求变的用户。它们虽然数量上不多,也不能为低代码平台公司足够的营收;但是对于验证低代码产品的商业有效性,却起着重要的作用。

(3)早期大众市场

拥有早期大众市场,是低代码商业化最为重要的一个标志。这个市场已经有相当数量的成熟用户群体,成功的低代码平台公司能够获得足够的商业回报。

(4)后期大众市场

后期大众市场是低代码的一个成熟和普及的市场;对低代码平台形成大众认知和完全接受,市场领导者将获得垄断性的收益。

02 国内低代码平台的发展

从商业演进阶段看,显然国外低代码市场早已过了早期采用者阶段,进入早期大众市场,甚至后期大众市场。而在国内的低代码市场上,少数公司进入了早期采用者阶段,而大多数还在极客群体阶段。

低代码的技术本质并不在于编码量的多少,而在于低代码平台。即支持快速建立应用的PaaS,为了区别于一般PaaS概念,将其称为APaaS(Application PaaS)。

如果在技术方向上进行细分,低代码开发平台基本可以分为两个主要的技术路径,分别为表单驱动和模型驱动。其中表单驱动是用表单数据定义业务,通过建立多张表单,利用流程串联表单,并定义报表输出方式。模型驱动则是通过建模定义业务逻辑,因而能够处理更复杂的业务逻辑。

两种技术路线的业务支撑能力其实差别很大,即使这种差别在极客群体和早期采用者市场还

不明显;但是一家低代码平台要想进入大众市场,模型驱动的低代码平台是不可或缺的。

国内低代码平台的起源,主要是两个途径:一个是纯粹以低代码平台为目标的发展方向,比如明道云等低代码平台;还有一种是自家使用的业务开发平台,将其业务开发能力对外开放,成为某一业务领域(如CRM)的低代码开发平台。

不同的起源造就了不同的能力,即专业业务能力和通用开发能力。实际上,为了达到这两个能力的平衡,这些低代码平台虽然做不到完全的模型驱动;但是在表单驱动的基础上,都增加了一定的业务建模能力,比如,可以自定义业务对象。这种能力帮助它们跨越了早期采用者阶段,初步进入了早期大众市场。

因为源自业务平台的APaaS受限于具体的业务领域,比如CRM的APaaS通常限于CRM领域;所以市场对纯粹的低代码平台厂商关注度更高一些。

03 低代码平台的商业模式

低代码平台的提高软件生产效率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如何将其价值变现,是目前国内低代码平台公司亟需解决的问题。

对于业务型的的低代码平台厂商,其收入主要来自业务应用而非平台,所以它们的使用者主要是ISV和实施伙伴,低代码让伙伴的集成和交付更容易。原厂商最终目还是靠提供产品型的服务取得收入;其业务伙伴也取得相应的收入,如ISV产品服务、实施费等。虽然最终用户也可以在APaaS上开发和维护自己的业务应用,但并未因此给原厂商带来多少收入。

对于通用型的低代码平台厂商,因为没有任何应用产品可售,其收入模式主要是围绕平台的生态收入。很多低代码平台都在极力宣扬用户的IT自主性,即最终用户可以不受厂商的规格化产品限制,完全自主地开发自己的业务,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推广误区。技术上的可行性与商业模式实现,完全是两回事。低代码厂商的业务目标,并不是为客户降低技术门槛,而是追求最佳的盈利模式;否则,就进入不了早期大众市场。

即使站在客户立场,很容易想明白这一点。在一个大众市场,客户的购买目的只有一个,即买到一个符合自己业务目标的系统或服务,而这个系统或者服务是如何生产出来的,他们并不关心。难道客户不会在低代码平台上自行开发其业务吗?这种情况有,但主要在早期采用者市场阶段,所以不能将其作为商业模式。

处于早期采用者阶段的低代码平台,以低成本、高效率的方式,为最终用户提供系统或服务,是国内低代码平台的核心价值。资深的低代码平台厂商,已经围绕这一业务核心加快布局。比如明道云,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就孵化超过200家业务伙伴,包括ISV和实施伙伴,其中超过60家已经获得服务资质,并产生了符合预期的新签收入和续费收入。

04 低代码平台的本质

如果从程序员的视角讨论低代码,则低代码平台只是一个高效率的开发环境,这没什么值得讨论的,低代码确实有炒作之嫌。

低代码虽然能提高软件开发的效率,但这并不是低代码的商业本质。我们知道,一个企业软件或者SaaS的成功,并不取决于开发的效率,而取决于业务解决方案。

所以,低代码的真正本质是解决方案的效益。

可以说,领先的SaaS解决方案,都需要自带低代码的生产能力。首先,如果没有这个能力,一个SaaS就无法交付;因为SaaS的实施和交付过程,必须依赖一个低代码/零代码平台。其次,SaaS的方案定制化和个性化,也需要在一个APaaS上,通过业务自定义和配置实现。从这个角度说,低代码/零代码是SaaS的解药也不为过。

反之,上述逻辑也同样成立。即低代码的效益,并非是靠把一些组件快速攒在一起就能实现,而必须依托于解决方案,即低代码平台也需要自带业务框架或方法论。这就是为什么像明道云这种低代码平台公司,在选择和培训业务伙伴时,特别注重咨询和方案能力。

实际上,低代码作为一种新的生产方式和理念,并不仅限于SaaS,而适用于所有的信息领域。比如最近上市即大火的人工智能公司C3.ai,其本质就是AI领域的可视化低代码平台;同样,之前我们讨论过的Snowflake,其本质也是数据领域的低代码平台。它们的价值并不仅是一个开发环境,而是产出解决方案的效益。

从价值角度看,低代码平台的爆火,并非是单纯的炒作,而是信息服务领域中一个显著的进化标志。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