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之外,有一群年轻人正在主动996

燃财经 · 2021-02-01
没有人能真正逃离“996”。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燃财经工作室,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邓双琳 谢中秀 郭一梦 曹杨 薛亚萍 朱晓宇 袁琳 杜晓玲

编辑 | 赵磊

过去一年,关于互联网大厂“996”的争议不断。如果说互联网行业用高薪买断了员工的时间,强制他们“996”,那在大厂之外,还有一群本来拥有时间自由的“斜杠青年”正在主动拥抱“996”。

“斜杠”是最早由美国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在《一个人/多重职业》一书中提出的概念,指代一群不再满足“专一职业”生活方式、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人群。

达芬奇是有史以来最著名的斜杠人士之一,除了画家的身份,他还有一系列的头衔:天文学家、建筑家、雕刻家、发明家、数学家、生物学家、地质学家....现代学者称他为"文艺复兴时期最完美的代表",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全才。

这种“全面开花”的素质,成为当代斜杠青年所追求的目标。“斜杠”概念进入中国便与青年文化一拍即合,成为年轻群体的一种流行风尚与生活态度,风靡社交网络。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曾对1988名18-35岁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2.3%的受访青年都确认身边有“斜杠青年”。

清研智库等机构发布的《2019年两栖青年金融需求调查研究》显示,全国年轻群体中有主业的兼职者、创业者这类“两栖”、“斜杠”青年已超8000万人,以80后至95前人群为主,高学历人群占据“两栖”青年的主流。

“斜杠”一词刚风靡的时候,一度被视为职场青年去向“诗与远方”的最佳路径,当老师的会在业余时间写小说完成自己的文学梦,银行柜员会抽空画画完成自己的艺术梦,公司的普通职员也会在周末兼职做起平面模特,完成自己的模特梦,这种丰富、自由的生活方式,被很多职场青年所向往。

但现在,斜杠青年不再只是为了理想和情怀。疫情后,生活充满了不确定性,大部分的公司不是在裁员就是在裁员的路上,副业变成了每一个职场人的刚需,成为养家糊口的必要手段。

职场青年们的生活处处充满着变量,当计划被打乱时,拥有一份可以赚钱的技能和副业就显得尤为重要。斜杠青年们的副业不再只是兴趣爱好,也成了赚钱的工具,但每多一道“斜杠”,就意味着他们要在本职工作以外多拿出一份时间去经营,这与“996”甚至“007”无异。

我们和几位“斜杠青年”聊了聊,他们大部分都生活在大厂之外,做着朝九晚六的工作,却因为要利用“斜杠”副业来赚钱而不得不主动过起“996”的日子。

或许,在生活压力之下,没有人能够真正逃离“996”。

教师工资太低,我兼职卖房赚外快

文文 | 24岁 

主业:小学教师 副业:房产销售

两年前,我从一所211院校毕业,毕业后没有闯荡北上广,也没有考公务员和教师,身无所长的我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为了谋生,只能暂时在老家的一所楼盘卖房子。

刚开始,卖房的收入不稳定,经常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有成交一套,每个月只有1800元的保底底薪,而且如果超过三个月没有成交额,连底薪都没有。后续熟悉了卖房的套路后,才稍微得心应手了一些,每个月卖掉两套房,收入就能上万。

但是销售的痛点在于,每天上午10点上班,晚上10点才能下班,有的时候为了应酬可能要到晚上十一二点。每个月最多只能休息两天,做得不好还得挨领导骂。后来爸妈劝我考个公务员或者教师资格证,说小城市只有铁饭碗比较稳定,而且待遇还好。

于是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准备,考了教师资格证。2019年,我拿到了教师资格证,顺利进入一家小学做了老师。

做老师的确非常轻松,每天上午8点上班,下午五点下课,周六日双休,每年还有寒暑假,但是每个月到手的钱也只有三千多,收入实在不多。当上教师第一年,我就结婚了,一年后有了孩子,生活开支变大,所以这个工资就更显得捉襟见肘。

现在教育局对教师的管制特别严格,不允许开补习班,而且我教的语文课也没几个学生需要补习,所以在2020年的暑假,我又去一家二手房地产公司报到。由于教师不允许做副业,我就选择兼职卖房子,只拿提成,没有底薪。虽然兼职没有底薪,但是成交一套房子,也会按照正常员工的提成打到我的账户。

因为之前有过卖房的经验,这个工作做起来非常顺手,每天还不用坐班,只要在58同城安居客赶集网等平台上发布房源,就有客户上来咨询,如果有意向的话,再带对方去看房。小城市骑个电动车,两个小时就能转完全城,所以时间都能安排过来,还能照顾孩子。

