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费先缴费、强迫卖产品:学员、教练为何逃离不了健身房的PUA

锌刻度 · 2021-02-01
霸王条款和“潜规则”充斥线下健身房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锌刻度,36氪经授权发布。

撰文/赵冬

编辑/陈邓新

许婧踏入海派健身的这刻,有些吃惊。原本因病无法为她继续授课的私教,正在私教区为其他会员提供服务。

海派健身是重庆本地一家成立近13年的老牌健身房,累计拥有223825名会员,算是当地知名度最高的健身品牌之一。而许婧是在海派健身陆续充值逾3年的老会员,但她最近却没有了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一个月之内,钟意的教练一个一个被辞退,购买的课程被莫名其妙限制了失效时间,而退课更是受到强制扣手续费的阻挠。

另一边,被海派健身逼着离职的教练也有一肚子苦水不知往哪儿倒。

绩效被肆意押扣、不缴纳五险一金、单方面被降职……一切都指向疫情后蓬勃却无序的线下健身房,那些追赶着你询问“健身游泳是否需要了解一下”的人,似乎在你充值之后便就此消失,他口中的承诺也时常变成一纸空谈。

当健身运动线上化逐步成为全球趋势,而诸如海派健身这类老牌线下健身房却还未放弃“重充值,轻体验”的那一套。知乎上一则“健身房乱吗?”的话题,就有14577位关注者,浏览量高达121437193次。

课程价格不透明、无证上岗、劣质健身器材等问题被各大媒体频频爆出,这些“潜规则”的行业无序的狂奔之下一直未被解决。

疫情唤醒了人们对健康的重视,但部分线下健身房仍未思考迭代升级的办法,而是借机想捞一笔。不难想象,伴随运动场景不断拓宽,固守窠臼的线下健身房们很有可能行至末路。

会员:“退款不成,健身房还让我倒付违约金”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因此健身房在疫情之后迎来了一波发展的爆发期。

一直有运动习惯的许婧原本最钟爱的运动项目是打羽毛球,但因为后来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暂停了羽毛球项目,选择了走进健身房。离家近、品牌知名度高的海派健身成为了许婧的首选,在一番试课之后,许婧对拳击课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这与当时授课老师俞杰的专业度、耐心度也有着重要关系。

下班之后有空就去找老师上一堂课,在拳击教室里挥洒汗水和压力,原本是一件让许婧倍感放松的事情。但自从俞杰被“莫名逼走”之后,许婧也开始接连遇到麻烦。

“之前上课的时候,就总是有一个助教在旁边,当时也没多想,不过后来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想来了解我的信息,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在俞杰离职之后,许婧才意识到原来这个所谓的“助教”就是公司提前派来“时刻准备”接手会员的新教练。

其实对于许婧来说,虽然更换教练需要一段适应过程,但她也并非觉得完全不能接受。只是,每每适应一个教练,就又被通知即将换一个教练的情况让许婧觉得十分影响上课状态。尤其是换到第三个教练时,这个教练几次三番以生病为由不予授课,让许婧找其他教练上课。

但当许婧到健身房,却撞见这名教练正在给其他会员授课。后来,许婧才明白,“因为海派健身内部斗争的问题,有些教练受到了排挤,而他们手下的学员要么被其他教练顺利接手,变成自己的业绩,要不就会出现我这样无人接管的情况。”

当海派健身已经无法再给许婧带来专业、舒适的健身环境,许婧决定退款,不过新的难关再次出现。海派健身向许婧提出,退款不是不行,但需要缴纳原产品价值的10%作为违约金,并扣剩余课程价值的20%作为手续费。可问题的关键在于,许婧从交费至提出退款之日一直未见合同,但提出了退款申请之后却看到充满各种“不平等条约”的合同。

许婧告诉锌刻度,与她相熟的一位会员因为身体原因无法继续使用剩下的私教课程,因此向海派健身提出退款申请。对方同样提出需缴纳产品原价的10%作为违约金,“那名会员剩下的课程费用比产品原价的10%还低,也就是说想要退款的话,不但拿不到剩下的课时费,反而要向海派健身补缴违约金。”

