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苹果造车始末:至少酝酿了六年,还要再等四年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2-09
苹果汽车很可能是推动苹果继续成长的“下一件大事”。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金鹿,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关于苹果造车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分析人士认为该公司不太可能在短短四年内就推出其汽车。但事实上,苹果汽车项目至少已经酝酿了六年。从我们首次听说苹果计划造车以来,甚至可以追溯到2014年。苹果汽车据说可以自动驾驶,其设计与传统汽车有很大不同,它很可能是推动苹果继续成长的“下一件大事”。

2021年初,有报道称苹果正在与潜在制造商进行谈判,以使苹果汽车成为现实。随着谈判日益得到确认,这引发了人们对这种期盼已久的苹果新产品的极大兴趣。当然,这包括许多分析师对苹果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十分看好,但其他人对此持悲观态度。尽管有报道称苹果汽车将在2024年投产,但分析师警告称,自动驾驶技术的不成熟可能会限制苹果最终在其产品上提供的服务,甚至会推迟发布。

知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曾提出,我们最早要到2025年才能看到苹果汽车。而彭博社的报道则更为悲观,认为这款车还需要五到七年时间才能面世。有些股市分析师似乎认为苹果才刚刚开始这个项目,并抱怨说,从现在开始四年时间内不足以完成这项工作。但是,他们没有抓住重点,也没有关注苹果过去六年所做的努力。

到目前为止,苹果已经在汽车项目上投入了至少六年时间,付出了无数努力。还有无数的专利申请显示。在此期间,苹果从未停止重新设计这款车的概念。本文以复盘的形式回顾了苹果造车始末,涵盖了最初有关于其传闻到最近取得的进展等。

2014年:“泰坦计划”的名字曝光

最早提到苹果汽车项目的传闻是在2014年秋天,当时有媒体得知苹果正在招聘工程师。据说这些人受雇于一个名为“泰坦计划”(Project Titan)的项目,不过由于这些传言无法得到证实,所以当时媒体没有进行详细报道。

几个月后,谣言的细节得到了其他消息来源和媒体的证实,表明所传的事情以及“泰坦计划”的名称似乎都是真实的。

2015年:研究中心和办事处泄露

到2015年3月,人们相信苹果公司正在加州桑尼维尔的办公室里研发电动汽车。据说这是名为“SixtyEight Research”的市场研究公司所在地,这座大楼在内部被称为“SG5”,是苹果公司运营的“其他办公室”之一。媒体通过走访现场,检查建筑和相关文件,揭露了这一事件。

这座大楼距离苹果当时位于1 Infinite Loop的总部只有几分钟的路程。有消息称,苹果公司正在积极接收与那里的工作相关的货物。总体而言,苹果的办公室由七栋建筑组成,面积近30万平方英尺(约合27870平方米),尽管其中许多被用于其他项目。

在“175号街”的一栋房子当时已经几个月没有上市出售,但似乎没有登记在册的租户,而且在更改租户的建筑许可证中,还包括了占地4239平方英尺(约合423平方米)的“维修车库”。媒体的探访发现,这里是SixtyEight Research公司的发源地

该项目的保密范围显然也覆盖了苹果员工,他们被告知在进入大楼时要把徽章转过来。参观该地点的客人获得的徽章与苹果总部使用的徽章相同,但没有苹果的标志。磨砂玻璃和可见安全摄像头的使用表明,那里的保密程度显然超出了普通研究公司的级别。贴在前门上的一张纸通知司机,公司的大堂被搬到了其他地方,一座由苹果租用的大楼。

SixtyEight Research公司于2014年3月在特拉华州注册,然后于2014年11月在加州获得外国公司牌照。考虑到苹果历史上有利用空壳公司来隐藏秘密项目的前例,这是可以理解的。

SixtyEight Research公司还花钱从英国进口了一辆1957年的菲亚特Multipla 600,供苹果设计总监乔尼·艾维(Jony Ive)使用。据说艾维对菲亚特500情有独钟,这可能是这家公司与苹果存在联系的另一个例证。

2015年:数百名苹果员工参与

2015年2月,据称苹果有“数百名”员工在远离主园区的开发设施中从事汽车项目相关工作。报道称,iPod和iPhone设计师史蒂夫·扎德斯基(Steve Zadesky)负责该项目,并被放手从任何现有的苹果团队中招募人才。被招募的人中包括梅赛德斯-奔驰前研发主管约翰·容维思(Johann Jungwirth),他于2014年秋季加入苹果担任Mac系统工程主管。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也声称,苹果“非常努力”地从该公司挖角工程师,给他们加薪60%,并发放25万美元奖金。

