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调查:创投圈这五年谁能笑到最后

创业最前线 · 2021-02-01
认准路,沉住气,坚持干,终会迎来曙光。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创业最前线”(ID:chuangyezuiqianxian),作者:行者、蛋总,36氪经授权发布。

北京有几个“创业圣地”,最为人熟知的除了中关村,还有华清嘉园。

那是北京五道口附近一片民用小区,因为周边高校林立,加上门口就是13号线,而且离中关村那些大佬们的公司较近,遂成创业者的乐园。

华清嘉园的奇迹,始于2010年。

这一年,谷歌的成功以及当当去纳斯达克敲钟,彻底点燃了那些“狂人们”的创业梦

算起来,徘徊在华清嘉园的创业者绝大多数都是技术出身。

2011年,融360的叶大清在华清嘉园租了间三居室,服务器没地放,只能摆在厕所中;快手的宿华一年后也搬入了华清嘉园,他和三家公司共用三居室,梦想不过是在五道口自在地吃螺蛳粉;美团的王兴也把公司搬入了华清嘉园13号楼805室,十几位码农的工位把这个小房子挤得满满当当,每当有新员工入职时,王兴还在小区东门小馆请大家吃饭,结账时还要砍价。

后来在跟记者闲聊起那段时光,王兴说,那个夏天拥挤喧闹,但人与人的距离也格外亲近。

在华清嘉园蛰伏的这段时光里,“准大佬们”的日常是四处寻求融资、疯狂搞技术研发以及焦虑企业的发展方向。而这一切,在2015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转。

2015年,李克强总理提出“双创”战略,引爆了创新创业的新一轮高潮,VC开始大规模投资,各式创新赛道也借着双创浪潮而蓬勃发展。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在2011年大佬们入住华清嘉园成立公司时,全年融资事件有2087件,发生的融资金额1850.75亿元;而到了“双创”战略被提出的2015年,全年企业融资数量13389件,融资总金额8873.9亿元。

若不是2020年新冠疫情带来的特殊局势,2015年将是过往5年之中,创投融资数量和金额最低的一年。在投融资达到巅峰的2018年,创投融资数量14777件,融资金额18858.58亿元,几乎是大佬们入住华清嘉园那年的10倍。而哪怕就在创投收缩趋势明显的2019年,融资总金额也超过了12000亿的大关。

毫不夸张地说,正是凭借这5年来创投圈如风行电掣般的快速发展,那些窝在华清家园做技术研发的创业者们,才踩中了时代的脉搏,恰似“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不过,如同大佬们也曾蜗居在居民楼里创业一般,有不少创业者都坐过几年的“冷板凳”,在低谷中积蓄力量,才能从“边缘项目”走到“万众瞩目”的舞台中央,他们如何度过这段漫长岁月?

1、新消费赛道:潮玩于低谷崛起

回望这五年,创业无处不在,“内部创业”更是成为各大公司创新发展的源泉

淘宝女装品类负责人乔乔在这几年最引以为自豪的事情,就是在大佬们入住华清嘉园的同一时间里,她也力主在淘宝内创立了一个时尚女装产品馆“iFashion”,然而在2016年淘宝彻底转型之前,iFashion一直不温不火,颇有“坐冷板凳”的处境。

但庆幸的是,阿里给予的空间比较大,乔乔依然可以坚持自己培养、引领精品女装和独立设计师发展的初衷。简单来说,她希望通过建立一个中小服装商家无法投入巨资打造的统一品牌,帮助商家建立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品牌形象。

为此,iFashion只选择精品商家合作,乔乔还给入驻的商家设立一个规则:必须要有独立的设计,并能发布自己的穿搭服装与配饰等图片、视频等内容。“在这样严格的规则下,最初入驻iFashion的只有几千家品牌。”乔乔说道,iFashion发展至今,也仅有3万家品牌的规模。

