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名DOTA2职业选手奔向4000万美元奖金的故事

次元土豆 · 2021-01-26
iG夺冠是2018年游戏界的重要事件之一。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次元土豆”(ID:ciyuanpotato),作者:张晓欣,36氪经授权发布。

“当时就想赢,赢了,就有饭吃了。”

iG夺冠是2018年游戏界的重要事件之一,但你知道拿下当年全球总冠军的他们能获得多少奖金吗?

当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以下简称为“S赛)的奖池共计225万美元(约合1557万元),冠军战队iG能够获得总奖金的37.5%,总计843750美元(约合584万元)。

自2011年被腾讯代理上线国服后,《英雄联盟》成为国内受众最多的MOBA端游。

S赛在英雄联盟电竞赛事中的影响力相当于足球中的世界杯,但比起奖金,S赛给予冠军战队的更多是名气和随之而来的品牌赞助。

与之相比,有一项赛事实打实的把将近一半的巨款都给了冠军队伍,那就是Valve(以下简称为“V社”)举办的Ti(The International)赛事——《DOTA2》赛事中最高级别的全球性赛事。

由于韩国战队在2018年前几乎统治了S赛,所以那年iG战队的胜利被附上“抗韩成功”的意义,而在Ti赛事中,中国战队反而成为了那个被其他国家战队“含恨于心”的“大魔王”。

九届Ti中,中国战队获得过三次冠军

《DOTA2》是V社与《DOTA》开发者IceFrog一起制作的游戏。

己方五位玩家和对方五位玩家对立,你可以选择一位角色使用它的技能,以各式的方式和队友去摧毁对方的主要建筑。

有人将它看成足球和西洋棋的结合体,“你要尽可能的把一切看作棋子,并尽可能地掌控大局,赢得心理层面较量的人就取得了胜利。”

图片来源:纪录片《心无竞(Free To Play)》

由于 V社一向佛系的工作态度和的宣传策略,《DOTA2》在国内被玩家戏称为“dead game”,但Ti 赛事奖金反而逐年增长:

2014年,奖金池就突破了1000万美元,之后冠军战队一般都可以获得总奖金的40%左右,2018年,奖金池总计2553万美元,冠军战队可获得1123万美元。

去年,V社因为疫情决定取消举办Ti10,但奖金池还是涨到了4000万美元。

现在奖金池又增加了一万多美元

从诞生的那一刻起,Ti奖金池就不断刷新着自己的纪录。

如今,在这条通向千万美金的道路中,你必须得先通过Dota Pro Circuit(Dota职业巡回赛,以下简称“DPC”)才能获得参加Ti的资格。

在各大赛区的DPC海选中,中国区海选队伍有35支,北美赛区有49支,欧洲区有56支,大洋洲区有61支,独联体地区有148支,南美赛区则有256支。

今年1月18日,由完美世界电竞主办的中国区DPC在完美电竞嘉年华开幕,16支中国战队为了2021年Ti的名额开启了竞争,正朝着4000万美元奔去。

按照V社的计划,如果疫情得到遏制的话,今年Ti将会在八月的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办——它本来是去年Ti10的举办城市。

01 那些关于钱的事

Ti于2011年开始,第一届在科隆国际游戏展进行了为期5天的比赛,总奖金由V社提供,总计160万美元,冠军可以获得100万美元,是当时电竞行业内最高的奖金。

16支参赛队伍都是V社亲自邀请的,中国战队有Tyloo、EHOME、iG、Nirvana.cn,最终EHOME获得了亚军。

Ti1的赛制非常残酷,16支战队被分为4组,组内进行循环赛,前两名进入胜者组,后两者进入败者组。

胜者组中,胜者继续留在胜者组,败者则掉入败者组。败者组中,一旦失败即被淘汰,最后由胜者组和败者组的冠军决出总冠军。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获得100万美元,必须先打赢至少两支战队,之后连续失败2次的话就会被淘汰,Ti比赛一直使用这样的双败淘汰赛制。

有趣的是,那时全球的电竞选手都不太敢相信Ti1的奖金数额。

当时的海外选手都将《DOTA》视为一款用来消遣时间、用来赚取微薄生活费的游戏,很少有人真正将这看作为一份工作——因为你必须要不断的打比赛并且获胜 ,你才能获得收入,比赛输了就没有钱度日。

NBA球星林书豪也是一位Dota爱好者,他了解当时电竞选手的工作环境,“不管是什么职业,任谁这么过都会很痛苦。”

