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巨潮下的诸神黄昏:苹果篇

锦缎 · 2021-02-09
当已达到垄断局面,苹果继续采用封闭生态是否仍合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锦缎”(ID:jinduan006),作者:一介庶民,36氪经授权发布。

本文编译者一介庶民,对美国众议院反垄断调查报告《数字市场竞争的调查》的翻译和思考,系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Apple公司成立于1977年,总部位于加州库比蒂诺。Apple是设计和销售量产个人计算机的早期先驱。如今该公司“设计、制造和销售智能手机、个人电脑、平板电脑、可穿戴设备及配件,并销售各种相关服务。”

Apple的硬件产品包括iPhone、iPad、Mac、Apple TV以及AirPods;其Services业务包括App Store、iCloud、AppleCare、Apple Arcade、Apple Music、Apple TV+以及其他服务和软件应用。Apple将其服务和软件应用与产品紧密集成在一起,以确保为消费者提供无缝体验。

Apple财报将主营业务分为两大类:Products和Services。2019财年,Apple实现总收入约2600亿美元,同比下降2%,但较2017年增长近13.5%。公司当年毛利率为37.8%,毛利润983亿美元。截至2020年9月,Apple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并于2020年8月成为首家市值达2万亿美元的美国上市公司。Apple股票在2020年前8个月上涨了60%。

Apple是美国领先的智能手机供应商,约占美国国内市场的45%,全球iPhone用户超过1亿。Apple的iOS系统也是两大主要移动操作系统之一,另一操作系统Android已在本报告其他部分进行讨论。

iOS在美国超过一半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运行。在全球范围内,Apple在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不到20%,全球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合计约25%运行iOS系统。2018年,Apple售出了第20亿台iOS设备,预计到2021年将售出第20亿台iPhone。

Apple还拥有并运营iOS应用商店App Store。Apple于2008年推出App Store,它强调应用开发者可触达155个国家的消费者,超过2700万应用开发者已在其中发布了数百万款应用。

Apple认为App Store在美国创造了150万个就业岗位,在全球范围内为应用开发者创造了超过1200亿美元收入。根据Apple的数据,包括直接销售应用程序、应用内购商品和服务以及应用内广告在内的应用商店生态系统去年带动美国经济活动超过1380亿美元。

除了小组委员会对Apple市场力量和行为进行的调查外,联邦反垄断机构还在调查其是否可能违反美国反垄断法。2019年6月,《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司法部已开始调查Apple可能违反反垄断法的行为。Apple还因反垄断违法和反竞争行为受到多国调查,以及在美国受到私人反垄断诉讼。

此前,美国司法部和33个州的总检察长起诉Apple在2012年策划操纵电子书市场定价的阴谋。Apple被发现违反了州和联邦反垄断法,被迫支付4.5亿美元。2010年,美国司法部称Apple与其他几家科技公司合谋,以消除雇佣员工方面的竞争,后来Apple通过与其他公司达成4.15亿美元的联合和解协议,解决了受影响员工的集体诉讼。

2. iOS and the App Store(操作系统与应用商店)

a. Market Power(市场地位)

Apple在移动操作系统和移动应用商店这两个高度集中的市场上拥有重要而持久的市场力量。Apple的iOS移动操作系统与Google的Android系统并称美国国内以及全球范围内两大主流移动操作系统。Apple在所有Apple移动设备上安装iOS,且不对其他移动设备制造商发放授权许可。

美国半数以上的移动设备运行iOS或iPadOS——2019年推出的平板电脑iOS衍生系统。Apple的市场力量来自于高转换成本、生态系统锁定以及品牌忠诚度。要想进入市场成功挑战iOS和Android支配地位的可能性并不大。

因此,Apple对iOS的控制为其提供了在iOS设备上进行软件分发的看门人权力,在移动应用商店市场占据支配地位,垄断了iOS设备上的应用程序分发。

Apple的App Store是在iOS设备上发布软件应用的唯一渠道。iOS设备上不允许安装其他应用商店,也不允许应用程序侧载。

正如本报告前面所讨论的,与web应用相比,消费者强烈偏好原生应用,而且Apple也承认二者之间存在关键区别。开发者解释说,Apple积极破坏开放网络在iOS上的进展,“促使开发者在iOS上构建原生应用,而不是使用web技术。”

因此导致Apple作为iOS设备上唯一应用商店的地位不容置疑。Apple完全控制iOS设备上软件的安装方式,公司CEO Tim Cook解释说,Apple没有允许其他应用商店的计划。App Store前应用程序审查小组主任表示,Apple“没有受到来自其他分销渠道任何有意义的竞争约束”。

针对这些担忧,Apple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证明App Store不是在iOS设备上发布应用程序的唯一手段抑或不存在对应用发布施加垄断权力的行为。Apple表示,它既不创建也不了解跟踪应用分发市场份额的第三方数据。

Apple称,App Store在一个更大的软件分销市场上展开竞争,该市场包括其他移动应用商店,以及开放互联网、个人电脑、游戏机、智能电视、在线和实体零售商店。虽然消费者可以访问软件,开发者可以通过这些平台分发软件,但这些平台都不允许消费者访问iOS设备上的应用程序,也不允许开发者将应用程序分发到iOS设备上。

Apple对iOS设备软件分销的垄断权力似乎使其能够从App Store及其Services业务中获得超额收益。Tim Cook在2017年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到2020年底,将Services业务规模迅速扩大一倍。Apple在2020年7月实现了这一目标,较原计划提前了6个月。

2019财年,Services业务(462亿美元)占公司总收入近18%。近年来,Apple公司Services业务增长快于Products业务,自2017年以来增长超过41%。Services也是Apple利润率最高的业务,2019财年毛利率为63.7%,2020年二季度毛利率为67.2%。

业内观察人士认为,Apple不断提升的估值和未来的长期价值要归功于其成功地专注于发展Services业务。Apple将Services业务的增长作为公司利润的驱动力,以及成为硬件销售放缓或下滑时支撑公司整体利润率的重要因素。公司一直将Services业务的成功归于App Store、许可销售(licensing sales)和AppleCare。

b. Merger Activity(并购行为)

2019年, Tim Cook告诉CNBC,Apple每两到三周就会收购一家新公司,重点是收购“人才和知识产权”。2020年7月,Cook解释说,Apple的“收购方法是收购我们面临挑战的领域内的公司,以及知识产权,然后使之成为手机的特色。

(Apple’s approach on acquisitions has been to buy companies where we have challenges, and IP, and then make them a feature of the phone)”

Apple向小组委员会提交的一份材料解释说:

“尚未开始采取收购新兴竞争对手以服务于公司成长和市场地位的战略。相反,Apple的收购通常是为了补充产品业务,加速创新,为Apple的硬件和软件产品提供新的功能和技术。”

2020年,Apple继续收购小公司,包括人工智能和VR初创公司、企业软件制造商、非接触式支付初创公司和天气应用等。Apple最大的交易之一发生在2019年,当时公司斥资10亿美元收购Intel的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

Apple最近也收购了一些软件公司,为推出新应用打基础。例如,在2018年购买了数字杂志订阅服务Texture之后,Apple将Texture的大部分功能整合到了自己的Apple News+服务中,并于次年推出该服务。

同样地,2014年Apple以30亿美元收购Beats Electronics,对2015年Apple Music的推出起到了推动作用,这也是公司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收购。Apple在推出Apple Music后寻求快速发展,并在iPhone上预装了该服务,并使之成为唯一可以通过Apple的虚拟助手Siri进行访问的音乐服务。

Apple还为Apple Music提供了一个月的免费试用期,并在Android设备上提供服务。这一策略使Apple在6个月内获得1000万付费用户。Apple在2018年通过收购音乐识别应用Shazam以扩充音乐服务,公司最近一次收购则是在2020年收购了播客应用Scout FM。

Apple通常会将收购来的应用整合到自己已有的应用上或整合到iOS系统中。例如2014年收购的博客应用Swell,以及2013年收购的导航应用HopStop。

Apple也采取类似策略来整合气象应用Dark Sky。

Apple在2020年8月关闭了Dark Sky的Android应用,并计划将该应用的功能集成到iPhone iOS 14的Weather widget中。Dark Sky还向如Carrot、weather Line和Party Sunny等独立天气应用提供数据。

但由于Apple收购Dark Sky,独立天气应用将无法获取Dark Sky原本提供的廉价、超本地(hyper-local)天气数据,从而导致一些天气应用关门,另一些则依赖价格较高的供应商获取天气预报数据。

c. Conduct(行为)

i. Commissions and In-App Purchases(佣金和应用内购买)

