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散户复仇大战!“这是为了你,父亲”

20社 · 2021-02-01
DFV从来没有想过,他作为一个价值投资者,怎么就成了一场金融市场革命的领航者呢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20社”(ID:quancaijing_20she),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贾阳

编辑 | 王晓玲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你可听见人民的呼声?愤怒人民的心声!) 在1月29日火线加入Reddit后,Tatodawae_6969写下音乐剧《悲惨世界》的经典歌词。他找到了正义阵营。

在过去几天,数百万像Tatodawae_6969一样的用户,跨越全球网络,迅速集结到暴打华尔街空头行动的发源地,Reddit下的子版块wallstreetbets(下文简称WSB)。截至美东时间周五上午,WSB成员数突破600万,而本周初这一数字还只有200多万。

在经历了把香椽、梅尔文资本两个空头打翻在地,被券商限制交易“拔网线”后WSB概念股暴跌,再到券商迫于行业压力撤销禁令,WSB“赌徒”们在周五迎来了第二次阶段性大胜利,“WSB概念股”气势如虹。

在这场与华尔街为敌的大战中,一名WSB用户“黄袍加身”,被视为幕后推手,他就是WSB大神用户“DeepF**kingValue”(下文简称DFV)。

DFV处于这场风暴绝对的中心。尽管从周五(1月29日)开始,从国会议员到金融专家,越来越多外部人士,对事件可能给普通投资人带来的风险表示担心。也有媒体指出,混在WSB的多头机构,才是这场大战真正的决定性角色。

终章尚未到来,故事就已经变得庸常?不,在我们看来,DFV以及他身后的散户的故事,才真正值得关注。

周五盘后,DFV例行更新了自己的持仓。DFV在股价最低点买入五万美金游戏驿站(GME)看涨期权,最新的账户持仓已达到4600万美元,包括GME股票、期权以及一千多万美元的现金。

DFV截至1月30日持仓

作为这轮散户抱团行情的旗手,DVF被WSB用户们视为导师、王者,甚至乔治·华盛顿2.0。成千上万个声音在DFV的评论区回响,“他还持有,我就持有!”(IF HE'S STILL IN, I'M STILL IN!)小火箭、钻石纷飞。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DFV,现实中年仅34岁的Keith Gill表示,他并不是会煽动民众情绪的人,只是一个相信能从被厌弃股票里发现价值的投资者,一直以来的梦想是盖一个有室内运动场的房子。“我完全没有想到会这样。”

Keith Gill

这让DFV看起来不那么WSB,这个被称为美版虎扑的社区以“YOLO”,也就是“你只活一次(you only live once)”为口号,从9年前诞生之日起,就带着明显的“富贵险中求”的赌徒基因。

而WSB这样的平台上,当DFV的梦想,汇入了更多人的梦想,这股洪流无法被一个标签简单定义了:有为特朗普抱不平的,怨恨华尔街贪婪的,想要一把梭致富的,抑或浑水摸鱼参与大事件的……而当WSB针对华尔街的“檄文”发出,成员人数几天内激增之后,繁杂的声音似乎被一个越来越明确的宗旨统辖。

那就是,在2008年深受金融机构之害的美国人民,开启了复仇。甚至有极端的声音呼吁,版友们拿住GME别撒手,把这个泡沫做大,直到形成2008年那样的系统性风险,让政府这次也给我们兜兜底。

事态有些失控了。

不成功不撒手

局势变化飞速。

过去一周,科技龙头股FAAMNG集体下跌。而散户抱团的“WSB概念股”走出了迥然不同的曲线。游戏驿站(GME)周涨幅达到400%,高斯电子大涨1816%,AMC院线全周涨277%,Express全周涨235%。

而据S3 Partners数据,仅GME一只股票,今年以来的空头损失就达到了197.5亿美元。

尝到甜头的散户们调侃,FAANG已经是过去时了,真正的fang是fubo,AMC,Nokia和Gamestop。

在5个月前,DFV在他的YouTube频道“Roaring Kitty”发布的视频是“从5美元到50美元大逼空?GME可能涨得更高吗?”直到年初,DFV的咒语才开始起作用。GME股价一路飙升,从年初的18美元,一路破百,在周四盘中涨到483美元,最新股价报325美元。