随着越来越多小众的女装品牌在iFashion聚合,直到2017年,iFashion才逐渐火了起来,并形成了外界无法想象的另类潮流。

日系、汉服、洛丽塔、滑板风、暗黑风、复古风、宫廷风……一个个看似另类的时装品牌,在每个款式销量甚至可能不过百的情况下,却聚集了不少忠诚的消费者。在iFashion上,一群小规模的商家每个月要推60万的新品,年销售收入破千万的比比皆是,破亿的也不在少数。

于是,有媒体称iFashion是中国最大的快时尚品牌,而实际上,iFashion成功的背后是新消费趋势在中国市场的体现。

“抓住甚至引领新消费趋势之下消费者的态度,才是iFashion成功的关键。而当前谁能读懂新消费趋势之下消费者的想法,谁就能在创业的路上取得先机。”因iFashion的成功而在淘宝体系内名声大振的乔乔,在接受「创业最前线」采访时这样表示。

此前,天猫发布《95 后玩家剁手力榜单》显示,手办、潮鞋、电竞、Cosplay 和摄影,成为 95 后年轻人中热度最高,也是最“烧钱”的五大爱好。此外,“可以不吃饭,不能不买盲盒”、“我要天天穿洛丽塔”、“滑板是我命”等消费主题在豆瓣上爆红,也间接在说明:一个全新的消费时代已经到来,多元化与个性化的消费新趋势正成潮流。

更重要的是,坚持本性和愉悦自己,是被称作“Z世代”消费者最核心的消费诉求。在这种新消费趋势之下,获得了巨大成功的典型代表还有泡泡玛特。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在港上市,开盘股价翻番,最高峰时市值超过1200亿港元。

泡泡玛特的成功,不光是读懂新消费趋势之下消费者心理的成功,也是一个创投赛道从边缘走到主流的有力例证。

2009年,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大学毕业尚未找工作时,跑到香港去探望女朋友。没想到在陪女朋友逛街时,他找到了自己创业的路——他发现香港的“LOG-ON"异常火爆,年轻女孩很喜欢在店内购买各类潮流小商品,包括文具、化妆品和各类可爱的小玩具。

王宁回到北京后,便开启了模仿“LOG-ON"的创业之路,在北京成立了他的第一家公司——泡泡玛特。

2010年11月,泡泡玛特第一家门店,在北京中关村欧美汇购物中心正式开业。但公司初期在引入投资和运营方面都不理想,尤其是2014到2016年,公司连续亏损三年,2016年亏损高达2000多万。

亏损背后的原因是王宁虽然引入了“LOG-ON"模式,但由于销售的物品繁杂,从装饰品到文具一应俱全,杂货铺形式的泡泡玛特并没有引起年轻消费者的重点关注。于是王宁决定聚焦,他关掉了杂货铺业务,一门心思地从日本引进IP去设计盲盒玩具。

当时为了新阶段的发展,王宁见了不下30位风险投资人谈融资,但几乎没有谁愿意“赌上一把”。因为在当时的投资环境中,泡泡玛特属于一个“冷门的边缘项目”。在创投圈看来,“边缘项目”的特点非常明显,一般项目数量很少,而且项目的融资都很艰难,另外公司相对现在来说估值都比较低。

但王宁从不气馁,他认为自己所处的这个赛道一定能走通。

2015年年底,泡泡玛特在年终结算时发现Sonny Angel这一日本玩具的销售额增长很快,王宁便通过微博向用户征集“还喜欢什么IP”。3个月后,他找到了大家呼声最高的Molly的设计者王信明,拿到了独家授权,紧接着在8月推出首个"Molly Zodiac"盲盒系列。

“那时我才感觉自己看清楚了发展的道路。”在谈及早期的创业体会时,王宁对「创业最前线」表示,他很庆幸自己找到了这一代年轻人最核心的消费喜好与体验。

2017年,泡泡玛特在天猫旗舰店甫一上线就在4秒内把200套盲盒产品卖空了,彻底拉开了“盲盒疯狂”的序幕。

同年,泡泡玛特第一次参加双11活动,当天销售额为100万元,它也在这一年登陆了新三板,并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席卷了潮玩市场,让“潮玩”一跃成为投资人眼中的热门新赛道。

