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橼投降后,中概股们在被窝里笑出了声

BT财经 · 2021-02-02
知道做空机构有多赚后,你就知道为什么散户揭竿而起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T财经”(ID:btcjv1),作者:BT财经,36氪经授权发布。

知道做空机构有多赚后,你就知道为什么散户揭竿而起了。

这两天,美利坚韭菜揭竿而起闹得沸沸扬扬,坚决要把大空头按在地上摩擦摩擦,整个晋西北哦不华尔街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甚至把香橼逼到了对大家说“对不起,我不做空了”。

香橼创始人 安德鲁

两天前,香橼的创始人发了一条头像视频,言辞相当诚恳,对散户们说:

“20年前我成立香橼就是为了打倒华尔街,不做机构,坚持在网上公开发表研究,我们打倒了很多机构,并以此为傲。”

言下之意,大家都是友军,停火,快停火!

“然而今天发现我们自己已经变成了建制派,已本末倒置,所以未来不会再发布做空报告。”

言下之意,投降,我投降。

为啥机构这么热衷于做空?因为你不知道做空有多赚钱。

空头真的很赚钱

空头赚钱要靠一种叫做融券的业务,假如谢广坤是个大空头,他觉得刘能的公司——刘能国际有问题,股票肯定得跌。所以问券商——象牙山借100万股刘能国际的股票,约定一个月以后归还,使用费1万元,这就是融券的过程。

拿到股票后,谢广坤把刘能国际的股票卖掉,当时股价1元/股,谢广坤到手100万。

然后谢广坤一肚子坏水,到处去散布刘能国际有问题,结果刘能国际股票大跌,跌到了0.5元/股,这下谢广坤的100万可以买到200万股刘能国际的股票,但只需要还给象牙山(券商)100万股,剩下的都进自己口袋。

谢广坤的收入:100-50-1=49万。

如果跌的价格越低,跌到了0.3元/股,大空头谢广坤就能赚69万,跌的越低、空头赚的越多。

如果象牙山的老百姓都不信谢广坤的鬼话,力挺刘能,刘能国际股价涨到了200元/股,那么谢广坤不仅在一个月后要花200万买100万股还给券商,还要交1万元的使用费,里外里谢广坤亏了101万。

所以空头的魅力在于,只用交很少一部分管理费,就几乎有“空手套白狼”的机会,相当于一个无本买卖。

例如,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做空战役就是浑水做空瑞幸,瑞幸当晚跌了80%,有传言浑水在瑞幸身上薅到了200亿人民币的羊毛。

香橼在曾经猎杀加拿大制药巨头凡利亚药品时,让凡利亚的股价从263跌至18美元,虽然香橼没有披露自己在这次做空中赚了多少钱,但是和香橼对应的做多大佬两年亏了40亿美元,平均每天亏700万美元。

你说大空头赚的多不多?

但是这次对于香橼的做空,美国散户们却在做空机构身上,找到了生财之道,因为做空有保证金、有交割日的特点,小散们联合起来反其道而行之。

你看空,我就做多,偏不让股价掉下来!要么等到交割日,你花高价买回股票再还给券商,要么你手中的钱等不到交割日赶紧平仓了事。

中概股笑出了声

在香橼退出做空行列后,乐见其成的还有一个群体——中概股。

世界上五大做空公司,第一是浑水、第二是香橼、三到五分别是格劳克斯、哥谭市和匿名分析。其中头两位占了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而他们最喜欢做空的,莫过于中概股。

此番香橼表示金盆洗手,好多被做空过的中概股企业和中概股投资者可能在被窝里笑出了声。

香橼成立于2001年,20年来多次狙击中概股。

香橼通常采用的方法有三个:

第一,找报表问题,要知道中美股、A港股的会计准则是不太一样的,有时候就算你没问题,不同准则下造成的财务审计差异造成的漏洞缺口还是能被做空机构当枪使;

第二,检查企业高管的不当行为,这方面人性使然,咱不做评价;

第三,监测企业是否符合程序,按照规定披露、报备,有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也会被做空机构揪住不放。