GME股价,图片来自CNBC

“To the moon!”在评论区狂刷小火箭的赌徒们,但凭一腔热血跟着all in。他们不买正股,而是选择用杠杆率更高、成本更低、更刺激的看涨期权工具。如果说从前这更像一股情绪的合流,现在,不少军师样的人物开始为行动擘划有明确数字的目标。

例如,名为TheHappyHawaiian的用户出了一个主意:我们应该把GME股价推到10,000美元,然后让政府来托底(bailout)。为什么是这个数字呢?这其中的逻辑是,在这一价格,对冲基金、投行和清算所出现流动性危机,被迫赎回资产如股票、债券等,杠杆反噬,将给整个金融市场带来系统性的风险。政府将需要提供大约7000亿美元的纾困资金防止金融危机,而这正是2008年政府救助银行的价格。

Reddit截图

这一呼吁得到了积极响应。“肯定有人担心涨势什么时候会停,但只要每个散户都坚持不卖一毛钱,股价就不会跌,因为空头需要买更多的股票来平仓。”“我喜欢这只股,我觉得它值得10,000刀。”“或许$12k是个更合理的价格。”

这能实现吗?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能一步到位的策略。

在遭遇散户多头的莽荒之力后,第一批空头已经被暴打了,香橼(Citron)退出空头界,百亿对冲基金梅尔文资本(Melvin Capital)在巨亏后借钱平仓了对GME的空头头寸,市场甚至一度猜测其将破产。其他空头们也在试图减少空头仓位避险。

但空头头寸仍居高不下。

据S3 Partners负责人Ihor Dusaniwsky周五发布的推特,GME目前被做空的流通股比例仍然达113.31%。被做空凭什么能超过100%,这个被代表散户登上CNBC发言的Chamath质疑的现象仍在持续。做空股数远超过总股本,意味着必然有空头无股可买,无法下车,只能被火箭般的股价绑着冲向可怕的终局。

Ihor Dusaniwsky推特截图

“大部分GME的空头没能cover头寸。”空头融券费用也高达29%,成本惊人。投降平仓空单,对冲基金势必要赎回或者借入资产,比如梅尔文就被传将抛售阿里巴巴股票,或将波动传导至整个市场;如果它选择坚持,继续做空,暂不论高额做空费率,只要期权到期,无论股价涨飞到哪里,空头都需买回股票还钱,又回到上面的结局。两头都是凶险。

但随着股价越来越高,做空的安全边际其实在提高。因为多头的资金弹药不可能是无限的。新的空头会嗅着股价过热的味道过来。

在过去一周,美股三大指数均跌超3%,创下2020年10月来最差单周表现。

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散户抱团股对市场产生抽血效应,但这一狂欢正在沿着TheHappyHawaiian的设想,走向越来越危险的境地。

全世界反华尔街者联合起来

周四,一条WSB用户直接讨伐华尔街机构的檄文广泛流传,指责他们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给数以百万的普通民众制造了莫大的苦难,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反而得到救助。在周五盘前,另一条感情充沛的宣言在WSB版内又被顶上热门。

“这是为了你,爸爸。”一个名为Space-peanut的用户写到:

“我仍记得当那次地产业坍塌,就像飓风席卷过我的家庭。我父亲的水泥公司几乎一夜之间倒下。我爸爸失去了家。我叔叔失去了家。我记得我哥哥在餐桌前帮我爸数钱包里的零钱。那是他在世上所有的钱了。当这些发生在我的家庭,对冲基金经理们却喝着香槟,俯视着那些‘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们。我永远忘不了。

“我父亲没能从那次打击中恢复。他越来越沉溺酒精,现在成了一具空壳,只是在等待死亡。

“这是我的全部身家了,我宁愿全输掉,也不要给他们用来摧毁我。拿走我的钱伤害不到我,因为我根本不在乎。我会把它全烧了,仅为表达对他们的怨忿。”

Reddit截图

Space-peanut的全部身家为17680美元,在周五盘后,他晒出了账户:在1月21日买入的26手AMC看多期权,6个交易日内涨了98.54%,浮盈8775美元。