暑假两个月,我卖掉的房子赚到的钱,都快赶上我一年的工资。做兼职之前,我们家的宝宝都是喝国产奶粉,但是兼职之后有了钱,我都换上了进口的奶粉和拉拉裤,基本上都将钱花在了家庭上,来改善生活。

2021年,虽然小城市的发展越来越好,但是不见工资提高,十年前我们老师拿多少工资,现在还是多少,与此同时物价倒是飞涨,不做个兼职,也很难达到小康的生活水平,所以未来我也还是会继续做兼职的。

搞个副业,连续两个月“加班”到凌晨三点

豆子丨26岁 

 主业:摄影 副业:书籍设计

我的正职是摄影师,主要是给一些地理杂志提供图片,有些是自己去拍,有些是向其他摄影师约稿。在业余时间,我还接了书籍设计的活儿。

“斜杠”的原因一是想不断拓展自己的边界,二也确实想赚钱,毕竟钱总是不够用。

一本书从作者有想法到最后到达读者手中,其中要经过写作、设计、排版、校对、打样、拿到版号、印刷、发行等流程,我负责的就是设计和排版的工作,当然还要跟进后期校对、打样带来的修改,直到最后拿到发行的书籍,才算是完成这一本书。

我记得第一次接书籍设计的活儿是在2018年底,那时候我刚从学校毕业,有老师向别人推荐我,“这小伙子很厉害”。说实话我当时只是帮这位老师的图书设计做了一些打杂的工作,但我还是表现得很自信,给自己洗脑:“是的,我就是很厉害。”就这样,开始了我的“斜杠”生涯。

对于我来说,书籍设计的门槛不算太高。因为我大学念的就是艺术类专业,在应对封面设计、内页设计和版式设计等工作的时候,有自己的审美基础,我也选修过设计基础、交通工具设计的课程。

但也的确会遇到一些难题,比如我要从零开始学着用InDesign。做第一本书的时候,我休息的时候都在看相关的教程,遇到问题就百度,磕磕绊绊完成了第一本书。

我的本职工作整体来说不是很忙,除非是出差外拍,否则正常的周末、上下班时间都能保证。此外书籍设计的工作也不是特别花时间,有点“看天吃饭”的意思——如果设计方案通过了我就赶紧做,给出了修改意见我也会抓紧改,但一切都还得看“甲方”的心情和流程。

有一次我陪女朋友去青岛玩,当天本来说好了去啤酒节,结果出版方一个反馈意见给到我,而且第二天就要,我们只好找了一间网吧改,还要临时下载软件,折腾了半天,最后“啤酒节一日游”变成了“网吧一日游”。

还有一次,刚好那段时间公司接了一个大的拍摄项目,新书的设计又要得急,我连续两个月“加班”到三点,每天起床都是懵的。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设计了三本书,其中一本已经发行,一本拿到了版号、在等待印刷发行,还有一本正在设计中。其实也没赚到多少钱,一本书我才拿到一两万,但“蚊子腿也是肉”,而且在设计书籍的过程中我也学到了很多,认识了很多人,说不定未来这会成为我的事业呢?

疫情导致收入减少,却圆了我的“画家梦”

敏敏|25岁

主业:银行职员 副业:插画师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成为一名“斜杠青年”。

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大学报考了金融专业,毕业后和大多数金融毕业生一样进入银行工作。我主要从事信贷业务,虽然偶尔会加班,但是大部分时候每天6点就下班了,周末双休。我性格比较内向,休息时间基本都宅在家里,唯一的爱好就是画画。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画家,但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父母拿不出钱供我读艺术班,也没有钱给我买画画的工具,所以每到周末就很羡慕背着画板去上美术班的表姐,而我只能用铅笔在作业纸上随便涂涂画画。

后来画画的事情在繁重的课业压力下逐渐淡忘了,我一直成绩优异,顺利考上了国内一流大学的金融专业。大学里自由时间比较多,我想起了童年的梦想,决定正式学习画画。

因为零花钱有限,一开始我只买了一套彩铅笔,从微博上找一些零散的绘画教程和作品进行临摹。练习了一年后,我不再满足于彩铅笔,接着又买了一套可溶水性彩铅,并且由卡通画、风景画转为难度更高的国风人物。后来,我省吃俭用终于买了一套水彩工具,开始正式学习国风画。

