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的理财人生

奇偶派 · 2021-02-08
基金?比特币?期货?炒股?记录五个年轻人的理财人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奇偶派”(ID:jioupai),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田欢子

编辑|王十

2020年8月10日,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联合支付宝发布的《2020国人理财趋势报告》显示,理财人群呈年轻化趋势,90后成主力军。

截至2021年1月22日,公募基金的总管理规模跃升至20.5万亿,这一数据在2018年年底仅为12.8万亿。而从去年开始,各大偏股型基金几乎都在暴涨,闭着眼睛买都能挣钱的市场,正不断刺激着年轻人们渴望“买基暴富”的神经。

属于年轻一代理财专属的炒币,也越来越火。2021 年 1 月 8 日,比特币突破 4 万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之后虽然回落,但仍然维持在 3 万美元的高位。2月3日,比特币连续第三天走高,触及过去几周交易区间的上限3.6万美元。

受全球货币宽松政策影响,大量热钱涌入股市,带动近两年全球股市大涨。截至2020年底,中国个人股票投资者的数量同比增长11%,达到1.774亿。去年12月,新增投资者开户数更是猛增160万,较上年同期翻了一番。据财联社的一项统计,超25%的家庭愿意拿出50%以上资产进行炒股,接近15%的受访者愿意拿出70%的现金资产炒股。

年轻一代,出生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从小就开始接触大量与钱相关的事物。但是,年轻一代也被不少人指摘,从小学会提前消费,没有金钱观念,“宁愿精致穷,不愿努力富”。

事实真的如此吗?奇偶派深访了Z世代的十多位年轻人,选择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五位,试图真实还原当前国内年轻人的理财面貌。

01 一年爆买23只基金?

“现在只想一心搞钱。”93年的羽飞理财一年多,“我觉得放银行收益太低了,工作攒了一点钱,身边又回听到同学炒股啥的也赚了不少钱。”,羽飞萌生了买点基金的想法。

去年一月,胆子还比较小的他在支付宝的理财模块的推荐下,买了支付宝三百块的守护包,其中包括了70%的余额宝和30%的债券型的基金

“持有不到三个月卖掉了,赚了六毛九。”,羽飞不再满足于这种收益不高的债基。6月始,他转向股票类型的基金。

“第一只是招商中证白酒指数分级,花了2000元。”在同事的推荐下,他再根据基金名气和收益的排行,陆续分批买入新的基金,“前段时间最高加到了10万,多是一些主动型的成长混合基金,还有最近很火的新能源汽车板块的,另外一些是半导体、消费、医药、军工等板块的。”

自买入这些基金后,羽飞发现自己的生活有了微妙而深入的变化。

向来理智消费的他发现,自己变得更加省钱了,在一些大额消费前,他一如既往地保持冷静克制,但心里会多加入一个消费标尺,“想着要把钱都放去理财”。

更深入的是,他觉察到自己的心情正时刻伴随手机里基金的涨跌起伏着,“刚开始的时候老是会去看,跌了就难受,第一次大跌了7个点,然后我就卖了,挺韭菜的。”羽飞觉得这已经影响到了自己的正常工作生活,他决定做一些改变。

用闹钟控制自己。

“因为买的是场外基金,所以下午三点收盘的价格才是当天的收益,中间变红或者变绿其实没啥影响,所以就定了两点五十的闹钟。”他为闹钟起名“抄底”,到了时间,“抄底”会提醒他去看一下,“如果跌了就补点仓,涨了就开心下,大涨就卖一点。”但有时候,他会订错闹钟上下午的时间,导致闹钟在周六凌晨两点五十的时候大叫起来。

羽飞说,虽然闹钟的名字叫抄底,其实跌的时间多一点,“都是补仓了。”

持有了半年多,收益率6.32%,累计收益13000元左右,羽飞觉得是时候止盈了。“最近又开始那种涨两天跌三天的日子了。”羽飞看了着手机里最近一直在跌的收益,盘算着行情很有可能回不去去年初一月份的火热。

2月2日,他清仓了手里的23只基金,有些吃惊的是,“现在才发现自己买了这么多只。”而让他作出清仓的决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买入的基金太多且抱团严重,“跌就一起跌,补都补不过来。”

“昨天清仓,今天果然绿了,我果然是一个合格的韭菜。”羽飞告诉奇偶派,对自己的首次入场,他很满意,“毕竟这个比银行强多了”,而对于投资理财,他认为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清仓不是退场,羽飞已经整理好十只自选基金,静待下跌再入场。

02 比特币与期货里长出交易员?

