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现实的《奇葩说》,为何还是不能收复民心?

文娱价值官2021-02-08
最接地气的第七季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内娱组,36氪经授权发布。

撰 文丨郑 文

编 辑丨奈 奈

继杨幂、宋丹丹之后,新女神蔡明的登场,将《奇葩说》第七季“接地气”的企图心明晃晃的打上了屏幕。而纵观已播出的十三期辩题,也可以看到节目组誓将“菜市场哲学”贯彻到底的决心。

其实从第五季开始,《奇葩说》的制作逻辑就已经很清晰——摆脱对一二线高知圈层的依赖,向下沉市场和更年轻的用户靠拢。而这一破圈思维在当季确实也起到了奇效,热度和流量的数据比之前涨了近一倍,从而也带来了商业上的巨大回馈。因此,在经历了承前启后,平平无奇的第六季之后,制作团队决定迈出更大一步,将拓圈思维应用到极致,“独立女性收彩礼”“妈妈追星不着家”等,这些在菜市场听阿姨们八卦都能得出答案的辩题,成为本季的主导,节目组甚至为了更联结当下,将“只能在2020年讨论”作为选择标准之一。但被社会热点牵着走的导向,以及辩题的浅薄与无趣,也成为这一季《奇葩说》被网友诟病和吐槽的焦点。当一档内容输出型的节目,变成了一档讨好观众型的节目后,豆瓣7.1的7季最低评分,也无情的甩出了答案:原来观众并没有被讨好到!

当然,本季也有惊喜,新导师刘擎教授成为这熙熙攘攘的社会大课堂上的一股清流,也是这位真正的理想主义者,让我们意识到:当生活越现实,理想才越闪光!

当《奇葩说》不再奇葩

昨天播出的第十三期辩题是“父母该不该告诉孩子家里不富裕?”

乍听这个题没有什么辩的必要性,所以整期对峙下来,也可以看到,双方是在达成大量共识的情况之下,将辩题衍进到更深入的层次,比如“亲子之间诚实沟通本身的意义”。

傅首尔获得本期MVP,她也贡献了本季以来个人的最佳表现,金句“真实的自卑也好过虚假的自信“登上了热搜第一位。她代表正方的主要观点是,不富裕是一个确定事实,一个要面对的问题,告诉孩子是沟通的开始。

席瑞的表现也很精彩,他代表的反方主要观点是“不富裕”是家长一种抱怨语境下对孩子的压迫,而“亏欠式”心理对孩子未来发展的格局会有极大的限制。

但整场看下来,价值官发现黄执中的阐述才是最有力量的,他揭示了中国人的亲子关系普遍是陷在“当面拒绝沟通,背后默默奉献,然后自我感动”的困局里,其实是“不接纳,不亲密,不信任”,而我们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亲子关系之间要同频,要同悲喜。

而之所以黄执中未能获得MVP,是因为在自由交火时,他说的一句:“羡慕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不是正常的情感?别人有的,我也要有,不可以吗?”如此明显的价值漏洞让他瞬间处于被动,面对席瑞的猛烈进攻,他的回击也很单薄,此前的大好局面险此付之一炬。其实黄执中说的这个点很真实,攀比永远是真实存在的,但它确实又是尖锐和刺耳的,如果能给予大量的论述,或许可以得到理解,但骤然提出,只会让人反感。

而由此其实也可以间接的看出,《奇葩说》七季以来观众群体的变迁,在它还是小众节目的时候,面对的是接受能力比较强的观众,往往拥有较强包容性和反思精神,但倒向大众后,观点看似多元,道德标准却趋于单一,网络探讨空间也越显狭窄,辩手的很多异见会因为政治不正确显得暴论。

所以你也会发现,“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陈铭会成为最受欢迎且长久不衰的老奇葩,虽然本质上,他甚至不能被定义为“奇葩”,他代表的是中国传统的“仁义礼至信温良恭俭让”的主流价值观的回归。

思辩类节目应不应该接地气?

本期,蔡康永说这是他这么多季以来打过的最绝望的一道题,所以他的两次奇袭都一败涂地,最后提出了“贫穷限制了想象力“的观点其实也很牵强。当然,以他这样的导师身份,他完全可以像李诞一样打着哈哈就糊弄过去,但是他没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种对待节目认真的态度还是值得赞赏的。

其实大家会觉得这一季不好看,本质上还是辩题受限。价值官连续几期看下来,也可以感受到,辩题自身可挖掘角度的匮乏性导致价值输出的匮乏。事实上,这一季《奇葩说》的辩题确实不好打,因为基本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生活题,连熊浩都吐槽格局太小,“当问题越来越琐碎的时候,我就会发现没有体验,也不知道怎么发表意见。”

曾经的《奇葩说》讨论的是人的梦想与生存之间如何权衡;身体与灵魂之间如何权衡;公理和正义之间,到底是用多数人利益界定,还是保障到最弱者的权益来界定;这世界是不是应该从追求效率,变成追求幸福······而如今,催婚、生子、996······紧跟时事抓住流量密码,什么火辩什么,但这用得着讨论吗?996难道是对的吗?

