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市值快手背后,是这对金牌搭档的秘密法则

互联网深读2021-02-05
“这两个人就像巴菲特和芒格,配合默契,互相成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深读”(ID:internetshendu),作者:奥尔加,36氪经授权发布。

2月5日,快手上市。中国互联网圈从此少了一个独角兽,多了一个万亿市值小巨头。

比起热衷“无限游戏”的美团王兴,信奉“大力出奇迹”、“像做产品一样做公司”的字节跳动张一鸣,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可以说十分低调。

他很少在公开场合输出价值观或管理方法论,甚至在内部管理中也甚少留下个人印记,以至于快手这家公司在公众眼中多少有些面目模糊、缺乏性格。

直到快手进入上市流程,家底大白于天下,大家才意外地发现,在快手,原来还有一个人和宿华的重要性不相上下,他就是另一位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程一笑。

左二为程一笑,右二为宿华

从两人的持股占比就可以看出端倪——宿华12.648%,程一笑10.023%,且两人都持有拥有10倍投票权的A类股票。如此看上去,低调神秘的快手老板,又多了一位。

同样鲜为人知的是,程一笑才是快手真正意义上的产品“创始人”,是那个创业点子的最早发明者。在他创办快手后两年,宿华才加入快手,担任起“创始人兼职业经理人”的角色,帮助快手完成了一项重要转型,并迅速步入正轨。最终,宿华成为这家公司的一把手,而程一笑则甘居第二。

10年过去,在最近的一次架构调整中,宿华和程一笑的分工是这样的:宿华偏向战略决策和公司管理;程一笑作为首席产品官,负责电商、游戏等业务,以及战略投资和收购。

可以说,宿华和程一笑的组合关系和搭档故事在中国互联网史上都是罕见的。但和历史上那些著名的创业搭档,譬如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一样,他们既在技能上高度互补,又在内核上保持统一。

快手投资人、红杉资本曹曦评价说,“这两个人就像巴菲特和芒格,配合默契,互相成就。”

一次相遇,两种人类

1985年的程一笑生于东北城市铁岭,大学毕业后在惠普当过软件工程师,也在人人网开发过iPhone客户端。沉默寡言、喜爱琢磨技术和产品,是当时他给外界留下的最深印象。

快手最初也只是一个产品经理创造的个人软件,一款GIF动图工具。直到2012年,程一笑遇到晨兴资本投资人张斐,后者给了他200万,占了20%股份,快手才成立了公司。

当时还是3G时代,图文已经略显单调,视频的带宽太小造成卡顿,好玩好用的GIF短时间给快手吸引到一批有创意的动图爱好者。

但到了2013年初,问题出现了。快手正经历在从GIF工具到内容社区的艰难转型,十几万日后活好几个月不见涨,账上的钱也不多了。不善表达的程一笑见了一圈投资人,大家普遍对他信心不足,不愿投钱。

冥冥之中,程一笑在等待一个人。

当时,前谷歌百度工程师宿华刚结束一个创业项目,带着20多个新方向找到张斐,张斐听罢觉得都不太靠谱,顺水推舟建议他“考虑一下快手”。

“宿华找方向难,一笑找人难,宿华是技术和算法驱动方面的人才,而一笑是很有产品头脑的人。”张斐回忆说。两人认识后聊了几次,出乎意料地投缘。宿华是这样描述的,“我们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彼此价值观相似,易于相互理解;技能经历又很不同,也很互补。”

宿华加入快手后,着手把快手的工程能力、系统稳定性和架构提升起来,同时把推荐算法应用到内容分发上,改善了用户体验,而程一笑依然可以专注于产品,把他对社区的社交类产品的理解发挥到极致。

两人合作后不久,快手用户就涨了十倍以上,到2017年底,日活已经突破千亿,昔日的“GIF快手”(早期品牌名)逐渐长成了今天的快手。

一位著名自媒体人曾把程一笑戏称为“天通苑的张小龙”——“天通苑”是他当年筚路蓝缕创业的地方,而“张小龙”无疑是对他产品能力的称赞。但更大的暗示还在于,程一笑需要一个马化腾式的人物,敦促他走出一个产品经理的舒适区,创造真正的公司神话。

可以说,快手两位创始人的联手是一个创业联盟的范本,正如伟大的苹果公司的肇始,也是从乔布斯和他的高中校友沃兹尼亚克的故事开始一样。

乔布斯是汽车维修商的儿子,而沃兹尼亚克是工程系专家的儿子,乔布斯具备神奇的“现实扭曲力场”,沃兹尼亚克则单纯、害羞,还有点社交障碍。

但两人把各自的商业远见和工程技术能力结合了起来,更重要的是,他们互相尊重——乔布斯敬畏沃兹在技术设计方面的才华,沃兹则佩服乔布斯的商业能力。

这对搭档创造的奇迹值得铭记:沃兹尼亚克设计出了AppleII 的电路板和相关软件,堪称20世纪最伟大的个人发明之一,而乔布斯把沃兹的电路板整合成为一台完美的机器,加上电源和漂亮的箱子,并真正创办了苹果公司。