2015年:配备摄像头的苹果测试车

2015年2月,加州有人发现了一辆汽车,被认为是苹果造车项目的一部分,因为至少有一辆车被发现注册在该公司名下。这些车辆有个安装在行李架上的X形框架,上面似乎搭载摄像头、圆盘状天线和后轮传感器的黑色凹槽。前部和后部的旋转圆柱形装置看起来像是激光雷达传感器。

虽然这些车辆被认为是用于更新类似谷歌街景风格的苹果地图,但也有可能这是苹果后来自动驾驶车辆研究的先驱。

2015年:招聘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据报道,2015年8月,特斯拉高级工程师杰米·卡尔森(Jamie Carlson)在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上更改个人资料,宣布加入苹果。当时,卡尔森和其他至少六名拥有自动驾驶汽车开发经验的员工一起加入了苹果。

一个月后,苹果其他潜在的自动驾驶汽车相关招聘被披露,包括来自不同机构和背景的汽车算法和成像专家。与此同时,苹果对特斯拉的挖角显然开始引发问题,并开始影响特斯拉的产品路线图。有传言称,Model 3推迟上市的原因是大批研究人员离职加入苹果。

媒体发现苹果汽车项目的早期证据

2015年:海军基地会谈

为了帮助测试“泰坦计划”,2015年8月有报道称,苹果正在洽谈租用旧金山附近一处2100英亩(850万平方米)的房产。公开记录显示,苹果曾与前海军基地GoMentum Station的代表会面,利用该基地进行自动驾驶车辆测试。

不同寻常的是,GoMentum Station的一名官员证实了谈判,并表示已经与苹果签署了保密协议。据报道,该设施包括高速公路立交桥、铁路道口和其他典型的道路特征,这使得这些场地对测试自动驾驶车辆系统特别有用。

2015年:寻找合作伙伴

2015年9月,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如果苹果要创造一款完整的汽车,它需要克服一系列障碍。按照设想的项目创建时间表,苹果汽车将在五年内开始生产,这可能会导致苹果寻求合作伙伴帮助,这是其尽快进入市场的一种捷径。

当时的一份报道称,苹果的目标是在2019年开始发货,但苹果显然未能实现这一时间表。这包括在规划可能的生产地点时遇到的问题。在此之前,苹果在圣何塞收购了一块43英亩(17万平方米)的建筑地块,当时该地块被认为是可能开发甚至最终组装苹果汽车的地点。

也有传言称,苹果曾考虑将宝马i3作为该项目的基础,两家公司当时据说也在进行谈判,尽管没有接近达成协议。

2015年:加州自动驾驶测试

2019年9月,苹果的律师与加州机动车管理局(DMV)以及该州自动驾驶车辆监管项目的共同发起人会面,内容涉及机动车管理局对道路自动驾驶车辆测试的规定和指导方针。

有人认为,这些规定将迫使苹果以公开的方式注册车辆,有效地确认了汽车开发正在进行,并消除了该项目的保密性。

2015年:马斯克炮轰挖角行为

在2015年10月的一次采访中,马斯克似乎并不担心苹果的挖角行为,声称苹果正在招聘特斯拉解雇的人。他说:“我们总是戏称苹果为特斯拉墓地:‘如果你不能在特斯拉工作,你就去为苹果工作。我不是在开玩笑!’”

马斯克说,汽车“与手机或智能手机相比非常复杂”,他警告说,这是个很难完成的项目,但“苹果正在朝这个方向投资,这是件好事”。评论发表后,马斯克随后做了澄清,他说:“我不讨厌苹果,它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有很多才华横溢的人。我喜欢他们的产品,我很高兴他们在做电动汽车。”

2015年:招聘热潮持续

苹果试图让更多工程师加入的招聘努力持续到2015年底,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附带损害。电动摩托车初创公司Task Motors在顶尖工程师跳槽到苹果后,于9月份申请破产。其35人的员工基础很小,这意味着关键人员的离职直接导致了公司的倒闭。

