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的游戏:2000人、10+工作室、4大发行平台和29家公司

游戏新知2021-01-29
无论从营业收入、员工数量、游戏布局来看,字节跳动的发展速度都出乎意料的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新知”(ID:youxixinzhi),作者:鳗鱼,36氪经授权发布。

五年过去了,字节跳动还不足以成为在游戏行业内举足轻重的公司。这家公司在腾讯网易巨头的阴影下、高成熟市场的压力下,运用足够强大的资本撬动并不太优势的游戏行业资源前行。

有人嘲笑它,有人看好它,有人观察它。

本文游戏新知从数据层面来展现字节跳动关于游戏的那一面。

收入数据:2020年营收超2000亿

The Information 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字节跳动2020年的收入增长了一倍多,达到约370亿美元(约2390亿人民币),营业利润也超过70亿美元(约450亿人民币),对比2019年的30亿美元(约193亿人民币)增长了达到1.3倍。

回看近几年来字节跳动的总体收入变化,可以看到近乎是以指数级的速度在增长,这离不开游戏广告带来的市场利润。根据晚点 LatePost 的报道,2019年抖音收入有50%左右来源于游戏广告。

快速增长的收入让字节跳动看见了发展游戏板块布局的可能性,也为其进军游戏市场提供了更多的信心,而字节跳动也正在为游戏布局的拓展而招兵买马

员工人数:10万大军,2000游戏人

字节跳动2019年已经在全球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招收了超过6万名的员工。如今其员工规模已经扩展至10万大军。

截至2020年4月,字节跳动游戏业务的团队已经超过1000人。与游戏业务负责人严授的计划一致,2020年字节跳动的游戏团队又再扩充了1000人。

字节跳动从2015年开始调研游戏行业的情况并开始为布局准备,短短五年后,字节跳动2000人团队浩浩荡荡步入游戏市场,计划占有一席之地。从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已经开始设立数家游戏工作室进行多维度的摸索。

重度游戏研发工作室,遍布北上杭深

在中重度游戏研发方面,字节跳动主要通过收购工作室和挖掘成熟的游戏从业人才来加快游戏上的布局。根据公开信息,字节跳动已经分别在北京、上海、杭州、深圳都建立了游戏工作室,而除深圳工作室以外,其余几家工作室皆以研发中重度游戏为工作重心。

无双工作室设立在上海,负责人为黄琳彬。无双工作室大概率会专注于大DAU的中重度游戏研发,可能包括MMORPG、SLG、卡牌、MOBA、射击类游戏等。目前该工作室还在招聘游戏日语监修,主要负责游戏内容的翻译,推测在研项目有可能会出海日本市场。

一零一工作室是字节跳动在上海的核心游戏工作室。一零一工作室的核心团队是上海墨鹍的成员,字节跳动在2019年以1.1亿元从三七互娱手中收购上海墨鹍后,以此搭建起一零一工作室。

据晚点 LatePost 的报道,一零一工作室主要开发经典IP的游戏和MMORPG。原本盘算着避开腾讯的强项来建立竞争壁垒,但腾讯上线的《天涯明月刀》手游在近一个月以来稳居iOS畅销榜前十,表现相当亮眼,相反的一零一工作室表现却始终平平。

工作室负责人杨东迈也因此离职,而后工作交由刘军接管,刘军向游戏总负责人严授汇报。刘军在游戏行业从业多年,曾经在知名游戏公司育碧有过数年的工作经验,不仅负责过《细胞分裂》《幽灵行动》等游戏的相关测试,也担任过助理制作人。

此外,一零一也有意识在培养新人,储备人才。2020年8月,一零一工作室启动了「星跃计划」,在2个月内为校招新人提供实战平台和指导。还计划下已经有7款由新人制作的MINI GAME。

音乐卡牌手游《Ready Musician One》

2V2休闲竞技游戏《三分甜》

音乐跑酷游戏《Lookers - On See Most》

赛博朋克风格ARPG《CyberHero》

跑酷游戏《Dream Ranger》

二次元卡牌策略游戏《天启之塔》

古风塔防游戏《临兵斗》

绿洲工作室,绿洲计划(Oasis项目)于2019年在北京立项,推测该项目也就是公开信息所指的绿洲工作室。该团队规模至少有100人,目前由王奎武负责,主要专注于MMORPG和ARPG等重度游戏进行自主研发。

王奎武原先是完美世界远景工作室的高级总监,曾参与《神魔大陆》《武林外传》两款MMORPG的开发,并于2018年加入字节跳动,接而接手了绿洲计划的工作。

江南工作室是在杭州建立的游戏工作室,建立于2019年2月,聚焦中重度游戏和虚拟偶像研发。据其在2020年6月发布的招聘公告,工作室至少由150名员工,并且预计2020年将拓展至300人,其中包括原网易盘古工作室员工。