小组委员会寻求有关Apple从App Store销售应用以及在iOS应用内购中收取佣金的政策信息。Apple对购买应用收取30%的佣金——即对于用户从App Store中下载付费应用收取费用。在应用程序内购买(in-app purchases,IAP)“数字商品和服务”也要收取30%的费用。

对于应用订阅服务,则在第一年收取30%的佣金,后面年度的收取比例为15%。Apple不允许应用与iOS用户进行交流沟通,以防双方绕开App Store以较低的价格成交。

因为在应用外提供链接可能导致用户得到其他产品订阅和支付方式;在应用内提供自己的支付处理机制可以避免使用Apple的IAP。违反Apple政策的应用可被App Store删除,从而失去向iOS消费者分发应用的唯一方式。

Apple将其政策描述为一种标准的行业惯例,并表示其他应用商店也会收取同样的费用。2020年,Apple资助的一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由Google、Amazon、Samsung、Microsoft等运营的其他软件分销平台在软件下载和交易中收取相同或类似的佣金,而且这种佣金在其他数字市场很常见。

Apple还强调,其佣金低于实体零售商的软件分销成本,而实体零售商在应用商店推出前就占据了市场支配地位。Apple委托进行的这项研究解释说,Apple通过向开发者收取99美元的年费、向企业应用开发者收取299美元的年费,以及对销售应用和IAP收取的佣金和费用来支持App Store运营。

Apple还指出,App Store分发的应用中84%并不支付佣金或费用。Apple不向Uber或Etsy等“在应用程序之外销售实体商品或服务(sell physical goods or services that will beconsumed outside the app)”的应用收取IAP费用。Apple还对其规则作了一些例外,并可能更改或更新规则。

例如,Apple对Netflix和Kindle等“阅读器”应用给与例外,允许用户访问在应用外购买的内容,但不允许应用内订阅或购买。Apple还对与Apple TV或其他Apple服务集成的“第三方付费视频应用”给与例外。

Cook先生解释说,“目前已有超过130多个应用参与该项目”,“所有提供付费视频内容的开发人员都可以享受15%的佣金减免,这些视频内容的条款与Amazon Prime video相同,资质标准也相同。”目前Amazon Prime video,Altice One,Canal+已公开确认参与该项目。

在调查过程中,小组委员会收到了应用开发者提供的有关Apple公司IAP佣金和费用的证据。一家安全电子邮件提供商ProtonMail解释说,Apple公司30%佣金的合理性忽略了iOS软件分发市场的情况,这种做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可能不起眼,但在垄断市场上就是滥用行为。

例如,PC用户可以从Microsoft、Google、Amazon等公司运营的应用商店安装软件,也可以完全绕开应用商店直接从软件开发者网站下载软件。同样地,Apple的Mac App Store也是Mac用户下载软件的众多选择之一。

虽然Samsung在智能手机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但Samsung Galaxy Store是Samsung移动设备上提供的几个可选应用商店之一。Google Play Store主导了Android设备的应用分发,是最适合与App Store做对比的,但Google允许通过侧载和替代的应用商店进行一些竞争(permit some competition)。

相比之下,Apple拥有iOS操作系统,也是在iOS设备上分发软件的唯一渠道。Apple利用其作为操作系统提供商的角色,禁止App Store替代品出现,并对某些类别的应用收取费用和佣金。Apple对试图规避其费用和佣金的回应就是从App Store中予以删除。

鉴于这一政策,开发者除了按照Apple的规则触达iOS设备客户之外别无他选。iOS设备用户没有其他方法在手机上安装应用。Apple指出,其30%的抽佣比例在过去十多年中对大多数应用程序都保持不变。

一批因这一政策而对Apple提起诉讼的开发者认为,Apple公司30%的抽佣比例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特别是“不可避免地积累了经验和规模经济(despite the inevitable accrual of experience and economies of scale)”,这表明了竞争不足。此外如前所述,移动操作系统或移动应用商店市场的新市场进入几乎不可能迫使Apple降低费率。

(于情于理,苹果公司的封闭操作系统思维是从乔布斯创业早期即创设下的,在此标准下,基于颠覆时代的多款伟大产品从而一举奠定苹果公司如今地位,期间苹果的封闭生态理念从未改变。苹果能有今日,完全依赖早期创新。此外,苹果公司硬件产品始终面临激烈竞争,商业模式的网络效应较Facebook和Google弱的多。

随着公司规模如今已达到垄断局面,继续采用原有的封闭生态是否仍合理的问题已成为市场主体以及反垄断执法部门聚焦的核心问题。有些事情,小公司可以做,大公司做就不再被允许,这一定程度上也是美国商业文明中警惕垄断、保护弱小以及鼓励公平竞争与创新的传统所致。)

业内观察人士也对Apple暗示iPhone只是在线软件发行市场开端(iPhone was the start of the online software distribution market)的说法提出了质疑。例如,Mac和iOS开发者Brent Simmons表示,“App Store刚创建的时期,开发者通过web销售和分发应用,效果非常好。”

他指出,他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通过互联网分发软件。软件设计师和科技作家John Gruber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解释说,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存在着通过一种被称为‘互联网’的东西直接进行销售的繁荣的软件市场”,Apple公司忽略了“通过网络直接下载和销售”比iPhone早出现十多年的事实,“这完全是不诚实的”。

许多开发者强调,由于Apple规定App Store是iOS设备上安装软件的唯一渠道,并要求提供“数字商品和服务”的应用实施IAP机制,因此Apple非法将IAP绑定到App Store。iOS用户在应用上的支出比例非常高,是Android用户的两倍。

此外,iOS用户很少转向Android。因此开发者不能放弃App Store,因为它现在是,未来也将继续是客户价值最高的地方。因此开发者们认为Apple通过禁用其他支付处理选项,以及采取IAP机制进行竞争,从而滥用对其宝贵用户群的控制。

开发商进一步辩称,Apple从IAP获得的30%佣金是“支付处理”费,而不是分销费。Match在提交给该小组委员会的一份报告中说,“Apple 扭曲了支付领域的竞争,将进入App Store的条件设定为使用IAP机制,从而排除了其他支付处理的选项。

IAP最终成为了Apple获取额外佣金的渠道。”两位与Apple的服务相竞争的开发者解释说,IAP是一种支付处理费,而不是发行费。两人都指出,Apple并不收取应用分发费用,其承认免费分发大部分应用就是明证。相反,Apple通过在App Store中增加30%的交易处理费和采用IAP规则来获得收入。

Apple Developer Program的网站上解释说,Apple确实要收取发行费,因为它需要注册Apple Developer Program,并支付99美元的费用,才能在App Store上发行应用程序。

Apple回应称,其“佣金不是支付处理费”,它“反映了App Store作为应用分销渠道的价值以及维护App Store所需的许多服务成本”。它说:“佣金还使Apple能够实现其在App Store和Apple知识产权方面的投资回报,并支持未来App Store的创新。”

同样的,Apple在2020年委托进行的一项研究解释说,开发者支付的年费、佣金、IAP费用为App Store生态系统的投资提供资金,如应用审查、开发工具、营销、搜索功能、应用程序接口和软件开发工具包。Apple还辩称其App Store Developer Guidelines——包括采用Apple的IAP机制的要求——是“为我们的用户保证商店安全而设计的”。

Apple收取佣金和费用的理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它最近对30%佣金基础的解释与App Store早期对其费用和收入预期的解释有很大不同。在2008年App Store首次亮相之前,时任公司CEO Steve Jobs解释说:“我们不打算从App Store赚钱…我们基本上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开发者,30%的钱用来运营App Store,这将非常棒。”2011年,Apple公司CFO Peter Oppenheimer向股东解释说,Apple运营App Store“刚过盈亏平衡线”。

Apple的财报显示,App Store的运营状况远胜公司最初预期。根据2019年的市场分析,Apple当年从App Store实现的净收入预计在2020财年将达到174亿美元。CNBC估计,App Store 2019年的总销售额接近500亿美元,为“Apple创造了约150亿美元的收入”。

CNBC解释说,App Store 500亿美元的销售额,使得“仅App Store一家就将在《财富》500强中排名第64位,排在Cisco和Morgan Stanley之前。”一家分析公司得出的结论是,Apple在2018年可能从App Store赚了155亿美元,2022年预估达188亿美元。

Bloomberg报道,分析师预测Apple 2020年第三季度Services业务的增长“同比增长15%”,而这一增长将主要归功于App Store以及授权,而非新业务。除了IAP的佣金和费用,App Store的收入还包括2700万iOS开发者的99美元年费所带来的26.7亿美元收入。