苹果其他引人注目的招聘包括英伟达的乔纳森·科恩(Jonathan Cohen),他曾担任CUDA图书馆和软件解决方案机器学习项目的主任,该项目包括计算机视觉技术,这些技术将成为自动驾驶车辆系统的核心。

英伟达深度学习总监乔纳森·科恩拥有车辆计算机视觉方面的经验

聘用前宝马员工汽车工程师洛南•奥布洛南(Ronan O Braonain)也表明,苹果的确在加速行动。奥布洛南还曾担任过电动汽车车队解决方案公司Vision Fleet以及数字车牌公司Reviver的首席技术官。

2016年:开始收购新域名

2016年1月,苹果被发现收购了许多新域名。虽然苹果通常会购买域名并注册商标,作为一种防御性举措,即使它不使用这些域名,但它拿到的一批域名表明了潜在的汽车用途。购买清单包括apple.car、apple.car和apple.auto。

另据报道称,苹果在加拿大渥太华郊区的卡纳塔租用了办公空间,那里是黑莓QNX软件系统部门的所在地。有消息称,苹果热衷于利用这块地产开发汽车软件。距离黑莓汽车软件团队如此之近,也为苹果提供了聘用更多拥有自动驾驶汽车经验的员工的机会。

2016年:重大离职和招聘冻结

2016年1月,有报道称,苹果汽车项目负责人史蒂夫·扎德斯基(Steve Zadesky)以“个人原因”为由,通知同事他将离开公司。

大约在同一时间,“泰坦计划”本身显然正处于十字路口,艾维对该团队的进展“表示不满”。苹果为此实施了招聘冻结举措,阻止更多人加入该团队,当时据信这个团队已经有1000多人。

2016年:森尼韦尔扩张

2016年2月和3月,森尼维尔发生了多起据称与苹果汽车开发有关的房产事件。当年2月,一份报告详细描述了一名居民如何在深夜向市政府官员投诉,附近存在机动车噪音。虽然这些噪音有可能来自重大翻新工程,但也有可能是与车辆开发有关。

森尼维尔政府当时强调的两个项目,表明苹果获得了附近拥有9600平方英尺(约890平方米)的办公空间建设许可,同时苹果正在搬进之前由Maxim Integrated占据的设施。这些建筑将被用作“汽车测试中心”,并测试“集成到高端汽车中的新电子技术”。

到了3月份,苹果正在寻找更多的空间,并在森尼维尔租了占地9.6万平方英尺(约8900平方米)的仓库,那里以前是百事可乐的装瓶厂。4月,有报道称苹果使用了希腊神话中的代号来指代该地区的设施,包括“帕加索斯”、“阿里亚”、“瑞亚”和“科维纳斯”等。

2016年:在德国建秘密实验室

2016年4月的一份报道称,苹果在德国柏林建成了秘密汽车实验室,有15到20名来自德国汽车业的“顶级”员工。该实验室不是由传统的工程师组成,据说更像是“孵化器”,为车辆、制造合作伙伴和其他相关主题提供想法。这些工程师不会被经理们阻挠,他们被认为是具有不同背景的“进步思想家”和“年轻专业人士”。

2016年4月,从特斯拉跳槽到苹果的知名人物是前汽车工程副总裁克里斯·波里特(Chris Porritt)。他将在苹果公司从事“特殊项目”,有可能成为即将离任的扎德斯基的接班人。

两名新人的招募表明,苹果对部分设计感兴趣,该公司的“产品实现实验室”增加了两名员工,包括前特斯拉研发硬件原型数控程序员戴维·马修科维茨(David Masiukiewicz)以及Andretti Autosport的数控机床车间主管凯文·哈维(Kevin Harvey)。

据报道,2016年5月,苹果还雇佣了库尔特·阿德尔伯格(Kurt Adelberger),这是通过谷歌的一项电动汽车专利申请披露的。

2016年:在旧金山开发设施

据2016年5月报道,苹果热衷于在旧金山湾区收购一块80万平方英尺(74322平方米)的土地。

当时哈德逊太平洋地产公司首席执行官维克多·科尔曼(Victor Coleman)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他看到了自动驾驶汽车公司收购房地产的“决定性行动”。他提到丰田、特斯拉和其他主要汽车制造商,接着称苹果希望收购占地80万平方英尺的土地,以供他们的自动驾驶汽车使用。