他的故事引起了广泛的共鸣,不少新用户都表示他们有着相似的经历,包括海外的用户。这些后来涌入的用户,更多带着明显的盈利以外的诉求,至少他们的表态如此。

一位自称economic-justice的韩国用户控诉华尔街,他的父亲1998年因亚洲金融危机失业,而后开了小餐馆,又因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关闭。他现在每天工作12小时开卡车,想拥有自己的卡车但太难了。他一年挣的钱,华尔街的人只用一分钟就赚到。

“谁在掠夺我的劳动所得?”Economic-justice买入了10手GME期权,“这笔交易并不指望回报,只是为了报复对冲基金和证券专家们。”

周四的一个热帖更是直接喊话欧洲朋友,“这是我们和梅尔文之间的零和游戏”,我们需要你们。数十万的评论前来声援。

用户制作的meme,WSB头像和欧洲散户们的命运共同体

事实上,全球的散户投资者都在积极参与这场狂热。

欧洲散户们的热情导致部分当地散户交易平台订单量激增,Trading 212平台宣布新用户入金不得不暂停。英国的交易平台Freetrade、Hargreaves Lansdown也表示,GameStop、黑莓交易量激增。Freetrade周五暂停用户购买美国股票。印度人更是参考“WallStreetBets”,在Reddit上建立起了自己的“IndianStreetBets”,版内正积极讨论如何在印度复制这场反华尔街风暴。

中国的孙宇晨也在推特高调宣布加入了这场战役,他在WSB版内受到了热烈欢迎,因为这是来自“一位中国百万富翁的声援”。

在一整周跌宕刺激的交易暂歇后,WSB上的帖子开始从原本的“you only live once”的赌徒博财风格,转向了对自己行为“正义性”的确认。

一位版友发帖称,用自己在GME上赚到的钱从Gamestop买了一些Switch,然后捐赠给了一家儿童医院,被当地媒体报道了,“为我们WSB带来荣耀。”

另一位则表示,自己周末将买上咖啡、甜甜圈送到当地医院,慰问一线的医护人员,“GME gang, remember to give back!”

Reddit截图

不管这一狂热的肇始是何种性质,揉杂了越来越多参与者后,它正在自发地美化、合理化自身的诉求。

谁才是正义?

你不可能仅站在某一立场上,就理解这一事件。

一些市场批评者将散户们抱团买入已成夕阳产业的Gamestop视为反智,或者扰乱了正常的价值发现机制。在Gamestop暴力上涨之后,著名空头机构香橼1月19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Gamestop的买家“是这场游戏中的傻子”,预测股价将“很快”回到20美元水平。随后香橼的账号被网暴,被迫重开新号,而后更是宣布退出空头界。

但除了这些场外信息,机构化的散户与对冲基金同场竞技,并凭借空头们的过度卖空漏洞,利用市场规则反胜机构,整个过程截至这一阶段,都是公开透明且合法的。

华尔街和媒体们更加关注的,是散户投资者势力对传统格局的挑战,不讲章法、无视基本面的凶悍打法难道还能动摇金融市场的规则?事实证明,在监管层和市场众多大玩家还未出现过敏反应时,与散户一起壮大的新生事物互联网券商如Robinhood先掉了链子。

这就进入了“散户血洗机构”的第二层。

Robinhood、盈透证券、TD AmeriTrade等券商在周四盘前宣布,针对散户限制开仓买入,推动股价上涨的动力戛然而止。这种被称为“拔网线”的行为引起从业界到政界的众怒。

“劫富济贫”的罗宾汉背叛了人民

面对与华尔街大机构“同流合污”打压散户的质疑,券商平台的回应是为了防止流动性危机,未雨绸缪。盈透证券董事长Thomas Peterffy的表态很有代表性,券商站在客户、票据交换所以及清算所的夹缝中,当期权持有人赚钱、亏钱,券商是传递钱款的中间人;但当客户(比如此次被逼空的机构)无力偿还损失,券商得自己掏钱。

尽管否认有来自股东或者做市商的压力,但平台们的自保行为也属于利益相关了。

券商Wedbus分析师Michael Pachter称,“除非有交易被操纵的嫌疑,否则交易平台不应进行干预,应该让人们自由买卖股票。”海通证券国际则形容,这是华尔街丑陋的一天,相当于以“为了你好”为名,将拳击台上其中一方的双手束起来。