据报道,Apple在将Google设为Safari浏览器的默认搜索引擎这件事上,于2018年和2019年分别赚了90亿美元和120亿美元。将Google设为Safari默认搜索引擎的收入划入Services业务。

在接受小组委员会的采访时,前App Store应用程序审查总监Phillip Shoemaker估计,Apple运营App Store的成本不到1亿美元。其他分析师估计,App Store的利润率非常高。一位游戏开发者解释说,它向Apple支付的费用加起来总共上百万美元——对于其他一些开发者而言这一数字可能高达数千万甚至数亿美元——远远超过了开发者对Apple审查和托管这些应用的成本估计。

虽然只是估计,但这些数据表明随着移动应用经济的增长,Apple对iPhone应用分发的垄断能力使得App Store能够产生超额利润(supra-normal profits)。这些利润来自开发者的租金(rent),而开发者要么将价格上涨转嫁给消费者,要么减少对创新业务的投资。Apple对竞争对手应用商店和替代支付方式的禁令同时将竞争拒之门外,从而提升了Apple从已获得的开发者和消费者生态系统中获得的利润。

为了在不影响App Store安全性或质量的前提下解决这一问题,一些开发者主张允许第三方支付——如PayPal、Square和Stripe——在App Store中参与竞争。他们解释说,这些最有可能的竞争对手早已获得大家的信赖,并广泛用于电商交易之中。

Basecamp的创始人兼CTO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在小组委员会的第五次听证会上作证说,Apple的市场力量使其能够将佣金维持在“过高水平”。相比之下,他指出信用卡等其他市场“只能从商户获得2%的费用。而Apple和Google已经连续多年收取高达30%的费用。”

一些其他公司观察到,Apple对应用分发的控制使其能够在少数应用上收取高额费用,而支付手段的竞争可以将价格压低。例如,开发人员解释说支付处理的成本通常低于交易价值的5%。据报道,在App Store推出之前,一位开发者解释说,“我们通常会向支付方支付大约5%的费用,而不是30%,”这“对小型开发者和大型开发者同样适用。”

其他开发者也注意到,其他支付提供商的收费标准明显低于Apple的IAP收费标准。Match估计,Apple支付处理否的相关费用“合理的收费标准不应超过收入的3.65%。”一些应用开发者更愿意采用内部支付的方式。

2020年8月,Epic Games在其Fortnite应用中引入了直接支付选项,允许游戏玩家选择使用Apple的IAP或直接支付给Epic。Epic的支付选项向消费者收取10%的费用,比IAP低20个百分点。作为回应,Apple以违反App Store Guidelines为由禁止Fortnite的更新。

开发者还详细说明了Apple试图通过阻止应用与客户交流替代方案,从而锁定收费。根据App Store Guidelines,应用不可提供任何信息“指导客户使用IAP以外的购买机制”。它们也不能与iOS客户交流IAP以外的购买方法。

在小组委员会的访谈中,一位提供“freemium”应用的开发者——该应用采用一种流行的商业模式,即应用免费使用,但用户可购买升级版——回忆他曾向iOS设备客户发过一封电子邮件,告知如何升级到付费订阅,包括一个链接到该服务的网站,客户可以升级他们的订阅。

Apple的回应是威胁将该应用从App Store中删除,并禁止包括安全补丁在内的应用更新。一位游戏开发者形容Apple的规则是将手伸到App Store之外,以监管应用与自己客户间的交流,包括旨在改善客户体验和提供折扣的交流在内。

W. Gregory Steube议员在小组委员会第二次听证会中询问了Apple关于禁止应用提供商与客户交流的问题。Apple回应称,其限制应用与客户之间的交流是为了确保Apple可以收取佣金,并“防止搭便车(free-riding)”。

Apple解释说,它限制开发者使用iOS生态系统“将通过Apple获得的客户引流到其他地方购买内容,绕开Apple应有的佣金”。Apple将该政策描述为“禁止开发者通过App Store促进在App Store之外的交易。”,并称Apple的政策与大多数其他零售商没有区别。

2020年6月,欧盟委员会宣布对Apple的App Store规则和相关行为展开正式的反垄断调查,其中包括“强制使用Apple自己专有的IAP系统,并限制开发者向iPhone和iPad用户告知应用外其他更便宜的购买可能性。”

随着Apple强调发展Services业务,应用开发者和科技作家们观察到,Apple越来越坚持实施应用程序IAP,并威胁从App Store中驱逐那些不遵守IAP规则的应用。2020年6月,Basecamp开发的一款名为HEY的电子邮件应用获得了App Store的批准,然后突然被告知必须实施Apple IAP,否则将从平台除名。

虽然HEY最终被允许进行应用更新,但Apple也确实强迫它为iOS用户创建了一个免费试用选项。Basecamp创始人David Heinemeier Hansson指出,Apple多年来一直威胁和虐待(abuse)小型应用开发者,其与HEY的冲突相当于“敲诈(shakedown)”。

2020年8月,Apple禁止WordPress应用更新,除非它实施IAP——即使WordPress应用不销售任何东西。在社交媒体对这一问题给予负面关注后,Apple才最终放弃这一要求。

ProtonMail告诉小组委员会,它的privacy-focused电子邮件应用与Apple的电子邮件应用形成竞争,在App Store中存续两年后,Apple要求ProtonMail实施IAP政策,否则将被App Store移除。ProtonMail遵守了这一规定以避免对其业务造成损害。

小组委员会审查的Apple内部通讯显示其利用对App Store的权力,要求开发者实施IAP,否则就有被赶出App Store的风险。

当开发者抱怨Apple的佣金和要求实施IAP规则时,时任公司CEO Jobs曾经解释说,“会因此出现一些误伤(roadkill)。”荷兰消费者与市场管理局(The Netherlands Authority for Consumers and Markets,ACM)指出,一些应用开发者将Apple执行规则的不一致性归因于Apple不关注不常更新的应用程序,而更可能将重点放在对高收入应用的IAP要求上。

(图片来自网络。截图为FT对于乔布斯的报道以及乔布斯“there will be some roadkill”说法的出处。)

为了应对COVID-19疫情,一些企业将实体活动转移到线上,通常通过应用进行预订,通过视频聊天应用举办活动。教育工作者也将资源搬到线上,包括通过应用进行相关操作。《纽约时报》报道说,Apple要求这些线上课程提供30%的佣金。一家公司因此停止向iOS用户提供线上课程。《泰晤士报》报道说,Apple威胁Airbnb说,如果Airbnb不遵守Apple的收入分成要求,将会从App Store中被移除。

在对小组委员会的采访中,多名应用开发者证实了《纽约时报》的报道。Airbnb向小组委员会描述了与App Store团队的对话。在对话中,Apple表示由于COVID-19疫情,它观察到提供虚拟课程的应用数量有所上升。

因此Apple开始游说App Store,要求应用开发者实施IAP,Apple有权获得30%的应用内销售收入。Airbnb解释说,Apple的佣金,加上遵守Apple的IAP定价层级,最终将导致消费者价格上涨50-60%。

科技行业观察人士也报告了类似的行为。2020年6月17日,著名商业分析师Ben Thompson撰文称,应用开发者告诉他,Apple要求那些因COVID-19疫情从而将商业模式从线下live、面对面活动改为线上虚拟活动的企业支付30%的佣金。

Thompson援引一位开发者的话解释说,Apple在当前的公共卫生危机中利用了对于小企业的优势(Apple was taking advantage of small businesses in the midst of the ongoing public health crisis)。

在小组委员会于2020年7月29日举行的听证会上,Jerrold Nadler主席向Cook询问了有关Apple游说App Store向那些因新冠疫情迫改变商业模式维持生存的企业中收取佣金的指控。

Cook回应说,Apple“永远不会利用”疫情,但他为上述行为辩解说,应用开发者现在提供的是Apple定义的“数字服务”,Apple有权获得佣金。在回应《纽约时报》关于此事的报道时,Apple为自己的行为进行了辩护,解释说“为了确保每个开发者都能创造和发展成功的业务,Apple保持了一套清晰、一致的适用于每个人的指导方针。”

受这些变化影响的应用开发者表示,Apple的行为被公开后,其宣布该政策在2020年底之前暂不执行。不过等到2021年1月1日,这些企业将被要求实施IAP或取消应用内预订虚拟课程的功能。

开发者提交的证据表明,Apple的佣金和费用,加上缺乏具有竞争力的App Store替代品,以及IAP规则,共同损害了竞争和消费者权益。例如,Match称Apple对IAP的收费是“不合理的(unreasonable)”,这导致了消费者的成本上涨,“用户体验降低,创新减少”。一位提供与Apple直接竞争的应用产品的开发者告诉小组委员会,他们被迫提价,以支付Apple的佣金。

