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是成年人的“不老神仙水”

燃财经 · 2021-02-08
QQ没老,是我们老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冯晓亭,编辑:赵磊,36氪经授权发布。

很多人的青春,都与腾讯QQ紧密相连。

“你上次登陆QQ是什么时候?”燃财经问了几位70后、80后乃至90后,仍有不少人回复,“我隔几天还会上QQ看一下,主要看有没收到新信息。”

但也有不少人早已忘记自己上一次登录QQ究竟是什么时候,“我现在手机里都没有安装QQ。”

“最近一次登录QQ,我记得是2018年,具体日子我忘记了,我只记得那天是QQ宠物停止运营的日子。”出生于1995年的马婷婷告诉燃财经,QQ承载了她上大学前所有的青春回忆,“那只叫‘大寶’的企鹅,是我有史以来养的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宠物’,即便它是一只仅存在于显示屏的一个‘电子宠物’。但看着它从蛋壳一点点长大,我一点一滴的心血也全在里面了。”

她甚至还偷偷攒下早餐钱买粉钻、充Q币,就为了给“大寶”提供好的生活条件。

其实早在2018年QQ宠物停止运营前,马婷婷就没有玩QQ宠物了。“主要是来到广州上大学后,周边同学都是用微信联系,QQ很少被提起。后来我的32G手机经常提醒内存不足,索性就把QQ卸载了,后来换了好几台手机,都没再重新下载过QQ。”马婷婷回忆道。

像马婷婷一样,很久未登录过QQ的用户数不胜数,2016年第三季度,是QQ自有记录以来,月活跃账户数量第一次下降,时至今日,QQ多项数据呈下滑趋势已有近5年之久。但是QQ并未因此销声匿迹,反而还在不断收获新一代的年轻用户。

与此同时,QQ还因其与微信截然不同的用户体验和功能,仍吸引着那些不再年轻的QQ用户们,这些QQ用户被外界称之为QQ“钉子户”,与作为移动互联网原住民的00后们不同,他们不擅于追捧QQ新推出的功能,不热衷于为自己做装扮,只是把QQ作为网络世界的一片自留地。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QQ就是那个和外面广阔世界联系起来的漂流瓶。”一位用户这样说。

01 把记忆装进QQ

没有哪个软件能像QQ一样,存有那么多人的回忆。

与马婷婷不同,林惠虽然也不会用QQ与亲戚朋友聊天,但仍会每个月定期将一对儿女的照片上传至QQ空间里的亲子相册中,“2014年大女儿出生时候我特意为她申请了一个QQ账号,每周都会以日志形式记录她的成长动态,可惜的是在她3岁左右时候,一方面我要重返职场,另一方面她要上幼儿园,每天我们都忙得鸡飞蛋打,我和她爸爸也就没再坚持下去。”

等怀二胎时候林惠才想起被‘遗忘’的账号,但过去几年了,账号也没绑定手机或身份验证,尝试过很多方式都找不回来,为了这事林惠夫妻二人还后悔了很久。

林惠告诉燃财经,虽然2019年QQ版本更新后,新增了QQ号码注销功能,但她永远不会注销,“不瞒你说,我和我老公就是QQ认识的,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网恋’。”那时候他们都还是懵懂的高中生,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用小灵通发QQ短信,两人每天晚上到对方空间“互踩”,久而久之就产生了好感。

“我与他的‘QQ爱’算是比较完整的,我们一起打理情侣空间,换情侣QQ装,换上情侣头像……总之做了很多当时我们认为是情侣该做的事,虽然在此之前我们从未谋面。”林惠笑着回忆道。在持续网聊一年后,恰逢他们要上高三,于是高三那年两人一起‘断网’,相约考同一所大学,只有单周放假时候才在网吧里开着摄像头见上一面。

“最后我们因为分数有差距没考上同一所大学,但由于填报志愿时都报的同一个省份大学,我们也算是从异地网恋‘奔现’了。”林惠打开手机QQ里的相册,“你看,这几个相册都是我和他一起拍的照片,年轻真美好啊。”

林惠手指上下滑动,燃财经留意到,她的QQ相册有上学、毕业、恋爱、聚会、结婚等众多场合的留念,而最近的两个相册均为她的亲子相册,分别是林惠6岁的女儿和刚满月的儿子,两个相册已收纳数千张照片。

“所以你说我怎么舍得注销QQ呢,仅是这里保存的近万张照片,千金不换。无论QQ空间留言板上的留言和发布的说说多么‘非主流’,我都不舍得删除,只是全部更改为‘自己可见’。QQ空间就是我青春记忆的聚集地,每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都在相册中被保存了下来。”林惠感慨道。