退费需缴纳产品原价的10%作为违约金

从不少论坛上能够看到,从2013年开始就有不少消费者遇到了许婧这样的情况。与此同时,锌刻度了解到,海派健身的产品原价标得并不低,这样方便销售人员向会员售卖课程时能够拿出不同折扣的价格。不少消费者反馈,即便是同一课程,他们之间的购买差价也不小。

更有会员卡无故被启用的情况发生,罗月颖在社交平台吐槽道:“在海派健身办的会员卡一直没使用,但却被‘自动’开卡了,通过跟经理沟通后,对方承认这是他们的失误,并表示愿意把时间补上。结果等我真的去补时间的时候,又受到了百般阻挠。而且在办卡到我开卡期间,海派健身换了无数个健身指导与我联系,感觉管理十分混乱。”

在许婧和罗月颖看来,与海派健身的“退费拉锯战”注定不会很容易,但这一次,一定要拿回属于自己的权益。

教练:“被强迫卖产品、降级又降薪,不服只能离职”

 “你今天找新来的经理做交接,没问题了就去二店从副经理做起吧。”早上十点半,正准备出发上班的俞杰收到了上司发来的信息,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迟迟回不过神来。

自2020年1月入职海派健身以后,俞杰作为区域经理,手里管着三家门店。1月至2月期间,俞杰的区域成绩时整个公司里最好的,几乎占据海派健身13家门店一半的业绩。但疫情之后,却突然被收走了两家门店的管理权,底薪也由原来的每月8000元降至4000元。

当时,突然只剩一家门店的俞杰并没有灰心,只是以为公司受到疫情影响,需要收缩门店,因此加倍用心地经营这家门店。很快,这家门店的业绩完成得十分不错,公司又重新分配了另外两家门店给俞杰,经他之手,其中一家门店在7月份突破了建店以来的销售记录。

俞杰原以为一切会继续这样顺利进行下去,可9月1日,只管一家门店的通知又再次落到了俞杰手里。甚至在一个月后,俞杰收到了去另一家小门店做副经理的通知。一而再再而三的降级、减薪终于让俞杰意识到了海派健身的一系列操作并不合理。

疫情期间,海派健身两个月没有给员工发放工资,但疫情开业之后公司非但没有补发工资,反而让员工先签订离职合同,再签订入职合同。在俞杰看来,“这一做法是为了避免我们通过法律渠道来要求公司补发疫情期间工资。”

更让俞杰无法接受的是,公司对于业绩提成似乎没有任何摆在明面上的规定。“会员提出退款申请,然后我们的提成就会被扣除,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发现有时候我的提成被突然扣除,但会员却没收到退款,我向领导反馈这个情况之后,却只得到‘提交退款要求就需要扣除业绩,每个人都一样’的回答。”

因为多次向上级沟通无果,俞杰最后只能通过走法律程序来解决拿不到的提成。“但公司害怕事情闹大,最后发放了提成。”俞杰说道,“十月离职的时候我还发现,原来从一月入职到十月离职,公司都没有给我缴纳社保,其他教练的情况也和我基本一样。”

之所以对扣款有些反应迟钝,是因为海派健身莫须有的扣款项目实在太多,俞杰和一众教练有时看金额不多也就得过且过了。“公司之前要求教练向会员销售198元一盒的减脂饼干,如果会员不买,就需要教练自掏腰包买下,否则直接罚款。还有强制教练参加海派健身自己组织的考试项目,不合格就需要缴费进行培训,考核标准都是公司自己定,很多工作7、8年的老教练都被迫缴纳了1800元,同样也是不服从就离职。”俞杰对锌刻度提到。

一开始,俞杰入职海派健身其实看重了这个品牌在当地的知名度,抱着认真干下去的心态对待,但短短十个月却让他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他认为,海派健身出现的一部分问题算是健身届的常态,但更多的问题却是其独有的,“这些乱象是源于海派健身想把自己打造成一个皇宫。”