工作后自己有了收入,于是买了更多专业好用的画画工具,还有一些装裱工具,把自己满意的作品装到相框里挂到墙上,也会送给亲人朋友,大家都夸画得好看,我也很有成就感。

工作第二年,新冠疫情爆发,各行各业都受到了一定冲击,银行也不例外,我所在的银行也未能幸免,所有员工的工资都开始下调。

刚刚工作一年的我本就工资不高,降薪后刨除房租和生活开销后基本没有结余。我不敢告诉父母,只能悄悄向表姐吐露烦心事,表姐长年学习画画考上了中央美院,现在是一名职业插画师,她觉得我画画很好看,于是邀请我入驻他们的插画师平台,或许可以接到付费约稿,赚一些零花钱。

我并非科班出身,很担心自己这种野生插画师在高手如云的插画师平台得不到认可,但为了赚钱还是鼓起勇气把自己最满意的几幅作品上传到个人主页上,随后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一个月过去了,我的主页始终无人问津,我一度觉得没有希望了。终于有一天晚上我收到了一个小姐姐的私信,想要买我的一幅8寸小风景画,我欣喜若狂,马上承诺包邮寄给她。后来,买我画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我的画从几十卖到几百,还有些客户要我临摹一些名人作品装饰在家里,我的画最高可以卖到几千元。

现在的我,已经成为一名正式的兼职插画师,因为约稿的客户多了,所以我每天下班后到家就开始画画,忙的时候经常画到晚上十一、二点,这种生活已经持续快一年了。画画已经成为我的第二职业,能用自己的爱好赚点零花钱,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也很累,但是为了赚钱,我累并快乐着。

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是写小说陪伴了我

陈珂 | 25岁

主业:财务专员 副业:网文作者

我今年25岁,在一家教育公司做财务专员,白天循规蹈矩地做着朝九晚六的工作,晚上则化身一个网络作家,享受写作的时光。

说起来,我写小说已经三年了,那是从我人生中比较难过的一段经历开始的,即使现在我突然裸辞了,这份副业还能够养活我自己。

22岁大学毕业,我只身来到了北京,一个普通本科的毕业生想要在北京找到一份工作实在太难了。那时候,找工作各种受挫,各种被打击,这些经历我都会写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因为上大学的时候就喜欢写随笔和感想,所以这个习惯一直都有保持下来。

中间遇到各种奇葩的经历,每到晚上回忆一天的时候,写着写着就把日记写得很长,感觉跟写小说一样。然后我就想到了自己曾经特别喜欢看的小说,为什么自己不写呢?还能赚钱。说做就做,我立刻在自己追小说的网站注册了账户,开始研究写小说。

刚开始的时候连载非常困难,看的人寥寥无几,压根够不到签约收费的标准,我也没有跟身边任何人说,我只想让这个事情成为我自己的秘密。就这样,即使没有任何人评论,我还是坚持写下去了,看着一天比一天多的阅读量,心里的满足感非常大。

但是找到工作后,我就变得有点懈怠了,而且刚开始工作很忙,压力很大,写小说就被我放在一旁了。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看到我的小说评论区有一条评论写道:“作者大大加油!超喜欢你的文风,期待你继续写下去!”

这是我的小说收到的第一个来自陌生读者的评论,本来觉得自己不是吃这碗饭的,但是这个评论鼓励了我,我开始继续更第二本、第三本……

直到现在,我每月写小说都可以月入快两万,而且我也有了自己的读者群,每天晚上都会和自己的读者们聊聊天,放松心情缓解压力。

最搞笑的是,我们公司好多人都成了我小说里的人物,有的是配角,有的是主角,在这些角色的陪伴下,我一天的忧愁都会在晚上写小说的时候消失散尽。

爱上摄影之后,将自己硬生生熬成猫头鹰

南贝 | 27岁

主业:油田工人 副业:摄影

石油专业毕业就等于失业,并不是随便说说。从我入学的那一年开始,油田的发展就一天不如一天,我就开始另寻出路。

有一次,我看到某社交APP上有博主发布记录生活的各种照片,无论是色调还是构图,都让我忍不住想保存下来。

以前只会用傻瓜相机,用拍立得保存照片的我,烦透了本专业的枯燥无味,于是下定决心用将近3个月的生活费买了佳能的微单。我开始学着如何构图,怎么简单地调色。不管去哪我都带着相机,恨不得把所有我看到的美景全部留下。

我慢慢地自学PS,拍照也越来越熟练,也主动去拍一些人像。起初,都是给室友拍照,免费精修的那种,发到朋友圈基本都能获得一致好评。慢慢地住在隔壁的同学也想让我给他们拍照,渐渐在整个学院打开了知名度,后来整个学校都会来找我约拍,我也能从中赚取一点零花钱。

