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更爱奶茶而不是咖啡

大象公会2021-02-02
中国人不太喝咖啡,是因为基因不耐受,还是因为谋生方式和饮食传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象公会”(ID:idxgh2013),作者:朱不换,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 年起,瑞幸、连咖啡等咖啡连锁店在中国接连衰退,而各大奶茶品牌却仍风起云涌。这其中虽有商业运营等原因,却也指向了中国人的消费偏好:

同是咖啡因饮料,中国人为什么更偏爱奶茶等茶饮料,而不那么喜欢咖啡?

根据路透社 2011 年的统计,中国人的人均咖啡消费确实远低于西方国家。

如果我们只从原料看,咖啡和奶茶都是咖啡因原料(茶叶或咖啡粉),糖,奶液和水。它们都提供了咖啡因,糖这两大刺激成瘾物质和牛奶这种风味物质。为什么它们会有不同的命运?

这个背后的原因可能是,中国仍是低咖啡因文化,大部分中国人所习惯的仍是低咖啡因产品,对高咖啡因产品仍然不热爱、不耐受。

淡茶水与浓咖啡

在中国,绿茶、奶茶和可乐等饮料很受欢迎,而这些饮料每 150 毫升的咖啡因含量都在 50mg 以下,属于低浓度咖啡因饮料。

如果我们比较一下同体积饮料中的咖啡因含量,会发现研磨咖啡的咖啡因浓度是茶的两倍,是可乐的六倍。

150 毫升饮料中的咖啡因含量:

星巴克等咖啡连锁店中,星冰乐、奶咖等淡咖啡因饮料往往也比纯正咖啡更受欢迎。

即使在中国传统的茶叶消费中,较淡的绿茶也比功夫茶等浓茶的消费量大得多。走进街头超市,各种巧克力味点心如奥利奥、曲奇也比咖啡因较浓的黑巧克力消费量大。

这些都说明,大部分中国人对咖啡因饮料和食物的偏好,仍处于低咖啡因的区间。

这些从饮用体验上也能直接感受出来。如果回忆一下第一次饮用各种咖啡因饮料的感受。第一次饮用纯咖啡的人,常常感到心悸兴奋。而第一次饮用可乐和茶往往没有这么强烈的感受,因为后两者的浓度远不如前者。

为什么中国人不那么偏爱咖啡?这是天生的吗?

基因与咖啡因

中国人对高咖啡因饮料的相对不耐受,确实有一定的先天基因原因。

咖啡因之所以能提神,是因为人脑中的腺苷作用会导致疲劳嗜睡,而咖啡因能抢占腺苷分子的受体,阻止腺苷的作用。

然而,过量服用咖啡因饮品,则会导致胃酸、焦虑、失眠、心跳过速等不良后果。人体中至少有八组基因调控着一个人的咖啡因代谢,它们能影响一个人喝多少咖啡才会感到清醒兴奋,以及喝咖啡后是否容易感到胃酸腹胀和心跳加快。

根据 2020 年对一万多名中国人的代谢数据的研究,与其他种族相比,天生对咖啡因拥有高代谢能力的中国人略偏少,而拥有中低代谢能力的中国人则较多。

· CYP1A2 rs762551 的基因型影响一个人的咖啡因代谢快慢

不过,根据哈佛大学 2014 年的研究,这些先天基因因素对咖啡消费的影响力只有 7%左右。一个人的咖啡因耐受程度是可以后天改变的。而中国人喝咖啡少,还要受到饮茶传统和职业习惯的影响。

绿茶的国度

中国是茶叶之乡,中国人长久以来就有饮用绿茶的习惯,至今绿茶的种植面积和消费数量都碾压其他茶种,而绿茶的咖啡因浓度在各种茶中属于较低的。

· 数据来源:中国茶叶流通协会

相比之下,咖啡因浓度较高的熟普洱、红茶等在中国的消费量则较低。根据黄业伟等的分析,中国咖啡因稍高的茶种集中于熟普洱、红茶、黑茶,而各种绿茶茶粉的咖啡因含量较低,均在 8.5%以下:

绿茶本来咖啡因含量就偏少,而如果多次冲泡的茶水,咖啡因当然就更淡了。

喝惯了较淡的绿茶,自然不太习惯咖啡中那么猛烈的咖啡因。而另一方面,中国人相对不太喜欢咖啡,可能也和大部分中国人的营生方式有关。

你的职业更需要提神,还是更需要镇痛?

