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K歌出人头地,是一些人的过年KPI

娱乐硬糖2021-02-10
中老年的游乐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编辑:李春晖,36氪经授权发布。

“董哥,初二的大包满了吗,咱兄弟这关系,你可得给我留一个。”

自从过了元旦,老董的手机就没有片刻休息的时候。虽然距离过年还有一个来月,但老客户都知道过年期间的KTV火爆程度堪比春运抢票,大包房更是如软卧般的存在。有时候提前预约还不行,要攀交情。

春节将至,无论是不惜数次核酸检测的麻烦也要与亲友团聚的返乡党,还是响应号召原地过年的留守党,7天假期总要和亲朋好友social一番。K歌凭借着门槛低,不限年龄性别,方式灵活多样,多年来稳居春节家庭娱乐方式的头把交椅,如老董这样的线下KTV老板更是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的时候。

中老年游乐场

老董今年65岁,大嗓门大个头儿,一头茂密的黑发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从小家里人就说他不安分爱折腾,从部队转业后,老董原本进了一家化学试剂厂工作,有编制,铁饭碗,但不安于现状的他很快办了停薪留职,准备到社会上闯荡一番。

90年代,跟着几个朋友跑去南方批发服装的老董,第一次见识了卡拉OK,并预感到其中的商机。老董先是在自家经营的饭店包间引入相关设备,后来看准时机盘下门脸专心经营起KTV。

在这行断断续续做了几十年的老董,见证了国内K歌行业从有些上不得台面的“那种生意”,到合家欢娱乐项目的转变过程,也目睹了K歌客户从打扮考究的商务人士,到背着书包的年轻学生,再到以退休人士为主的银发一族的变迁。

“现在的K歌房,就是中老年的游乐场。”老董其实早就有退休打算,之所以迟迟未能回家含饴弄孙,是舍不下那群老主顾。

过去,K歌房作为商务人士们酒足饭饱后的娱乐安排,晚饭后才是客流高峰。随着客人群体的变化,白天倒成了生意最好的时候。

“来我这的基本都是退休在家的老头老太太,白天家里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唱歌解闷。”老董说。退休的银发一族呼朋引伴来K歌房打发时间,从白天唱到下午,回家路上正好接孩子放学顺便买菜做饭。

与其他K歌房一样,老董的K歌房计费方式分为按小时付钱与欢唱套餐两种。因客流高峰的时间变化,老董将夜间欢唱套餐改为白天,凡是购买套餐的客人,每个包间赠送果盘及干果一份。

过去,老董的K歌房和其他KTV一样不许自带酒水食物,但群众总能发挥集体智慧瞒天过海。如今他也干脆撒手不管,任凭来唱歌的中老年们从书包里掏出一小碟一小碗地摆上满满一桌,把包房弄出春游气氛。

不过老董也承认,中老年客人尤其是阿姨们,除了包间套餐费以外,一分钱都不会多花。过去K歌房可以靠高溢价的烟酒赚钱,如今对客人自带酒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董,又靠什么赚钱?

老董表示K歌房最大的投入在刚开业时,他干了这么多年早已回本。中老年客户节俭有道却躲不过充值办卡的诱惑,加上他的K歌房还有些其他娱乐项目,赚钱倒不是问题。

面对如今层出不穷的线上K歌软件,老董的心态也很乐观。去年K歌房因疫情原因关闭了好一段时间,他还担心老主顾们会不会转投线上K歌软件的怀抱,但开门营业后,熟悉的面孔又都回来了。

“线上有线上的便利,但线下的气氛用手机可替代不了。”他表示,许多中老年来唱歌不仅为了解闷,更因为这里夏有冷气冬有供暖,有Wifi可供上网,可坐可躺又有朋友,这可比自己一个人在家线上K歌有意思多了。

线上K歌谁称王

“哎侄女儿回家了,快关注一下三姨的账号,没事给我的新歌点点赞。”返乡青年们的社交日常,是从给长辈们的K歌账号点赞、转发、吹彩虹屁开始的。

因氛围感,中老年对线下K歌房青睐有加。但线上K歌软件靠着突破地域的陌生人社交属性、一键“声音美颜”黑科技等功能,也同样有着大批拥趸,其中不乏叔叔阿姨辈的用户。

与线下K歌房不同,线上K歌市场覆盖面广,用户氪金能力强,互联网巨头们始终对其相当看好。

唱吧曾经是K歌市场最耀眼的明星。2012年上线后,唱吧下载量甚至一度能与微信比肩。2014年,唱吧的用户量便已经突破2亿。可惜起步早不一定一直领先,随着全民K歌、酷我K歌等软件的诞生,短视频平台的崛起,唱吧的增长逐渐放缓,也错过了一些新机会。

作为曾经的行业明星,唱吧一直尝试冲刺上市。2015年完成D轮融资的唱吧计划赴美上市,但因2015年美国上演“梦醒时分”,破发、腰斩成中概股常态,权衡之下唱吧决定回A;2016及2018年,中金公司曾两次对唱吧展开上市辅导,但唱吧上市梦始终未能如愿。

