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因(Memes)”:游戏驿站、狗狗币、ClubHouse 这几个热点的共通之处

神译局 · 2021-02-22
最能打动人的人将是那些利用模因来创造新事物的人。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今年虽然才刚刚开始,但是互联网上已经有了好几个热点。一是以游戏驿站为首的一批不被看好的股票在股市上兴风作浪,二是比特币、狗狗币等数字货币扶摇直上,三是大家对ClubHouse这个语音聊天平台趋之若鹜,一码难求。如果说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它们都是互联网的meme,而在其中发挥着不可忽视作用的,除了供大众制造共同话题的Reddit以外,模因大师马斯克的推波助澜也是重要因素。知名科技博主Ben Thompson对此现象进行了剖析,原文发表在其个人博客上,标题是:Mistakes and Memes

划重点:

UGC可能是一种新型网络的基础

在这种网络里面,梅特卡夫定律的结果在于定制化新闻流的输入数量

最能打动人的人将是那些利用模因来创造新事物的人

互联网就是“盲人摸象”里面的那头大象

互联网不是廉价的印刷机,而是复印机,尽管这个复印机在复印了n份之后就会有扭曲变形的倾向

互联网不只是跟需求有关,也不只是跟供给有关。供给与需求既同时发生,又相互影响。

模因可以是任何东西,可以是一切,就像古老的口述传统一样,但它的传播速度却是光速

一图胜千言,模因胜万言

马斯克是模因大师

早在1998年的时候,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就非常确定自己已经弄清楚了互联网这个东西了:

互联网的增长会急剧放缓,因为“梅特卡夫定律”(一个网络的价值等于该网络内的节点数的平方,而且该网络的价值与联网的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存在的缺陷显而易见:因为大多数人彼此之间都无话可说!到2005年左右,情况会很清楚,互联网对经济的影响比传真机达不到哪里去。

这样一番言论现在显然可以盖棺定论了,但2015年的时候,其实我是稍微站在克鲁格曼这边的。我说他错了的原因不是因为他高估了用户生成内容,而是因为他低估了聚合者赋予大家想要的东西的效能:

就尽管如此,这一结果要取决于Facebook推动参与度的不断提升,而且我不相信更多“我关心的朋友发布的内容”是成功的最佳途径。每个人都喜欢嘲笑保罗·克鲁格曼 1998年做出的关于互联网对经济的影响有限的看法······[但是]值得考虑的是······用户对自己朋友所说的话跟专业媒体组织制作的内容的重视程度相比之下如何。

再次地,就像前面所述,2013年的时候Facebook决定增加有新闻价值的链接的价值是有原因的,而且从那之后,尤其是BuzzFeed已经证明了,不仅对于接触大量受众而言,而且对于吸引他们分享内容而言,都存在一种一致且可重复的方法。克鲁格曼的错是因为他没有认识到大家赋予自己关系网络的人想要说的东西的价值呢,还是因为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关系网络的人也许没多少话要讲但却有很多信息想分享?

我绝对比克鲁格曼对得多一点,当然, 2015年写的文章相对于1998年的显然是事后诸葛亮,但事实上,我还是错失了良机,无论是狭义的Facebook还是广义的互联网而言。

错误一:关注需求

在引用克鲁格曼的那篇文章中,我补充了如下内容:

我怀疑扎克伯格本人赞同第一个想法:大家觉得别人说的东西是具备内在价值的,而对这一信息的访问使得Facebook不可或缺。这一点顺带也符合他给公司的使命定位。但我本人不太确定。Facebook吸引人之处也可能是因为它呈现出来的内容本身,至于是谁呈现的并不重要。而且,如果原因是后者的话,则Facebook维持参与度的护城河就不在于它的网络效应,而在于对近十亿用户而言,Facebook是他们最基本的数字习惯:通往互联网的大门。

“Facebook吸引人之处也可能是因为它呈现出来的内容本身,至于是谁呈现的并不重要”这句话其实也接近用来描述TikTok。这句话描述Tiktok错在后者的吸引力在于它呈现的内容,至于是谁创建的并不重要。我在去年的一篇Daily Update中指出:

