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赛道乱相调查:如何能上“少儿春晚”?

36氪湖南的朋友们 · 2021-01-27
不要盲目相信一夜成名的美梦。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易公子闲话二三事,作者:易公子,36氪经授权发布。

《奇葩说》第四季有一期辩题是如果可以一键为小孩定制完美人生,你要不要定制?这是个和黑科技有关的议题,但实际上这不就是我们的生活吗?

每个家长都在为孩子定制完美人生——买学区房,是在定制教育质量;报名补习班,是在定制未来的一技之长。数学上有一个词叫无限接近,而父母为孩子所做的努力就是一个无限接近完美的答题过程。

“完美”原本不是一件坏事,把事情做到尽善尽美谁都爱,但是“完美+人生”就有些许诡异了。试问:什么样的人生叫完美的人生?请各位家长深思一番,很多人口头上说着儿孙自有儿孙福,暗地里却在抓心挠肺:我的孩子怎样才能过好这一生?

张爱玲曾说过一句话“出名要趁早”,不少家长就把这当成了教育孩子的格言,有些机构和媒体马上闻风而动,从中嗅到了资本的味道。

一顿操作猛如虎,参赛费用两万五

家长们都很喜欢关注与教育相关的微信公众号,当地的,外地的,国际的……公众号里弹出的消息除了一些正儿八经的教育资讯,还有一类很抓家长们的眼球:“xx比赛喊你来报名”“xx节目招募小主持人啦”“xx春晚招募小演员啦。”

咦,最近我的朋友圈也被“少儿春晚”刷屏了,一天之间在朋友圈起码见到了十几场“少儿春节联欢晚会”的录制现场,仔细一看,不同的团队,不同的媒体,在同一个地点,包下了同一个或几个演播厅,邀请了不少相同或不同的非著名24线主持人和省内行业大咖做主持当评委站墙子,集中一次性录完这一堆节目,收钱好过年。

几个现在或者曾经的电视媒体人,在频道包一个没有什么人看的时段,注册一个公众号,印一些“国际巨献”“明日之子”“少儿春晚”的虎皮海报,然后就跟各个学校各个培训机构联动起来。

说实话,这个圈子本来也有不少真正有思想有水平有愿意好好做艺术教育的老师们。我有一个姓张的电台主持人朋友就跟我探讨过,说自己从小到大科班学主持做主持教主持,特别希望也很喜欢真正的去认真教孩子,但是自己实打实的教学根本架不住同行们的路子野,所以一直在寻找一条真正的媒体传播与艺培教育的好路径。

“市场乱了,路不好走呀,贵台起了一个好头哟。”边上另一个资深的媒体老人如是说。

是的,市场乱了,真正想做事的人就做不好。

而最乱的,就是家长们的心了。

起初,家长们还比较淡定,可一瞅见绚丽夺目的舞台,浓妆艳抹的娃娃,假模假式的大咖评委,吱哇乱叫的现场,心动了,“我的天哪,多好的机会啊,报名,立马报名!”一顿操作猛如虎,报名费用两千五,没关系,孩儿,咱不缺钱,只要能锻炼你。

等到节目选遴选前夕,老父亲老母亲陪着孩子夜不能寐,孩子一遍遍练习着节目,老父亲刷抖音的手指只能停留在孩子的视频。

舞台上,镁光灯打下来,照向孩子,老父亲老母亲在下面激动又紧张,咔擦咔擦拍照发朋友圈,终于终于孩子的一番努力拿到了pass卡,导演组通知:“娃儿天赋不错,就是路子有点野,需要打磨。”愣住,这是赞扬还是批评呢?别急,很快就会有一个自称是某某老师的人来跟你聊一聊如何打磨,“总体来说就是专业的老师指导孩子专业地表演。”

偶尔凑巧确实有不乏专业的老师,但更多的是营销技巧下的游说。你可能会欣然接受这些不务实的大饼,幻想假以时日,你家孩子就会变成明日之子。两万五可以上春晚,咱家孩子马上要火了,只要娃儿还有出息,两万五不算啥!

荒谬实在是荒谬,却有很多家长对此深信不疑,一到小孩的教育和培养上,中国的家长好像智商为负数。

早在2010年,有些效益不太好的地方台和培训机构合体推出一档又一档的少儿节目,特别是到年底推出重磅项目之“少儿春晚”。听起来蛮高大上,家长们为了争取一两个名额更是卯足了浑身劲。钱到位就开始期待,本以为自家孩子“长脸”了,星爸星妈梦都做了一半,原本设想会有主流媒体争相报道,却不想发新闻稿的那些平台都不认识几个,现场观众也是寥寥十几二十人,惨淡又心酸。要知道真正做得好的少儿春晚,少之又少,大部分不过是打了个幌子罢了,尽管如此,机构和媒体就是有本事用相同的手段去套路不同的家长。