如今,在王宁看来,往日艰辛已不可追,“一开始我没找到VC的投资,到了临近的这几年,我们也不需要了,毕竟2018年我们的盈利就超过了一个亿。”王宁对「创业最前线」表示。这一路,从不被看好的“边缘项目”走到了万众瞩目的舞台中央,王宁和他的泡泡玛特经历了诸多旁人无法想象的困难。

“四五年前,我说我要把玩具卖给大人,所有人的眼神都好像在说‘你疯了,大人怎么可能会买玩具’。”王宁还记得当时在跟一位投资人接触时,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光头不需要买洗发水”一样,觉得他“可能有病”。

事实上,在以往被认为是“边缘化的消费”,如今逐渐成为主流的消费,是因为Z世代消费者逐渐成为消费的主体,因此相关的项目成为了主流的创业项目和投资赛道。

而类似泡泡马特的盲盒潮玩,其成功是符合Z时代消费需求的结果,并且将成为未来新消费的主流趋势。央视财经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有超过20万消费者在盲盒上的花费超过2万,甚至有人耗资百万购买盲盒。由于盲盒的流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到实体门店挑选盲盒视为一种社交方式。

当然,泡泡玛特的发展才刚刚开始,也许王宁会成为中国创业史上的一个匆匆过客,但他开创的这条潮玩赛道却已经从边缘逐渐走到了舞台中央。

2、造车新势力:打赢一场“翻身仗”

这5年来,创投圈在新消费趋势影响和大量涌入的资金之外,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之前曾让很多人“闻之色变”的一些创新领域,在创业者一浪接一浪地倒下之后,终于有人成功跑通了,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造车新势力和在线教育这两大领域。

细数国内的造车新势力厂商,不管是蔚来、小鹏还是理想,他们要感谢的人或许是已经把自己的信用扔到太平洋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

2013年,刚刚把乐视带上中国股市的贾跃亭,受邀在洛杉矶亲眼目睹了特斯拉的新品发布会,看到马斯克像布道的先知一样,享受着在场者海啸般的膜拜时,他第一次浮起了造车的心思。

在2014年年初乐视战略发展的内部讨论会上,他指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对董事会成员说:“造车,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儿啊。”

为了这件“伟大的事”,贾跃亭在乐视内部秘密组建了一个5人汽车小组。“所有人都不清楚,在正式发布乐视汽车计划的前一年,我们已经对汽车产业进行了详细的调研。”贾跃亭说道,当年年末便在精美PPT的帮衬下,发布了超级造车“SEE计划”。

这则消息给低迷中的乐视股价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而看起来很美的乐视超级汽车,也成为托起乐视网股价最核心的资产。

“严格说,乐视超级汽车‘SEE计划’并不是PPT造车,那个期间我整整在美国呆了4个月,从战略方向到策略组织以及全部体系都搭建完成了。”贾跃亭曾说道,接着他把乐视几百亿的资金都折腾了进去,迄今为止,那款能挽救他信誉度的FF911依然躺在PPT的图纸上。

当贾跃亭用PPT圈了10亿美金并大谈特谈理想之后,一个名为“蔚来汽车”的造车新势力厂商悄然出现。

这个凝聚了国内知名的投资人和投资机构的创业项目,跟贾跃亭一样,也从一开始就把目光对准了特斯拉。在成立初期,创始人李斌就开始不停地用PPT说明自己要造的车型具体模样和技术水平,但直到2016年的年底,概念车EP9的实车才出现在公众眼前。

