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90后正在扶贫剧里追网文

毒眸 · 2021-02-12
扶贫剧里有种田爽文的快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毒眸编辑部,36氪经授权发布。

“蘑菇”这个词的微博广场,一度被《山海情》占领。 

那两天,《山海情》里的金滩村终于建起了蘑菇大棚。顶着全村人都不看好的压力,村民得福跟着福建来的教授从零开始学习种植知识,天天在蘑菇棚中劳作,观众也跟着得福一起心系蘑菇,成了“金滩村精神葱民”。(葱民是泛西北方言里“村民”的读音)

当蘑菇终于长出来后,广场上的“金滩村精神葱民”们也跟着沸腾了。“天哦,仿佛是我种出来的!”“得宝种出蘑菇了,我和我妈同时发出尖叫”,欢乐之后,又忍不住操心起蘑菇的销售问题。“好怕蘑菇不挣钱,葱民跟专家掰了”。

图片来源:微博@电视剧山海情 

这部以9.1的高分开分的剧,罕见地走出了从9分往上涨的路线,并以9.4分收官。“原来扶贫剧还能这么拍。”有网友感慨。剧迷“杏仁豆腐”也向毒眸赞叹:“方言、场景很真实,每个人的演技都很好。基本上第二集开始就很上头了,剧里出现的问题很现实,会让人在意。”

无独有偶,与《山海情》同期播的另一部扶贫剧,由湖南卫视出品的《江山如此多娇》,也受到了年轻人的欢迎。

据官方战报显示,该剧收视份额中城域11-30岁年轻观众占比21.4%,为2020年以来年轻观众份额最高及唯一超6%的脱贫题材剧。“一部主旋律的扶贫剧能好看到哪里去?结果,追完6集,我一样顶着两个核桃大的红眼睛去接孩子……”在豆瓣点赞最高的长评论中,剧迷“林山王1号”写道。

《江山如此多娇》(图片来源:豆瓣)

打破了对“扶贫剧”“主旋律剧”的刻板想象,这两部剧做对了什么?在毒眸看来,它们有着与令人成瘾的网文相似的内核,但却在主流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在扶贫剧里,体会种田文的快乐

“《山海情》简直就是现实版种田文!”“i种田文速来!”播出期间,微博上许多种田文爱好者做起了《山海情》的自来水。

不少观众看完《山海情》开始寻找种田文

百度百科,早期种田文一般发生在架空、玄幻、异世等类型的小说中,讲述了主角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和人脉,在此基础上一步步发展农业、经济、军事、政治制度的过程。后期的种田文,则多指以古代封建社会为背景,主人公(一般为普通小人物)及其家人日常衣食住行、鸡毛蒜皮等生活琐事的小说。 

半佛仙人曾总结,种田文的本质就是积累细节引起质变,近几年最火的古装剧之一《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就是种田文的典型。 

女主明兰的“出场配置”可谓低级:家族中的幼小庶女,生母遇害去世,嫡母强势,姐妹出挑。但她也在随后几十年里,慢慢“通关升级”,嫁入侯门做当家主母,协助夫君巩固政权,最终也为母亲报了仇。 

这一剧情简介拉长到78集电视剧里,宋朝的诸多生活细节一一铺开:茶道、花道、宴饮习惯、投壶比赛等等生活细节,观众在看女主“通关升级”的同时,还能在宋朝的生活里游历一番。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照(图片来源:豆瓣)

到了《山海情》的主角,刚毕业的19岁扶贫办干部马德福这,要“引起质变”的任务也是相当艰巨:要在还没有水、没有电、没有房子的戈壁滩上,建起“塞上江南”。 

当然,每一步小扩张背后的苦难,剧集也充分展现了出来。就拿种蘑菇来说,观众的喜悦尚未持续几集,蘑菇就因市场的供大于求陷入滞销,主角得福既要帮忙讲价,和教授一起筹建冷藏库来存放蘑菇,还要冒着被开除官职的风险,在大会上向干部说明滞销情况……等到滞销蘑菇真的解决,也已经是两集以后的事情了。 