图片来源:《心无竞》

即使你的技术足够厉害总能取得胜利,也很难获得匹配的收入,不仅奖金不高,选手们还常常遭遇战队经理把奖金骗走的事情。

新加坡传奇Dota选手HyHy(林汉勇)作为Scythe的队员参加了Ti1,从小成绩优异的他,长大后却沉迷Dota并执意要去参加电竞比赛,他的家人对此颇为不满。

“游戏连累了他。”他的姑妈一见HyHy就要唠叨几句,HyHy任由姑妈说着,低头看着手机也不回嘴。

姑妈明显不看好电竞这个过于年轻的行业,总会刺激他几句,“汉勇啊,你要当千万富翁吗?可以靠游戏发财啊?抱歉,你会是那个冠军吗?”HyHy张了张口,还是没有回答姑妈。

图片来源:纪录片《心无竞》

V社公布数额前,业内有消息传出冠军战队可以获得5万美元,海外的选手们都认为这是一个假消息:“不会啦,不可能会有那种事。”直到8月10日,海外互联网因为Ti1这160万美元奖金的消息沸腾了起来。

图片来源:纪录片《心无竞》

如果我们将这短短几十年的电竞发展史缩放,Ti1的举办是一个无法忽视的节点。

它的意义在于,过去被大众视为不务正业的选手,因为这笔巨款有了能被旁人理解和支持的正当目标和动机——向父母证明努力的意义时,拿出能养活自己的钱是最好的方法。

“Ti1像是一场革命。”职业电竞选手邓兆恩这样感慨道。

100万美元对于国内选手意味着什么呢?

2011年春节前,职业选手Xiao8(张宁)所在的战队Dream要去北京参加一个比赛,当时正值春运期间,买不到票的几个人就一路站到北京。

出发前,战队领队突然说了一句话,“如果这次比赛拿不到前三,这个月工资就不发了。”

但他们拿到了第三名后,那个月还是没有发工资,他们当时每个选手的工资是1500元,不包吃住。

春节后,领队干脆消失了,战队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解散了,这在国内是常有的事。

当时中国的电竞选手主要还是以《DOTA》项目为主,由于《DOTA2》没有找到中国代理商,还没有在内地上线,因此很多人听到这个奖金数额的第一反应都认为这是个骗局。

就算到了美国,抱着将信将疑的iG战队也没有用心训练,而收到Ti1邀请的LGD根本没有参加。

知名电竞解说DC(董灿)当时是EHOME战队的教练,他当初宣传Ti1赛事的时候被好多人当作分散《DOTA》关注的骗子。

直到他们拿到亚军和25万美元奖金回国后,国内才了解并信任了Ti赛事,纷纷向《DOTA2》项目转型。

钱肯定还是选手们的主要目的之一。

选手Sansheng(王兆辉)曾经买不起一整盒烟,只好每次花一块钱买几根散的。

当时他们没有地方住,白天背着被子去网吧,晚上睡街上。

他躺在马路边跟队友畅想未来,“等我有钱了天天抽中华。”

队友笑话他:“我们这种拣烟屁股的还能抽中华?”

“你总得让我想想吧。”Sansheng笑了笑说道。

图片来源:ImbaTV纪录片

而属于中国战队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2012年8月,Ti2在西雅图举办,与Ti1一样,奖金依旧是由V社提供的160万美元。

参赛战队由V社官方邀请,赛制也是先组内循环赛再进行双败赛制,只是这次采用了积分制,参赛队伍的压力大大减轻,败者组名额仅为4个。

中国战队iG获得了Ti2的冠军,这甚至是没什么悬念的事情,中国战队在这届比赛中展现出了可怕的统治力——八强中有四支是中国战队,四强中有三支是中国战队。

图片来源:Ti2纪录片

赛后,iG队员YYF接受采访时说:“在这里比赛,我感觉我们中国战队在对抗全世界,庆幸的是我们成功了。”

举起冠军盾的Chuan几年后说出了那句经典的“CNDota,BestDota(中国Dota就是最强的)”

2014年,中国战队再次获得了冠军,Xiao8和Sansheng都是冠军战队Newbee的队员。

决赛上场前,保安让Sansheng把手上的烟灭了,Sansheng舍不得第一次见的美国烟,猛吸了两口才放下。

之前不确定性极强的职业环境让他有种不真实感,“害怕今天不抽明天就抽不到了。”