但这个样车离消费者还远得很。EP9发布后,交付却一直在拖延,甚至到了2018年的年中,“蔚来汽车什么时候交车” 已经成了汽车媒体的一个梗。

2018年的10月,在刚刚开始部分交车的情况下,李斌又一次推迟了剩余订单的交付时间。当然,为了安抚潜在车主,蔚来承诺2019年交付的车辆将不少于4万辆。

一年过去,虽然2019年蔚来交付的汽车超过了1.7万辆,但离4万辆的指标还差得很远。

颇有意思的是,当前几乎所有的造车新势力厂商,与蔚来经历的过程几乎一模一样,“交付拖延症”也成为了行业的通病。

到了2019年,市场对造车新势力的耐心也逐渐到了临界点,新能源汽车厂商的日子变得越来越不好过,纷纷被消费者质疑交付能力。

2019年12月28日,蔚来汽车举办了第三届的NIO Day年会。作为2019年蔚来车主最喜欢的歌手,邓紫棋现场献唱了一首《倒数》,这首歌衬托出在场人的心情。台上的李斌和台下的车主,都不再掩饰蔚来缺钱的困境。

另一家造车新势力小鹏汽车,同样也被消费者戏称“有交付拖延症”,且由于销售量不理想,使得小鹏汽车对于融资的需求日益增加。在2019年年底,小鹏汽车所有高管的股权都被质押,这被众人看作是其寻求海外上市搭建VIE模式的前兆。

而虽然这两家造车新势力在不停地利用各种手段进行市场营销,可其年度交车的数量还未达到汽车厂商“生存荣枯线”的2万辆。

更关键的是,投资人对造车新势力的态度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2019年下半年,蔚来遇到了史无前例的困境:先是新能源车补贴大幅退坡75%,接着是国六排放标准出台引发燃油车大量甩货。这样的冲击波,让蔚来的股价在2019年10月逼近1美元的退市红线,吉利、长城可能对其展开并购的消息开始疯传。

而就在蔚来汽车的资金链越来越吃紧、李斌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时,曾“铁定支持李斌”、持股超过15%的某投资方,突然觉得新能源汽车这个赛道“不香了”,并从第三季度开始大幅度减持,最终在第四季度清盘了蔚来股票。

颇有“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

在这种窘迫的情境下,李斌只能给公司团队减压与安抚,他甚至对高管说:“大不了公司换个老板,你们该卖车卖车,该做服务就做好服务。”

但是,“魔幻”的2020年到来了,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中就包括造车新势力的逆市反转。

2020年,特斯拉一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目前市值超过8000亿美元,股价飙升8倍,埃隆·马斯克成为新的世界首富。如今,这些造车新势力企业也成了资本眼中的“香饽饽”。

曾在2019年还是“最苦逼的中国电动三杰”(蔚来、理想、小鹏),在2020年全部“化茧成蝶”,成为“最爽的中国车企”——蔚来市值屡次突破千亿美元,行情最好时,“蔚来+理想+小鹏”三家新势力市值超过1500亿美元。

其实,造车新势力企业在2020年打赢了一场“翻身仗”,原因在于这些创始人对高技术和互联网化应用的执着。

2021年1月9日,蔚来汽车在2020 NIO Day上发布了首款轿车产品ET7,据悉,ET7搭载全新150kWh电池包后,续航里程将超1000公里。同时,基于NIO Aquila蔚来超感系统、NIO Adam蔚来超算平台等,ET7将逐步实现高速、城区、停车、加电等场景下点到点自动驾驶体验。

这其实是造车新势力厂商在2020年的一个缩影,也许是被市场教育之后的大彻大悟,也许是真正搞清楚了新势力弯道超车的条件,不论是蔚来、理想还是小鹏,在2020年都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在技术和产品研发上。

在理想和小鹏的投资方经纬中国看来,造车新势力不仅是在能源上做出了改变,智能化才是它们最具颠覆性的。整车级的OTA另一台车真正变成一个连接互联网、有意义的计算终端。而智能化,也是自动驾驶的基石。