和羽飞不同,25岁的左伦从不玩基金,“我连A股都不玩了,账户都还在,但我已经不动它们了,收益少到没法说,A股需要大资金投入才能做事。”左伦没有大资金,他的目标也远不止跑赢银行,对他来说,理财有更加重大的意义。

他说这是“怕入错行”的选择。左伦大学学的是机械专业,毕业后误打误撞进入了民航业,但金融才是真的兴趣,大学期间,看完了《富爸爸穷爸爸》、《货币战争》等启蒙书后,左伦逐渐走上了理财之路。

左伦的最终目标,是成为一名坐在电脑前操作市场的优秀交易员。他称如今自己正在“打两份工”,业余时间,他几乎都在看书和看盘,“因为我觉得我应该把投资做成一门生意,投资就是你的工作,你应该去认真的对待”。

大四炒股亏了4、5千之后,比特币和期货交易市场成为他的主战场。

“我投入比特币的所有本金已经翻番了,目前市值已经过十万了。”

左伦回忆,刚开始做比特币的时候,也是一名韭菜。投入几千块钱进去之后,一天暴涨100%-200%,他兴奋地跟进到3万,“跟进去就被割”,亏钱了,左伦并不甘心,又继续补充资金,补充到5万块钱,通过“滚雪球的艺术”,他见到了曙光,但左伦并不打算交割,他有点自己的想法,左伦告诉奇偶派,“赚到10万甚至20万都是可能的,而且今年是个大牛市,也可能赚到上百万人民币,未来谁也无法估计”。

左伦,也开始涉足期货市场。他正打算看《股票大作手回忆录》、《金融炼金术》,“好好拜读一下,毕竟大师的作品嘛,索罗斯,他这一辈子都只写了这一本书”。

看书是有感于一位博主,“这位博主是一名期货交易员,他从245美金,做到10万美金,只用了三个月时间”。左伦看到视频后,想到自己曾经做过期货,虽然亏了两万块钱,但也决定拿出那天剩的306美金,效仿这位博主。

“我把这306美金做到了5000美金,但是我没来得及拿,有天市场大跌,给我打回去了,后面隔了一段时间,我又做了一次,也是306美金,做到1000块钱,但是也是被市场打掉了。”

两次打击之后,左伦认真地复盘,第一次是仓位管理没有做好,“仓位管理很重要,不要那么高频交易,应该追求高的盈亏比,有一个好的获利空间”,第二次是风险控制没有做好,“我开的仓太多了,爆仓了,仓位少点根本不会爆仓,早都翻过三万美金了,那么小点资金翻三万资金,一年工资才有多少嘛。”

左伦反思仓位管理、风险控制应该好好研究一下,于是买回来了这两本书,“我把这两本书看完之后,后面再去做期货。”相较于股票的“大资本才能做事”,左伦认为,期货能用三个月时间从245美金挣到10万美金,“就值得去学习。”

“期货已经算是入门了”,但他承认风险太大,但要是真正成为一名期货交易员,一天挣一辆车一辆房随便挣了。但他时刻提醒自己,要做一个乐观的享受主义者,要学会生活,理财本质就是为了改善生活。

左伦说,他在金融市场开眼长见识就是通过比特币和期货,这是一个新兴的市场,任何人都可以去做,他告诉奇偶派,“风口不对,方向错了你永远挣不到钱,风一般的话,你永远成为不了财富自由者,这个世界上最需要学习的地方就是交易市场。”

“我最终的目标,还是想成为交易员,如果有可能,自己成立一个基金,但那都是后话了。”

03 炒股也子承父业?

何马几乎只炒股,深受父亲炒股的影响,“我爸爸懂股票,他30年老股民了,我受他的感染开始炒股的。”

2017年和2018两年,何马亏的比较厉害,但这两年,他基本上都是赚钱的,“去年赚了8万多,我基本上年化下来20-30%的净利润,换句话说,大概三年能够翻一番吧。

刚开始,何马爸爸会教他股票怎么选,以及一些基本的操作理念,然后自己再看书学习,渐渐也开始懂股票。即使有爸爸这样久经沙场的老股民,何马第一支股票也是自己选的,入市5年来他一直坚持着独立选股。

何马能清楚地记得自己每只股票的买入和卖出价,谈到那些“年轻不懂事”卖出后又大涨的股票,何马轻飘飘一笔带过,“没我什么事儿了。”

和大多数新手一样,刚开始何马也习惯投机,一遇到上涨,怕跌,“就想及时止盈”。现在则不同,他只做波段,一年月均操作频次大概在十次以内,也不怎么看盘,就拿着,涨多了就卖了,跌回来有差价再买回来。