是的,正如娱评人耳尔所言,“《奇葩说7》攒了一箩筐‘六便士’性质的辩题,导致节目内容缺少了‘仰望星空性质’的哲思,选手的辩论也流于‘耍嘴皮子图一乐呵’的浅表,失去了予人启迪的魅力。”

其实可以理解节目组的思路,尤其是在政策收紧,网络环境越显复杂的时代背景之下,民生辩题可能是在安全可控的范围下,进行思想掽撞的最好的方向选择。在大方向确定后,一方面研究已播出节目的播放数据,另一方面于开播前,提前半年在网上征集问题,再交由数据公司统一检验并选择观众更想看的。

但思辩类节目应不应该接地气呢?马东给出过答案:“其实《奇葩说》传播度最广的话题不是擦边球话题,而是‘要不要送父母去养老院的话题’。我们相信在有限的线段里有无限的点,今天的社会有太多还没有关注到的点和没有充分讨论的话题。不打擦边球依然可以触达人心。”

只是我们还是怀念那些不接地气但震聋发聩的声音,“救猫还是救名画”、“要不要植入知识芯片”,在这些更具人性和哲思的话题里,知识和逻辑的魅力被放大,段子和情感变苍白。

权衡好脑洞题和民生题的比例,不要为了抢夺下沉市场而赶走老观众,这或许是《奇葩说》节目组应该更多思考的问题。

有变化也有惊喜

作为全网自制综艺的第一个爆款,《奇葩说》曾辉煌到投广告的“金主”多到放不下,不得不开辟“第二战场”《奇葩大会》。但无论曾经有多火爆,经年累月,观众的审美疲劳也是必须要面对的自然规律。

在第五季时,马东就坦言曾经想过要不要放弃,但他也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如果这个时代的屏幕没有《奇葩说》,也未尝不是一种遗憾。“它有存在的价值,价值是关注更多的人,关注自己当下的生活,关注现代人内心的困境与焦虑,通过辩论与交流的方式,说出自己心里想说的话。”

价值官也认为,尽管市场上语言类节目越来越多,但核心是思辩的《奇葩说》,在本质上没有代餐,所以连办七季,哪怕审美疲劳,也一直有稳固的市场。

而在新的一季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些惊喜的变化,比如在海选阶段,就有很多00后的小朋友,勇敢的站上了辩论台。这一代人的生活环境决定了他们的见识要更宽阔,又有足够的安全感,能够跟权威平等对话,所以他们的发言尽管青涩,却掷地有声。

价值官认为,这一季最好的设计,是请到刘擎教授和薛兆丰组了一个“风流CP”,这两个人的专业:经济与哲学,对应的恰恰是现实与理想,是实然与应然,正好可以打造观点和立场上的对抗性,也为观众提供对问题的两种不同的解法和世界观。

刘教授初登《奇葩说》舞台,但他在场上的从容、机敏和有效控场的姿态,足见其与这个另类的场合,有着天然的融合度。而他每次都以人文关怀的视角,给这个重利又浮躁的社会注入了一丝清泉。观众的网友的支持率,也可以让我们更多了解当下年轻群体的思潮,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喜欢薛兆丰的论断?也是因为年轻人还有心中的理想,而且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够坚持自己的理想。

当刘擎教授以“勇敢的天真”坚定的告诉我们“人是一个作为目的的存在,而不仅仅是任何发展的工具”、“这个世界应该让那些不好的选择消失”、“40岁的时候,如果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那是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时,李诞发出了感叹“我仿佛又找到那个热血的自己”,也让作为观者的我们,在现实的纷扰之中,看到了星星点点的文明之光。

结语

下一期辩题终于回归脑洞题——《奇葩星球新科技,人们可以自由买卖生命时间,你支持吗?》,文娱价值官期待陈铭的表现!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纵观文娱产业风云变幻,探寻文娱商业价值,深耕高品质原创报道
特邀作者

纵观文娱产业风云变幻,探寻文娱商业价值,深耕高品质原创报道

下一篇

但愿上市能让知乎真正怯魅。

2021-02-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