因此,它的竞争力降低,购买其服务的iOS用户也减少。该公司表示,由于应用程序的利润率通常很低,它们无法自行消化Apple的费用,只能转嫁给消费者,所以消费者为其应用支付的价格将高出25%以上。

最近对Apple提起反垄断诉讼的Epic Games向联邦法院表示,Apple的费用和佣金迫使开发者“提高售价,以支付Apple的应用税(app tax)。应用开发者没有避税的办法。”Mac和iOS应用开发者Brent Simmons解释说,Apple的收费减少了创新,导致市场上的应用数量减少,他观察到:

“Apple从开发者那里得到的钱越多,开发者拥有的资源就越少。当开发人员不得不削减成本时,他们会停止更新应用、削减客户支持、推迟聘请平面设计师等等。他们决定完全不制作那些本来可以让自己更容易盈利的应用程序。”

(图片来自网络)

此前Apple高管在内部文件和通信中承认,IAP的要求将扼杀竞争,限制Apple客户可使用的应用。举例而言,在与Apple其他高管就电子书采购是否需要IAP的邮件交谈中,时任CEO Steve Jobs总结道:

“我认为这一切都很简单,iBooks将成为iOS设备上唯一的书店。

我们要昂首阔步。一个人可以阅读其他地方购买的书籍,只是在没有付钱的情况下不能从iOS购买/租赁/订阅,我们承认这在很多方面是禁止的。(I think this is all pretty simple—iBooks is going to be the only bookstore on iOS devices. We need to hold our heads high. One can read books bought elsewhere, just not buy/rent/subscribe from iOS without paying us, which we acknowledge is prohibitive for many things)”

国际上有关的竞争主管部门也对Apple的App Store佣金和费用的竞争效应进行了调查。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The 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ACCC)观察到,Apple对iOS设备应用分发的控制,使其有能力从应用程序中提取佣金,从而减少了媒体企业等应用提供方本可用于内容投资的收入。

ACM在2019年完成了对移动应用商店的全面研究,指出开发者已通过提价来应对佣金和费用。ACM还指出,Apple 30%的IAP佣金可能会扭曲竞争,因为Apple使用IAP的要求通常适用于与Apple产生直接竞争的应用。

因此,利润微薄的应用开发者不能简单地吸收消化Apple的佣金,因此进行产品提价,这就为Apple公司的竞品带来了优势。开发者对ACM提到,“这些需要使用IAP的数字服务正在面临或者将来可能面临来自Apple自己应用的竞争,这极不可能只是个巧合。”

除了调查Apple是否滥用其对应用分发的垄断权,以及从应用开发者处获得高额佣金和费用外,小组委员会还调查了Apple是否滥用其作为iOS和App Store所有者的角色,偏袒自家的应用,或损害竞争对手。

委员会要求Apple提供有关将Apple的应用程序锁定为iPhone默认应用的做法的信息,小组委员会主席Cicilline要求Apple提供有关在iPhone上预装自家应用的做法的信息。

小组委员会主席Cicilline还就Apple保留某些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plication programing interfaces,API)和对其自家应用提供特定设备功能权限的政策是否会给Apple的服务带来竞争优势征求了意见。

众所周知,“即使他们可以自由地更改设置或选择一个有竞争力的替代品”,消费者通常还是不会去更改默认设置。小组委员会回顾了Apple员工之间的沟通,这些沟通表明Apple内部明白,当与第三方应用程序竞争时预装应用程序可能对自己有利。

Apple在当前的iPhone机型中预装了大约40款自家应用。其中有几款被设置为默认选项,是“集成到手机核心操作系统中的系统应用,是iOS和iPhone组合体验的一部分”。

Apple称,用户可以删除大部分预装应用。Apple没有预装任何第三方应用,在2020年9月发布iOS 14之后,它才允许消费者自主选择默认的第三方浏览器或电子邮箱应用。Apple表示,它正在为“iOS 14的开发者们提供超过25万个API”。

ACM最近发布的关于移动应用商店的报告指出,应用提供商认为,由于这些服务通常预装在iOS设备上,他们在与Apple的应用竞争时“存在很大劣势”。研究还指出,“预装应用会造成所谓的现状偏见(status-quo bias)。消费者更倾向于使用手机预装应用。”

只有在存在明显质量差异的情况下,消费者才会下载预装应用的竞品。但即便如此,质量较低的预装应用仍将较第三方应用享有优势。欧盟委员会2019年关于数字市场竞争的报告解释提到,与那些拥有更多创新产品的企业相比,API的访问特权为那些拥有更多访问权限的企业提供了优势。

Public Knowledge的结论是,Apple对iOS和App Store的控制使其能够通过iOS设备预装来为自家的应用和服务谋利,导致消费者依赖预装应用,而不是在App Store中寻找替代品。

移动操作系统提供商开发API以允许应用访问设备功能,如麦克风、摄像头、GPS或其他软件程序,并决定设备应用可以访问哪些信息。iOS的公共API(public API)可供应用开发者使用,以确保应用与设备集成并按预期运行。

这些公共API还控制当用户单击链接打开网页或打开地图应用时,通过默认设置打开。私有API(private API)有权限访问未公开发布的功能。Apple可以被允许在iOS设备上使用私有API,但第三方开发者则不被允许。

Apple的公共API默认指向Apple预装应用。因此当iPhone用户点击一个链接时,网页会在Safari浏览器中打开,歌曲请求会在Apple Music中打开,点击地址会启动Apple Maps。

除了最近存在一些例外,iPhone用户无法更改此默认设置;但是他们可以从许多流行应用内部发送特定应用的链接。例如,用户可以分享指向第三方音乐流应用的歌曲链接,如果接收者已在智能手机上下载对应的应用,他就可以在相同的应用中打开该歌曲。

不过一位应用开发者辩称,Apple利用对iOS的控制,为自己的应用和服务谋取竞争对手无法获得的优势。例如他解释说,多年来其开发的应用一直被禁止与Siri集成——Siri是苹果设备内置的智能虚拟助手。尽管Siri现在可以与应用程序集成,但用户必须明确要求Siri启动第三方应用,否则它将默认启动Apple的相关服务。

就像进行有利的默认设置以及预装自家的应用一样,Apple也可以通过为自己保留对API和某些设备功能的访问权限来偏袒自家的服务。ACM和科技记者都注意到,“私有API有可能为Apple的应用带来竞争优势”,“Apple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喜欢通过API提供自家服务。”

例如,从iOS 4.3到iOS 8,“第三方开发者不得不依赖UIWebView API在iOS应用中呈现网页,而Apple则让自己的应用访问一个私有的、更快捷的API”,因此“Google的移动版Chrome for iOS在运行速度上无法与Apple移动版Safari相抗衡。”

Apple的移动支付服务Apple Pay就是一个例子,它的内部应用由于能够访问某些功能而享有优势,比如iPhone上的近场通信(NFC)功能,而这些功能对第三方应用是禁用的。根据Apple的说法,“NFC是一种行业标准的非接触式技术”,可以实现移动设备和支付终端之间的通信。

Apple Pay使用iPhone的NFC芯片,允许用户在使用该技术的零售店进行非接触式支付。然而Apple阻止了第三方应用程序访问NFC。2020年6月,欧盟委员会对Apple在移动支付市场的行为展开了正式的反垄断调查,包括“Apple限制iPhone手机上用于在商店支付的NFC功能。”

在回答小组委员会主席Cicilline和议员Kelly Armstrong就Apple对待第三方移动支付应用和访问iPhone NFC芯片的行为时,Apple表示,限制访问NFC芯片是为了保护iPhone的安全,并详细说明了Apple对待Apple Pay和第三方移动支付应用程序的区别。

在COVID-19疫情期间,Apple为Apple Pay提供的优势可能会有所增强。新型病毒的出现让消费者加快采用非接触式支付,全球超过一半的消费者更喜欢非接触式支付,而不是现金或传统信用卡。

2020年4月,MasterCard报告称,非接触式支付的使用率上升了40%,并预计这一趋势将在疫情后得以持续。MasterCard公司CEO Ajay Banga解释说,推动这一趋势的原因是购物者“寻找一种无需兑换现金、触摸终端或其他任何东西就能快速进出商店的方式”。

Apple本身就利用了非接触式是最安全的交易方式这一观念,将Apple Pay营销为“一种更安全的支付方式,帮助你避免触摸按钮或兑换现金。”