对于这一破坏市场规则“涉嫌腐败”的举动,德州执法机构的最高长官Ken Paxton本周五向Robinhood、对冲基金Citadel以及Discord等公司发出共13份民事调查要求函。Paxton表示,华尔街公司不得限制公众访问自由市场,也不得审核相关讨论内容,尤其是为了自身利益做出如此行动。为了扼杀对自身垄断地位的威胁,对冲基金、交易平台和网络服务器这种显而易见的合作令人震惊,是前所未有的,也是错误的。

这是美国金融市场对自身的拨乱反正。周五券商纷纷解开禁制。散户们于是得以重新在公开市场继续创造奇迹。

而后进入到WSB狂欢的第三层。

在WSB散户高唱着打倒华尔街时,一部分传统意义上的“大佬”为散户辩护,并加入做多军团中。早就对华尔街空头看不顺眼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站队WSB。Facebook早期员工、硅谷风投Social Capital创始人查马斯·帕里哈皮蒂亚(Chamath Palihapitiya)公开表示买入GME看涨期权,并在CNBC电视节目中舌战主持人,“他们显示的力量和华尔街同等重要。”

Chamath上CNBC为散户辩护

而更加灵活的华尔街homie则早就发现这一散户交易的趋势,并通过跟踪这一趋势进行投资。Op­tions Pit创始人Mark Se­bas­t­ian就开发了一套股票分析筛选机制,用于观测个人投资者的重大动态,以此为依据买卖期权。他告诉媒体,近期他就据此买入了AMC的期权,即便他并不看好这只股票。

事实上,在特斯拉、蔚来等股票暴涨逼空的过程中,散户早已粉墨登场。Robinhood在2016年曾宣告,让人民交易吧!号称使命是通过提供对公司股票、期权和ETF的免佣金交易,实现“全民金融民主化”。

截至2020年,Robinhood的用户数已经达到1300万。根据彭博数据显示,目前,美股的散户交易者已经占据了整体美股市场成交量的20%,较之十年前翻了一番。

这是一股新的市场力量。

彭博智库的市场结构研究负责人Larry Tabb称,像DFV这样的散户交易员崛起,在几年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当时每笔交易都要收费,社交媒体对市场的关注也并不高。但疫情把人们困在家中,免佣金的互联网券商触手可得,得到一笔额外的疫情津贴,人们赶上了这一机遇。

仅从金融市场角度来看,这次事件是参与者结构变化的一种表征。就如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利欧(Ray Dalio)的看法,散户们抱团买GME可能看起来像是一种反叛,其实表明这些散户开始理解股票市场的运行机制了,因为他们懂得用期权来逼迫做空者“投降”。

而相应的监管措施是迟滞的,还在酝酿过程中。此前,马萨诸塞州州长指控Robinhood没有考虑客户的最佳利益,“把这当作一场游戏,引诱年轻和缺乏经验的客户进行更多交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其进行了民事欺诈调查,并处以6500万美元罚款。而在最新的WSB抱团中,最终如何收场,击鼓传花最后一棒的散户都将付出惨痛代价,是否、如何能认定利用社交媒体操纵市场,还在调查中。

但跳出以上三层单纯的金融市场层面,达利欧提出的另一重担忧是更根本的。达利欧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我更担心的是民众的普遍愤怒,甚至是仇恨,以及想要把对方打倒的观点。这些想法如今几乎遍布美国的各个角落。

这和当下美国经济的失衡以及社会的撕裂分不开。所谓新老两代交易者,除了交易观念上认知分歧,更大的矛盾在于阶层分化、财富分配。

这场狂热一定程度是互联网时代的“公众的反抗”。《纽约时报》形容,互联网向普通公民提供新信息和工具来增强他们的权能,以发现支配其生活的系统和机构中的缺陷,而后出于被欺骗和隐瞒信息的愤怒而推翻精英和统治机构。但这样的结果是一种报复性的虚无主义,是一种在没有替代方案的情况下毁灭权威的冲动。

金融市场上散户的集结不是什么大难题,而散户作为人民的愤怒和诉求才是必须要面对的真问题。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得到

阿里巴巴

发源地

易观

特斯拉

甜甜圈

海通证券

中间人

应时

微信

下一篇

苹果看上联发科芯片高性价比优势,开始导入Beats耳机,也凸显苹果对产品价格与性价比更敏感,都是联发科的新机会。

2021-02-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