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在开局的零跑汽车:成为主角的机会,不大

凤凰网科技2021-02-04
2020年,200多名零跑S01首批车主集体维权,列举了四大类质量问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Feng科技”(ID:ifeng_tech),作者 陶碧隽,编辑 孔祥明,36氪经授权发布。

新年伊始,零跑汽车获得合肥市20亿元投资,创始人朱江明再显往日豪气:“2023年零跑进入造车新势力TOP3、2025年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占率达到10%”。但尴尬的是,在李斌、李想、何小鹏、沈晖、贾跃亭你来我往占据头版头条时,TOP3的头衔怎么看都落不到零跑头上。

目前的零跑,没有足够的交付量,即便成功摆脱大家对"PPT造车”的阶段性调侃和质疑后,仍然还是新势力里的路人甲

那么,暂时没能活在镁光灯下的零跑,有没有机会站在舞台中央呢?目前看,活下去容易,成为主角机会不大。

跌倒在开局的零跑

目前排在国内造车新势力销量前三的分别是蔚来、理想和小鹏,它们各家在2020年的总销量分别是43728台、32624台和27041台,主销车型分别是ES6、理想ONE和小鹏P7,三款车价格覆盖了20万-50万元这个区间。而零跑的2020年销量为11391台,撑起销量的竟然是售价不到8万元的微型车零跑T03。

如果零跑进入造车新势力TOP3,那就意味着它要顶替蔚来、理想、小鹏其中一家的位置。但无论是蔚来即将推出的ET7理论续航突破1000公里,还是理想的纯电动SUV整装待发,亦或是小鹏在自动驾驶赛道上的迭代。靠着销售低端电动车,年销量刚过1万的零跑,在未来3年实现超越难度太大。

2015年就成立的造车新势力零跑汽车,其背后是想换条赛道的国内安防巨头大华。大华股份副董事长兼任大华股份CTO朱江明亲自下场,成立零跑汽车,在17年还挖来华为荣耀擅长营销的大将赵刚,为卖车做准备。

一切仿佛都是胜券在握的样子。

要资金有资金,要人有人,要技术有技术,车还愁搞不出来?事实上,还真的愁。朱江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企业初创时的“尴尬”,不知道汽车生产和销售需要准入资质,以为造出来到中汽中心检测合格了就可以卖。

毫无汽车生产制造业背景的零跑,亟需通过规模交付向市场证明自己。同时,第一次涉足造车的他们,也极度渴求来自市场端的热切回应。但首款量产车型S01并没有成为零跑汽车的骄傲,反而给了朱江明猝不及防的一击。

零跑S01在2019年1月上市,这个时间节点与蔚来、小鹏相比虽然稍显落后,但此时的李想也还在为第一款车的上市交付而操心劳命。S01这款车,噱头是有的:全球首创的“指静脉识别”、无框车门、入门级轿跑。朱江明也定下了一个小目标,到2019年年底,零跑汽车的目标为1万辆。

但“惊喜”往往就是来的那么快,在零跑组织的S01媒体试驾活动中,一名媒体老师在试驾车辆的过程中,被交警拦下,并被查出车辆使用假临牌。而媒体老师也将面临扣12分的处罚。很难想象,拥有“国内自动驾驶领域唯一拥有完整自主研发能力的整车厂家”,竟然连一张临时牌照都办不下来。

在零跑S01刚上市不久,就遭到了第一批车主的大量投诉和维权,并要求退车。

浙江电视台曾报道,杭州的一位车主在开着刚买不久的零跑S01去车管所上牌时,仪表盘上突然显示动力系统故障代码,车辆无法启动,由于担心这样的情况如果发生在高速公路上会闯大祸,该车主坚决要求退车。

而另一位金华的车主,则以实际购买车辆并没有厂家宣称的高科技辅助驾驶功能等功能为由,质疑虚假宣传并要求退车。

在2020年5月,200多名零跑S01首批车主集体维权,在网上公布了致零跑汽车的公开信,列举了四大类质量问题,涉及制动系统故障,真空助力泵失灵;动力系统故障,电池过热保护;车机系统故障,主控屏幕黑屏;控制系统故障,车辆无故停摆等。

这样的开局让零跑名声大损,根据财经网汽车频道统计,该车在2019年的实际销售量约为1000辆。

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张啸林认为,即便实现年交付1万台,换算下来的月销量也不足1千台,这对汽车这个规模效应才能带来盈利的产业来说,实属沧海一粟。

