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工龄的老将正式上任,英特尔为何仍被看衰?

懂懂笔记 · 2021-02-01
基辛格如何让英特尔找回以往失去的那五年

两周后,这位在英特尔拥有40年“工龄”的老将就要正式上任,但是刚进入2月,外界更多的看衰声音也接踵而至。

在1月13日发布的公告中,英特尔公司宣布,公司董事会已任命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担任新一任首席执行官,在2月15日他将和现任首席执行官司睿博(Bob Swan)正式交接棒。

消息传出后,业界曾一度看好这一举措背后的积极作用。

作为芯片业的巨头,英特尔此举被视为挽救颓势的重磅行动。近几年来由于一系列产品开发的失败,使英特尔落后于台积电和AMD等行业玩家,这使得其股票长期以来处于低迷状态,而英伟达、AMD和台积电的股票却不断创下新高。

如今新任首席执行官将于2月中旬接任。英特尔内部也希望借此重拾昔日的辉煌,而华尔街分析师、第三方行业观察者却开始担心,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能否针对公司发展和芯片业趋势进行正确的调整。

如今,与分析人士谈及英特尔、IBM和英伟达,就像是在和汽车圈的分析师聊到福特、本田面对特斯拉的窘境。

英特尔会走IBM的老路?

虽然外界都寄予厚望,而且基辛格也可能会从政策层面得到更的支持,但是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基辛格仍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有分析人士甚至指出英特尔在行业内将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知名券商Cascend Securities的首席投资策略师埃里克·罗斯对外表示“如果他们不采取行动,他们将变成IBM。” 罗斯指出虽然IBM仍能够“赚钱”,也一直没有放弃对云计算和AI的探索,但是在科技产业已经很少有人会说IBM是一家令人振奋的公司,“它很难推动下一波技术的发展。如果现在英特尔不立即改变,也可能会变得越来越无足轻重。”

此前,将芯片制造业务外包,曾被认为是英特尔走向敏捷和专注的一条捷径。

但是在此前的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即将上任的CEO帕特·基辛格表示,英特尔计划坚持其IDM模式,大部分芯片仍将由内部生产,但会外包一部分芯片制造业务,同时升级其制造流程。

这种缺乏明确性的策略,让外界更加感到英特尔的犹豫不定。英特尔业务的核心基础是制造用于个人计算机和服务器的中央处理器,在这个市场中,其主要竞争对手是AMD。英特尔也在为物联网,汽车自动驾驶,PC内存和人工智能应用提供相关专业芯片,但是市场占有率较小。

作为在英特尔工作了40年的技术型管理者,帕特·基辛格首先要解决的是英特尔在五年前走入的“歧途”。在2016年,英特尔在从14纳米芯片过渡到10纳米级处理器时遇到了一系列技术难题。这些问题一直延续到7纳米芯片工艺的开发中。

英特尔目前仍在努力提高10纳米芯片的产能,并且正在努力转向7纳米。而台积电正在大规模生产5纳米芯片,并且在两个月前宣布,其3纳米芯片实现大规模生产的目标将在2022年实现。反观英特尔的7纳米制程,至少要推迟到2022年底。关键是目前台积电还在大量生产10纳米和7纳米工艺的芯片产品,在保障库存增加的同时也在价格上对英特尔形成了压力。

诸多因素造成了英特尔近几年来的股价一直低于半导体股的平均价值。自2018年一月至今,英特尔股价大约上涨了16%,而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了近42%。同期,台积电的股价在这段时间以来上涨了207%,而AMD股价上涨了764%。

投资人对英特尔股价最热烈的追捧大概是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戳破前,其股价最高点为75.81美元,此后就一直起起落落。即便是此前宣布新任CEO人选,以及公布了一份较好的2020全财年及Q4财季的报告,也只是在当天拉升了一点点股价就随即回落。尤其是Q4财报出台后,第二天英特尔的股价在一片利好声中就暴跌了9.3%,一天时间公司市值就蒸发了238亿美元(超过人民币1500亿元)。

要知道,那份英特尔的财报中,2020全年营收可是同比增长了8%(至779亿美元),尤其是PC板块更是在第四季度营收同比大幅增长了9%(至109亿美元)。投资者这是有多不看好英特尔?

精通技术的CEO有多少机会?