“普通人买股票都没有耐心,我相信90%的人都不会一只票一直捏着。” 经历市场5年来,何马经手了10来只股票,现在只剩下三只,一只医药股票、一只食品股票、一只券商股票。这三只股票的持股时间都在两年以上,最长的三年多,这段时间,这只持有时间最长的股票没有盈利,其他两只都分别浮盈百分之二十多、百分之五十多,何马说,“需要有耐心。”

看财报、体验产品、结合现实,三者综合分析,何马大致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选股体系。

何马说,一个公司不管什么行业,首先得理解它的商业模式,知道它的钱是怎么赚的,赛道到底值不值钱。相较于看书学习,现阶段,看公司财报对何马来说更重要,这是研究了解公司的必经之路。

何马很重视看公司财报,“我持有的股票每一季度的财报我都会去看,我爸爸那些人就不懂公司,现在都还在学习,我相信90%的股民都不会去看财报,看不懂的。”

何马只买to C的公司, “我一般不会去选择to B的公司,因为他们的盈利能力不稳定。”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看不到产品,也用不了产品,就相当于我没有办法去亲身实地地研究。”为了选股,何马一直都会亲自去体验这些公司的产品。

而回到最初的选股逻辑,何马回归现实情况。选择食品业,有两个原因,何马说,一是因为“我认为现在的年轻人普遍都会食用西化食品,二是因为食品行业消费品肯定目前还是一个比较赚钱的行业,你说什么别的高档服饰,受经济影响会受挫,但食品我觉得永远是刚需”。

他选择医药业,也很简单,“因为这个公司是做药的,药品针对高发病症,买它的股份就有保障,它的产品毛利率特别高。”而选择券商业,何马认为今明两年可能是一波牛市,只要是牛市,券商就会涨,“我选了一支这里面被低估的”。

何马认为自己的选股能力还可以,在他的股票池里,现在躺着大概有300多只自选股,纳入重点关注的股票有20到30只,“持仓的就这三只”。

一直以来,对韭菜的争议很多,何马认为个体投资者永远都是韭菜。“一般来说,只要你炒股你就是韭菜。” 何马告诉奇偶派,有些人买股票亏了又不卖,就拿着,只是账面上亏,“所以我觉得在股票里面,只要你不割肉,你就永远不会亏,只要不退市就还有希望。”

但他隐隐担忧,未来风格可能会有切换,会出现大量的仙股,所以一直告诫自己“买股票一定要买那种流动性好、市值较高、行业龙头的白马或蓝筹”。

04 最好的止损是不理财?

“期待我爹吧,如果实在不愿意出来,可以扳回一成也行”,对父亲几年前炒股亏掉几百万,新月仍然芥蒂颇深。

新月爸爸炒股24年,2015年股灾,亏了500万,她是2019年大二这年才知道这事的。

作为普通工薪家庭,新月爸月工资到手五六千,年终奖也就四五万。不过,新月家日常开支一直很紧张,“我爸习惯把钱全部留在股市里,一发工资就全部打进去,日常生活费用都是我妈承担”,新月一直觉得家里没什么钱。

15年股灾,新月还在上高二,学习紧张,在家时间不长,所以除了家里不怎么说话,她当时什么也没有感觉到。16年高考,新月没考好,本来家里说好送她出国,但过了一个月,“又说不行了”,新月现在回过头去看,她觉得“应该是那次投资又被套牢了吧”。

“亏钱应该是个过程。”新月说,爸爸能亏光是加了杠杆,后来亏红了眼还借钱炒股,到了18年,本金亏得七七八八了,新月爸爸就把最后剩余一点取出来还借贷炒股的钱。

“钱不够,他让我妈拿钱救他,我妈也很无奈,一个人生活顾三个人吃喝,哪有钱救他啊” ,消停了一年之后,19年行情好,新月爸又把旧房子卖了30W左右,作为本金又杀进去了,新月反复劝阻,但是根本没有话语权。

今年大四毕业,新月还想出国读研,但爸爸每次都不给她留余地,这让她很难过,“如果不炒股的话,我可能也不用这么窘迫,但是他偏偏就是赌徒心态又钻进去了。”

在知道这件事之前,新月挺喜欢和爸爸交流,“他很聪明又健谈,像个老顽童,对我也挺宽容。”最开始知道的时候,新月是心疼,“怎么亏了这么多,就像梦一样,在我知道有过钱时已经没钱了”。

现在她很无奈,“劝也劝不了,像是被控制了”,新月疏远父亲好像是无形中的,“我也没有冷战,就是话不多了”。

新月爸爸很不喜欢新月妈妈和她过问自己股市的情况,新月也觉得正常,“那是他的钱,我不能左右他的决定,不过他也蛮自私的,从不把钱取出来改善妻女生活,但是基本生活没有亏待我,所以我不能指摘任何。”