“当年我们睡大街上的时候,就想能养活自己就好了,然后能一直玩游戏,你说为国争光,真没想那么多。

当时就想赢,赢了,就有饭吃了。当年背着棉絮来的重庆打第一场比赛,本来要睡网吧里。

结果到的太晚,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只能睡马路上,下雨了,没办法,躲在人家门廊下,第二天一看,被子都潮透了。”

Ti4冠军473万美元的比赛奖金,扣掉美国的税发到每位选手手里是将近400万元人民币。

Sansheng在怀化给妈妈买了一套房子,给姐姐买一台车,剩下的钱存起来做理财。

02 改变

2013年是特殊的一年,V社那年在《DOTA2》上线了一个名为Compendium(勇士令状)的付费机制,玩家购买后可以获得限定比如皮肤之类的游戏饰品。

让玩家心甘情愿将钱包献出去的Valve创始人Gabe Newell

这是最早的“battle pass”机制,购买后,玩家可以通过玩游戏完成任务或充钱提升勇士令状等级,到达相应等级后就可以解锁一些奖励的领取资格。

现在,“battle pass”成为了网络游戏《堡垒之夜》《绝地求生》《王者荣耀》都在尝试的付费机制。

V社在之后几年不断提供着玩家无法拒绝的奖励。

比如2017年,勇士令状达到1000级以后,不仅将获得游戏内泉水里冠军之神盾的专属闪光特效,还可以获得Ti6国际邀请赛珍藏版神盾的1:5比例独家合金复刻版。

如果你不玩只充钱的话,只要2500多元就可以达到1000级。

Ti冠军盾,图片来源:Valve

不得不说,V社将玩家心理琢磨地淋漓尽致,玩家需要大量的金钱或时间投入才能获得最好的奖励。

每笔交易的25%都会进入Ti奖池,这让Ti3原本160万美元的奖池涨到了280万美元。

Ti的参赛资格也有所改变,16支参赛战队中,13支是由V社邀请的,剩余3支将分别从东部资格赛,西部资格赛抉择出:

两场资格赛的两支冠军队伍可以参与Ti3,两支亚军队伍则需要飞往西雅图争夺第十六个邀请名额 。

过去几年,V社对于直邀战队的选择标准实在让人难以琢磨。

随着他们和一些第三方赛事运营商的合作逐步增多,到了2017年,V社宣布了DPC的上线,这成为选手们参加Ti比赛的主要途径。

DPC由Major级赛事和Minor级赛事组成,赛事由V社赞助固定奖金、第三方承办,采用积分赛制。

各大战队根据赛季累计获取的积分确定名次,排名前8的战队自动获得直邀Ti8的资格。

为了多获得积分,战队们只能在满世界跑,想尽一切办法赢得比赛。

DPC的初衷、或者V社一向保护的都只有选手的权益:

积分绑定的是选手而非战队,非转会期,战队出现人员变动的话,整支战队就会失去直邀的资格,但在转会期,选手的积分可以带到新队伍中。

这导致一些战队牺牲了已经磨合完毕的队员来换取巡回赛积分——乌克兰战队NaVi当年就用选手RodjER换来了选手Lil。

他的积分直接将NaVi带入到了榜单前八名,但在之后获得了极为糟糕的成绩。

Lil比赛后接受采访时说:“在团队中的我们无法成为一个团体(We couldn’t become a team within the team)。”

同时,铺天盖地的赛事使得参赛资格的积分统计变得更为复杂,这让海内外从业者都感到头疼。

海外媒体 Mineski.net 在2018年动用了编辑部最聪明的人聚集在一张白板前,打算解答“想要参加Ti8的战队至少得获得多少分”这个问题。

他们花了3个小时思考、争吵,还试图回顾当初学过的代数和微积分课程,直到经过知名数据分析师Ben Noxville Steenhuisen的指点后,他们才找到合适的方程式。

意识到积分制的漏洞后,V社在2018年决定DPC积分将归属战队而不是选手,即使队员离队积分也不会随之离去。

2020年,V社宣布下个赛季将举办区域性联赛,取消了Minor级赛事,这就是今年正在进行中的DPC联赛的实践。

中国区联赛由完美世界电竞主办,联赛结束后会有Major级赛事,顶级联赛的前6名与Major的前8名都将获得积分。

图片来源:完美世界电竞

03 “棉花糖陷阱”

由于Valve的经典游戏《半条命》《传送门》都没有第三部,所以大家都调侃称Valve创始人Gabe Newell不会数三。

但在《DOTA2》的赛事体系上,V社却接二连三地为其做着大大小小的改变。

不过那些被抱怨多年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一线战队疲于应对各种赛事,二线战队的生存环境却小得可怜,Ti与第三方赛事在关注度和奖金方面都呈现着极度不平衡的状态。