[写2015年那篇文章时]这一点我没搞错,你的社交网络本身并没有生成足够吸引人的内容,但是就像Facebook一样,我认为替代的是专业内容创作者。就像我昨天所解释那样,TikTok的关键在于它根本不是社交网络。Tiktok最好的比喻是YouTube,如果把TikTok看作是移动优先的YouTube,那开局策略无疑显而易见。

换句话说,我太过专注需求了(这是聚合理论的关键),所以对供给侧的演变没有予以足够的思考。用户生成内容未必就只能是阿猫阿狗的图片以及某人关系网络的人的政治抱怨。它还可能是一种新型网络的基础——在这种网络里面,梅特卡夫定律的结果不在于任何一个节点可用的连接数,而在于定制化新闻流的输入数量。

错误二:误解供给

第二个错误更加根本性,因为涉及到互联网之所以如此影响深远的原因。来自《互联网与第三阶层》:

互联网跟印刷机有何不同?一般来说,当我在写这种主题的文章时,我会重点关注边际成本:书刊和报纸的制作成本也许要比人工手抄便宜得多,但仍然不是零。与此同时,在互联网上发布的内容可以覆盖任何地方的任何人,从而极大地增加了供应量,并为内容发现提供了溢价;经济的力量也从出版物被转移到了聚合者。

不过同样重要的是(尤其是在对社会的影响方面),固定成本大幅度降低了。不仅原先的发行商可以跟任何人联系,而且现在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发行商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出版物:社交媒体为每个人提供了面向全世界广播的手段。不妨再次看看扎克伯格对第五阶层的描述:

有能力完全表达自己观点的人在世界上正成为新的力量,他们可被称为“第五阶层”(Fifth Estate)。大家不再需要依靠政治或媒体那些传统的看门人来表达自己的声音,这会产生重要影响。

这种陈述太保守了,再怎么说都不为过。我只是复述了印刷机是怎么推翻了第一阶层,进而导致了民族国家的建立,并造就了新贵族并为其赋权。通过为平民授权而推翻第二阶层的意义几乎无法想象。

比方说,谁能想到过这个?

游戏驿站的股票走势图

关于游戏驿站传奇意义的故事大概有一千个版本:有说这是对游戏驿站的真正信念的,有说这是对逼空的精心策划,有说是民粹对华尔街、无聊、隔离、贪婪、对冲基金的愤怒表达,只要你想得到的都会有一篇相应的文章。我猜几乎每个人都是对的,就像众所周知的盲人摸象的说法都是准确的一样,就算他们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似乎很清楚的是,那头大象就是互联网。

这样的观察几乎连深刻都算不上。很明显,这些年来,互联网已经令新社区的形成成为可能,其速度之快有时令人惊讶。就像Zeynep Tufekci在Twitter和Tear Gas上所解释那样,问题在于网络的便捷性令这些社区变得更加脆弱,尤其是面对坚决的反对时:

利用数字工具让大量反对者围绕着共同目标迅速聚集起来的能力给运动赋权了。不过,一旦这个庞大的群体形成之后,困难也会随之出现,因为它回避了一些传统的组织工作。除了要照顾好那些任务以外,传统组织工作的繁琐有时也会制造出集体决策的能力——通过正式以及非正式的领导结构,并通过运动参与者的同甘共苦形成集体能力。富有表现性的,往往是幽默的网络抗议活动会吸引众多的参与者,这一点在线上和线下都很活跃,但是从长远来看,这些运动会步履维艰,除非它们具备了应对不可避免的挑战的能力。

根据两周前的游戏驿站这出大戏的情节去反思占领国会山运动会很有趣。一方面,你可以眯着眼睛,从Zuccotti Park到/ r / WallStreetBets之间划一条线出来,但其实两者之间存在的唯一线索只有愤怒的表达,至少对于部分的Reddit用户来说是这样的,那些对华尔街及其在2008年金融危机及随后的衰退所扮演的角色耿耿于怀的人。在此期间,肯定没有任何以推翻空头为情绪顶点的组织建设(毫无疑问,这过程中又让华尔街那帮人中饱私囊了)。