外界对英特尔净利润下滑、转型面临巨大挑战的担忧,造成了这次股价的暴跌。此前(1月13日)宣布任命基辛格为首席执行官时,英特尔的股价也曾一天内上涨锅7%,但是此后又迎来了低迷。

基辛格是一名资深工程师,曾在英特尔作了近40年,其中包括担任首席技术官一职。他曾经于2009年9月离开公司加入EMC,担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在2012年8月,基辛格又成为VMware(VMW)的首席执行官。在VMware任职的八年中,基辛格带领这家软件巨头经历了一段增长期,其年收入几乎增长了两倍,达到近120亿美元。这位技术型CEO扩展了VMware的核心虚拟化软件业务,并将其功能扩展到云计算、互联网、5G和边缘设备等领域。

这也是此前不少分析师认为,由精通技术的理工男CEO来管理英特尔会更好的原因。

基辛格此前在1月21日的英特尔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出人意料地亮相,引发了外界的关注。他对英特尔在解决其7纳米工艺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表示信心,并将公司对内部制造的承诺提高了一倍,但他也透露,英特尔会和行业内的芯片制造厂进行一些生产合作。

盖辛格说:“我相信我们2023年的大部分产品将在内部生产。” “同时,鉴于我们产品组合的广度,我们很可能会扩大对某些技术和产品的外部代工厂的使用。”基辛格希望能够得到更多分析师的认可,因为他们对英特尔的股价前景抱有很大的分歧。

的确,就在基辛格强调要坚持下去并专注于改善其新的7纳米芯片制造工艺之后,英特尔股价迎来了暴跌,这也导致不少华尔街分析师和行业观察家提出了质疑。

硅谷投资人王煜全也指出,英特尔收入增长,但是在资本市场上却越来越不被看好,原因有这几点:一方面,是Intel自身的问题,芯片研发进度已明显落后,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革,苹果、谷歌、微软等互联网大客户已向全产业链延伸,可能将逐渐脱离对它的依赖。尤其是苹果,果断打破PC和移动端之间的界限,打造ARM生态直接冲击Intel的X86生态。

王煜全认为,即便有技术型CEO的加入,外界还是要对英特尔的未来谨慎看待。从短期看,通过聚焦云计算,英特尔的业绩有可能回升,但长期看,Intel的战略必须要做出重大调整,才能有凤凰涅槃的机会。

此前,包括对冲基金Third Point在内的一些激进投资者一直在敦促英特尔,希望其将更多地将芯片制造业务外包给台积电或三星等代工厂。一些分析师还提出英特尔应该完全放弃其芯片制造业务,并像AMD一样成为无晶圆厂模式的思路。

罗森布拉特证券公司(Rosenblatt Securities)的半导体股票分析师汉斯·摩西斯曼在一份调研报告中也表示,基辛格“打算继续鲍勃·斯旺的战略,这可能要增加更多的风险。” 摩西斯曼已经将英特尔股票评级为卖出,目标股价为40美元。

自从基辛格被任命为新CEO的消息传出至今,不少半导体行业的股票分析师仍然对英特尔股票持怀疑态度。

咨询公司半导体顾问的总裁罗伯特·梅尔(Robert Maire)对媒体强调:“我不清楚他能否解决英特尔的问题。” “他有很多工作要去应对,这绝非易事。”

对于台积电代工的话题,梅尔进一步指出:“英特尔能赶上台积电吗?也许有一定可能,但是他们必须持续投入大笔资金,重新集中精力在新工艺上面。即便如此未来能否超越台积电,我对此仍表示怀疑。”

有分析人士指出,到了英特尔开始有能力全面生产7纳米芯片的时候,台积电已经开始生产3纳米芯片,那将使英特尔落后“两个时代”。

相关分析师表示:“如果新任CEO能设法扭转英特尔多年来在流程执行方面的令人失望的局面,那么到2023年,英特尔将有望拉近与台积电的距离,但会仍将为此花费巨额资金和成本支出。”另一个问题是,在英特尔不断进步的同时,台积电会放慢自己在制造工艺上的领先水平吗?

【结束语】

这才是外界对于新任CEO基辛格最大的担忧,即便是技术大牛,他又如何让英特尔找回以往失去的那五年,并在未来两年内将新工艺和制程技术的竞争劣势抹平?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在微信8.0上线后,从来不怎么露脸的张小龙在极客公园进行首次在微信上的一次直播。

2021-02-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