一个电竞赛事生态由多种参与者构成:选手、俱乐部、第三方赛事机构、游戏发行商,每位参与者的利益都不相同甚至实践中彼此之间会有所冲突。

英雄联盟中国赛区的做法是进行联盟化,像NBA那样,俱乐部可以购买固定席位。

这保证了他们在赛事中的曝光度,以及英雄联盟这款游戏的高流量,使得俱乐部和第三方赛事可以更好地进行招商。

不过这种商业化程度极高的方法也有弊端,成绩较为下游的战队不仅难以获得收入,固定的投入成本(席位费)也极为高昂。

美国知名游戏评论站Kotaku认为,在不受监管的市场中,“市场的力量”往往在其中无处不在地发挥着作用。

即财富总是流向那些最不需要它们的人,大头的金钱总会被少部分的人获得,造成《DOTA2》赛事体系局面的主要原因就是Ti赛事,“Ti是一个黑洞,它扭曲了周围的空间。”

这点在缺少线下赛的2020年表现得更为明显。

1月18日DPC开幕之前,VG战队接受采访时说:

“(2020年)对于俱乐部来说,没有Ti比赛,没有线下比赛,这意味着战队将缺乏曝光,运营起来也是比较困难。实际一点来说就是,我们的官博甚至都快没有图发了。”

DPC赛前采访,图片来源:完美世界电竞

1966年到1970年代早期,斯坦福大学WalterMischel博士在幼儿园进行的一系列心理学经典实验—— 棉花糖实验。

小孩子可以选择立刻得到一样奖励,或者选择等待一段时间得到两倍奖励,研究者认为能忍耐更长时间的小孩会有更好的人生表现。

不过在2018年,纽约大学的Tyler Watts、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Irvine’s Greg Duncan和Haonan Quan发现,很大程度上,意志力与孩子的经济背景有关,“有钱的孩子更能坚持等到二倍棉花糖。”

《DOTA2》的职业选手也是如此,充满不确定性的行业让他们选择追求短期收益,如Ti奖金,而非与提供稳定工资的俱乐部签约。

海外Dota2俱乐部与选手通常签短期合约,选手在下一赛季就可以去其他俱乐部,如此一来,“棉花糖陷阱”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最好的选手聚集在一起只是为了Ti,无心参与俱乐部的招商赞助等商业行为。

俱乐部难以为选手提供诱人的薪水,选手便将Ti奖金看着更为重要。V社的态度显然也是偏向选手的。

据人民电竞透露,前年,在上海举办Ti9的期间,V社组织了各大俱乐部开会,询问选手是否要解散俱乐部,自己组战队打比赛,不过这个倡议遭到了选手的拒绝。

从选手的角度来看,即使大众对于Ti的批评再多,Ti的初衷似乎都没有变化。

9年前,Ti被选手们视为证明自己、改变命运、获得巨额奖金的途径,现在来看,它的意义依旧没有偏离轨道。

一位《DOTA2》玩家告诉全现在,每款游戏的电竞赛事体系均存在俱乐部的“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他认为V社一向致力于将蛋糕做大,将Ti办成面向玩家、选手的盛典,而非一笔生意。

就像V社为Ti1制作的官方纪录片名一样——心无竞(Free To Play),去单纯地享受游戏竞技。

Ti9,图片来源:完美世界

这种做法也许与Gabe Newell的想法脱不开关系。2013年,Gabe Newell在德克萨斯大学演讲时提到Valve的公司理念:

“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创造数码商品和服务时,最大程度地提高用户的生产力,而‘市场’将确定每项活动的边际附加值。”

简单来说,他们不生产商品,而是去创造一块市场。

但是,当一项原本单纯面向选手的赛事愈发庞大,参与者的多方利益交织在一起,还背负着不断刷新记录的奖金,V社很难再抱着休假心态去驾驶这辆飞驰的马车。

显然,现在为了守护这块市场,V社一直不停“数3”,不停改变。

今年DPC变成联赛制就是为了提高二三线战队和选手的曝光度。

他们也开始不断放权给合作伙伴,比如今年负责中国赛区联赛的完美世界电竞。

变化中没有改变的可能是选手们在Ti中收获的那些东西,比如友情、名声、满足感、力量......还有最重要的金钱。

总之,Ti会给你一个蜕变的机会。

(头图来源:DOTA2官网)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得到

一见

一直玩

联盟中国

上线了

沸腾

经典游戏

联盟电竞

微信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