例如,香橼2006年以来曾做空过新东方中国生物奇虎360、中国恒大等20余家中国公司,曾经四个月把东南融通逼到退市。B叔发现,香橼攻击过的中概股公司中,被迫退市的就有7家。

2011年,红衣大叔的360遭遇香橼前前后后、锲而不舍地做空了六次。

2011年11月,香橼发布针对奇虎360的做空报告,指奇虎360股价严重被高估,当天奇虎360地股价大跌10.34%;

在此后的四个多月的时间内,香橼又陆续发布5篇做空报告,质疑奇虎360收入数据造假(扒报表)、并称奇虎360管理层的过去“值得怀疑”(高管行为)、周鸿祎存在历史财务问题等(是否符合程序)。

也就是把上述的三种方法都用了,仍然没有把红衣大叔打垮。主要是初代的中概股公司、特别是拿着VC的钱长大的公司会比较“干净”,VC投资的时候就进行过疯狂的审查,另外,对于初代中概股四大的审计比较严格。

此外,香橼还做空过中概股公司新东方,由于报告内容并不充分,新东方股价不跌反涨;此后浑水又跑来做空新东方,还引来SEC调查,最后两家做空机构忙乎了半天还赔了钱。

就算这样,做空机构对于中概股来说,是太过于威胁地存在。

首先,SEC是默许做空机构存在,因为做空机构也起到了一定“市场监督”的作用,例如瑞幸。

其次,做空机构赚钱不乏许多交易牵涉关联交易,也就是有内鬼提供信息帮助做空机构做空。

但是他们都会很注意自己的邮件往来,全是匿名,一般人难追查到他们之间的关联交易,而且做空机构也有律师做法律服务。

如果身正不怕影子斜,打算和他们硬刚,不想让他们做空成功,可以通过诉讼解决,但速度太慢,而且在美国打官司太贵,不是大公司还承受不起。

如果做空成功,那美国律师开心了,流通市场股东蒙受损失,会有律所进行集体诉讼索赔,费用一般由律师所预支。如果诉讼成功,律师所能够分到高额赔偿,而分到参与诉讼的散户投资人身上的则很少,这也是做空产业链的一环。

一些被做空的中概股们,或许真的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句老话,都存在造假等硬伤,一旦被做空,非死即伤。就算中概股公司没有问题,被盯上也很难全身而退,红衣大哥连续和香橼刚了六次,最后还是把360私有化退市,借壳回到了我大A。

香橼不做空了,最开心的可能是中概股们,毕竟没有那么多只眼睛了。

退出后,或许散户才迎来了真正的风险

但其实香橼这次金盆洗手更像是“就坡下驴”。目前全球央行空前规模的量化宽松刺激,让市场中空头承担的风险越来越大。

举个例子,往年比特币空头那可是相当火热,但是今年美国大放水,美元没地方去,比特币在量化宽松的情况下大涨,之前更是有无数空头穿仓,所以看多确实是一种“大势所趋”,与其被迫转型,不如找一个契机。

另外在香橼做空GME事件中,该如何安全退出,又成了摆在美国散户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

有人说这是一场散户的胜利,也只能说是散户暂时性的获胜,除非有新的韭菜来接盘。在这场战役中,胜利地只有一群人,就是300美元套现跑路的人生赢家,能实现别墅靠海。

但是其他人呢?世界上永远没有不需要添加燃料就能永远运转下去的永动机,利用短期地资金优势做上去股价,如果GME的业务撑不起来,没有基本面,总有一天还是要下跌,只是这一天啥时候来?

估值最终一定会回归,但是需要时间,一定要让情绪宣泄掉,资金弹尽粮绝,这是一个必须要经过的过程。

其实在我大A也有个例子,之前猛涨的天山生物,一开始都是小游资抬股价,等市场形成的差不多了,找券商借点股票,卖出后等天山生物跌了再买回,基本都是获胜的。

所以这就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所以就看谁拿的最后一棒。拿最后一棒的人,就是输家。

但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跌前最后一棒啊?

+1
2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独立媒体,立足中国,全球视野
BT财经特邀作者

独立媒体,立足中国,全球视野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只想说,房东请珍惜时机。

2021-02-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