QQ对于马婷婷和林惠而言,或许是一个置于角落但藏着青春的匣子,平常不曾过多关注,但只需露出一丝缝隙,其中一涌而出的记忆碎片即刻将他们拉回青春岁月。然而,对于年近花甲的李承君而言,QQ并不是他的‘青春’,甚至他的好友列表人数也寥寥无几,但在微信流行前的那几年,QQ是他和老伴可以与海外留学的儿子‘见面’的唯一途径。

“一个刚成年的孩子要去德国读书,这事放在哪个家庭都很难接受,但孩子总要长大嘛,而且一个孩子能走出农村去到国外也不容易,做父母的也只能表示支持,但一想到可能一年都见不着孩子一面,我老伴每天睡觉前都得抹一把泪。”那时镇上有一个网吧,网吧老板和李承君道喜时得知他的担忧,便告知他,只要有台电脑和个摄像头,全球各地哪都能见着。

李承君请网吧老板帮忙组装了一台电脑,教他怎么使用。老板帮他注册了一个QQ账号,将号码和密码用纸条写着贴在电脑显示屏上,然后他就打电话问儿子要了QQ号码。“我儿子那时候听到我问他要QQ号码,还打趣说我也变‘时髦’了,听着开心。那天晚上我儿子回到宿舍便给我发来视频邀请,真的好神奇,我儿子就‘出现’在电脑里的。之后我老伴也不再会因为担心见不着儿子而抹泪了。”他笑着回忆。

自那以后,显示屏上架着一个套着红色利是封的摄像头,成了李承君电脑桌上的标配。但在2014年李承君拥有一台智能手机后,便没再使用过。

李承君告诉燃财经,现在他都好久没登录过QQ了,因为有了智能手机,在微信直接发起视频通话比用电脑更方便。但是他仍怀念电脑传来滴滴声音的那几年,“在那之前,我一直不懂我儿子的生活,有了QQ后,除了和他视频见面,还可以通过他发布的空间动态了解他在外的情况。”

挂QQ冲等级、氪金的QQ秀、半夜定时起床偷菜抢车位、养QQ宠物玩游戏、挂着“踩踩不跑堂”的留言板、五湖四海从未谋面的QQ爱……这些很多人遥远而又熟悉的回忆,都随着“主人设置了权限,你可以申请访问”而封锁于记忆匣子中。

02 00后驰骋QQ

但是,失去一些70后、80后乃至90后的QQ并没有就此没落。现实中的QQ,在一群00后手中,再次绽放异彩。

在一所中学附近的快餐店里,燃财经发现周边不少中学生的聊天界面并非如微信般简洁清爽,反而千奇百怪花里胡哨,燃财经试图向其中一位学生寻求确切答案。“对啊,你竟然都不知道这是QQ的聊天界面?”初二学生韩子睿说道。

据韩子睿介绍,在QQ的个性装扮里,用户可在其中挑选自己所喜欢的装扮主题,其外,气泡、字体、挂件、名片、进群特效等可以随个人喜好进行更换。但韩子睿也强调,“基本都是需要‘会员’身份才能获取,其中大部分还要求是‘超级会员’,有些也可以花钱购买。”

进入手机QQ的“开通会员”入口,燃财经发现,在该界面下方,有会员、大会员、黄钻和游戏四大专区中心,其中会员中心除“精选”外,还有乐花卡、学生、王卡、靓号、明星等业务。在“会员学生专区”,燃财经留意到该权益仅限16至24周岁的学生人员参加,通过认证的用户可享受购买超级会员的一些优惠,如24个月原价需要480元,而学生特惠仅需198元。

韩子睿显然还不满16周岁,但他也是万千超级会员的一员,据他介绍,从5年级至今,他已经连着充了几年超级会员,“我最喜欢是‘进群特效’,加入一个新群自带的特效,足以吸人眼球,还可以经常更换。”

据韩子睿介绍,他身边不少同学都开通了超级会员,“每个月20块钱的支出,对我们来说不算太高。”与此相对,2019年腾讯QQ发布《00后在QQ:2019 00后用户社交行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一半的QQ会员是00后,其中男生占比达到71%。

韩子睿补充道,他班上不少同学,除了开通超级会员外,还会同时开通其他会员以满足某些功能上的需求,如可获取厘米秀特权的豪华黄钻、拥有超级会员和豪华黄钻双特权的大会员等。厘米秀就是当年PC端QQ秀的升级移动端版本,在原有QQ秀的DIY形象和为好友送花等基础功能上,还增设了利用厘米形象演绎厘米动作功能。

在00后韩子睿的引导下,燃财经申领了属于自己的厘米形象,并换上了一件免费的装扮。此后返回与好友聊天界面,便看见厘米形象出现在会话框中,按照韩子睿的提示,给好友发送了一个“厘米动作”。韩子睿认为,这与表情包很像,但比表情包更能代表自己,“厘米形象都是我自己挑选装扮的,这就是我眼中我自己的形象。”