《山海情》也示范了种田文如何戳中观众的“爽点”:困难一定要够具体,解决的方式一定要够细致,观众才能对扶贫任务的困难感同身受,并在它发生“质变”时体会到“爽感”。就像前期陪着金滩村民经历了没水、没电的困窘,跟着主角得福经历了村民对种蘑菇的不理解,观众才会在看到蘑菇种出来的瞬间兴奋得尖叫一样。 

另一部受欢迎的扶贫剧《江山如此多娇》也是如此。与《山海情》的主角马德福是土生土长的村民,一点点从内到外改变村子不同,《江山》的男、女主角相当于是“空降”到了碗米溪村,用更先进的思想和技术手段在这里完成了扶贫改造。

但即使身份不同,它走的也是种田文的模式:问题的呈现仍是具体的,解决的方式也是细致的。比如关于废弃回镇的矿井土地如何再利用的问题。 

过往的许多扶贫剧,可能主角直接提出“桑蚕养殖”,问题就得到解决了。但是在《江山如此多娇》中,观众可以跟着主角们一起参与到荒山如何开垦、资金如何筹备、如何解决老百姓的不信任等等具体的扶贫问题中。

《江山如此多娇》剧照(图片来源:豆瓣)

再比如在第二集就出现的简陋校舍改建问题,即使我们和主角濮泉生一样,认为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但现实中执行起来,困难确实就是一环扣一环,几乎是每2集解决一个大难题,到了第十集时,剧情已经进行到种桑养蚕、和电视台合作成立文旅集团的阶段了。 

这样细致的呈现,也才能真的打动观众。剧迷“林山王1号”就在豆瓣剧评中写道:“改变世界从来没有盖世英雄,就是这样一个又一个普通人,在诱惑面前,保留了一点点初心,为了一份看来不合时宜的信念,或者基于短暂的青春热血,选择一条少有人走的路,最终促使了一些看来永无可能的改变。”

如何对扶贫剧有“沉浸感”?

扶贫剧是从去年开始呈规模出现的。 

去年3月,扶贫剧《绿水青山带笑颜》空降湖南卫视黄金档。这部8月底开机,11月杀青的剧,创造了最短过审上星记录。 

在2020年这个脱贫攻坚战重要宣传节点上,这部剧拉开了扶贫剧登台的序幕。据毒眸统计,2020年央、卫视共播出了9部扶贫剧。不过多数扶贫剧影响力并没有大规模渗透到互联网。这9部扶贫剧中,有5部未在豆瓣开分,剩下4部中评分人数最多的也只有2204位。只有《花繁叶茂》在B站播出时收获了9.5分的好评。

《花繁叶茂》剧照(图片来源:豆瓣)

从豆瓣评价来看,这些扶贫剧都有没能“出圈”的原因。

例如,《枫叶红了》是发生在内蒙的扶贫故事,但演员的方言腔调、呈现的农村景象,都过于像东北农村故事。《我们在梦开始的地方》中的农村基础设施则完全不像一个需要扶贫的村落,故事重点比起扶贫更聚焦在男女主角的爱情上,不少网友点评“这是披着扶贫外衣的狗血剧”。 

这些不够真实的扶贫剧,同过往一些强调说教的主旋律农村题材剧一起,被年轻人所排斥了。 

《山海情》《江山如此多娇》在开年的走红示范了一种可能性:种田文的模式,除了能让观众有代入感,跟着角色一起成长,年轻人们还能在种田文叙事里看到乡野田间,返璞归真的美,就像年轻人们关注李子柒、丁真所能收获的一样。

“看完想去宁夏打个卡。”豆瓣山海情小组里不少人说道。剧集结局满是绿色的山更是与开篇荒凉的黄土大山形成呼应和对照,“干沙滩变金沙滩”并非虚言。《江山如此多娇》的弹幕中,也有不少人对碗米溪村中的湘西美景赞叹不已。

