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封住的“街头巷尾”,有多么重要?

未来城市 · 2021-01-26
封住疫情,别封住生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未来城市FutureCity”(ID:caijingtod),作者:严瑞,36氪经授权发布。

文 | 严瑞

冬日里,温度骤然冷下去,带来不仅是人的身心疲惫,还有疫情的“反扑”之势。隐伏地面的病毒零零星星地活泛起来,南北方都出现不少病例。

冬至以来,12月22日,大连市启动全市核酸检测;

12月23日,北京一确诊感染病例所居住小区封闭;同日,沈阳发现一名韩国返沈人员接触隔离后核酸检测呈阳性,宣布“全市进入战时状态”;

12月27日,北京顺义区、通州全区进入战时状态;

1月5日,河北全省启动应急机制,进入战时状态;

1月11日,黑龙江绥化市望奎县封城;

1月12日,河北省对石家庄市、邢台市、廊坊市实行全域封闭。

……

1月24日,吉林省通化市副市长蒋海燕在发布会上就目前市民生活物资配送不及时不到位、给大家生活带来很大不便的问题,代表市委市政府表达歉意。

宣布战时状态的城市,无一例外地在北方,南方城市则无此类“战时状态”的防疫政策。当然,这并不能说明二者疫情政策的松紧、高下,引张文宏的分析:上海虽未宣布战时政策,却也进行疫情发现区域的全面筛查,市委书记和战地专家组多进行具体战役级别对话。实质上和战时也没有什么区别。

其实,这种疫情政策面上的不同,体现出的是城市管理者对城区街区经济的看法。不宣布“战时”的战时状态,是对城市烟火气的存续,能包容的恰好是依托街头巷尾式生活的街区经济,也就是“居民生活”。

踏入21世纪,宜居、宜业、宜游的人文主义模式逐渐成为城市规划主流,而城市一词,虽“城”在“市”前,却是先有“市”才有“城”——商业交易的集聚创造集市,集市固定下来,就发展为城市。

纵观经济学、社会管理学、地理学对城市的定义,其核心本质都是经济行为。商业即为交易,交易之“易”最终指向生活之“易”,而城市经济中,保证这种便易性的根本条件,则是那种老式的、街头巷尾式的“街区经济”。

01 “消费的城市”

城市化是现代化的标志,而消费水平则是城市现代化的标志。据国家统计局已公布数据来看,中国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不断下降,居民消费指数不断上涨。

并且,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分析数据,亚洲将在未来十年内贡献全球一半以上的消费增长,而其中占比最大的国家是中国。

如何更好服务居民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将其消化为城市发展的真正动力,就成了城市规划的重要课题。而如果说消费是盘活经济的抓手,那么街区经济就是带动城市消费增长的核心。

城市规划是否采用街区经济的逻辑,会构建出完全不同的效果。以北京前门地区2006年开始的改造为例。

老前门街景(图片源自网络)

改造前,整个前门勾连着鲜鱼口、琉璃厂和天桥等地区,比之现在的前门步行街要大得多。古时候,它是沟通内外、贯通南北城的必经之路,其边上日用百货、茶楼酒肆、勾栏瓦舍生意各司其位,可以说是京城真正最繁荣的生活重心。

改造工程则是在前门大街东西两侧,分别开前门东路、老煤市街为交通干道,平行分布,独辟出中间前门主路设置为步行街。同时,配合施行的整治方案,要大幅度动迁原住居民、降低人口密度,重构古城风貌。

这样一来,前门大街便凭添一种庄严感,被塑造成为北京文化旅游的地标性文化步行街。不过,在打通交通枢纽、进行老旧城区人口治理的改造诉求中,前门那种犬牙交错、商贾云集的烟火气,自然会减少一些。当我们要以建筑的文化性、市中心街道的严肃感来进行开发时,就要对老街区式商铺三五成群吆喝、甚至“穿墙打洞”的老北京烟火气进行取舍。

“穿墙打洞”式的摊贩经济,形式上不利于现代大都市的街道风貌规划,不过却能表现出街区经济的核心诉求——人,以及他们的生活。城市之中,路网和楼宇看似组成一道钢铁森林幻景,但维系其发展的,则是活生生热乎乎的人,以及他们的生活。

相比之下,乌镇对于街区经济的保留,就塑造出和前门文化步行街不同的街区特色。而提到乌镇,首先不说改造方案,得先说总操盘手——乌镇改造的总设计师陈向宏。

改造设计规划交给他,一是因为专业,二也因为他是土生土长的乌镇人。对乌镇,陈向宏要的不是交上份城规答卷,而是让家乡的每一分每一毫都生动起来。

带着这份心情所构建出来的新乌镇,不仅能让这个小地方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会议指定地、经济效益第一中国古镇,还能让著名艺术家木心在归来之时叹道,自己“兴奋得像个孩子”。