目前在研游戏至少包括1款中重度游戏和2款创新性手游(推测包含虚拟偶像游戏)。

除了上述四家中重度游戏工作室以外,字节跳动还从其他维度也设立了游戏工作室。

其中深圳工作室由原腾讯互娱乾坤游戏产品经理那拓负责,工作内容主要是负责游戏赛事体系的搭建和重度游戏发行。工作室主要围绕于2019年收购的上禾网络来构建,核心成员主要来自于腾讯、育碧、网易等知名游戏公司。

奥德赛发行工作室设立在上海,而且该工作室成立于2020年,目前仍然在招新中。比较特别的是,奥德赛发行工作室虽然归入朝夕光年之下,但从在找岗位来看,该工作室的主营业务主要面向休闲游戏。

在此之前,字节跳动的休闲游戏业务主要交由以巨量引擎和Ohayoo和核心的商业化部门进行研运,中重度游戏则主要由以朝夕光年为核心的战略部门进行代理和开发。现在朝夕光年旗下建立了奥德赛发行工作室,有可能意味着未来休闲游戏在字节跳动的产品矩阵中会有偏向市场主流的混合休闲游戏靠拢的趋势。

也许在中重度游戏发力点滞后的情况下,混合休闲游戏有机会成为字节跳动的另一条优势赛道。

四大发行平台,休闲游戏发行

字节跳动迈入游戏板块的路径以休闲游戏为开端。

目前字节跳动旗下的休闲游戏主要通过Ohayoo来发布,而Ohayoo自2019年初成立以来,已经发行了150多款游戏,MAU超过8000万。发行的休闲游戏流水过千万的就高达40多款,其中最高单款流水超6亿。

《我功夫特牛》《我的小家》《音跃球球》下载量都在3000万以上,而《消灭病毒》《像素射击》等8款休闲游戏也突破2000万下载的成绩,《消灭病毒》更是在上线的首月就流水破亿,其中99%以上的收⼊都来⾃激励视频⼴告。

凭借着Ohayoo,字节跳动已经在休闲游戏上相对比较成熟了。

目前Ohayoo除了内部也有三个休闲游戏研发团队,分别是轻舟工作室、白鹭工作室和长河工作室。每个工作室除了研发之外,也需要负责外部接入游戏的优化工作。

(注:休闲游戏发行数据主要来源于Ohayoo官网,存在一定的滞后性,仅供参考。)

中重度游戏发行

而在中重度游戏方面,则主要以朝夕光年为主体进行发行,而手中16款重度游戏也已经陆续上线。

从游戏的类型来看,不仅涵盖了战术竞技、MMORPG、SLG等市场上主流的重度游戏类型,也包含了女性向、体育竞技这类相对比较小众的细分类型。现在浅尝即止的摸索透露出字节跳动在还在试探市场反馈的过程中。

但除了本月上线的《镖人》以外,之前发布的中重度游戏都表现平平。未来「战锤40K」「航海王」「火影忍者」等知名IP改编的游戏已经陆续确定了上线时间,不久的将来就可以检验知名IP对字节跳动开发重度游戏是否有所帮助了。

至于在游戏出海上,字节跳动的布局也相当迅速。7 款产品中似乎绝大多数都是字节跳动旗下的自研产品,如《Land of Glory》《Strike Royale》和《U92:Final Battle》的开发商均标记为FireForce游戏工作室,该工作室疑似由字节跳动旗下收购的研发团队组成的研发工作室。

在出海产品中,《RO仙境傳説:新世代的誕生》在港澳台市场长期排名在霸占iOS畅销榜前十,在2020年11月更是以1700万美元的收入在中国手游中排名第19名。作为MMORPG在红海市场依然表现相当亮眼,是字节系的游戏中比较出色的产品之一。

该IP除了港澳台市场以外,在东南亚市场也很受欢迎。以《RO仙境传说:守护永恒的爱》为例,来自东南亚的收入占比达到27%,与港澳台市场相当。未来字节跳动在海外市场也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字节跳动从休闲游戏过渡到中重度游戏的过程中虽有所挫折,但以国内的《镖人》和海外的《RO仙境傳説:新世代的誕生》为例,这两款基于IP构建的MMORPG都相继取得了一些成绩,意味着字节跳动的试错已经初得成效。

独立游戏发行商 Pixmain

Pixmain是字节跳动针对独立游戏创建的一个品牌。在2020年11月,Pixmain携带着5款独立游戏首次在WePlay文化展亮相。其独立游戏包括:《伊格利亚战记》《Inked》《Hundred Days (酿造物语) 》《原界之罪(Grimvalor)》《Pierre The Maze Detective(迷宫大侦探 ) 》。