当被问到“扶贫剧创作最难的是什么”时,《山海情》美术指导,ETCS嚏工作室创始人王竞的答复的答复就是先如何让观众先打破既有印象。“一说农村题材,大家脑子里会马上出现一些固有认知里的画面,如何去打破刻板印象,让大家能够共情,我认为是当下扶贫剧最大的挑战。” 

而因为扶贫工作的复杂性,要想创作一个好的扶贫故事,需要做大量的基层采风工作,才能把一个可能离观众们有点遥远的故事雕琢出来。 

《山海情》用了五个月的时间采访、撰写剧本、到当地采风,将许多故事浓缩到了主角身上。“那些事都是真实的。拿女儿换一个水窖换一头大牲口是真的;冬天为了挖山头的一点仅剩的茅草填炕取暖而打得头破血流是真的;一家子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是真的……”编剧未夕曾在微博上写道。

《江山如此多娇》中的每个角色也都能找到真实的人物原型。

 该剧的编剧王成刚曾做过十几年记者,并主笔过多篇有关湘西风土人情的深度报道,有着深厚的基层生活、创作经验。《江山如此多娇》制片人张筱玺告诉毒眸,编剧和责编团队在进行剧本创作前曾经去到了湘西、张家界和永州,深入当地村寨进行实地采访,与上百位扶贫干部及村支书交流,了解真实的细节和故事。疫情爆发后,曾经做过记者的张筱玺通过微信和电话的方式采访全国各地的真实人物原型,并将素材反馈给编剧进行创作。 

而作为全剧创作核心之一的的美术团队,在保证扶贫剧的真实性上显得格外重要。 

“我们美术组可以说每个人都能做当地的村落导游了。”张筱玺对毒眸说,“因为其实大多数交通便利的村落已经有了商业旅游开发的痕迹,呈现出来会不真实。但我们要找的是绝对原生态、能保持最原始、淳朴自然风貌的村落,才能达到还原生活,还原真实的创作理念。”

《江山如此多娇》中体现的湘西美景(图片来源:豆瓣)

于是,美术团队在筹备办公室铺开作战地图,以驻地为核心向外扩散层层筛选,在勘查了四百多个村落之后,将主场景定在了一个从驻地单程就需要驾车两个多小时,还要越过许多曲折、起伏山路的村落。

主演罗晋曾在微博上晒出一张上班图,蜿蜒似贪食蛇,张筱玺也告诉毒眸,现实远比贪食蛇更立体、危险。“湘西的山特别险,每个拐弯处都是一个胳膊肘的角度,有时我们下车都能闻到刹车片的糊味。

为了把这近二十年的“种田”过程在观众面前一一铺开,《山海情》的美术团队也被“逼”成了基建狂魔:因为不能找到符合金滩村不同发展阶段的村落,团队只能走一条最难的路:在14天之内,在一片荒芜的戈壁滩上建起金滩村。 

建房子需要水,于是只能一车一车地从远处拉;戈壁滩上遍布石头,也只能用机械慢慢砸开。除了搭建村落,美术团队还负责修道路、种玉米、种麦苗、种树……

让不少网友喜极而泣的那一幕——得宝的大棚里终于长出了蘑菇,后者也是王竞和团队种出来的。虽然后续村民们售卖的蘑菇因为量太大,改由当地的蘑菇企业用重工业技术栽种,但是为了配合90年代的“土法种菇”剧情,团队也跟着学习了种植技术,调配了味道很是醉人的化肥,实打实地种了一个大棚的蘑菇。

王竞在微博晒出的团队种出的蘑菇(图片来源:@王竞-轰隆隆ETCS)

如果是按常见的套路去买现成的蘑菇往化肥上铺,也许配合镜头也能唬住观众,但是观众就看不到那些细致的菌丝,和错落分布的小蘑菇,也就少了很多参与感。“美术工作得让观众有代入感,感受当年工作的苦和难,德宝真的种出蘑菇的那一刻,大家才能跟着一起开心。”

