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套现近百亿:A股“裁缝股神”发迹史

36氪的朋友们2021-02-10
A股服装大佬的自我修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郭儒逸,36氪经授权发布。

李如成似乎很久没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中央。

他年届七十,远离江湖。连同名下“过气”的雅戈尔男装一样,感觉都要被忘记了。

几天前,宁波银行偶然发布的一则公告,把这位商界巨头暂时拉回中心。这份公告中称,雅戈尔自去年八月以来减持宁波银行达2.96亿股,合计套现将近100亿元。以服装为主业的雅戈尔,通过这番股票投资大赚一笔,让昔日关于它的种种“炒股传奇”再度浮现。

去年10月,包括李如成在内的几位服装界大佬,在宁波出席了一场国际服装节开幕式。席间谈笑风生,宾主尽欢。那是李如成明确表示雅戈尔将回归服装主业后的一次露脸——过去多年,雅戈尔一直是服装、地产和金融投资三块业务并进,而服装板块几乎被后两者所掩盖。李如成似乎下了决心,他的商业帝国要做出改变。

于是,趁着宁波银行股价持续上涨,李如成精明地“处理”了手中的部分股票,准备专心致志重新做服装了。

服装生意并不好做,不仅辛苦,而且利润“微薄”。这早已不是一个性感的行业——在不断涌现的新商业故事面前,服装产业俨然已日薄西山。但对李如成来说,他的发家史正是从这里开始。在卖掉了数以亿万的衬衫和西服之后,这位早年间蜷伏在宁波农村的知识青年,后来成了当地人尽皆知的巨富。如今,雅戈尔旗下的各种标志性建筑不仅在宁波随处可见,李如成也成为“宁波帮”的一张烫金名片。

他的创业故事,要回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

1981年,结束了十五年知青插队生涯的李如成,来到当时的宁波青春服装厂——一家简陋的集体经济小作坊就业。凭借活络的生意头脑,李如成很快赢得厂内上下的信任,开始带领这家无名小厂在逐渐宽松的市场大环境中艰难求生。

李如成创办的第一个服装品牌叫“北仑港”,这个牌子面世之后一战成名,服装厂也得以站稳脚跟。1990年,李如成与澳门南光组建一家合资公司,这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雅戈尔。从时代特色浓厚的青春服装厂,到名称洋气的雅戈尔,李如成开始放手一搏。

那是市场经济春风刚刚拂过的一段时期,雅戈尔的服装生意越做越大。李如成是站在时代潮头的人之一,和无数从草莽中走出的宁波商人一样,他日后成为其中名声显赫的一员。1998年,雅戈尔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李如成和“同城对手”郑永刚(杉杉服饰创始人)一起,先后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新生不久的A股市场,迎来风靡一时的服装龙头公司。

在告别无比困窘的知青时代,以及初尝商海残酷竞争之后,后来常以“农民”自称的李如成,来到了新世界。

在卖衣服赚辛苦钱的同时,这个裁缝出身的服装商人,很快从股市尝到了甜头。

早在雅戈尔冲刺上市的阶段,其做过三笔“计划外”的股权投资。除了收购当时处境堪忧的广博集团和宜科科技的部分股份,1997年4月在宁波银行筹建时,李如成又在当地政府“鼓动”下,以极低的价格入股宁波银行(据称每股仅为一块多,持股为1.79亿股)。这些后来被解读为“碍于政府情面而为之”的举动,几年后却为雅戈尔带来了丰厚的收益。

2004年-2007年,宜科科技、广博股份和宁波银行先后上市。其中,宁波银行作为首批A股上市城商行之一,尤其受到市场热捧。凭借80倍市盈率,其创下当时银行股上市市盈率新纪录。正式交易当天,宁波银行股价一路上涨,收盘较发行价涨幅高达140%。自此,雅戈尔搭上了宁波银行的顺风船。

郑永刚同样没有错过这场盛宴。与李如成一样,他也参与到宁波银行的发起工作。从2014年首次减持开始,直至今年2月宣布全部出售完毕,郑永刚执掌的杉杉股份从宁波银行身上套现超过56亿。

而奠定李如成“裁缝股神”之名的,是投资中信证券一役。

1999年7月,雅戈尔出资3.2亿参与发起成立中信证券,位列其第二大股东。中信证券于2003年上市,其后股价一路上扬,到2007年A股大牛市时曾涨至117元的历史高位。持股成本不到2元/股的雅戈尔,在2007年择机减持4500万股中信证券,一举赚超16亿。这个数字占到当年雅戈尔净利润的一半,李如成的“炒股功力”也为人熟知。

这家原本做服装的公司,除了在男装江湖与对手一争高下之外,在股市中的表现也越来越出镜。据媒体报道,李如成在2008年开始亲自主抓雅戈尔的投资业务,服装业务和地产板块则交由其他人打理。不久之后,雅戈尔业务层面的这“三驾马车”正式确立——李如成已不再满足于只做一个“衬衫大王”。