此后16年,各种型号的AppleII卖出了接近600万台,但是如果没有乔布斯和他野心勃勃的商业计划,这台机器可能只是发烧友圈子里的陈列品罢了。

沃兹和乔布斯

回到快手的故事。和那些年少就相识,或大学时上下铺的兄弟创业团队相比,宿华和程一笑的“相遇”的确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小概率事件。站在宿华的立场上,他之所以愿意和程一笑搭档,也是因为此前创业经历了诸多不顺,在低谷中意识到自己的能力边界。“一个优秀的人在很顺的时候,是很难了解自己并深度思考的。”宿华后来也承认了这一点。

当然更重要的也更难复制的,是程一笑在利益分配时的慷慨。

创业搭档:成也利益,败也利益

想邀请创业雄心未泯的宿华半路加入,晨兴的张斐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

当时晨兴占股20%,程一笑和另外跟随他创业的合伙人占股80%,双方各稀释一半股权,给宿华和新团队50%。张斐提议宿华做CEO,程一笑负责产品。

这个方案的冒险之处在于,宿华究竟能否带领公司走出瓶颈还是未知数,但一旦设立这个股权池,程一笑和他团队的股份就会立刻大幅下降,比宿华团队更少。事实上,当时的确有很多接近快手的人都不看好宿华的加入。

但程一笑没思考太久,就答应了这个方案。“他是一个真正有大智慧的人,明白什么是自己想要的和最重要的,并知道做取舍。”张斐感叹说。

利益分不妥,事业就无以为继,没有人比深谙人性的投资人们更懂得这个道理。他们撮合人的合作,撮合公司的合并,和被投企业的关系既紧密又微妙,亲身参与或目睹过太多或明或暗的角力,也更懂这种“舍得”之可贵。

科技史上的著名创业搭档、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就有过一段公开的裂痕,全因利益而起。

微软在1975年成立时,个人计算机市场快速膨胀,两人也把自己的强项发挥到极致:盖茨忙着招揽生意,控制专利买卖,埋头在法律和合同里;艾伦则专注在公司内部的运营和管理,指导程序员工作。

后来,盖茨提出自己牺牲多,对公司贡献大,“应当拿的分成比60%更多”。虽然艾伦心中不悦,但还是接受了64:36的方案。

在微软快速发展时,苹果也崛起了。为了防御对手,作为微软技术负责人的艾伦从APPLE II电路板着手,克服了一系列困难,成功把微软产品植入到苹果电脑里,这帮助微软在艰难环境中维持了不错的收入水平。但当他提出更多分成要求时,却被盖茨强硬拒绝了。

甚至盖茨请来鲍尔默作为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时,给了后者8.75%的股份,大大超过了艾伦答应的数字。艾伦再次怒斥盖茨。

压弯最后一根稻草的是微软上市后,艾伦被诊断为“霍奇金病”,他一边接受治疗一边工作。某天,艾伦听到盖茨和鲍尔默高声讨论,表达对艾伦缺席工作的不满,并想通过发行期权来稀释他的份额。愤怒之余,艾伦意识到,该离开的时候终于到了。

艾伦虽然离开了微软,但仍保留董事会席位至2000年,手中的微软股票也足以让他后半生无虞。时过境迁,两位搭档最终重归于好。2013年,两人同框,再现了一张80年代的合影。

2018年艾伦去世时,盖茨发文悼念称,“我最亲爱的朋友保罗·艾伦逝世了,这让我感到非常伤心……没有他,就不会有个人电脑的出现。”

艾伦和盖茨,1981年和2013年

相比之下,快手的幸运之处在于,从成立到上市,这家度过整整十年的公司依然由两位创始人共同掌舵。这既缘于程一笑的慷慨,也缘于宿华对程一笑创始理念(比如“平等”、“温度”、“信任”)的充分尊重和为人处事的分寸感。

上市当天,宿华在演讲中言必称“一笑”,而程一笑依然是那个话语简短、看上去“一直没变过”的创始人。

不过,成就快手的也同样值得警惕。双创始人制需要什么都商量着来,一定程度也造成其决策滞后,反应迟缓,“佛系”标签由此而来。此前也有快手中层在内部论坛上直指“老板消失”、“信息不畅”等问题,引发了激烈的内部讨论。

与此同时,在和抖音的贴身肉搏战中,快手正变得越来越像它的对手,但这真的是好事吗?

快手可以有两个创始人,但世界可能真的不需要两个抖音。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