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光速中国韩彦:从向美国学习VC到中国影响全球,一支基金的时代缩影

36氪VClub2021-02-05
去观察光速中国团队和整个光速品牌之间的互动会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那是一个完完整整从向美国学习、到自我觉醒生长、再到向世界施加影响力的过程。和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诞生、发展走向几乎完全一致。

光速这家老牌美国风险投资基金成立于1999年,2006年这支全球基金开启在中国的投资。2011年底,光速中国开始独立运作,陆续募集完成八支基金。独立的中国团队换来了更高效的决策机制和更适应本土的创新认知,已投出了包括樊登读书、禾赛科技、简普科技(NYSE:JT)、满帮集团、美团(HK:3690)、拼多多(NASDAQ:PDD)、企鹅杏仁、青云科技、商米科技、途家斯维登、小鹏汽车(NYSE:XPEV)、信也科技(NYSE:FINV)、中际旭创(SZ:300308)等在内的优质企业。

然而,光速中国的团队没有陷在过往成功的经验里。2019年初,光速中国完成了总额超过6亿美元的四号早期美元基金和一号成长期基金的募资,确立了“早期基金+成长基金”的结构。2020年4月,光速完成15亿美元全球精选基金的募集。光速全球精选基金的成立进一步扩容了“弹药库”,也释放了一个光速回归“全球时代”的信号。

36氪了解到,这支全球精选基金的投资决策委员会(IC)中有3位光速美国合伙人、1位光速印度合伙人以及2位光速中国合伙人。其目标是:“重点加注光速已在早期投资的优秀企业,以及部分处于成长期或晚期的细分赛道头部企业,助力他们成为世界级的成功创新企业。”据悉,该支基金投资的中国企业包括了光速中国早期投资的满帮集团和禾赛科技。

其实从2018年开始,整个光速品牌重新回归全球化的脚步就开始了。从那时起,光速中国与光速全球平台下的各个团队的交流在迅速增加,从一季度一次到一个月甚至两周一次。最直接的结果是同一个领域的创新在世界的不同国度发生。

“教育领域,我们中国团队早期投资了火花思维乐乐课堂葡萄智学,印度团队则投资了在线教育平台Byju's,一家2020年全球独角兽TOP100的企业。金融科技领域,我们在早期投了拍拍贷、融360,印度团队投了当地的借贷平台RedCarpet,光速美国投资的金融科技公司Affirm被认为是美国版的花呗,刚刚登陆纳斯达克,市值突破200亿美元。新能源和自动驾驶领域,我们投了电动车公司小鹏汽车、激光雷达公司禾赛科技,美国团队则是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urora的投资人。旅游领域,光速中国早年投资了民宿行业的龙头企业途家,光速印度是印度最大的经济型连锁酒店服务平台OYO Rooms的天使轮投资人。”

近期,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接受了36氪的专访。他告诉36氪:“当光速全球精选基金在一个全球的IC下去做投资的时候,全球各地的经验和认知积累是收拢的。把全球有影响力的公司及资源整合起来,这种收拢是有价值的,这会让这些公司不仅有区域影响力,更能给他们带去世界的影响力。我们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做中国创新的全球合伙人。”

随着2020年VC行业头部效应日益明显,无数从业者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VC的1%究竟是什么?有些人会认为,当追逐头部企业成为规律,这是一个不怎么需要认知的时代。显然,韩彦和光速的答案是否定的。在比同行更早、更准建立认知这件事上,进一步加深全球化是光速中国给出的回答。

全球化的竞争需要具有全球观的投资机构

36氪:在光速中国最近很多的公开发声中,“全球化”似乎是一个出镜率最高的关键词。为什么?

韩彦:因为我们观察到了真实发生的变化。VC这个行当缘起美国,到2000年左右发生了第一次全球化。从IDG进入中国,到红杉、光速等外资品牌进入中国,是第一次的全球化,紧接着就是各个中国团队的独立。2018年左右,VC的第二次全球化开始了。以光速中国为代表,独立的状态发生改变,中国与美国、印度、欧洲等国的沟通开始加强。我觉得,第一次的变化是足迹的全球化,第二次则是沟通的全球化。

36氪:如果说,第一次全球化的核心是探寻更大的创新市场,在你看来,第二次全球化的驱动力是什么?

韩彦:第一次全球化的本质是美国将VC行业带到世界的过程。但最近几年,你很容易就会发现,第二次全球化的主角是中国。从“copy to China”到“copy from China”,可以看到源自中国的创新商业模式,包括电商、数字支付、共享经济等在持续地对外输出。比如中国已经很成熟的直播带货模式最近在美国就很受欢迎,电商直播公司Pops hop Live刚刚锁定了最新一轮融资,估值已经达到近1亿美元。

我们感受到,现在不论是印度,还是美国,与中国的沟通诉求愈发强烈。原先,光速美国与我们团队每季度沟通一次,现在几乎每个月都有1-2次固定的沟通。同样,印度团队与我们的沟通频次也缩短到了1-2个月一次。

36氪:中国正在越来越被需要。

韩彦:这是一方面。从长远的趋势来看,地域间的界限在被打破。2015年之后,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成功经验在被印度等国家的创新公司所学习。同样,在企业服务等赛道,中国也在持续地向美国学习。

置身于光速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投资机构,同一个领域的创新在2015年之后频繁地在不同的国度发生——比如在教育领域,我们中国团队早期投资了火花思维、乐乐课堂、葡萄智学,印度团队则投资了在线教育平台BYJU'S,一家2020年全球独角兽TOP100的企业。金融科技领域,我们在早期投了拍拍贷、融360,印度团队投了当地的借贷平台RedCarpet,光速美国投资的金融科技公司Affirm被认为是美国版的花呗,刚刚登陆纳斯达克,市值突破200亿美元。新能源和自动驾驶领域,我们投了电动车公司小鹏汽车、激光雷达公司禾赛科技,美国团队则是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urora的投资人。旅游领域,光速中国早年投资了民宿行业的龙头企业途家,光速印度是印度最大的经济型连锁酒店服务平台OYO Rooms的天使轮投资人。

36氪:全球化对于机构自身感知创新的好处一直以来是很明确的。关键问题是,对于未来的创业者来说,拥有全球化的资源是否变得越来越重要?