“我们没有平等对话的权利”,为了防止爸爸冷不丁可能又有一天把钱输光了,她开始自己拼命攒钱。

“我以前消费习惯很小资,也经常出去旅游”,但大学四年里,新月完全杜绝消费,她不化妆不买衣服不恋爱不点外卖,但也不计帐,“抠抠搜搜已经够难过了,还要记录自己抠抠搜搜的过程,就太难过了。”在北京上学的她,去年9月到11月,月消费都控制在1千左右。

四年下来,通过节省生活费和实习工资等,她攒了3.3万,即使是经济管理学院学统计的,专业课上也教了股票期货等知识,但新月完全做不了理财投资,“我很恐惧理财这件事,那些都会亏光吧。”

她认为还是要慎重,“我始终觉得我爸像赌博一样,干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家人的生活”。

05 投资自己也是理财

柑橘和新月一样,都是大四毕业生,都完全不理财,但原因却是不同的。

“大家好像宽泛地把理财当成了投资,认知太局限了,其实我心目中,理财不等同于投资。”柑橘认为,只要是关注自己金钱的动态,安排好自己的金钱,就都应该算作理财。

去年一二月,柑橘出于好奇,也在网上了解了一下基金,但最后放弃了,柑橘很看重自己的时间和心情,“如果经常要去关注市场动态,花时间又消耗心情,那对于我来说就是得不偿失”。

柑橘想了想,她不投资的原因有两个,首先是本金不多,这是重要的原因,其次就是时间问题,“现在可能确实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我是一个不喜欢把精力放在很多件事情上的人。”

为了避免分散注意力,她现在干脆不去做投资的事情,甚至连支付宝里的余额宝,柑橘也完全拒绝,她解释,“一来是不信任,“就担心跑路嘛,和ofo一样,二来是它不能吸引我,放在那里让你得到一点钱,它不能让你收获什么,没有意义”。

“我有一个纸质的记账本”,她将它大致分为了两类,投资自己的和提升自己生活乐趣的。投资自己的主要是记录花钱买书、考证之类的消费;提升自己生活乐趣类的,是买香薰,买一些装扮,买一些家里的干花这一类。平时如果放假有时间的话,她会考虑每周统一记一次。

柑橘形容自己是乐观的消极主义者,“任何事情,我会先考虑到最坏的结果。”所以,她想象自己毕业工作有存款之后,将会严格控制自己的存款,1/5是她能够承受的最坏的边界,“这1/5用来投资基金和股票,就算全部打水漂了,我也能完全接受。”

1/5的划定还有另外一层含义,柑橘说,“我已经能够预想到它最坏的结果了,我就抱着开心的能够接受的心态去面对,这是不至于担心的程度,我如果All in了,我本金收不回来怎么办呀?我不想担心这些”。

柑橘不允许自己因为担忧,因为畏惧和焦虑,丧失了生活的幸福感,她说这样是非常得不偿失的事情。

不过投资基金和股票是一个方面,如果有机会和有条件的话,她更希望投资一些小店,小机构之类,“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投资理财的方式,我觉得现在理财的讲法还是太局限了,投资自己也是理财。”

06 终

28岁的羽飞买基金是因为银行收益太低,选择了门槛较低的基金,有了成果之后,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25岁的左伦为了更大的收益,在本金不多的情况下,一头扎进了比特币和期货交易的世界,希望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交易员。

30岁出头的何马在爸爸的影响下,进入股市,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或许会一直当“韭菜”,但只要不退市就还有希望。

21岁的新月,因为父亲将一切金钱的增长希望都放在了炒股上,最后一把亏光,心存恐惧,几乎拒绝了一切理财方式。

22岁的柑橘认为,大家对理财的认知太局限了,相比各种投资产品,她更相信投资自己,满足自己的生活工作,达到最佳的精神与物质状态,才是最好的理财。

五位不同的年轻人,有着各自不同的生活境遇,他们的理财方式与思维,没有传统金融行业专业理财的条条框框,真实又轻松,新颖又大胆。

未来终究是属于Z世代的那些年轻人,也许就是在现在看来截然不同、不守常规的理财才是未来的理财。

(羽飞、左伦、何马、新月、柑橘均为化名)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公众号“奇偶派”作者,关注上市公司,产业经济,宏观经济发展。
奇偶派特邀作者

公众号“奇偶派”作者,关注上市公司,产业经济,宏观经济发展。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