在2020年3月最后一天,被寄予厚望的赵刚宣布从零跑离开,留下一句“造车难”的叹息。

对Smart像素级膜拜

可能是汲取第一款车的教训,第二款量产车型T03的前脸一看,浓郁的借鉴风扑面而来,朱江明本人也不避讳对Smart的崇拜,“这款车是五门四座的微型车,目标是各方面都要做到和smart一样”。

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评价T03,“这是一台彻头彻尾的Smart forfour,完全看不出原创的痕迹”。在零跑T03的量产车型申报信息中,T03轴距为2400毫米。这与2016年北京车展上发布的EV逸酷轴距完全一致,均为2400毫米。而EV逸酷背后的长江汽车,正是零跑的代工厂。当时就有不少媒体质疑,零跑T03是使用老旧平台进行拉皮换壳生产。

2019年零跑曾公开表示,投入了10多亿用在金华工厂的建造上。但直到2020年12月,零跑才通过收购新福达获得整车生产资质。所以,在之前的整车生产过程中,金华工厂把白车身和三电零部件生产出来,最后再交给长江汽车进行总装工序。

至于零跑花了10多个亿打造的金华工厂到底怎么样,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2019年大华用零跑汽车基地换取了当地的雪亮工程;再比如,一个犹豫不定的代理商在参观完金华工厂之后,当天就签约的感人故事。

另一个有趣的事情是,长江汽车除了代工零跑外,还为成立于2010年,总部位于潍坊的山东低速电动车企业汉唐生产微型电动车,就是我们俗称的“老头乐”。

在零跑T03的试驾会上,零跑官方再次“翻车”。零跑为这台小车注入的一大堆智能配置:人脸识别、L2智能驾驶辅助、自动泊车等等都出现了故障。其中,在自动泊车功能演示过程中,车辆反复出现了多次无法有效识别车位、无法自动泊车等问题,最终零跑不得不终止了现场活动。

不过,凭借较低的购入门槛、同级别最高的续航,零跑T03的销量还是慢慢上道了。

短期内,T03应该是零跑活下去的销量支柱。不过能不能走远,就看内部对产品的战略定位和友商的竞品了,毕竟特斯拉的“等等党”和五菱宏光的“人民代步车”月销30000辆深刻展现了新能源行业发展的不同面。

想做带头大哥挺难

今年1月1日正式开启预售的C11是零跑首款定位中级SUV市场的车型,在朱江明的构想中,C11将成为零跑汽车提振销量的资本。

在发布会现场,自诩资深“IT男”、工程师出身的朱江明誓言,C11不仅要冲破零跑汽车的顶棚,还要制造市场层面的零跑现象。

零跑汽车自成立以来“特斯拉级别的智能驾驶辅助系统”几个大字就环绕四周,零跑汽车自称是全球继特斯拉之后第二家拥有智能电动汽车完整自主研发能力以及掌握核心技术的厂家。

但在2020年,购买零跑S01近半年的郭先生却依然因为车辆显示智能驾驶辅助系统“暂时未开放”而无法享受到零跑带来的科技魅力,而当郭先生询问4S店相关功能开放时间时,4S店给出的结论却是“时间不知道”

一个在新车发布会上就大肆宣传的自动驾驶卖点却一直处于“下周OTA的”状态,这不免让人认为零跑是在欺诈消费者,在向他们售卖一款研发并未完毕的半成品。

朱江明自称,“C11标配的两颗凌芯01,在算力上达到了8.4个TOPS,能顶上别人家的二三十个T”。有整车企业负责人王路表示,“该芯片其实并不是很先进。首先没有谁用过这块芯片,也就是没有经过市场的验证,既无对比也无参照,凭什么就说很强”。而且从目前的情形来看,零跑C11在硬件层面、软件层面甚至实际用车场景的数据采集,都处在起步阶段,特斯拉级别的梦想可能还有点遥不可及。

有熟悉零跑汽车研发内情的人士透露,零跑汽车的产品和技术都是自己开发的,很多地方还是按照非车用的产品来做的,“因为安防这块的产品,怎么弄都可以用,可以不按照严格的合规要求来做的,所以大家理解的产品定义不相同。”

朱江明感慨,“希望有一天零跑能像丰田、大众那样有上千万辆的销售规模。”但无论是S01、T03,还是即将交付的C11,零跑都留给人在新能源风口下赚快钱的印象。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长江汽车

特斯拉

大华股份

华为

路人甲

财经网

跑能

胜券在握

微信

荣耀

大众

下一篇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2021-02-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