大部分中国人从事农业、制造业和餐饮、运输服务业等较重劳动,对他们来说,糖等快乐镇痛物质,比浓咖啡等提神物质更加体现「刚需」。奶茶、可乐、甜味冰红茶等这些主打甜味,兼具咖啡因提神的饮料,更能贴合大部分人的喜好。

因为,繁重的体力劳动,需要各种镇痛品来缓解腰酸头痛。

而糖,是镇痛药之外能快速起到镇痛安慰效果的最常见食品。因为口服糖可以介导体内的内源性阿片肽,快速产生快乐镇痛效果。正因为如此,口服蔗糖经常用于在婴儿做小手术前为其镇痛。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男人比女人爱吃糖,穷人比富人爱吃糖。因为前两个群体更多从事较重体力劳动,更依赖糖来提供愉悦刺激和平抚痛楚。尽管长期而言,蔗糖等添加糖对身体的坏处大于好处。

· 2005 年美国人的添加糖摄入(单位:茶匙/每日)调查,男性、低学历者和低收入者更偏爱糖

中国的建筑工人和钢铁工人可能是最喜欢鲜橙多、冰红茶等大瓶装、高甜度饮料的群体:

相反,中国社会中从事管理、技术、文职、销售等较高收入职业的人群,由于工作操心劳神,更依赖咖啡、浓茶等高效提神饮品。但这类专业白领职业在中国人就业中的比重仍较小。

较高收入者依赖咖啡因,较低收入者依赖镇痛物质,这种差异甚至可以从贫富社区的废水排放中检测出来。

2019 年,科学家利用澳大利亚人口普查数据,分析了全国各社区的废水,发现废水成分可以体现社区的经济富裕水平,废水中咖啡因含量与经济富裕程度和教育程度正相关,镇痛药含量与经济富裕程度负相关。

· 调查发现澳大利亚富裕社区倾向于食用咖啡因饮料,水果,蔬菜和全谷物,而较贫困社区则倾向于服用镇痛、降压和抗焦虑药物

富人喝咖啡多,这并不是因为咖啡/浓茶的价格有多昂贵,以至于只有富裕人群才能喝得起;实际上平价咖啡粉和茶叶的价格并不比甜点零食贵。而是因为,心理困倦与身体痛楚这两种不同的工作消耗模式,将富人和穷人导向了咖啡因和镇痛品这两个不同的消费方向。

中国人的咖啡因代谢基因和职业分布,已令中国人对咖啡不那么偏爱。此外,中国人也从未像西方人那样,经历浩浩荡荡的咖啡消费教育洗礼。而在西方,咖啡是搭乘禁酒运动的狂风,才刻印入大众的消费认知。

禁酒运动:坏人喝酒,好人喝咖啡

英国、挪威、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 20 世纪初的禁酒运动,都曾号召人们以茶和咖啡代替饮酒,过更健康和清醒的生活。

在著名的禁酒宣传画《从酒杯到坟墓》中,画家总结了酗酒致死九大步骤:朋友小酌、喝酒暖体、稍微喝多、打打闹闹、聚众酗酒、贫病交加、亲友抛弃、绝望犯罪、自杀身亡。

而禁酒的良药,是改喝咖啡和茶,重新做人。

虽然这些禁酒运动最终都衰退,咖啡却借此抢占了原本属于烈酒的市场江山。咖啡从 19 世纪的咖啡馆小众饮料,逐渐走进了欧美的家庭餐桌。

二战之后,咖啡进口贸易则成为欧美冷战战略的一部分。美国政府为了稳定南美洲盟友的经济,防止咖啡供应国倒向苏联,主导了 1962 年的《国际咖啡协定》,规定欧美各咖啡消费国有义务通过进口配额,支持咖啡价格稳定不跌。

我们得努力达成咖啡协定,因为如果无法达成,我们将发现(南美)咖啡生产国的局面越来越危险,威胁到整个西半球的安全。

—— 约翰.肯尼迪,1962 年 9 月 26 日

《国际咖啡协定》的配额制一直持续到 1989 年,贯穿整个冷战;而西方各国的消费者也在大量咖啡进口和铺天盖地的咖啡广告中,进一步培养了咖啡消费习惯。

相比之下,中国人并没有经历过禁酒运动这样强度的咖啡代酒浪潮。即使不让喝酒,中国人可能也更愿意选择茶,和加了奶与糖的茶。

参考文献: 

[1]https://www.pnas.org/content/116/43/21864 

[2]https://pubmed.ncbi.nlm.nih.gov/19631043/ 

[3]https://cssc.com.cn/NewsCenter/NewsContent?guid=b784851f-0c39-4d02-8a91-d0453ea2af7c 

[4]https://perfectdailygrind.com/2015/10/cold-war-coffeenomics-combating-communism-with-coffee/

[5]https://www.mentalfloss.com/article/67861/7-unintended-side-effects-prohibition

[6]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mp2014107 

[7]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22-020-0322-9 

[8]https://academic.oup.com/jn/article/146/9/1762/4630482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创作者和内容才是根本

2021-02-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