(虽然我们知道中国的移动支付早已全球领先,Apple Pay也多年前就曾高举高打进入中国,但铩羽而归,目前市场份额可忽略不计。但当我读到上述段落中Apple的营销方式、MasterCard公司CEO一本正经的分析,仍觉有些不可思议,给人感觉在移动支付领域,中外之间已是代差。)

与Apple Pay一样,Safari也是一款享有竞争优势的预装应用。Safari是Apple在iOS和Mac设备上的默认浏览器。当使用Apple设备的用户单击网站链接时,该网页将在Safari浏览器中打开。

直到2020年9月iOS 14发布,Apple才允许消费者选择第三方浏览器作为默认设置。这是iOS独有的现象。其他移动设备操作系统允许用户在所有应用中自行选择默认浏览器。

Apple的政策要求iOS(iPhone)的替代浏览器使用Apple的WebKit浏览器引擎。因此所有竞争对手的浏览器都必须重新设计产品,使iOS用户得以使用。此外,浏览器引擎还用于可链接到web内容的其他应用,如电子邮件应用。

市场参与者向小组委员会解释说,这些指导方针耗费了大量的内部资源,为进入iOS市场设置了障碍。这些要求也使得iOS上的替代浏览器在技术上与Safari的区别更小,从而限制了产品的差异化。此外,市场人士还担心由于Apple要求开发者使用WebKit而非其他选项,WebKit在创新和采用标准方面的步伐将更加缓慢。

在小组委员会的第二次听证会上,主席Cicilline询问了Apple有关网络浏览器引擎的政策。Apple回应称:“通过要求使用WebKit,无论用户决定从App Store下载哪款浏览器,Apple都可以快速准确地为他们提供安全更新。”虽然市场人士同意Apple的WebKit授权将让浏览器更新变得更加容易,但对于WebKit是否比其他浏览器引擎安全性更低则尚无共识。

ACM指出,应用开发者对某些API的访问权限有限,“而这些API对应用的运行却至关重要。然而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功能被Apple用于自家应用中”,这可能会限制Apple产品和服务的竞争替代品。

2020年1月,Tile公司的首席隐私官和法律总顾问Kirsten Daru就这一动态向小组委员会提供了证词。Tile是一家生产帮助人们寻找丢失物品的硬件和软件公司。Tile证实,多年来它一直与Apple成功开展合作。

然而,2019年有报道称Apple计划推出一款硬件产品与Tile展开竞争。Daru在证词中说,Apple于2019年发布的iOS 13的同时引入了一款名为Find My的第一方预装应用,这损害了Tile的服务和用户体验。

iOS13的变化使得Tile的客户设置这项服务变得更加困难,需要多个令人困惑的步骤来授权Tile跟踪手机位置。与此同时,Apple的Find My预装在iOS设备上,并在iOS系统安装时已默认激活。

“除非他们深入Apple迷宫般的设置菜单”,否则用户将无法退出Find My的位置跟踪。Tile对小组委员会问题的回答包括Tile和Find My之间详细的位置权限流对比。Tile解释说,由于Apple对iOS 13的修改,其产品用户数量显著减少,在iOS设备上正确启用设置的用户数量急剧下降。

2019年,一批应用开发者致信Apple公司CEO Tim Cook,称Apple新的位置通知许可政策将损害他们的业务,并指责Apple采取反竞争行为,因为其对待自家服务的态度不同:

“开发人员在邮件的结尾宣称,Apple自己的应用不必跨过类似的障碍就可以访问用户位置。邮件中写道,例如一款名为Find My的Apple公司应用用于跟踪其他iPhone用户的位置,它绕过了来自外部开发者的应用所必须通过的定位跟踪请求。相比之下,Find My通过用户安装新操作系统的过程获得了位置访问权。”

包括Tile、Arity、Life360、Happn、Zenly、Zendrive和Twenty在内的应用开发者解释说,这使Apple的产品在与他们的产品竞争时处于优势。“Apple表示,Find My和其他应用都内置在iOS中,安装操作系统后无需向客户发出位置跟踪请求。” Apple还指出,“Find My将用户的位置数据存储在用户的本地iPhone上,而Apple只会根据用户的要求上传位置信息。”

针对小组委员会在2019年7月第二次听证会上提出的问题,Apple回应并解释说,iOS 13的变化让用户可以更大程度控制应用程序后台位置跟踪状况。

Apple还解释说,用户开启位置跟踪权限对于使用Apple的Find My服务而言是“必不可少的”,而公司对于Find My和Tile之间的区别对待是基于Find My中的数据留在了用户设备中,而Tile将数据存储在外部的这一事实。

此外,在2020年6月召开的Apple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Apple宣布Find My应用将与Tile等第三方finder硬件配合使用。然而,Apple的服务要求Tile这样的公司放弃其应用程序以及服务差异化能力。Apple的解决方案将继续使提供finder服务的Tile和其他应用以及硬件开发人员处于竞争劣势。

(平台政策如何保证公平,是个相对复杂的问题,而其中隐私保护又是其中的一个典型问题。就以苹果变更隐私政策为例,确实会损害Tile的利益,损害Facebook广告的利益,但却保护了消费者的权益。作为消费者,客观地讲,针对隐私保护,当前中美所有互联网软硬件巨头中无人能望其项背。

当然大家会说苹果是卖硬件,所以对于用户数据并不care,隐私保护是“借花献佛”。但我认为这个想法存在较大误区。就像市场主流认为微信并未将微粒贷、分付等业务发展成为像花呗借呗这般庞大是因腾讯缺乏更多的交易及购物场景,对于用户画像掌握不如阿里。

这类说法虽流传甚广但实则禁不起推敲。苹果有硬件、有浏览器、有应用商店,有着Facebook和Google可以用来盈利的广告和数据变现手段。但直到今天甚至连App Store的编辑推荐都未开放竞价购买,这更多是代表着一家公司的价值观,以及对待产品、对待用户的态度。)

iii. App Search Rankings(应用程序搜索排名)

为回应针对这一问题的大量报道,小组委员会还研究了Apple的App Store中搜索排名的竞争情况。2019年,《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都进行了广泛的调查,并报道称Apple似乎在App Store搜索结果中偏袒自家应用。《华尔街日报》解释说,“Apple的应用程序通常在App Store的搜索结果中领先于竞争对手,这是一个强大的优势,且规避了Apple公司自己对搜索排名制定的一些规则。”

《纽约时报》报道说,对App Store搜索排名的六年分析发现,Apple自家应用程序至少在700个常用搜索词汇中排名第一。尽管应用开发者可以付钱给Apple 以在搜索结果置顶位置投放广告,但“一些搜索结果在展示竞争对手之前,展示了多达14个Apple的应用”。搜索竞争对手的应用程序名称甚至也出现Apple的应用程序排名第一的情况(Searches for the app titles of competing apps even resulted in Apple’s apps ranked first)。

(图片来自网络。截图为华尔街日报相关报道文章。)

Apple的应用程序“在如‘地图’在内的超过60%的基础搜索(basic search)中排名第一”,“而对于Apple旗下需要通过订阅或销售产生收入的应用,比如Music或Books,则会在95%的相关搜索结果中排名第一。”《华尔街日报》指出,增加应用收入是Apple希望通过增加Services业务收入来抵消硬件销售疲软的战略核心。”

随着Apple在其产品类别中引入新的服务,对应的竞争对手应用开发者的搜索排名就会下滑。例如,Spotify长期以来一直是“音乐”类查询的头号搜索结果,但Apple Music在2016年6月加入App Store后不久就迅速成为头号搜索结果。

截至2018年底,Apple的8款应用在“音乐”类目搜索结果中位列前8,而Spotify的搜索排名已跌至第23位。同样地,Audiobooks.com在将近两年内排名“有声读物”类目搜索结果第一,但在Apple开始对Books进行市场营销后不久,Audiobooks.com的排名就被Apple Books超越。Audiobooks.com向《华尔街日报》解释说,失去搜索结果排名第一的位置“导致Audiobooks.com每日下载量下降了25%”。

关于App Store搜索问题的报道还透露,Apple也可能通过在App Store搜索排名中采用不同的标准来保持自己的优势。Apple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其“使用42个参数因子来确定应用程序的排名”,其中最重要的4个参数是“下载、评级、相关性和用户行为”。

其中用户行为是最重要的因素,因为它用于衡量用户选择和下载应用的频率。Apple大约有40个应用是预装在iPhone上的。这些应用没有评论,消费者无法给它们打分评级。

Cook在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解释说,“Apple整合到iPhone中的应用无法在App Store上进行评论(apps that are integrated into the iPhone are not reviewable by users on the App Store)”。Apple又表示其搜索算法对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应用都适用。

