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亿美元,战略第一,遇见渣打的CVC

36氪VClub2021-02-04
左手财务,右手战略,在中国,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作为一只正在崛起的强势力量,在摸索中前进。162多年前就进入中国的渣打银行,在2019年8月6日将创新分支渣打创投在中国落地,明确将诉求聚焦于匹配集团战略。

渣打创投由创新实验室、创投基金、创业孵化器三大板块组成,渣打创投大中华和北亚区执行总裁张斐告诉36氪,三者相辅相成,发挥更大的能量,借助内部和外部力量重塑银行的创新基因,最终实现银行业务的使命——根据客户的需求有针对性地服务客户。

按照渣打创投的规划,到2021年底前全球将在一支基金中投入约11亿美金;与此同时,还在积极筹备几支新基金,中国也将筹集设立专属基金。投资标的锁定在具有前瞻性的技术以及与银行业务相契合的金融科技公司上,投资额一般在50万到500万美金之间,集中在B轮以后。中国专属新基金将重点关注种子轮到A轮的企业。

在投资之外,渣打创投也通过自身力量,以及与集团其他业务线、第三方和客户合作,一同孵化创新业务,挖掘潜在用户需求,积极探索新技术应用。

在两年的时间里,渣打创投投资了近十多个企业,包括新加坡的支付企业SoCash、美国的AI数据处理公司Instabase等;在新企业的孵化上,渣打在印度尼西亚推出“银行即服务”解决方案Nexus,在香港创立了虚拟银行MOX。

根据融资中国的整理,2020年上半年,在疫情影响下,中国CVC机构总投资数为343笔,虽相比上一年稍显低迷,下滑16.95%,但活跃程度明显高于IVC机构(Independent Venture Capital)。银行向来是科技投资的领头羊,2019年中国银行业整体技术投入达1214.8亿元,金融科技投入及创新应用远超其他金融机构。拥有168年历史、全球布局60个市场,为来自145个市场的客户提供服务的渣打银行是投资市场不可忽视的力量,渣打创投对中国的期待与愿景正在一点点成真。

百年银行的探索精神

“我们不完全认可财务回报是第一要务,我们首先考虑的是标的是否与集团战略匹配。”张斐笃定地说。

这样的笃定非一日之业。2019年8月的第一天,渣打银行剥离全球私募股权业务的消息重磅出街,近20亿美元的交易资产使其成为当时最大的新兴市场股权投资业务管理层收购。

在17年的持续投资历史中,渣打银行聚焦新兴市场,在非洲、亚洲和中东地区对90家企业累计投资超过55亿美元,包括思妍丽满记甜品等,涉猎成长型少数股权投资和控股型杠杆收购,共为投资人实现超过50亿美元的现金收益。

百年银行的好奇心和探索精神仅止步于此吗?很快,它以另一种形式付诸实践:成立渣打创投,并在2019年8月6日在全球创新创业的前沿阵地——中国落地。

迄今为止,渣打创投的投资项目包括跨境电商、跨境支付、AI的数据处理、安全通讯相关的技术等,保险科技、财富管理以及健康科技等亦在考虑范围内。

至于中国内地,张斐将投资范畴形容为“一切跟降低人们的焦虑相关的行业”,“因为我们认为这是与银行‘Here for good 一心做好,始终如一’使命密切相关的主题。银行的Job to Be Done是降低资本在社会中流动的交易成本,同时在这个过程中降低个人和企业的焦虑感。”渣打创投投资的初心正是这种使命感。

多方安全计算是张斐及其团队近期重点在关注和寻求标的的细分领域。 他认为,在全球更加普遍重视个人信息和隐私保护的大背景下,多方安全计算为安全合规地进行“多方位风控”提供了基础设施。这种技术可以帮助企业在不侵犯客户隐私的情况下,建立“多维度的客户画像”。金融行业分析的数据可以从静态的征信数据、财务数据扩展到医疗、供应链和交通等领域,大大增强风控模型的准确度和有效性。

他指出,在这一领域,国内国外都尚未出现巨头,科技公司需要结合金融行业的应用场景进一步打磨技术,这正是渣打的优势所在。不过,渣打有一项“铁律”:先合作,再投资。不可否认,投资前的尽职调查对一家公司的认知有限,通过业务上的合作让双方建立更全面更深入的相互了解。