那两年的确是烈火烹油的年份。除了从股市淘金,雅戈尔还在地产业务上投下重金,先后拿下杭州和宁波的“地王”,准备在房地产业大干一番。2007年,雅戈尔甚至成为宁波最大的房地产商。正如郑永刚日后所感叹,那时靠服装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而“暴利”的地产和金融业,便成为服装大佬们的新宠。

李如成也的确热衷于从股市赚钱。雅戈尔的投资标的一度横跨多个领域,令人眼花缭乱。2009年至2011年,雅戈尔迷恋上参与上市公司的定增,这三年参与的定增项目分别达到7家、8家和13家。而为了考察好的定增项目,李如成还特意招来专业咨询机构,由对方马不停蹄地为自己推荐项目。

手握重金四处寻找项目的李老板,成了一些市场机构追捧的“大金主”。而雅戈尔在资本市场最高调的时刻,坊间甚至将李如成与当红基金经理王亚伟相比较。这位习惯了手握剪刀的服装厂老板,似乎也具备了在股市点石成金的“魔力”。

然而2011年市况的急转直下,给在股市蒙头狂奔的雅戈尔一记闷棍。当年股市行情不断走跌,大盘年内重挫800点,不少定增概念股破发严重,雅戈尔的投资收益也亮起红灯。在面对媒体时,雅戈尔董秘不得不承认,上市公司将精力放在金融投资上是不合适的,因此雅戈尔决定逐步淡出,此后将加大主营业务的投资。

“裁缝股神”的魅力逐渐褪色。

在总结雅戈尔的“炒股”经验时,李如成说过其实自己根本不懂股票,只是运气好而已。相比雅戈尔,还有更多的投资者血本无归。

他认为自己所做的是“投资”,这并不等同于炒股——似乎后者的称谓太粗浅了。而在2015年3月,郑永刚在出席一个业内活动接受采访时也称,他没有当过裁缝,也不想当裁缝。他更喜欢的是,别人称呼他为“金融家”。

从这个角度来说,早年依靠流水线女工的双手打造出的服装帝国,在老板们的心目中,确实落伍了。在他们完成资本积累之后,需要给自己的新事业,加上一些不一样的包装。

不过与喜欢穿国际大牌、痴迷于高尔夫运动的郑永刚不同,早年媒体各种描述中的李如成,仍然还是个低调的商人形象。虽然雅戈尔早已成为当地政府的座上宾,李如成本人也常常登上各种富豪榜,但这位大佬的做派看起来没多大变化。

有一个行为可以“激怒”这样的李如成,那就是他曾不断面临过的“不务正业”质疑。当雅戈尔在股市频繁闪转腾挪时,外界曾不断有过不同的声音:你的主业是做衣服,怎么会迷恋上炒股票呢?

当年的李如成作过激烈的回击,如果没人按得住,他或许还会暴跳如雷。他对此有过一句名言,大意是“什么是主业,能赚钱就是主业!”他一方面以日本丰田自比,“丰田最开始是搞纺织的,后来才做了汽车”,另一方面干脆还以颜色称,“我原来的主业是农民,要说不务正业,那我做服装时就已经不务正业了!”

虽然口头强硬,但事实上,“重回服装主业”的表态,近年来仍不时出现在李如成口中。例如,他在2016年时喊出“再造一个雅戈尔”的口号,计划创建1000家营业额超过1000万的自营门店;2019年的股东大会上,他又明确提出雅戈尔要剥离投资业务,这意味着长达十一年的“三驾马车”格局,将作出调整。

李如成画了一个新蓝图,那就是要打造一个“世界级的时尚集团”。为了顺应这样的变化,雅戈尔服装的代言人已从中老年妇女的偶像费翔,悄悄换成了明眸皓齿的“小鲜肉”。值得一提的是,按照雅戈尔公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在71亿元的年度净利润中,投资业务占比超过六成,而服装板块则差距甚远。要完成这个宏大任务,仍然十分艰难。

在昔日老对手转舵之际,与李如成“亦敌亦友”的郑永刚,已让杉杉股份华丽转身。如今,这家公司身上的服装印记已被剥去,摇身成为锂电池材料领域的重磅势力。李如成则还打算坚持——这距离他预计的退休时间已过去九年,他面临的将是一场新战事。

参考资料:

张晓云,宁波银行股价不断创出新高 资本大佬郑永刚选择清仓,界面新闻,2021年2月

上市公司4953亿元投向金融业 炒股热方兴未艾,证券时报,2013年4月

张冰,陈继武:私募行业不是个体户,财新,2012年9月

宁波银行高调上市,财新,2007年8月

向劲静,2万到亿万的膨胀之路 雅戈尔老板李如成又要豪赌?,中国投资者报,2017年7月

孙欣,晋江帮向左 宁波帮向右,中国企业家,2011年1月

何伊凡、王琦、牛文文,雅戈尔 隐形的翅膀,中国企业家,2008年2月

*题图为视频截图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大任

宁波银行

中信证券

杉杉股份

财新

界面新闻

城商行

华丽转身

微信

了数

下一篇

这一届“网络电影春节档”能取得多少票房成绩既重要、也没那么重要……

2021-02-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