今年1月,小鹏汽车迎来了一次重大的OTA升级,涉及40多项功能,以及NGP导航辅助驾驶功能。在高精地图覆盖并完成内部标定的高速公路和城市快速路上,车辆可按照导航路径自主进行变道、超车、调节速度、进出砸到等辅助驾驶功能。

这样的体验也让很多车主大呼过瘾,而习惯智能化驾车体验的人,也再难回归传统的汽油车。一如iPhone的诞生,让诺基亚退出历史的舞台,这样颠覆的革命,只会在未来加速演进。

说到底,汽车产业是一个消费者使用感受为先的行业。在解决了生产的速度和产品质量这两个基本因素的基础上,不断联络行业先进技术厂商,共同提升自己旗下电动汽车科技含量的“造车新势力”三强,彻底拉开了自身与传统车企之间的距离。

高科技和未来感,甚至内嵌标配的无人驾驶,成为这些造车新势力汽车吸引消费者最核心的要素。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新能源车零售110.9万辆,同比增长9.8%。值得一提的是,新能源车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上半年增速-43.0%,下半年增速72.0%。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2021年中国汽车市场预测报告》,预计2021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望达180万辆,同比增长40%。

不难看出,如今新能源汽车正迎来历史性的机遇,无论是消费者还是资本市场,都以全新的眼光去打量这个行业。

3、在线教育:疫情下全面翻红

毫无疑问,造车新势力是创投圈内“从边缘到主流”的典型代表,而另一个有代表性的行业是在线教育。

在线教育曾经被质疑是一个“小市场”,但是在教育资源极为不平衡的中国,打破地域限制的在线教育,也改变了线下教育的增长逻辑。

从2014年至今,经纬中国也见证了在线教育“从边缘走到主流”的历程。在经纬中国看来,在线教育当初处于边缘位置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市场天花板的问题,当时在线教育刚刚开始,培训上多是线下教育模式且市场格局分散,而线上模式的参培率还远不够高;

二是当时在线教育产品的互动性跟线下成熟的互动模式差别巨大,用户的体验很不好,基本没有什么成熟的产品形态;

三是看到在线教育趋势的一些投资人普遍对其“一对一”商业模式有质疑,由于“一对一”模式的运营简单,起量很快,此前线下培训也尝试过这个模式,也经历过非常高速的增长,但最后增速掉下来了。

“一对一模式的缺点在于需要的老师太多了,保证老师质量的难度很大,但最后课程交付的主体还是老师。”经纬中国对「创业最前线」表示,而这也是当年投资机构对主打“一对一”模式的VIPKID有所顾虑的根本原因,导致VIPKID在A轮融资时不太受认可。

然而,进入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2018年,互联网产品形态及产品使用人群愈加丰富,让投资人认识到市场集中度其实是可以在线上实现的。

“现在网络上的信息流动很快,在口碑传播时候,潜在用户能够马上体验到在线教育的优势和效果。更重要的是,线上获客的效率比线下效率高,数据增长和转化得快,市场集中度就容易起来。此前制约线上发展的地域因素也不存在了,老师资源也能实现跨区域与跨时间的流动,同时信息的流动更快了,最后更容易形成品牌。”经纬中国对「创业最前线」分析道。

这时,他们就迅速下了判断:线上教育公司的市场集中度会很高。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判断,因为这个判断决定了投资人敢不敢在这个领域做投资。

果不其然,经纬中国的判断符合了在线教育“逆风翻盘”的发展轨迹。据「创业最前线」观察,自2018年以来,掌门教育、海风教育等K12在线一对一玩家斩获大额融资、VIPKID更是完成5亿美元融资,刷新教育行业融资纪录,足以证明在线一对一模式广受市场认可。