2016年:投资滴滴出行

2016年5月,苹果向Uber竞争对手滴滴出行投资10亿美元。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当时表示,促成这笔重大投资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有机会更多地了解中国的某些细分市场”。

虽然滴滴出行以通过APP叫车而闻名,但与一项主要的车载服务联手为苹果提供了一系列优势,同时前者也是一个潜在的研究来源和未来的苹果汽车客户。

与此同时,苹果正在与提供车辆充电站的公司进行谈判,并招聘该领域的工程师。苹果显然希望获得更多关于他们所使用技术的信息,但这些公司显然对过度分享持谨慎态度,因为他们将苹果视为潜在的竞争对手。

2016年:汽车团队领导层改组

苹果硬件工程师、前高管鲍勃·曼斯菲尔德(Bob Mansfield)于2016年7月重返公司,控制了电动汽车项目。曼斯菲尔德原定于2012年6月退休,但一个月后,他转而留任库克的顾问。他于2013年7月离任,成为技术高级副总裁,但仍继续为公司从事“特殊项目”的工作。

大约在同一时间,苹果又增加了一名备受瞩目的员工,他就是丹·道奇(Dan Dodge)。作为QNX的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他显然在当年早些时候离开了黑莓,加入了苹果。

曼斯菲尔德接手该项目后,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发生了许多重大变化。当年8月,苹果计算机视觉专家巴特·纳布(Bart Nabbe)离开,加盟电动汽车竞争对手法拉第未来。

9月份,苹果解雇了数十名员工,这是该项目“重新启动”的一部分,并将该项目的重点从研发整车转向自动驾驶汽车背后的基础技术。到了10月份,大批人员离职,这些要么是自愿离开,要么被重新分配,要么被裁员。剩下的工作人员显然被要求在2017年底的最后期限内,证明该项目的自动驾驶技术具有实用性。

大约在这个时候,关于苹果汽车设计的报道开始减少,重点转移到自动驾驶系统方面。设计方面偶尔出现在专利申请中,但由苹果设计的完整汽车的开发似乎已经陷入停滞。

2016年:公开承认测试

2016年11月,苹果向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发布了一份拟议中的政策更新提案,为行业新手提供与老牌制造商相同的公共道路测试机会,这是苹果对其车辆工作的公开确认。声明暗示,虽然现有政策在自动汽车开发方面是安全和灵活的,但有人建议修改监管规定,使其对其他公司更加开放。

前保时捷LMP1项目技术总监兼赛事总监亚历山大·希辛格

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苹果成功地招募到了一名重要的新员工,但又失去了另一名员工。2016年12月,保时捷LMP1项目的技术总监、前赛事总监亚历山大·希辛格(Alexander Hitzinger)加入苹果。2017年1月,特斯拉从苹果挖走了Swift创始人克里斯·拉特纳(Chris Lattner),取得了重大胜利。拉特纳将加入特斯拉的司机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团队。

2017年:苹果高管加入官方机构

2017年1月,美国交通部成立了自动驾驶车辆咨询委员会。该小组的重点是“自动化车辆的开发和部署,并在国防部继续进行相关研究、政策和法规的同时确定其需求”。

苹果副高级总裁丽莎·杰克逊(Lisa Jackson)与其他政府官员和汽车业人士一起加入,这让苹果在政策决策方面拥有了一定的影响力。

2017年:滴滴自动驾驶实验室成立

2017年3月,滴滴出行在加州山景城设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该实验室将致力于开发智能驾驶系统和人工智能交通安全系统。这个实验室的位置很有趣,因为它距离苹果库比蒂诺总部只有一箭之遥,而且滴滴是苹果投资的先前受益者。

与此同时,苹果据说正在瑞士的研究设施招聘人才。至少有10名苏黎世理工大学的博士和博士后加盟该实验室,他们都在计算机视觉和机器人方面有经验。这群人可能包括在ETH自主系统教授罗兰·西格沃特(Roland Siegwart)手下工作的专家。西格沃特证实,他的五名学生已经离开,但没有证实他们已经去了苹果。

2017年:开始自动驾驶测试

2017年4月,苹果获得了加州机动车管理局(DMV)的许可,可以在公共道路上进行测试,因此苹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倾向于开发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许可证涵盖了3辆雷克萨斯RX450h SUV和6名安全司机,尽管测试的车辆和人员数量将在未来不断增加。