尽管Apple的预装应用没有评级或评论——而Apple又表示这些因素在决定应用程序排名方面最重要——但许多Apple的预装应用“仍然倾向于排名第一,即便用户明确是在搜索其他应用名称。”

举例而言,尽管竞争对手的应用有上万条客户评论和Apple五星评级体系下4.8星或4.9星的高评级,而Apple Books却在没有评论和评级的情况下位居“图书”查询类目搜索结果的第一名。

小组委员会搜索了“音乐”、“新闻”、“电视”和“播客”等词汇,结果显示Apple Music,News,TV以及Podcasts均位居榜首,尽管这些应用均无任何评论或评级。

尽管缺乏评论或评级,Apple告诉《华尔街日报》:“在‘图书’搜索中,Books排名第一是合理的,因为这是精确的名称匹配。”Apple公司负责监管App Store的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Philip Schiller以及公司的互联网和软件服务高级副总裁Eddy Cue表示,“公司为应用商店构建的搜索结果算法没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以及,Apple的应用往往排名靠前是因为它们广受欢迎,而且它们的通用名称(如Books和Music)与常用搜索词匹配度高。

但是看上去Apple并没有将同样的规则应用到第三方应用上。小组委员会审阅的文件显示,Apple此前处罚了试图“欺骗”应用商店排名的非Apple应用。Apple认定,至少有一款第三方应用通过采用通用名称——也是一个常见的搜索词——命名应用的方法以谋求更高的搜索结果排名。

Apple的员工认定,给一个应用起一个被认为是通用搜索词汇的名字是作弊行为(Apple’s employees determined it was cheating to give an app the name of common search term)。

2018年2月,Apple的App Store搜索团队注意到,当用户在App Store中搜索“照片编辑器(photo editor)”时,一个名为“Photo Editor—Stylo”的应用排名第一。

在与Philip Schiller的电子邮件中,一位Apple员工写道:“因为应用名称与‘照片编辑器’等广泛的查询词匹配,开发者才可以通过直接名称匹配来进行查询。”Apple员工解释说,“该应用已被添加到搜索惩罚框(Search Penalty Box)中,予以排名降级(rank demotion)”,并且该操作被标记为已完成。

如果应用名称“与广泛查询完全匹配(exact match to broad queries)”就将在App Store中受到惩罚的话,那么Apple就是在利用为自家应用排名正名的理由来惩罚其他应用。

Apple作为iOS提供商的地位使其能够将App Store指定为应用开发者向iPhone用户分发软件的唯一方案。App Store的公开声明,包括Cook作证所称的Apple自家应用与App Store上170多万个第三方应用“遵循同样的规则”的说法,似乎与Apple的实际做法不符。

在这种情况下,Apple利用其对iOS和App Store的控制权,给予自家应用程序优惠待遇,并采用了一套与第三方应用程序不同的规则,利用Apple正在所从事的行为来惩罚第三方(punishing them for the very conduct Apple engaged in)。小组委员会没有从Apple获得更多的证据来确定这种做法在公司内部的普遍性。

iv. Competitively Sensitive Information(竞争敏感信息)

除了调查Apple在App Store中进行自我偏袒的指控外,委员会还寻求有关Apple是否利用那些依赖于App Store的第三方开发者的相关信息。开发者指称,Apple滥用iOS提供商和应用商店运营商的地位,收集热门应用的竞争敏感信息,然后构建竞品应用,或者将热门应用的功能整合到iOS中。

这种做法被称为“Sherlocking”。反垄断法并不保护应用开发者免受竞争,平台应该继续创新和改进其产品和服务(The antitrust laws do not protect app developers from competition, and platforms should continue to innovate and improve their products and services.)。然而,Sherlocking行为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有反竞争性的。

(在此以原文标注美国国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对于反垄断法执法范围的认定。也请读者仔细体会,尤其在国内当下的舆论环境中,避免泛化“反垄断”概念,甚或意识形态化。)

一些应用开发者抱怨说Apple利用对iOS和App Store的控制来收集商业情报,使之更好地与第三方应用进行竞争。例如,在2016年一款名为Breathe的减压应用程序被Sherlocked之后,该应用开发者表示,Apple将第三方开发者“当成研发部门”。《华盛顿邮报》报道了这一现象,并解释说:

“开发者们已经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Apple可以毫无预警地宣布一个使用或整合了开发者创意的新应用程序或功能,从而使他们的工作成果被弃置。一些应用在压力下屈服了,甚至关门了,但他们通常不会起诉Apple,因为与这家科技巨头抗争的难度和费用过高——以及考虑到他们依赖Apple平台,可能因此面临的后果。”

在小组委员会的第五次听证会上,议员Joe Neguse向Tile的Daru女士询问了Apple如何利用其作为iOS生态系统所有者的地位,收集具有竞争性的敏感信息来与第三方进行竞争。

她解释说,作为操作系统提供商和App Store运营商,Apple知道Tile的客户是谁,这些客户喜欢的应用类型,以及查看Tile或搜索类似应用的iOS用户画像,这些信息将使Apple在与Tile的竞争中获得优势。

Daru作证说,Apple推出竞争的应用程序及硬件产品的同时,损害了Tile的服务和用户体验。电子邮件管理应用程序BlueMail的开发者Blix已将Apple诉至联邦法院,声称Apple参与了Sherlocking并侵犯了BlueMail的专利:

“Apple经常采用其他公司的创新功能,未经许可就将这些创意添加到Apple自家的软件产品中,然后要么从App Store踢出原始的第三方应用(就像它对Blix的方式),要么使第三方软件开发者完全关门。”

Match Group,Inc.向小组委员会表示,Apple有“密切监控App Store中应用,只为复制其中最成功的应用并将其作为预装程序整合到新iPhone中”的历史。

App Store前应用程序审查主管Phillip Shoemaker也对小组委员会表示,在他任职Apple期间,一位应用开发者提出了一种创新的方法来无线同步iPhone和Mac。这款应用没有违反Apple的任何指导方针,但还是被App Store拒之门外。随后Apple将被其自己拒绝的应用功能嵌入自家的产品中。

在小组委员会的第六次听证会上,议员Neguse向Cook询问了Tile的证词。他特别询问了Apple是否有权获得应用开发者的机密信息,以及Apple的Developer Agreement是否明确授权其使用开发者的信息构建应用程序来与开发者竞争。Cook先生并未对有关Sherlocking行为的指控做出回应。相反,他说Apple并没有侵犯其他公司的知识产权。

相比之下,Apple联合创始人、前CEO Steve Jobs曾指出,“我们从不会对窃取伟大创意感到羞愧(we have always been shameless about stealing great ideas)。”

Apple要求每个应用开发者都同意Apple Developer Agreement,似乎在警告开发者,作为进入App Store的条件,Apple可以免费构建与App Store中的应用“执行相同或类似的功能,或者与之竞争”的应用程序。

此外,“根据本协议,Apple将可出于任何目的自由使用您提供给Apple的任何信息、建议或推荐,以任何适用的专利或版权为准(Apple will be free to use any information, suggestions or recommendations you provide to Apple pursuant to this Agreement for any purpose, subject to any applicable patents or copyrights)。”

Cook所称Apple的应用与其他应用遵循同样规则的说法似乎与Apple的既定政策相矛盾。虽然Apple Developer Agreement规定Apple有权复制第三方应用,但Apple的Guidelines指示开发者不要“复制另一个开发者的成果”,并威胁删除违反规定的产品以及将开发者驱逐出Developer Program。

此外,Guidelines还要求开发者“提出自己的创意”,并告诫他们“不要简单地复制App Store上最新流行的应用,或对另一个应用的名称或UI进行微小的更改后冒充为自己的产品。”

最后,Apple对于模仿应用(copycat apps)和侵犯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 infringement)行为进行了区分而不是混为一谈,两者在App Store中都是被禁止的。

v. Excluding Rival Apps(排除竞争对手应用程序)

在小组委员会第六次听证会上,议员Val Demings和Lucy McBath询问Apple在2018年和2019年从App Store中删除家长控制应用的行为。2018年,Apple宣布推出Screen Time应用,这是一项与iOS 12捆绑的新功能,帮助iOS用户控制自己和孩子在iPhone上的使用时间。

此后,Apple开始从App Store中清除许多主要竞争对手的家长控制应用。Apple解释说删除这些应用是因为它们使用了一种名为移动设备管理(Mobile Device Management,MDM)的技术。MDM技术允许家长远程接管孩子的手机并屏蔽相关内容。Apple指出MDM可以让应用开发者访问设备上的敏感内容。