实际上发生的事情跟占领国会山运动的区别在于,/r/WallStreetBets上面的人是用华尔街的系统来对抗华尔街。他们把宝押在了另一面。

模因股票

“他们”是谁?这其中当然有/ u / DeepFuckingValue的一份 ,据《华尔街日报》资料显示,他在2019年的时候就开始买入游戏驿站的股票,并在去年夏天制作了YouTube视频来宣传他的翻盘观点。还有/ u / Jeffamazon也算 ,去年秋天他就在Reddit上提出游戏驿站已经为轧空头做好了准备。这些都是想报复华尔街的人,也是纯粹想赚钱的人。另外还有Twitter和CNBC,以及对冲基金本身。

为什么每个人在讲述发生在游戏驿站身上发生的事情都有自己版本的故事?为什么说那些故事都是真实的呢?这就是原因所在。2019年版的故事是对的, 2020年夏的故事也是, 2020年秋的故事以及2021年1月的故事都是真的。但是,这些故事都不是孤立的存在:它们是建立在之前故事的基础上,而且在一路复制和变异。这就是我犯下的第二个错误:事实证明,互联网不是廉价的印刷机,而是复印机,尽管这个复印机在复印了n份之后就会有扭曲变形的倾向。

回到过去的印刷机时代:虽然有限数量的文字是由修道士辛苦地手工抄写保留下来,但绝大多数信息都是靠口头传递的;这为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演变留下了空间,但是这种演变及其影响会受到传播时间的限制。另一方面,印刷机则必须冻结信息,因为这样才可以捕获和传递信息。

这显然太过简化了,但这种简化在文明,尤其是在欧洲文明中得到了体现:局部演进与包罗万象的真理知识低传播性,跟天主教统治的城邦国家组成的世界是相吻合的。与此同时,印刷书籍为统一语言以及新型的看门人提供了经济动力,使之与由贵族统治的民族国家的世界保持一致。

而互联网不只是跟需求有关(这是我的第一个错误),也不只是跟供给有关(这是我的第二个错误)。供给与需求既同时发生,又相互影响。事实证明,“病毒式传播”的字面意义其实比让文章、图片或视频传播到更远地方的最初含义还要准确。真正的病毒会随着传播而发生变异,就像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初的文章、图片或视频在病毒式流行之后,几乎已经变得认不出来了,现在它变成模因了。

这就是到头来描述发生在游戏驿站身上的事情的最好方式是模因的原因:模因可以是任何东西,可以是一切,就像古老的口述传统一样,但它的传播速度却是光速。不过,它对现实世界的影响是真切的,至少对于那些在华尔街赚钱及/或亏钱的人而言如此。模因就是这样:模因也是转瞬即逝。就像病毒一样,如果它们渗入并接管已经存在的基础设施的话,它们首先就会产生影响。

模因大师

上周一,在Clubhouse的一次露面上,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被问到了有关模因的问题:

可以肯定地说,你也许是模因大师,实际上,你曾经说过“谁控制了模因,谁就控制了宇宙”。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吗?

马斯克:《沙丘》里面有这么一句话,“谁控制了香料,谁就控制了宇宙”。如果说模因就是香料的话,那香料就是模因。我的意思是这还是说得过去的,影响时代思潮的是什么呢?东西是怎么让大家感兴趣的呢?模因其实是一种复杂的交流形式。就像一图胜千言一样,也许一模因胜万言。模因是一张带有很多含义的复杂图片,它可以非常的有趣。我不知道,反正我很喜欢模因,我认为模因可以是非常有见地的,而且要知道,贯穿整个历史,象征主义会对大家往往都会产生深远影响。

马斯克用模因胜万言来对比一图胜千言非常有道理。值得注意的是它的的计量单位——单词。出于我提到过的原因,语言显然是很苍白的。模因的力量不仅在于它们所能传递的信息量,还在于它们在传递信息时的可延展性。它们身上具备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的影子,因为模因的含义会根据你在什么地方碰到它以及它来自哪里而改变。它的意思可以是任何东西,以及一切东西。

不过,这就是为什么掌控模因会如此强大的原因所在。《连线》是这么描述量子计算的:

量子计算机用的不是比特,而是量子比特。不像比特只有开和关两种状态,量子比特还具备第三种所谓的“叠加”态中,也就是可以同时开和关,也可以处在开和关两者之间的某个频谱范围内。