毕业后我选择留在家乡,顺着父母的愿望留在油田工作。朝九晚五还有双休,让我提不起半点兴趣。我突然想起毕业之后就落灰的相机,重新捡起了这个爱好。

我每天在社交账号上更新我的生活照片,和以前的一些精修人像。慢慢有人私信我约拍,而我也开始为了这个“副业”付出超过本职工作的精力,不仅花高价添置了35mm、50mm、80mm的镜头,还利用双休日去摄影,要用每天下班时间去精修图片,熬夜修图几乎让我过上了007的日子。

毕竟答应了客户要交片,就要遵守约定。这也让我的黑眼圈越发严重,几乎跟猫头鹰是一个作息时间了。这几天还有一个约拍,结束后我也要好好休息一阵了,钱可以再挣,但不能继续这样高强度工作累垮了身体。

工作让我“朝八晚五”,副业让我全年无休

Chloe | 30岁

主业:公务员 副业:代购

我大约是从2015年左右开始搞副业。

2013年我大学毕业,去了国内一家在线视频网站做编导,作息时间就是下午上班,然后一直工作到后半夜,到家经常是凌晨3、4点。父母当时一直反对我做这个工作,虽然收入相当可观,但太伤身体,就总是劝我辞职,考个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

我不想让他们太为我操心,就决定考一个试试看,结果还真的成功了。从那之后,我就过上了人们口中“朝八晚五,喝茶看报”的生活。

可能是因为之前工作强度太大,突然的工作不饱和让我觉得很不习惯,于是就考虑找一些其他事儿干。还有一方面,就是两份工作收入差距太大了,我心理上有点难以接受,恰好当时有个朋友在美国定居了,我就做起了代购生意。

最开始主要就是代购包,2015-2018年底这段时间,一天70%的时间都用在更新朋友圈、售前、售后等事宜上面了。再加上美国那边和咱们的时差,经常是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有铺天盖地的催货微信,处理退货退款,然后还要和搭档选产品、订产品,一直忙到半夜。

周末更是与我无缘了,尤其是一到西方的假节日,促销力度大的时候,一天睡眠时间也就3-4个小时。不过看到进账时,还是很开心的,做得最好的时候,副业的收入已经是工资的3倍甚至4倍之多了。

2019年年初,我决定备孕,就将副业慢慢地淡化了,但也没有停止。生完孩子当了妈妈之后,我发现,之前自己的很多顾客也都成了妈妈。于是我就顺其自然的将代购群变成了母婴好物分享群。

因为有之前的顾客积累,所以在找渠道商谈价格时也很有底气,我现在基本就是每天在群里给大家开各种实用的母婴好物团,虽然赚的远远没有当初代购那么多,但也超过工资收入了。更主要的是,每天和妈妈们分享交流育儿的经验,也是生活的一种乐趣。

赚的不多,但我保留着一份儿希望

晓彤 | 27岁

主业:人力资源 副业:平面模特

靠一份工资挣钱太难了,三年前我刚毕业时,还憧憬着通过辛勤工作在职场上一步步晋升,进而实现自己的目标和理想。但是三年过去了,我突然觉得自己被无尽重复的工作磨得没了脾气,除了每年可怜的一点点调薪之外,我没有办法获取其他收入。

2020年疫情在家,虽然没有丢掉工作,但是我的收入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我更焦虑了,身边有不少人开始做起了副业,我也下定决心试试,一是给平淡无奇的生活添加一点涟漪,另外当然还是增加收入。

因为喜欢拍照,也经常拍照,我就想能不能当平面模特。第一次我被骗了,我在招聘软件上应聘了一家招淘宝模特的公司,结果这家公司竟然是个骗子公司。

这家公司告诉我,要想当平面模特,需要先交2000块钱拍一张模卡。那时我没想那么多,想着模卡也是自我介绍,还是需要的,就交了钱。可是这家公司介绍的都是那种很小的单子,拍个手链,录个敷面膜心得视频,赚个10块钱左右,连拍模卡的钱都难赚回来,而且后期有没有商家找我都不一定,公司只是模糊地说商家挑到我就可以。

有了一次失败经历后,我更加谨慎,最后还是通过一次汉服展的活动,认识了一个靠谱的经纪公司,成了一名半职业的汉服模特。

虽然成功做起了一份副业,但一个月也就三四千块钱的额外收入,更大的意义在于,我喜欢拍照,希望保持这么一份可能性,希望有一天我能全职当平面模特。

+1
7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燃财经特邀作者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