据《纽约时报》报道,App Store多年来一直提供使用MDM的家长控制应用,这些应用的数百次更新都得到了Apple的批准。因此当前Apple的做法让许多应用被迫关闭。两款家长控制应用向欧盟委员会提交了投诉,指控Apple的App Store政策具有反竞争性。该投诉指称,由于Apple清除了竞争对手,在iOS12上预装并默认激活Screen Time,并允许其访问那些被Apple禁止第三方竞品应用访问的iOS功能。

……(本段描述一些针对苹果从应用商店中踢出家长控制应用后,一些家长们的投诉。略过不翻译。)

被剔除的应用开发者也联系了Apple并愤怒地诉说他们已被App Store除名,而其他使用MDM的应用仍然存在。一位开发者解释说,他们已经投资20多万美元建立了自己的家长控制应用,然后又投资3万美元修复了Apple指出的问题,结果最后却被告知Apple将不再支持App Store中的家长控制应用。

尽管Apple声称其做法是出于保护隐私的动机,并非为Screen Time排除竞争对手,但就在有报道称司法部正在调查Apple可能违反反垄断法的同一天,Apple恢复了许多应用。Apple解决隐私问题的方案是要求这些应用承诺不向第三方出售或披露用户数据,而这本来可以通过较少的限制手段实现,无需将这些应用从App Store中剔除。

家长控制应用的开发人员要求Apple“发布一个公共API,允许开发人员访问与Apple原生的‘Screen Time’应用所使用的相同功能。”最终Apple确实允许一些应用访问API,但只有在竞争对手的应用开发人员被指控对儿童隐私构成威胁从而被App Store移除,并因此被迫承担巨额成本之后,Apple才改变了主意。正如一位开发者所指出的,Apple新的MDM隐私政策“从技术角度看,对开发人员这方面来说并无实质性变化。”

在此,Apple对应用分发的垄断力量使其能够将竞争对手排除在外,从而使Screen Time获益。Apple本可以通过较少的限制手段来实现其声称的保护用户隐私的目标,但最终只有在公众强烈抗议和对竞争对手受到长时间损害之后才有所改变。

Apple在此的举动清楚地表明其将隐私既作为排除竞争对手的一把利剑,又当作保护自己免受反竞争行为指控的一块挡箭牌(Apple’s conduct here is a clear example of Apple’s use of privacy as a sword to exclude rivals and a shield to insulate itself from charges of anticompetitive conduct)。

小组委员会了解到Apple采取了排除竞争对手的行为,以使Apple的产品服务在其他情况下受益。例如,Shoemaker先生解释说,Apple的高管们会找到借口从App Store中删除应用,特别是当这些应用与Apple竞争时(Apple’s senior executives would find pretextual reasons to remove apps from the App Store, particularly when those apps competed with Apple services)。

在小组委员会第六次听证会上,议员Henry C. Johnson,Jr.向Cook先生询问了App Store Developer Guidelines是如何解释以及对App Store开发者应用的。小组委员会主席Cicilline也要求提供关于Guidelines的类似信息,包括其如何演变,以及是否有开发人员所必须遵守的“潜规则(unwritten rules)”。

Guidelines是2000多万iOS应用开发者和App Store中180多万应用程序“触达全球数亿人”所必须遵守的规则。Apple指出,App Store是“highly curated”,“每款应用都经过专家审核。”Guidelines的介绍部分警告说,Apple可以在任何时候制定新规则,并解释说,“我们将拒绝任何我们认为含有超出底线的内容或行为的应用程序。

你问底线是什么?正如一位最高法院的法官曾经说过的那样,‘当我看到它时我就会知道。’我们认为,当您越过它的时候您也会知道的(Well as a Supreme Court Justice once said, ‘I’ll know it when I see it.’ And we think that you will also know it when you cross it)。”

(图片来自网络)

小组委员会与应用开发者进行了交谈,他们对Apple管理App Store的方式表示失望。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在小组委员会作证并解释说:

“这完全是暴政,不同的审查人对规则的解释不尽相同,他们故意含糊其辞。所以我们会一直担心自己可能违反了这些模糊的规定,担心我们的应用程序下一次更新会被Apple屏蔽。有无数的例子,大大小小的开发人员在没有得到任何解释的情况下被拒绝发布应用长达数天甚至数周。这是无法忍受的。”

一家社交媒体平台对于Apple在批准应用和接受应用更新方面拥有绝对裁量权表示担忧。尽管已有先例,而且事实上开发者依赖于对Guidelines的理解来运营他们的业务,但Apple对Guidelines的解释和执行随时间推移而发生变化,这让开发者感到沮丧。

一位开发者将Apple的Guidelines描述为“任意武断解释(arbitrarily interpreted)”,另一方则称之为“不透明和武断的(opaque and arbitrary)”,在某个应用被App Store拒绝后,一名Apple员工致信App Store的领导,称Apple的决定“对直接在App Store工作的人来说也是不清晰的(still isn’t obvious to people inside the company that work directly on the App Store)。”

2017年,Gizmodo报道了iOS应用开发者Deucks的应用Finder for AirPods被App Store删除。该应用利用iPhone的蓝牙信号来定位丢失的AirPods,帮助用户找到丢失的耳机,从而帮助用户省钱不必重新购买替换。该应用经过审查批准后,就从App Store中消失了。

Deucks告诉Gizmodo,Apple的应用审查团队“没有发现应用本身有任何问题,但他们不喜欢人们找到AirPods的这个‘概念’,因此该应用被认为‘不适合App Store’。”当时,Deucks还有Finder for Fitbit和Finder for Jawbone等其他几个finder应用仍然在App Store中可用。

开发者们还表示,Apple利用其对App Store的控制权,在方便的时候以有利于Apple的方式更改Guidelines。随着时间推移,Guidelines以及相关解释和执行标准都会发生变化,而这些变化似乎总是对Apple有利。

Spotify指出:“现实状况是,Apple继续将目标和规则调整到对自己有利和对开发者不利的位置”,“其选择性地和反复无常地执行App Store政策,旨在使Spotify这样的公司处于无法支撑的竞争劣势。”

ProtonMail解释道其多年来一直在App Store中提供免费版本的应用,但随后Apple突然改变了原本的IAP规则,并要求ProtonMail增加消费者通过该应用购买升级功能的能力,从而向Apple支付30%的订阅费。

ProtonMail指出,其应用与Apple的一项服务相竞争,要求它实现IAP将增加获客成本,降低竞争力,而这将对Apple有利。另一位市场参与者接受小组委员会采访时说,当Apple推出一款新的应用时,竞争对手应用开发者知道他们将可能突然被Apple有针对性地,通过以不同方式解释或执行规则从而判定为违规。

另一位与Apple的服务相竞争的应用开发者指出,Guidelines不断变化,当某个应用不再符合规则时,Apple会武断地做出决定,而这些决定总是有利于Apple的利益。

也有人指出,Apple单方面决定是否、如何以及何时适用其Guidelines,而且在方便的时候Apple也会自由制定“潜规则”。例如,Apple将“企业”和“消费者”应用区分开来,以证明其在2020年6月做出的要求Basecamp重新设计其应用以允许应用内注册(in-app signup)和尝试要求实施IAP的做法的合理性。

但直到2020年9月11日更新之前,这一区别并没有出现在Apple的Guidelines中。Apple表示,它有“一套对于Amazon以及其他所有符合准则的在Apple TV和iOS上提供视频流服务的标准条款。” Apple的一个商业伙伴告诉小组委员会,它怀疑Amazon通过免除某些类别交易的收入分成而获得优惠待遇。

小组委员会回顾了Apple公司CEO Tim Cook和百度(Baidu)一位高管之间关于Apple是否会向Baidu提供优惠待遇的沟通。在小组委员会的第六次听证会上,议员Johnson质询Cook,Apple在对待应用开发者的方式上是否存在差异。

Johnson还问,Apple是否真的向Baidu指派了两名员工帮助其解决App Store官僚作风(if it was true that Apple assigned Baidu two employees to help it navigate the App Store bureaucracy),以及其他应用开发者是否获得了与Apple人员相同的访问权限。

Cook回应道,“我们对每位开发者一视同仁”,并解释了App Store Guidelines “对每个人都适用”。他回答Johnson关于Baidu的询问时说:“我不知道,先生。”并补充道“我们为开发者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查看他们的beta测试版应用,不管它们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

(图片来自网络。截图为华盛顿邮报对于Cook参加听证会的报道文章。)

小组委员会审查的通讯记录显示,2014年,Baidu除其他事项外,要求Apple “为Baidu APPs的审查建立一个快速通道”,将Baidu设置为“中国区所有Apple设备上”的默认搜索和地图服务。