图源 / 燃财经截图

韩子睿厘米秀中的形象与他在现实中的形象并不相符——现实中的他理了一个小平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校服很干净,给人一个“乖小孩”的印象,然而他的厘米秀形象却处处彰显着个性:披肩凌乱的发型、潮流的风格服饰、骄傲放纵的动作……虚拟的厘米形象与现实形象有着天渊之别。

韩子睿将这现实与虚幻的差距定义为“张扬自我”。年轻人的自我大都是张扬的,但年纪大了之后往往就不需要以这样的形式获得自我认同感,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在年轻。

03 QQ就是“不老药”

在大多数从QQ转移到微信的用户眼中,QQ正如当年所流行的非智能手机一般已被淘汰。然而事实是,QQ如有特异功能一般,永葆着青春。

虽然有众多曾经“驰骋QQ”的年轻人们已经“抛弃”了QQ,但仍有从未离开QQ的老一辈用户们,对他们来说,QQ除了是情怀,还让他们在除微信外仍拥有一个社交阵地,可以结交志同道合的陌生好友,可以没有压力、肆无忌惮地嬉笑怒骂,可以放下现实生活中的矜持人设,重新做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人。

“QQ上有各种主题的QQ群,而且每个人都可以自行搜索申请入群。不是每个群高质量很高,但对我来说,这种途径更方便让我结识有相同兴趣爱好的朋友。”QQ老用户沈升说道。

在沈升眼中,微信是用来与熟人进行沟通的,而QQ则用来与陌生人进行沟通,“微信太私密了,基本都是熟人。有些时候想发个牢骚也不敢发在朋友圈,只能发在QQ空间或微博上。”而沈升现在仍沉迷QQ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因为QQ里基本没有熟人,会话信息界面也只有加的几个交流群在活跃,他可以在各种交流群中畅所欲言。

“在QQ里,就是一种很放松的感觉,没有工作群,没有亲朋好友。列表里活跃的都是一些我不认识但是却又聊得来的朋友,在社会属性不强的QQ里‘冲浪’,总让我有种卸下负担的感觉。”沈升说道。

在QQ上,成年人的社会属性降低了很多,他们虽然戴上了面具,却在言行上展现出更返璞归真的一面。“基本不会用微信来网上冲浪,在贴吧、微博、豆瓣各种地方留的都是QQ号,这一点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一位老用户说。

对于很多老用户来说,虽然作为压力巨大的社畜没有太多时间用在QQ上,但也没有离开QQ。也有一些QQ“钉子户”们留恋于QQ的原因,不在于QQ可满足陌生人社交和真实自我表达的需求,而在于QQ里一群“年轻血液”给他们带来的“创新基因”。

年近不惑的孟蝶是QQ较早的那批用户,“最初注册QQ只是为了能跟办公室的同事一块聊天,只是没想到后来,我沉迷上在QQ群里和一群年轻人聊天的感觉。以至于我现在还每天泡在QQ群里,看他们聊天。”

孟蝶是2001年注册的QQ账号,那一年,腾讯QQ在线用户刚突破百万大关,注册用户增至2000万。“那时候用QQ的人并不多,和现在一样,当初用QQ的大多也是一些年轻人,大部分白领线上交流用的都是MSN。我还记得我单位有过一段时间不允许上班时间挂QQ,领导觉得QQ‘滴滴滴’的通知声显得太不务正业了。”孟蝶说道。

“微信出现之后,我身边的同事朋友都选择使用微信联系了。说实话现在我和亲朋好友联系都集中在微信,QQ上还保持联系的都是些从未谋面的网友。”孟蝶介绍,因为她喜欢看小说,所以她加入了小说作者建立的QQ群里,群里大多都是初高中孩子,“每到下午四五点就是群里最热闹时候,一群年轻人唧唧歪歪在讨论些新鲜有趣的事,我虽然已经四十岁了,但每天接触这群年轻孩子,还是觉得自己在变年轻。”

但显而易见,作为QQ“钉子户”们,远没有00后们更能接受新事物,以孟蝶为例,她虽然知道“厘米秀”是什么,但她并不打算为自己开通一个厘米形象,“花里胡哨的,折腾不起。”

或寻到一处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或引来一口洋溢青春的“源头活水”,QQ“钉子户”们仍有他们坚守QQ的理由,正是因为他们和源源不断涌入的年轻人,已经21岁的QQ还将继续自己的“不老神话”,成为中国互联网上最常青的产品。

*文中配图来源于微博@腾讯QQ。文中马婷婷、林惠、李承君、韩子睿、沈升、孟蝶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1
7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燃财经特邀作者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下一篇

互联网大厂偏爱,潮玩有何魔力?

2021-02-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