【图片来自我与某主持人的对话】

韭菜们的逆袭

少儿春晚以及儿童类选秀节目被追捧背后反映的是这些被割了一茬又一茬焦虑的韭菜想要完成一场逆袭。

可事实很残酷,以前的童星还可能真是星探去寻找草根家庭,去寻找一些天赋的小孩,比如杨紫,释小龙,小小彬。但是放现在几乎是不可能,如今童星被大众所认识需要强大的背景和经济支撑。

先不说远的,就说去年的一件事,有一个小学找我去指导节目,希望能突破重围,顺利冲击到长沙市中小学校艺术节的市赛舞台。这不难啊,我马上想到了一个idea,又联系我的好朋友,芒果台前某主持人前来指导学生们。

强强联合之下,事情进展地很是不错,本就是稳中带赢的活儿,结果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临比赛没多久,学校说要对我的酬劳打个折扣,我纳闷了,倒也不是生气,毕竟当时也并不是冲着钱来的。

不过这是为什么呢?问其原因,竟是学校要拿着这钱去孝敬各位区里的评委,这……多大点事啊,我自信满满地跟校方说“没必要,我们的节目稳得很”。结果校方告诉我,这压根就不是自信与否的事儿,甭管你多好的节目,没给我们区少年宫“打点”,通通都给刷下去。

悲哀,原来学校也成了功利场(这里只针对个别,切勿乱对号入座)。

那么,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何在呢?

21世纪以来,中国的娱乐市场迫切想培养新一代的流量明星,于是大批的练习生在中国本土诞生,十三四岁就被送往国外练习唱跳演绎技巧,被迫过早学习如何讨人喜欢,如何树立打造自己独特的人设,如何利用粉丝经济为自己和公司盈利,如何不让自己淘汰。

这本是时代悲哀,却被媒体渲染成艺术与青春同在的一种光明前景。

首先为公司和孩子们买单的不是狂热痴迷的粉丝而是望子女成龙成凤的家长。这一辈家长掏空家底去为孩子“逐梦演艺圈”,哪怕自己节衣缩食,风餐露宿也要让孩子星途坦荡,心甘情愿跌入一个又一个商家设计好的圈套。

我也曾问过家长,“你对孩子的期待是什么?”大波家长给我的回答非常官方,说什么只要我的孩子健康平安,能有一技之长就可以了。可转身就被噱头和光环蒙了心,将爪牙伸向自己的孩子,还打上“为你好”的旗号。

中国的教育中有一个“看戏理论”。大致是说前面的人站起来看戏,后面的人就只能站得更高来看戏,以此类推,如果是站在最后一排你必须费尽心力与天花板接触你才能看到整个戏的舞台,于是就有了什么超前教育,斜杠青年,素质拓展教育,家长们恨不得孩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家长理所当然让孩子去完成自己暂未完成的阶层流动大计。

别让孩子成为资本运作下的牺牲品

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艰辛,我理解艺术培训行业的“群魔乱舞”,想要出头赚钱之艰难。我也理解电视工作者为了一档好节目而加班到头秃的辛苦,优质节目的策划一定是投入大量的金钱,创意以及每一个工作人员的不眠的夜晚,但那些为了保障收益而创办一场场“少儿主持人大赛”“少儿春节联欢晚会”“少儿歌唱大赛”着实有些要钱不要脸了。

家长认为孩子成功的捷径在此,媒体认为收益的捷径在此,培训机构认为敛财的捷径在此。只有孩子叫苦连天成为这可怕的捷径的垫脚石。

经济学里有一个假设——假设人都是自私的,这个假设被称为最伟大的一种假设。说得没错,人的本质就是自私的,但作为一个行业,如果本质也是自私的话就有些可怕了,行业是一群人去生产产品,传播理念的载体,如果自私是行业的本性,那生产出来的产品,传播的理念将是怎样不堪?

 赚钱本没有错,只是希望每个行业的吃相不要太难看,尤其是媒体行业,作为朝阳产业,请务必坚守本心,带着一腔热忱做真正应该做的事。其次是教育/艺术培训行业,别“挂羊头卖狗肉”,专门坑一些傻乎乎家长。

让童真青春的孩子们融情于艺术没有错,可不要盲目相信一夜成名的美梦,不要让自家孩子成为了牺牲在资本运作下的载体。

写在最后

瓦西列对艺术如是解读:美,是人喜欢某种事物时的感受,美所带来的快乐是一种没有利害关系的,自由的快乐。

如果你的孩子对艺术有一定的感知力,请鼓励孩子发展特长,但作为家长的你要摆正心态,在流量为王的时代切莫把孩子葬送在流量的风口。健全开朗的人格远比金钱和权力更重要。

当然,孩子确实有天赋,适合学习艺术,今后也可以从事艺术工作,并且家里和孩子自己都能接受并愿意付出的话,那就擦亮眼睛,大胆去尝试吧。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一连串荣耀的背后,深藏着这座城市有温度的娱乐精神 。

2021-01-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