韩彦:我有一个信念:未来十年是中国出现世界级CEO及公司的十年。过去,你能想到中国的世界级公司可能是海尔华为、大疆,这个名单不是很长,能做到世界级的模式、产品、平台的公司并不多。但最近几年,从我们的被投企业中传递出了一个信号——我们看到很多好的产品和服务都开始世界化他们的产品线,甚至我们有被投企业50%的收入来自中国以外。

当创业者的目标市场是放眼全球的,他们也需要一个具有全球观的投资机构。不光是资金的支持,更重要的是这家投资机构的全球视角、资源、经验。通过给创业者搭建全球的认知,可以支持他们将商业版图更全球化。

从“早期”到“全周期”,赌有正向价值的大势

36氪:头部效应可能是2020年整个创投行业最鲜明的关键词。资金在向头部机构、头部企业集中。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韩彦:任何一个行业都遵寻“8020法则”,20%的人、企业定义剩下的80%。VC这个行当可能更特殊,5%定义95%。做VC永远不可能抓住所有机会,我们需要做的是抓住一个时代,这是一个投资人最重要的事情。在光速,我更希望的是我们的团队work as a team来赌那些能给社会带来正向价值的大势。

36氪:和很多投资机构一样,光速近些年也在扩大资金规模。专注早期的定位会发生改变吗?

韩彦:首先,光速要做中国最好的早期投资人,以早期投资的高命中率来带动成长期的投资,这个定位从来没有改变。其次,想要建立更早的认知,就一定要专注,并有所抛弃。我们抛弃了一些我们不熟悉、不擅长的领域,有选择地放下,以少搏多。

近些年我们的募资规模在逐渐扩大,是为了能持续加注我们在早期就看好的公司。从支持他们的第一轮A轮融资开始,在之后的轮次通过持续输送资本,真正做到长期投资。比如满帮,我们是A轮唯一的投资人,之后我们又连续加注了7轮,包括最近完成的一轮融资。在CB Insights公布的2020年全球融资事件,从单笔交易金额来看,2020 年获得单笔最多融资的是 SpaceX(19亿美元),紧随其后的就是满帮集团(17亿美元)。

目前,我们已是中国风险投资市场中少有的专注早期,同时有能力一路支持到公司后期发展阶段,覆盖全投资周期的全球化基金。

36氪:在我理解,一些机构扩大规模有种补偿效应,也就是早期错过的好项目,通过后期基金来补仓。这和光速的逻辑不同吗?

韩彦:这个行业有两种玩法,这两种方式没有绝对的对错,但是殊途同归。一个叫AUM(资产管理规模),或者叫power house,主打的是覆盖率和管理资产的大小。另一个是光速的风格,叫boutique house,以合理规模搏最大回报,我们以赌到事情的影响力和回报倍数为目标。

时代的红利仍在,中国创业者将有更多的机会

36氪:2011年光速中国的独立其实也是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的重要转折点,人们普遍认为这背后是人口红利叠加移动红利的结果。2018年开始,光速又从独立向沟通转变,这是否意味着时代的红利已经消失殆尽?

韩彦:如果把时间拉长到100、200、甚至300年来看,你会发现,时代仍然在推动商业的创新。我觉得,改革开放是中国走入繁荣期的开始。微观来看,这个繁荣期的初期是互联网的发展、移动的红利。再往后,下一个大平台的机会呼之欲出,现在在新能源汽车、半导体芯片、有产品力的国货品牌等领域,我们都能看到很多好的机会。

36氪:时代的红利仍在,但具体方向在转变。

韩彦:没错。当中国的产品、技术、服务都在逐步成长壮大,这一潭宝贵的活水会持续流动。我们看到中国正在从过往低端装配的价值链环节向中高技术领域迈进,这也是光速坚定不移地支持中国创新的原因。疫情后中国的复工复产已成常态,而从全球来看,产业链的恢复还有待时日,因此我们看到国内的制造业和技术创新都在加速升级。与此同时,区域发展也已不单局限于发达的东南沿海,而是逐步延伸到中部、西部等区域,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五线城市渗透,这些都在进一步助推创新的力量。此外,中国的创新创业随着自贸区的建设、一带一路的推进,逐渐向海外蔓延,这些都给中国企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平台提供了捷径,为中国创业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与红利。

36氪: 2020年,新冠疫情、新经济、新技术这些关键词被反复提及。2021年我们再来看全球化,投资机构和创业者要做些怎样的改变?

韩彦:对于光速来说,我们要再往前走一步。光速目前的全球联动机制和沟通已经产生了一些火花。再往前走的意思是,我们要主动建立全球顶级企业家的生态圈。这批企业家是具有全局观的,他们从开始创业看到的就是整个世界。所以第一步我们要把光速全球的企业家们聚集在一起,第二步由这批人去推动更好的全球化。比如,在科技层面,通过光速的全球布局,让中国、美国、以色列、印度等团队一同发力去挖掘人类下一步在科技上可能突破的创新点。未来我们在这方面将会有更多的尝试。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途家

葡萄智学

火花思维

融360

乐乐课堂

华为

拼多多

云科技

樊登读书

海尔

下一篇

“家人们!这是我们家的股票…”

2021-02-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