工资表中明确标注了保证金扣款

律师:霸王条款+“潜规则”并非“存在即合理”

海派健身的官网上有这样几个数据:十多家直营连锁门店、六万余平米经营面积、223825位累计会员,到2025年的目标是“覆盖西南,辐射全国”。

硕果累累的表象之下,会员和教练的叫苦不迭却是被掩藏的真相。“大多数人选择退一步海阔天空,但这样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继续被坑,整个健身行业也不会得到改善。”许婧说道。

正如俞杰所说,海派健身的部分问题其实已经是线下健身房多年来的通病,只不过,在线上健身迎来机遇的时刻,也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意识到这些“潜规则”并非“存在即合理”。而锌刻度通过向律师求证之后,也得到了更加专业的答案。

针对上述在海派健身的发生“未对业绩提成规则进行明确说明,在教练完成业绩的情况下,仍捏造理由扣除提成”、“不予员工缴纳社保”、“从教练工资中擅自扣除明目为‘保证金’的款项”等情况,重庆佳昂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律师赵凌飞表示“均属于违法行为”。

具体来说,劳动者的工资包括提成工资,如果单位没有证据证明劳动者存在违规违纪事实并且依据依照《劳动合同法》依法制定的制度应当扣除工资的情形,随意、恶意、故意降低提成支付比例、克扣劳动者提成工资,都属于违法行为。劳动者可以向工作所在地的区劳动监察大队投诉或申请劳动仲裁等方式维护自己的权利。

同样,《社会保险法》第四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用人单位和个人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第五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三十日内为其职工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申请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公司作为用人单位不给员工缴纳社保的行为是违法行为,应当予以纠正。

“私自从工资中扣除保证金属于违法行为,《劳动合同法》第九条规定用人单位不得押扣劳动者的居民身份证和其他证件,也不得要求劳动者提供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因此海派健身应当向教练返还这部分扣款。”赵凌飞律师对锌刻度进一步强调。

观点:健身线上化难挡,“坑会员”的老一套难逃末路

2020年末,ClassPass发布了2020年用户行为报告,其中“健身运动线上化”已经成为报告中最大的趋势。无可否则,疫情因素在推动这一趋势时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在社交渠道拓宽、娱乐方式多元化的当下,线下健身的蓬勃早已是无法阻挡的趋势。

在趋势下收获新动力的一部分是积极探索线上健身的线下健身房,另一部分则是各大平台和健身KOL。疫情期间,为了解决最迫切的生存问题,不少健身房都通过让教练开设线上直播课程的方式维持用户粘性,并且触及到更多用户。

另外如PP体育、超级猩猩、Keep等平台也早已开启了直播健身课程。各平台优势的不同,PP体育的重点在于明星教练,如聘请游泳冠军孙杨,体操冠军杨威等体坛明星来录制健身示范视频,以通过明星效应拉动栏目、课程热度。Keep则联合多家健身APP以及健身KOL将流量聚集,然后通过共享专栏辐射更多用户群体。

大平台和大企业大多原本就在直播领域布局许久,疫情下爆发也是得益于日积月累的深耕。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布局线上的机遇对于线下健身房来说称得上是千载难逢。

一家小型健身房的老板迦迦告诉锌刻度,自疫情开通线上直播课程后,受到了会员的广泛好评,因此直播课程也一直延续至今。“直播课程暂时都会免费,相当于给会员的附加体验,反响不错。”

健身运动线上化已成趋势

一边是势不可挡的线上健身趋势,一边是线下健身房的积极求变,如海派健身这样连锁健身机构虽然看上去根基稳固,拥有会员数量优势,但在更加注重体验与服务的线下场景中,海派健身这一套“不走寻常路”的方法显然也已经开始遭到质疑。

线下健身房并非转向线上这一条路可走,只是既不拓宽新的场景,又不做好用户服务与企业管理,即便是大品牌也难逃末路。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隐私到底该如何保护?输入法们真的就能肆无忌惮了吗?

2021-02-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