同月,有关苹果自动驾驶汽车平台的文件被泄露,其中显示了可以采取的培训和行动,罗技车轮和踏板的使用,以及其他元素。到4月17日,在硅谷的道路上发现了苹果汽车,据信这些汽车是苹果测试车辆。车顶上的试验台包括激光雷达传感器、雷达阵列和多个摄像头。

在4月末时,苹果写信给机动车管理局,要求修改与“脱离接触报告”相关的协议和报告要求,试图将公众曝光率降至最低。苹果希望改变报告,以消除计划中的测试和其他操作限制,这些限制将导致系统失败,并让司机接手。

2017年:库克在开发者大会上谈及汽车

在2017年WWDC上,库克回答了一个关于苹果汽车计划的问题,因为该公司正在“专注于自动驾驶系统”,他认为这是“一项核心技术”,是“所有人工智能项目之母”。

2017年6月的一份报道称,苹果正与租车公司Hertz合作,在街道上测试其自动驾驶技术,双方的合作颇为出人意料。据称,双方的合作包括苹果从Hertz租赁一支“小车队”,苹果使用的雷克萨斯车型与Hertz自己测试时使用的雷克萨斯车型相同。

2017年:秘密电池研究

据报道,为了加速电动汽车研究,苹果与中国公司宁德时代合作改进电池技术。这表明,苹果在汽车设计方面的雄心并未完全熄灭,它仍在摸索可能性。2017年7月,苹果已经与宁德时代签署了电池研究协议,尽管汽车元素只是猜测。

2017年:自动驾驶巴士计划

2017年8月的一份报道称,苹果正在与一家老牌汽车制造商合作,创建名为Baril的自动驾驶巴士服务。这些巴士可以将苹果员工和物资从一个办公室运送到另一个办公室。当时,它的发布时间尚不清楚,也没有其选定的合作伙伴。

2017年:试验车辆升级

苹果车队上的传感器试验装置似乎在2017年8月进行了升级,配备了新的激光雷达集成摄像头、GPS和其他设备。苹果继续使用相同的雷克萨斯车型进行测试,但改为较新的车型。

第二个“泰坦计划”项目试验装置使用了更小的部件,总体上更紧凑

与在整车上使用大型车架和安装部件不同,新的试验装置更紧凑,安装在车顶支架上。到了10月份,这辆车的视频浮出水面,让人可以近距离看到实验装置。

2017年:17名工程师集体跳槽

2017年8月,苹果再次开始招聘员工,但目标是在叫车市场使用这项技术。据报道,在前一年的裁员之后,该团队仍然“受到目标混乱的困扰”,但新的招聘流程更专注于自动驾驶平台,而不是车辆设计。

就在苹果试图招募更多员工的时候,一个由17名工程师组成的团队在同月集体跳槽。这些人专门从事制动、悬挂和其他汽车系统的设计,他们加入了另一家自动驾驶公司Zoox。

2017年:进军亚利桑那州

2017年11月的一份报道称,苹果在亚利桑那州出其不意地租赁了一个前菲亚特克莱斯勒试验场,以测试其自动驾驶汽车平台。据说苹果已经从该州的其他类似地点招募了测试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运营将继续测试其自动驾驶系统。

这些土地租给了Road 14 Investment Partners公司,该公司于2015年在特拉华州注册成立,隶属于公司信托公司。这可能表明它是苹果创建的另一家空壳公司。据说,该地点可以通过许多不同的方式进行测试,包括模拟潮湿天气,真实驾驶的人行横道和十字路口等。

2017年:开始分享研究细节

2017年底,苹果的研究人员提供了他们创造自动驾驶汽车系统的细节。11月份的一篇研究论文解释了如何进行基于激光雷达的3D对象识别,这可以增强驾驶系统读取道路信息的能力。这包括创建3D点云和使用可训练的深度架构来表征3D形状。

2017年末,苹果对其自动驾驶汽车研究变得更加开放

到了12月,苹果人工智能研究总监鲁斯兰·萨拉克胡迪诺夫(Ruslan Salakhutdinov)在NIPS机器学习会议上谈到了其他未公开的领域,包括其基于摄像头的识别系统如何在被雨和停放的汽车遮挡的情况下,也能检测到物体。