掏出一块硬币。如果抛一下的话,最后的结果不是正面就是反面。但是,如果旋转硬币的话,硬币证明朝上和朝下的机会都有。在你通过停止硬币旋转开始测量之前,两者可能性都存在。叠加态就像一枚旋转的硬币,这就是量子计算机之所以如此强大的原因之一。量子比特允许不确定性的存在。

这听起来很像我对模因的描述,也就是说,掌控模因就是按照你的意愿让硬币停下来。什么意思?解释这个再也没有比特斯拉更好的例子了。我曾经在一篇Weekly Article里面写过特斯拉的文章,2016年的《这是一辆特斯拉》。我觉得里面的观点还是相当站得住脚的。这是其中的关键段落:

马斯克的“总体规划”的真正结果是,特斯拉具有某种意味:是的,它代表着可持续发展和对环境的关心,但更重要的是,特斯拉还意味着惊人的性能以及硅谷的酷炫。可以肯定的是,特斯拉对高端的关注帮助他们降低了成本曲线,但正是马斯克对制造“不折不扣的电动汽车”的坚持,最终让276000人预订了Model 3,很多人甚至连车的影子都没看到:毕竟,这是一辆特斯拉。

在文章的后面,我把特斯拉跟苹果进行了比较,在品牌方面,苹果是特斯拉唯一的竞争对手:

为此,电动对特斯拉的意义在于,通过全新的动力传动系统对汽车进行彻底的重新思考,这使得特斯拉有机会制造出最好的汽车:从一张白纸开始。不仅如此,特斯拉缺乏汽车制造经验其实也是个优势:该公司的使命,内部激励机制以及盈利情况都取决于把电动做对。

iPhone再次是个有用的对比对象:大家往往以为,在移动方面微软是输给了苹果,但现实情况是,智能手机需要对通用计算机进行彻底的重新思考:要从一张白纸开始。不仅如此, Windows在PC上太过成功的事实从根本上阻碍了微软的手脚:这家公司永远都没法像苹果那样去让自己的使命、激励与盈利协调一致。

这种比较就其本身而言能说得过去,但并不能说明全部的问题:毕竟,苹果的品牌源自几十年开发出来的产品,是产品让苹果成为了全世界最赚钱的公司。相比之下啊,特斯拉似乎总是离破产只有几周志愿,至少在它发行更多股票之前都是这样,这进一步强化了特斯拉怀疑论者和卖空者的信念。

但这正是事情的疯狂之处:一般都会认为发行股票会导致特斯拉股价暴跌。毕竟,手上的股份被摊薄了嘛。但是,每次特斯拉发布有关股票发行的声明都会一次次地导致股票上涨。这完全说不过去啊,至少在认为股票代表着一家公司的情况下。

然而,事实证明,TSLA本身就是个模因,一个关于汽车公司的模因,但也是关于可持续性的模因,最重要的,是关于埃隆·马斯克本人的模因。发行更多股票并没有稀释现有股东的股票。相反,它扩大了向更多人传播TSLA模因的机会,尽管这让恨马斯克的人增加了,但也让他的粉丝增加了。毕竟,互联网的本质是充裕而不是稀缺。其最终结果不是基础设施导致运动,而是通过股票市场的变动为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资金。

模因与未来

很显然,本文不是分析特斯拉业务的。我之所以只写过一篇有关特斯拉的文章以及少量Daily Updates,是因为我对这家公司在现实世界的命运与股价之间的背离感到困惑。就像对一家专注于可持续性的公司居然购买比特币感到不可思议一样(编者注:马斯克最近宣布特斯拉花了15亿美元买入比特币),这种困惑依然存在!

不过,现在,我意识到这种困惑源于我过去在对Facebook进行分析是所犯的错误一样:我把现实世界看作是理解互联网的指南,但实际上,不可避免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互联网会反过来影响现实世界。就像Tufekci所记录的很多抗议活动一样,这种影响有些会很短暂。有些会产生短期影响,尤其是在像华尔街这样很容易就能把情绪转变成价格的地方。而最大的影响,至少在未来几年内最大的影响,有可能会来自于俘获了现有的基础设施的模因,就像特朗普对共和党所为一样。不过,不管潜在是好的还是坏的,最能打动人的人都将是那些利用模因来创造新事物的人

译者:boxi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当测试相同样品时,人工系统与嗅癌犬的成功率不相上下,两种方法的成功率均超过70%。

2021-02-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