此外,一些主打在线一对一或小班课的少儿英语、数理思维、少儿美术玩家也在2020年连融好几轮大额融资。

2019年下半年以来,在线大班课大受资本追捧,这个契机来源于跟谁学的规模化盈利和高增长。据跟谁学2019年5月8日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Q1,跟谁学营收分别为9758万元、3.97亿元和2.6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695.5万元、1965万元和3389.1万元。一时间,资本市场对在线教育的信心大增。

2020年初,疫情爆发后,为响应国家防疫政策,学生们在家上课的时间拉长,在线教育被按下加速键,各家的用户数据与营收数据都很喜人,头部玩家开始陆续公布获得大额融资。比如,2020年3月,猿辅导宣布融资10亿美元,再往后至今,大班课赛道融资金额屡创新高。而教育美股上市企业跟谁学、好未来也纷纷从二级市场募资。

「创业最前线」认为,在2020年,在线教育头部玩家们疯狂砸钱做广告,也起到了非常大的用户教育作用,进而再提高在线教育行业的品牌认知度,这也是在线教育成为主流赛道的重要信号。从分众传媒的电梯广告、户外公交车站广告牌再到当红节目的冠名、抖音上的短视频广告……在线教育企业打造各式各样的广告遍布了人们的生活场景。

至此,在线教育已全面翻红,无论在市场声量上,还是在资本市场中,都拥有了史无前例的热度。

更重要的是,在线教育领域还在不断地催生新模式和新业态。自2020年以来,由猿辅导的斑马AI课“点燃了”在线教育AI课的“火种”。公开信息显示,“斑马AI课”是猿辅导在2017年推出的子品牌。2019年、2020年3月,其营收分别超过10亿元、超过3亿元。

此后,字节跳动、腾讯、好未来、火花思维美术宝等巨头或在线教育独角兽,各自推出了瓜瓜龙启蒙、腾讯开心鼠英语、小猴AI课、小火花AI课、小熊美术等,且都取得不错的成绩。

这也意味着,还有不少创业者扎入了在线教育的细分领域中,尤其是AI课这个以往被称为“概念热,落地冷”的赛道,毕竟AI技术是出了名的“高门槛黑科技”。因此,AI课更进一步考验着创业者的技术能力、运营能力和商业化能力。

“创业者只要相信自己所在的领域能行,相信自己的判断,做好现金流管理,坚持干就行了。很多人内心不够强大,定力不够,就弃牌了。要一直相信你的判断,不要弃牌,最后可能你就赶上行业爆发的机遇。”经纬中国对「创业最前线」表示,希望那些处于“边缘赛道”的创业者们不要轻言放弃,即便“边缘期”的周期可能稍微长一点。

4、结语

回首2020年,全球历经劫难,人人都在“穿越周期”,各行各业都走在一条磕磕绊绊的长路上。

站在如今热火朝天的新消费、新能源汽车和在线教育这三个赛道上,不难发现,创业者们的成功从来不单单是靠时代的运气或自身的努力,而是在新消费的大趋势下,运用了互联网化的新工具和思路来解决消费者的需求痛点。

正如在线教育那样,由于以往互联网技术的局限性而导致消费体验不好,所以市场接受度不高,但现在有了新技术和稳定的互联网平台,所以这些项目开始焕发生机和活力。

这其实给市场的启示很明确:随着互联网化思路和工具的逐渐成熟,这些以往被认为边缘化的创业项目也能成为资本和市场的新宠。因此,创业者们只需认准路,沉住气,坚持干,终会迎来曙光。

参考资料:

《撑不住的ZARA和正在狂欢的淘宝》创业最前线 2020年10月

《贾汽车疯狂史》华商韬略 2018年10月

《曾经放弃造车新势力的张磊》字母榜 2020年9月

《想学特斯拉的中国造车新势力》正经社 2020年1月

《对话王宁:泡泡玛特就是代沟本身》字母榜 2021年1月

《泡泡玛特创始人:靠盲盒,33岁成百亿富豪》人物故事会 2021年1月

*黄燕华对本文亦有贡献。文中配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