年轻人不拒绝主旋律

早在这两部扶贫剧走红前,主旋律电影就已经找到了和年轻人的对话方式。 

《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两部作品,将主语放在了“我”上,又将故事落到大时代里的小人物故事上,如弄堂里围观女排比赛的居民,修钟表的大叔等等,最终引发大量观众的共鸣,分别获得了31.7亿和28.29亿的票房。“爱国不是什么难的事情,爱国只是和自己的国家所经历的一切产生共情而已。”有豆瓣评论写。

图片来源:《我和我的祖国》

而从这些走红的主旋律电影中,也能找到和《山海情》《江山如此多娇》一样的“创作密码”。 

过去让年轻人反感的并非主旋律叙事,而是高高在上的说教,是无法共情的故事。“人类的情感是共通的。《山海情》里的‘吊庄移民’也许离年轻人很远,但剧中人物在面对困难时体现的力量和坚定,是真实的,是能打动人的。”王竞说。

《战狼2》《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则裹着近好莱坞式大片的“爽文”外壳。与过往主旋律电影板正的主角不同,《战狼2》主角冷锋会带着一抹“邪魅微笑”再朝对手不屑地比出两个中指,“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伤我国人者,皆为我敌”也成了该片传播最广的台词。《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则用高能的战斗场面,表现了国家强大后对于公民的保护。

这样的“爽文”因素,扶贫故事也有。正如张筱玺所言,“脱贫攻坚战是和平年代的伟大战役。”《山海情》《江山如此多娇》两部剧中,主角几乎都是从零开始一路“打怪升级”,关关难过关关,观众跟着主角们在短短几十集的剧情了,走完了压缩的战役过程,也在经历了重重困难后品尝到了“战争胜利”的“爽感”。 

理想主义的光辉,也闪耀在这些“爽文”叙事中。正如《山海情》结尾所写,“这是一幅荡漾理想主义浪漫,蕴涵现实主义真切的画作。”这两部扶贫剧都在借主角破除万难的坚持,赞美着扶贫干部的理想主义。

(图片来源:《江山如此多娇》)

接下来,还有一批待映的扶贫剧。去年3月,广电总局推出22部脱贫攻坚重点剧目,其中还有17部剧未播出,包括靳东主演的《温暖的味道》,蒲巴甲主演的《阿坝一家人》等等。扶贫故事也有了更多元的展现形式。《最美的乡村》出品方长信传媒,还在2020年推出了扶贫系列网络电影《我来自北京》,接下来还有一部讲述公安扶贫的院线电影《我爸是警察》 。 

经历了这两部扶贫剧后,接受毒眸采访的剧迷都认为,接下来的扶贫剧也都值得期待。“只要做得真实、用心,故事能打动我,我都会追下去的。”一位观众告诉毒眸。 

作为当代主旋律的一部分,扶贫剧也确实拥有年轻观众的理论基础。腾讯大数据等机构开展的联合调查显示,出生于1995年至2000年的中国“Z世代”中,73.1%对政府有信心,他们表示,尽管国家并不完美,但一直在进步。 

而在当下饭圈的语境中,也会把扶贫剧作为“大饼”,认为接演扶贫剧是对自己爱豆的认可。比如郑晓龙导演的扶贫剧《幸福到万家》官宣赵丽颖为女主时,就被许多人认为是“85花第一大饼”“转型大青衣之作”。更多流量明星的加入,也能让主旋律剧集在更早期就受到广泛关注,有助于主旋律剧的破圈。 

在流量开始进入扶贫剧的同时,《山海情》《江山如此多娇》两部剧也通过热播来证明,好故事也能自成流量。主旋律叙事里,也有吸引年轻人的、激荡人心的部分。

只要我们不刻板化主旋律,创作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1
2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净利润率仅为0.2%,单店销售额快速下降。

2021-02-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