例如,2020年1月,渣打银行宣布战略投资中国本土金融科技公司联易融,这是渣打银行第一次投资中国的供应链金融平台,而对于联易融来说也是首次在投资人名单上加入国际银行的名字。而投资发生前一年,双方已经签署合作备忘录,共同开发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目前合作业务的范围也在不断拓宽。

不止于投资,更多元的工具

与一般VC或PE不同的是,渣打创投还承载着创业孵化器和创新实验室两项重任。来自新业务的收入被视作衡量一家大企业未来成长动力的重要指标,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的大型银行都在紧锣密鼓投身新金融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毕竟一旦落后,便可能错过一个时代。

渣打创投的创业孵化器由创投和业务线共同出资,与业务线、第三方以及客户一同孵化新的、具有创新性和颠覆性的业务和企业。渣打创投也会和金融科技公司进行合作,以渣打的业务为锚点,深挖客户的需求,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建立独立运营的业务。

创新实验室是投资和创业孵化器的基础。通过实验室,创投运用 HCD(Human Centered Design以人为本的设计理论)挖掘潜在用户需求,积极探索新技术应用,推进银行的创新文化建设。

“这些业务最终服务客户,符合从客户需求出发、帮助解决个人和企业焦虑的初心。”张斐说。这位曾经在德国成功创业并效力于保险巨头作为数字化转型的负责人,从渣打集团战略角度考虑,提出venture building 的目标是创造出企业发展的“第二曲线”、“第三曲线”,打造新的增长点。

一个典型案例是与某全球知名的电脑硬件生产厂商的合作。该厂商原本就是渣打银行的客户,向渣打银行求助关于如何接解决供应链金融的问题,双方以此为契机进行了更为深度的合作。渣打提供了一套整体的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即除了银行,还涵盖IT系统,帮助管理全球供应链。这尚不是故事的全部,该厂商受此激发产生了将“财务这样一个成本中心转变为利润中心的想法”,使整体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不仅服务于自身,还能惠及全行业。于是,双方萌发了孵化合资公司的想法,目前该创意正在落地当中。

中产理财是另一个渣打的创业孵化器在寻找突破点的venture idea。张斐认为,中产的财富管理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结构性改变,这一变化由多方原因造成,因而具有极强的推动力。

第一,过去大众的投资机会集中在房地产,相关国家政策出台后,地产行业未来5~10年可能难以维持过去的高增长,因此越来越多的人会意识到“躺赚房产”的时代已然是过去时。第二,市场上通行的固定收益理财产品将在国家新规下退出历史舞台,将被国际上更通行的净值化理财产品所取代。

过去内地银行普遍推广固定收益理财产品,向个人投资者提供高于无风险利率的固定收益产品,免于承担产品亏损的风险,存在隐性的刚兑成分,一定程度上偏离金融市场既有规律。但是,风向在2018年4月发生了逆转性改变,央行联合多部委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其核心目的之一在于打破刚兑,银行要在2021年底完成整改以达到该新规的要求。

净值化的基金和理财产品购买需要一定金融知识的储备,投资就不仅仅是简单通过比较收益率来购买理财产品,还需要进行整个投资组合策略的风险和收益的平衡把控。在中国客户收益预期和投资能力之间尚存在鸿沟,而这正是专业理财机构的机会。

张斐指出,大多数人购买投资产品,就好像是生病直接到药房随机抓药,只看单个产品短期收益的预期。多数人没有一个问诊到抓药的过程,也就是针对投资者当前的生活状况、家庭情况、现金流、资产状况以及未来规划,配置出一套整体的金融解决方案。“我们从客户洞察出发,发现普通投资人真正渴望的,是能从客户利益和角度出发,适合客户现金流和生命阶段的投资和保障组合,包含各类基金、理财产品和保险产品;另一方面,投资者也需要全方面的保险和理财产品全球配置的资源和工具,协助分散和降低风险。”他说。考虑到牌照和相关经验,在中国要做到这些要求对于非金融企业来说是一件门槛不低的事情,张斐正在寻找契机同合作方一同孵化相关企业。

无论是找寻标的,还是怀揣创意迎接各方,年轻的渣打创投正在敞开大门,正在走进广阔天地,拥抱那些有潜在生命力的种子,勉力而恰当的浇水施肥,耐心守候开花结果。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渣打银行

中国银行

合金融

思妍丽

征信

满记甜品

大众

安全通

下一篇

这场造车盛宴的喧嚣背后,既有科技巨头的技术与积累,也少不了资本市场的诉求与欲望。

2021-02-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