目前上述几款独立游戏已经在taptap开放预约,除了红白工作室开发的《伊格利亚战记》以外,其余四款游戏的发行主体皆显示为AlphaStudio。

字节跳动在游戏业务上的布局迅速且全面,独立游戏也不例外。正如严授所言,不计较当前得失,字节跳动在对于独立游戏的布局更加看重的是隐形收益,无论对游戏储备抑或是品牌形象都对长线运营有所帮助。

云游戏平台 嗷哩游戏

2019年初立项的云游戏平台嗷哩游戏(Aoli Game)在经过一年后已经逐步开放测试。

除了已经结束测试的《河洛群侠传》《全明星激斗》以外,平台上还上线了休闲游戏《贪吃蛇精英版》(截至11月30日)、二次元游戏《zero》(截至2月10日)、《仙剑7试玩版测试》(截至2月28日)、《镖人》(截至1月31日)。

从近段时间来公布的游戏类型来看,除了轻松简单的休闲游戏以外,还包含PC端的游戏、已经上线了的手游,以及自家的产品。看的出来在测试阶段,嗷哩游戏已经在尝试发挥云游戏的特点,真正地实现在手机游玩所有类型的游戏。

不久前字节跳动还申请了「字节人工智能」的商标,在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方面的科技积累都有望推动其云游戏布局的发展。字节跳动虽然在过去缺少产品积累,但面对着未来兴起的风口不再想错过。

29家游戏公司

字节跳动旗下游戏业务由严授负责,严授曾在腾讯战略合作部工作过两年的时间,负责人的背景几乎言明了他们扩张游戏版图的战略方向。游戏新知整理了一下,目前字节跳动有29家跟游戏业务相关的主体公司。

龙岩指悦是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之一,该公司开发的嗷哩游戏(Aoli Game)是字节跳动旗下的云游戏平台。在2020年12月,坚果手机表示在嗷哩游戏平台上开启《河洛群侠传》的云游戏测试,表示字节跳动在云游戏板块的布局也已经揭开了神秘面纱。

目前字节跳动在游戏业务板块已经至少设立了六家工作室,多数工作室员工来自于收购公司。如上述所提到的上海一零一工作室围绕着上海墨鹍设立、深圳工作室围绕着上禾网络设立。这两家工作室皆以收购回来的公司为基础进行构建,以此来弥补游戏领域的经验不足。

而除了已经建立起工作室的公司以外,字节跳动还收购、投资了数家游戏公司。

北京大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原名北京玩个不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8年被字节跳动以数百万与并购,其发行的产品由休闲游戏《美食连连看》。

北京止于至善科技有限公司于2020年9月被字节跳动收购,旗下包括海南有爱互娱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歆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全资控股公司。

同时有爱互娱还获得了字节跳动的投资,后者持股5.9%。有爱互娱的代表产品包括《红警 OL》手游和《放置少女》。《红警 OL》由腾讯代理发行,但在2020年11月已经宣布停止正常运营;而《放置少女》于2017年3月上线日本市场,在运营将近4年的过后,在iOS排行榜上仍然排到免费榜38名,畅销榜34名。

北京深极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12月被字节跳动收购,但该公司严格来讲并不是游戏公司,而是智能公司,主要研究用机器自动设计游戏和验证游戏内容的可玩性。根据其网站备案来看,推测其相关业务与Ohayoo有所关联。

2020年8月20日,上海麦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获得字节跳动的投资,后者持股3.96%。该公司主打欧美市场的休闲游戏开发,旗下产品包括《Tetris(俄罗斯方块)》《Starry Nuts》《Bouncy Seed》。

而心动网络上市港股时,字节跳动也作为基石投资者领投1000万美元。在2020年还先后投资了游戏开发商神罗互娱、风暴之心,目前皆尚未有游戏产品出现。

总结来看,字节跳动除了对游戏业务团队进行扩招以外,也还通过挖掘有从业经验的人才和团队来加快抢占市场份额。而且从目前公开的几家工作室来看,字节跳动仍然只是把休闲游戏当作一块敲门砖,开发能够与市场上知名产品相抗衡的中重度游戏才是长期的核心目标。

结语

盘点下来,无论从营业收入、员工数量、游戏布局来看,字节跳动的发展速度都出乎意料的快。虽然在游戏业务上还缺少沉淀,但是从独立游戏、云游戏的布局可以看出,字节跳动在游戏方面的野心并不拘泥于当前市场。

在游戏板块的长线运营中,字节跳动也还在物色核心的引领者。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功能机仍然活跃在市场一角。

2021-01-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