2018年:测试车辆增至66辆

2018年初,苹果在提交给车管所的文件中透露,其在公共道路上有27辆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明显高于之前的3辆。仅仅两个月后,车队中的汽车总数就飙升至45辆,成为仅次于Cruise(110辆汽车)的第二大测试汽车车队。

两个月后,苹果测试车辆再次增长到55辆,后备司机达到83人。到7月份,这两个数字分别增至66和111。当时,机动车管理局只发放了56份测试许可证,批准了468辆汽车上路,这意味着苹果在自动驾驶测试车辆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2018年:詹南德雷亚加盟

2018年4月,苹果与离开谷歌的约翰·詹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a)签约,致力于其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战略。他之前在谷歌领导了将人工智能引入其整个产品系列的工作。

虽然詹南德雷亚是谷歌的人工智能首席执行官和搜索主管,但他在苹果公司的角色很可能主要围绕Siri,但也可能与“泰坦项目”有关。

2018年:大众PAIL班车谈判

PAIL班车使用的是大众Volkswagen Transporter Vans

有关PAIL班车的报道指出,在与宝马和其他汽车公司的谈判逐渐结束后,苹果与大众在该项目上进行了合作。据说,该项目使用了大众T6运输车作为班车,配备了专门的仪表盘、座椅以及电池。

2018年:Waymo工程师加入苹果

2018年6月,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汽车子公司Waymo的高级工程师杰米·韦多(Jamie Waydo)跳槽到了苹果。据称,她负责检查原型的安全性,并指导公司何时开始在凤凰城进行真实世界的道路测试是安全的。韦多之前曾在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工作。

2018年:人才招募拉锯战

2018年8月,苹果和特斯拉之间的招聘大战继续升级,双方各有输赢。道格·菲尔德(Doug Field)曾是苹果Mac硬件工程副总裁,在特斯拉工作了近五年后重返苹果。据报道,菲尔德将在泰坦计划中工作。

前苹果工程师道格·菲尔德从特斯拉离开回归

同月,一份报道称,在此之前的一年里,苹果至少从特斯拉招聘了46人。有些人被其挖走,另一些人在被特斯拉解雇后加入苹果。

2018年12月,苹果聘请了特斯拉高级设计师安德鲁·金(Andrew Kim)。安德鲁最初是一名汽车内饰设计师,负责仪表盘布局和车辆美学方面的工作。此次招聘可能是苹果试图慢慢回归自己制造汽车的想法,或者至少是设计自己的汽车。

2019年1月,亚历山大·希辛格(Alexander Hitzinger)被大众从苹果挖走,负责其商用车部门。他的角色将包括开发大众的自动驾驶汽车,将其视为“移动即服务”。

2018年:首起苹果自动驾驶事故发生

2018年8月,苹果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在路上遭遇了第一起车祸。一辆测试车在高速公路上与一辆日产Leaf发生追尾,两辆车都受到了“中度损坏”。在碰撞中没有重大的生命危险,因为Leaf的行驶速度只有每小时24公里。看起来也是Leaf司机的错,而不是苹果自动驾驶系统的故障。

2019年:大规模裁员

2019年1月,苹果还对其“泰坦项目”团队进行了另一次重组,解雇了200多名员工。并不是所有的员工都被解雇了,因为有些员工将被转移到苹果内部的其他职位。

苹果罕见地确认了这一重组,并借此机会表示:“我们仍然相信,自动驾驶系统存在巨大的机遇,苹果有独特的能力做出贡献,这是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的机器学习项目。”苹果随后证实2月又裁员190人。

2019年:高度敏感的脱离接触报告

2019年2月,加州机动车管理局的数据显示,就“脱离接触”而言,苹果的自动驾驶试验台是所有测试系统中表现最差的。这指的是自动模式被迫结束,并将控制权重新交给人类司机的情况。

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11月,苹果公司的车队平均每1600公里有871.65次“脱离接触”,与其他27家测试公司相比排名最靠后。相比之下,谷歌Waymo每1600公里“脱离接触”仅0.09次。

作为回应,苹果声称该系统过于谨慎和“保守”,因为它当时的设计并不能在“所有条件和情况下”运行。苹果自动驾驶系统工程高级总监杰米·韦多(Jamie Waydo)解释说:“为了支持这一方法,我们的公共道路测试政策要求司机在任何时候遇到超出我们目前证明能力的情况时,都要主动手动控制车辆。”