Cook还征求了Apple高管对Baidu提出的这些和其他要求的反馈意见,并指出,“我认为我们应该像对待Facebook那样,让一些人专注在他们上。有想法么?”一位高管在回复Cook的邮件时解释道:“工程师的建议是将扩展作为我们整合的途径”,并回应了Baidu的应用审查快速通道请求,“我相信我们在为所有应用建立快速审查过程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

Cook在两周内就回应了Baidu高管的要求。Cook写道:“我希望Apple与Baidu建立更深厚的关系。”他指出,Baidu高管的某些要求是“伟大的开端(great start)”。

针对Baidu高管提出的“应用审查快速通道”的要求,Cook写道:“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流程,使Baidu可以向我们发送一个beta测试应用进行审核,这通常可以加快流程。”Cook随后指出,他已从App Store负责人Phil Schiller的团队中指派两名员工,以“通过Apple帮助管理(help manage through Apple)。”

当在听证会后被问及这些问题时,Cook解释了他的观点,“没有专门针对Baidu的App Review‘快速通道’”,“任何开发者都可以通过提交正式的加速请求,以要求App Review进行快速审核”。

“我在邮件中提到的beta应用审查流程从2009年起就已经提供给开发者。” Cook还指出,“我在邮件中提到的关键联系人主要专注于Baidu概述的其他战略机遇。两人都没有进行App Store审查的责任。”

在随后与前App Store应用程序审查主管Phillip Shoemaker的采访中,小组委员会询问了Apple如何对待应用开发者。Shoemaker回应说,Apple声称对每位开发者一视同仁,这是“不诚实的(was not being honest)”。

Shoemaker还写道,App Store的规定往往是“武断(arbitrary)”和“有争议的(arguable)”,“Apple一直在努力利用App Store作为对抗竞争对手的武器。”他指出,“Apple对客户的设备拥有完全的和前所未有的权力(Apple has complete and unprecedented power over their customers’ devices)。Apple关于第三方应用的决策必须无可非议,而目前看来并非如此。”

Shoemaker还承认Apple自己的应用比第三方应用更具优势。在接受小组委员会的采访时,他形容那种对于Apple不偏袒自家应用的说法是不准确的。他此前曾指出,与Apple服务竞争的应用在通过App Store的审核过程中一直存在问题记录。

举例而言,Apple的游戏服务Apple Arcade就是这样一类应用,即当由第三方开发者提供时,“一直被禁止进入App Store”,但Apple允许自家应用进入,“尽管它违反了现有的Guidelines。”

Shoemaker先生向小组委员会解释说,Apple新的Guidelines中有关流媒体游戏服务的指南3.1.2a很可能是为了“专门排除Google Stadia”,他形容该决定“完全是武断的(completely arbitrary)”。法院和国际反垄断机构都对类似行为发表了评论。

Apple对其规则不透明且武断的说法提出异议。在回答议员Johnson的问题时,Cook坚称Guidelines“公开且透明”,而且Apple “对每位开发者一视同仁”。在回答小组委员会主席Cicilline的问题时,Cook重申,“Guidelines提供了透明度,并作为实用指南来帮助开发者更好地理解应用审批流程…Apple尝试将Guidelines统一适用于所有开发者和所有类型的应用程序。”

在小组委员会、司法部和各国竞争主管部门的审查下,Apple最近似乎修订了一些App Store政策。2020年6月,Apple宣布了App Store审查的新政策,该政策允许应用开发者对应用审查决定提出上诉,甚至可以挑战App Store的Guidelines。

Apple还宣布不再因违反App Store指南而阻止应用程序的bug修复更新。此外,Apple在2020年9月11日变更了其App Developer Guidelines以解决一些关于指南的问题——这些问题来自于本报告前面描述的许多近期的争议。

3. Siri Intelligent Voice Assistant(语音智能助手)

a. Market Power(市场地位)

Apple将Siri描述为“智能助手,它提供了一种在Apple设备上完成任务的更快、更简单的方法”,帮助用户“仅通过询问,就可以拨打电话、发送短信或电子邮件、安排会议和提醒、做笔记、网上搜索、查找本地商家、指路、获得答案、查找事实等等。”

Apple在2011年10月发布的iPhone 4S中集成了Siri。截至2018年1月,Apple表示Siri在超过5亿台设备上处于活跃状态,已成为全球范围使用最广泛的语音助手之一。

在提交给该小组委员会的一份文件中,Apple表示既没有为Siri创建市场份额数据,也不跟踪集成语音助手的第三方的市场份额数据。

市场研究公司FutureSource Consulting发现,截至2019年12月,Siri是市场领先的智能虚拟助手,在全球拥有35%的市场份额。一家第三方公司向小组委员会提供了额外的市场研究报告,报告称2018年上半年在全球销售的支持虚拟助手功能的设备中42%内置了Apple的Siri。

Apple与Google、Amazon以及Microsoft均为领先的智能虚拟助手提供商。Siri的成功反映了它与iPhone和其他Apple硬件的集成,如iPad、Mac、Apple Watch、Apple TV和HomePod。Siri是Apple智能家居设备生态系统的枢纽。用户可以在Apple设备上使用Siri控制与Apple HomeKit兼容的设备。

b. Merger Activity(并购行为)

初创公司Siri,Inc于2010年2月推出了iOS版Siri应用程序,其原型由Adam Cheyer在SRI International Research Lab工作时开发。两个月后,Apple收购了该公司。Apple继收购Siri之后又进行了一系列收购以加强Siri的底层技术和自然语言处理能力。

举例而言,2019年Apple收购了Laserlike技术以帮助Siri提高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结果的能力。2020年Apple收购了提供一种用于纠正数据缺陷的AI技术的公司Inductiv;专注于智能家居设备所需的低功耗、基于边缘计算AI工具的公司Xnor.ai;以及提高Siri语音识别准确率的公司Voysis。

c. Conduct(行为)

与Apple的许多其他产品和服务一样,其对智能语音助手市场也采取了“围墙花园(walled garden)”式的做法,通过限制数字语音助手在Apple设备上的工作方式和Siri在非Apple设备上的工作方式来限制互操作性,并利用Siri引导用户使用自己的产品和服务。

Apple不允许竞争对手的数字语音助手取代Siri在Apple设备的默认语音助手位置。在iOS设备上,用户必须通过下载应用来使用竞争对手的数字语音助手,然后使用Siri访问该语音助手,或者直接使用该应用。

此外,Apple没有为第三方设备制造商提供可以接收Siri命令的程序,只有Apple设备可以响应“嘿Siri”唤醒提示。尽管第三方硬件制造商可以通过与Apple HomeKit的合作使其产品兼容Siri,但控制智能设备所需的语音命令仍必须指向Apple设备(如iPhone或iPad)上的Siri。

除了将Siri与Apple硬件紧密绑定外,Apple还利用其支持语音的设备来加强消费者对Apple服务和应用的参与度。举例而言,在撰写本报告时,默认情况下,向Siri提出音乐播放请求将打开Apple Music;指路请求将打开Apple Maps;搜索请求将打开Safari。要通过Siri使用竞争对手的服务,用户必须调整设备的设置,并在Siri的命令中标识该服务(例如,“嘿Siri,在Spotify上播放国歌”)。

对于流媒体音乐服务,这种整合只有在2019年iOS 13推出之后才有可能实现。在此之前,即使用户在语音命令中说出了第三方流媒体服务的名称,Apple也开启Apple旗下品牌的替代方案。2020年6月,Apple宣布将更新HomePod智能音箱系统,以支持第三方音乐服务。目前尚不清楚集成的无缝程度,以及Apple Music是否仍将是预装的默认服务。

一位与小组委员会交谈的第三方人士称,Siri是一个“封闭式”智能虚拟助手,它限制了语音应用开发者可以访问的语音交互类型。

这位应用开发者解释说,允许iOS应用与Siri一起使用的SiriKit依赖于一个第三方可用的预先定义的基本交互列表,如消息、通话、支付等。Apple允许的交互设置非常有限,使之无法启动包括与Apple相竞争的应用在内的第三方服务应用。

这些做法最近已受到反垄断当局的审查。2019年3月,Spotify向欧盟委员会提交了针对Apple的投诉,据报道,其中指控Apple限制Spotify访问Siri。

2020年7月,欧盟委员会的反垄断机构宣布已对Apple、Google和Amazon等公司对数字助理和智能家居产品的使用情况展开调查。欧盟委员会的执行副总裁Margrethe Vestager在声明中指出互操作性和自我优先是关注的领域。(译者及点评:一介庶民)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知识产权竞争视角的上市公司研究平台
锦缎特邀作者

知识产权竞争视角的上市公司研究平台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