唱吧忙着折腾上市这几年,K歌市场变得越来越拥挤。作为唱吧的公式对手,全民K歌背靠TME资源,有着其他K歌软件所没有的用户转化优势。

2014年入局后,全民K歌便依托着QQ音乐的优势飞速成长,上线当月月活用户便达到688万,2020年全民K歌全年总收益增长32%,而且稳稳抓住中老年用户的心。

网络上不少网友诉苦,老爹老妈沉迷于全民K歌,荒腔走板地与陌生网友K歌Battle,不止荒废了主持家庭日常工作的大事,中老年氪起金来也毫不手软,导致家不像家。更有言辞激烈者称,恨不得把爸妈手机给砸了,还真是有种轮回的味道。

全民K歌已拿下中老年市场,其他巨头则只能再努力让年轻人爱上唱k。有人白天一副与潮流脱节的社恐模样,晚上偷偷在K歌软件上大唱选秀金曲。现在的年轻人,嘴上说着不爱社交要死宅,却偏偏对有一定距离感又有共同爱好为前提的圈层陌生人社交青睐有加。

阿里旗下的唱鸭App自我定位为乐器+曲谱标记融合的新型弹唱软件,主攻95后、00后,满足小年轻们“我行我上”的编曲大师梦;网易云音乐则在2020年6月正式发布独立K歌APP“音街”,丁磊入驻“揽客”,通过心情日记、一键Remix等功能,试图攻占00后的心。

从下载量来看,K歌软件的头把交椅仍属全民K歌,唱吧第四次冲击IPO虽不被业内人士看好,但如今转变思路走泛音乐内容平台路线,说不定也能柳暗花明。春节一向是社交型产品的爆发期,在线K歌本身又不具备高门槛,难保谁家就忽然事件营销、一夜爆红了。

欲善其事先利器

K歌软件的出现,也促进了K歌智能设备的发展。疫情的反反复复,更让K歌智能设备迎来一波利好。

一定是手机收音的错!原本对智能设备不屑一顾的K歌之王们,在与网友隔空PK屡屡落败后决心入手智能麦克风。

唱吧、全民K歌等在线K歌软件先后推出智能麦克风设备,除了主打无线便携、收音效果优秀外,能够自动修音,化腐朽为神奇也是这类设备的一大卖点。另外硬糖君通过智能麦克风的买家评论发现,其消费群体以年轻人居多,中老年虽然也对K歌青睐有加,但多数人认为智能麦克风用处不大。

智能麦克风的商家也努力迎合年轻人的喜好,一键修音满足音痴变歌王的心愿,同时麦克风的外形也走起了小巧时尚路线,与过去KTV笨重的传统麦克风完全不同。小红书上更有不少时髦女性,将智能麦克风作为摆拍道具,又让围观群众种了次草。

疫情的反复让线下K歌房的营业充满了不确定性,老董告诉硬糖君,虽然过年期间的包房早已订满,但去年临时被通知关门的情形犹在眼前,加上三不五时的卫生检查,他已经做好了今年春节再度临时闭店的准备。

线下K歌房闭店,亲朋好友间的K歌团建就只能转移战场。虽然有在线K歌软件作为替代品,但线下聚会用手机K歌总是少点意思。

犹记当年卡拉OK概念刚传入国内,出门K歌价格不菲是商务人士的专属,老百姓们则购买便宜的唱歌机及碟片,在家欢唱。一台点唱机加上两樽敦实的大音响,在当年是家庭必备的“大件”。

如今,与在线K歌软件结合,又兼具修音功能的家庭智能K歌机以及智能音响等也在卷土重来,再度成为家庭娱乐的新选择

2019年,Pd、小爱同学、和音元视便联合推出智能K歌音响系统,简单来说就是把线下K歌房的点歌系统搬到自家客厅;2020年3月,全民K歌与亲见M10合作推出大屏智能音箱,一方面音箱与麦克风的适配效果要优于手机扬声器,另一方面智能音箱还承担起可视提词器、语音交互等功能;同样是2020年3月,阿里宣布与太合音乐达成合作,合作方向涉及智能设备。

去年因体感游戏而吃足疫情红利的Switch显然也注意到了在线K歌市场的潜力。2017年Switch商店便出现过K歌游戏,将主机与电视连接后,客厅变身练歌房。但平台上的游戏以日文及欧美歌曲居多,对中国用户并不友好。

去年《超级歌声2021 Let's Sing 2021》宣布游戏首次中文化,中文版于11月13日登陆PS4、NS、Xbox One平台,其中收录了梅艳芳、郑秀文、陈奕迅、杨千嬅、王菀之等歌手的中文歌曲。虽然不会有人因为能K歌入手Switch,但确实有不少玩腻了手头游戏的Swtich玩家入手K歌游戏。

就好像音综永远有市场一样,无论形式如何变化,K歌也永远是人们首选的聚会娱乐方式之一。一年一度的合家欢K歌团建,你的歌单准备好了吗?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A股服装大佬的自我修养。

2021-02-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