2019年:电动面包车亮相

德国2019年2月的一份报道称,苹果的电动汽车可能不是轿车,而是面包车。消息人士称,发现了黑色和银色的原型,都是面包车。同一份报告还说,苹果工程师们正在对这辆车的内部进行改造。

目前尚不清楚正在测试的车辆是否真的是“泰坦计划”的目标,是用于PAIL的面包车,还是其他目的。

2019年:库克表态非常乐观

在2019年3月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表示,公司正在为未来的产品“播种”和“掷骰子”,这些产品将会“让你大吃一惊”。库克宣称,对于苹果的发展方向,他“从未如此乐观”,但他拒绝具体说明公司的发展方向。

2019年3月,苹果从特斯拉挖来的是工程副总裁迈克尔·施韦库奇(Michael Schwekutsch)。他在3月初离开了特斯拉,成为苹果特别项目团队的一员,其中包括“泰坦计划”。这位高管在动力总成开发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曾博格华纳(BorgWarner)和GKN Driveline等相关工程公司工作,并参与宝马i8、菲亚特500eV、沃尔沃XC90和保时捷918世爵使用的电动和混合动力总成开发。

2019年:推动传感器供应商对话

到2019年4月,据说苹果正在与多家零部件供应商就用于“泰坦计划”的激光雷达传感器进行谈判。这显然是为了创造新一代试验台,安装在车辆上进行评估。据说苹果希望使用尽可能小的传感器,以潜在地将它们隐藏在汽车车身内。使用非机械版本的激光雷达硬件也可以降低传感器阵列的成本,当时估计每辆车的成本约为10万美元。

苹果报告称,2019年4月,其车队中在加州公共道路上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辆数量有所减少。当时,苹果称有69辆车,比2018年11月72辆的峰值有所下降。

2019年:收购Drive.ai

2019年6月,苹果证实已经收购了自动驾驶巴士和汽车套件初创公司Drive.ai,苹果接手了数十名从事工程和产品设计工作的员工,以及汽车和其他资产。交易条款没有透露,但该公司在2017年的估值约为2亿美元。

苹果从初创公司Drive.ai获得了员工和技术

2019年7月,苹果聘请了史蒂夫·麦克马努斯(Steve MacManus),他是一名长期在汽车业工作的资深人士,此前曾与特斯拉合作。他专注于汽车内饰,曾在宾利、阿斯顿·马丁、捷豹/路虎和罗孚集团工作,并在特斯拉担任工程副总裁四年多。麦克马努斯加入苹果时,在苹果园担任了一个含糊的“高级主管”角色。

2020年:削减更多测试车辆

2020年2月,苹果在加州测试的自动驾驶车辆再次减少,2018年12月至2019年11月期间,苹果69辆注册测试车辆中只有23辆处于活跃状态。他们总共只旅行了7544英里(约合12140公里),低于2018年的7.9万英里(约合12.7万公里)。

“脱离接触”的次数从一年前的每1600公里871.65次减少到8.48次。然而,苹果仍然远远落后于其他公司。百度处于领先地位,每1600公里“脱离接触”0.06次,Waymo和Cruise各有0.08次。

苹果地图汽车的成像和激光雷达数据可能会被用来训练苹果的自动驾驶系统

通过从街道捕获地图数据,包括高分辨率图像和激光雷达扫描,该系统可以收集大量数据,这些数据可用于机器学习目的,以帮助训练自动驾驶系统。这对于机器学习系统在远离苹果目前在路上测试的地方处理图像数据来说非常方便。

2020年:领导层再次改组

据报道,2020年12月,苹果更换了“泰坦计划”管理层,人工智能负责人约翰·詹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a)负责监督这个项目。该项目仍然由道格·菲尔德(Doug Field)负责日常工作,但总体上将由詹南德雷亚指导。曼斯菲尔德之前曾执掌苹果汽车项目,现在据说已经完全退休。

2020年:苹果台积电底合作芯片

2020年底,有传言称,苹果正在与长期的芯片合作伙伴台积电合作,开发用于苹果汽车的处理器和芯片。据称,这两家公司已经制定了在美国建厂生产芯片的计划,据称正在与汽车电子供应链的供应商进行谈判。该报道认为苹果的车型“类似于特斯拉”,但没有详细说明这意味着什么。

据报道,2021年1月,苹果组装合作伙伴富士康与电动汽车公司拜腾达成协议,向后者投资2亿美元,目标是在2022年初批量生产电动SUV M-Byte。虽然与苹果汽车没有直接关系,但富士康作为装配商与苹果的合作历史可能推动了这笔投资,因为富士康正着眼于与苹果达成组装苹果汽车的潜在交易。

2021年:与现代汽车谈判

据报道,从2021年1月开始,苹果就开始与韩国汽车制造商现代汽车集团进行谈判,以制造一款电动汽车,最有可能的就是传言中的苹果汽车。这些报道表明,苹果热衷于以某种形式将制造带到美国,可能是通过现代子公司起亚在佐治亚州的一家工厂生产,也有可能建设一家新工厂。

不同寻常的是,现代汽车证实正在与苹果公司进行早期谈判,但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到1月中旬,现代汽车仍在“苦恼”到底是与苹果在该项目上合作,还是将其移交给起亚汽车。显然,高管们在考虑为苹果制造汽车时遇到了问题,因为现代担心损害其品牌形象。至于这笔交易的财务方面,有报道称,苹果将为该项目向起亚投资36亿美元,目标是从2024年开始每年生产10万辆汽车。

2021年:挖走保时捷底盘开发副总裁

进入2021年2月,苹果又进行了一次高调招聘,聘用了曼弗雷德·哈勒(Manfred Harrer)博士,他是保时捷卡宴和底盘开发主管。此前,哈勒曾在奥迪担任工程师,负责宝马方向盘然后是保时捷底盘的开发。到了2016年,他成为整体底盘开发部门的负责人,并在离职前几个月成为卡宴系列主管。

据称,哈勒跳槽的动机是赢家挑战和寻找机会,而不是为了钱。他在保时捷的年薪超过60万欧元(72万美元),预计在苹果公司的年薪将在100万美元左右。

2021年:起亚谈判接近完成

据报道,到2月3日,苹果即将完成与起亚的汽车生产协议,完成4万亿韩元的投资,并在佐治亚州工厂生产汽车。有报道称,双方合作的第一批汽车“不会配备司机”,而是“专注于最后一英里”的“自动驾驶电动汽车”。这表明,这些车辆可能不一定是作为传统消费产品进行营销的,而可能是为了网约车和其他行业而设计的。

现代E-GMP是个电动汽车平台,曾被预测将为苹果汽车提供动力

2月5日有报道称,苹果和现代之间的谈判显然被搁置了。这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苹果对现代汽车公开证实正在进行谈判感到不安。据报道,作为对苹果愤怒的回应,现代和起亚都收回了声明。现在尚不清楚谈判是否会在短期内继续,因为现代内部就是将该项目移交给起亚还是直接处理存在争议。

2021年:苹果探索其他选择

在有报道称苹果暂停与现代谈判的同时,据称苹果正在与其他生产商就生产和供应合作事宜进行谈判,其中包括至少六家日本汽车制造商。虽然涉足苹果的品牌可能也会为供应商带来利润,但也有要求改变生产的需求,这可能会让供应商感到不安。此外,还可能会将重要的资源转移到这一努力上,影响到供应商其他现有的产品线。

声称苹果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将苹果汽车推向市场的问题在于,苹果肯定不是从零开始研发。它已经有数百名员工,他们都是各自领域的专家,还有大量的知识产权,更重要的是,苹果已经投入了六年时间。

当然,开发过程遭遇的挑战,可能影响自动驾驶汽车开发的法律法规的持续变化,甚至是寻找愿意与苹果合作的制造合作伙伴,都需要时间,这些都延长了苹果汽车上路前的等待时间。

不过,苹果也很幸运,它有庞大的现金储备,如果需要的话,它可以动用,更不用说每个季度都会增加的数百亿美元活钱儿。苹果在当前没有现金耗尽的担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可能也不会是一个问题。

这家iPhone制造商牢牢控制着自己在汽车行业的命运。虽然何时向公众推出苹果汽车仍然是个未知数,但该项目的悠久历史意味着,它很容易比任何人预期的更早推出新产品。

+1
4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特斯拉

保时捷

宝马

滴滴出行

得到

富士康

时遇

百度

苹果园

发源地

台积电

路特

下一件

品路

百事可乐

哈德逊

果成

苹果计划

才华横溢

LEM

奥迪

沃尔沃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