路仍旧是原来的路,路边的房也是原来的房,房里的人也是原来的人。

但路会更漂亮而非更宽阔,房会更先进而非更稀疏,人会变多、变流动……而最重要的,是这里的生活变得更热闹,也更快乐。

陈向宏在演讲中说,他给只剩一颗牙的老奶奶换牙,不是把它打掉、换上一口人工假牙,而是打造一口适合她的生态牙。这里就是说,得老奶奶嚼东西嚼得劲儿,才是好牙,否则再齐整漂亮金镶玉的假牙都偏离它作为“牙”的本职工作。

消费,是一种体验,体验是人所特有的需求。互联网购物、自家小汽车的舒适,都不能代替白领坐在市中心咖啡厅里,点一杯咖啡、被明亮玻璃投进的阳光照耀的愉悦体验。

所以,城市规划面向消费生活的发展,锚定的应该是如何服务人的生活。生活在街区中的人,要获得最舒适的消费体验,当然要大力地发展街区经济。

2019年初,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原主任李铁,也在专访节目中提到过,结合国家房地产政策“房住不炒”的政策,还应鼓励把房子用于经营——以人为本,切实分析居住者的生活诉求,让市场的手与政府的手结合起来,才能更为有效达到遏制房价、盘活土地资源的最优效果。

02 “步行的城市”

既然,城市居民舒适便宜的消费体验是城市经济活力的核心,那么也就不得不提到在城市中“步行”的问题。消费行为,都是人们在走走停停中完成的,逛街逛街,消费的根本在于逛,在于能否自由漫步在消费友好的城市街道中。

从资源禀赋来看,东亚地区普遍人多地少。为缓解人口密度带来的交通问题,超级城市无论东京还是香港,都选择TOD发展模式,但要注意的是,其经济效益是来自于车站、地铁站、公交站附近一体化的商圈,而非车票钱。

因为公共交通的核心仍然是人、人的生活。高效的公共交通,只是让城市居民更到达目的地并展开消费行为的工具。

深圳地铁就是看准了这片人口最为密集的区域——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就越要做生意,越适合做生意的地方人口越密集——一举成为中国内陆最赚钱的地铁公司。据深圳地铁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9.9亿元,净利润116.9亿元,而更多的中国城市地铁运营还处于保本运营的阶段,比如苏州轨道交通,去年净利润仅为0.03亿元。

地铁是交通建设中的“奢侈品”,想要在短时间内形成盈利闭环,靠的仍是街区经济逻辑。

建筑功能混合(左)和垂直功能混合(右)[1]

上图为深圳地铁站商圈的建筑功能混合模式。我们不要以为楼变高了、垂直商业模式占比更大了,街区经济就退出这种商业逻辑了。

街区经济逻辑不仅没有退出,反之,它是东亚地区街区经济针对人多地少约束条件的特色反应。既然没有太大的区域平铺开来盛放不同的功能区,那么就围绕人流,将原先街头巷尾的邻里商铺关系,转化为地上下、站内外一体的空间布局模式。

以人居需求为目标导向,以生活在“杂烩”、“炒饭”式街区内的消费需求为规划方案,构造出“站城人一体”的商业模式。这仍旧是从“集市”到“城市”的底层逻辑,其中也体现着街区经济对城市经济核心支撑力。

交通工具应该在完成其运输的使命后退出街区,把拉动地区经济活力的人流,还给他们的双腿和体验。

巴塞罗那的“超级街区”,就把步行在消费行为中的重要性发挥到了极致。

把九个街区组合成一个大的街区,截断其中的货车交通、公交交通等,私家车的行驶速度不能超过10公里/小时,所有路旁的停车位都被地下停车位所取代。

街上的空间被完完全全地还给居民,人们可以走走停停、享受真正的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只要人的生活被照顾到,消费自然而然随之跟上,商业氛围会因为良好的街区关系而得到滋养。

当然,这种超级街区的成功得益于巴塞罗那本身棋格式的城市布局。每个八边形小块都被放在边长113米的正方形格子内,每个八角形都规划有建筑与公共空间和绿地,建筑纵深不超过24米,高度最高4层。

这种布局完完全全使得整个城市疏通为一个大街区,所有地区之间的关系都可以以街头巷尾的方式建立坐标,亲切和熟悉感扑面而来。走到哪里,城市都是同样可爱的面容,而非到处充斥着贫民窟与写字楼的对立感。

当然,规划没有如此齐整、甚至以汽车交通为主的城市,也适合并且正在推行类似的街区模式。纽约,就拿了低曼哈顿的60个街区来做尝试——红线为行车道(限速20英里/小时),蓝线为特别共享道路,土黄线为步行骑行优先道,其小汽车速度被限制在5英里/小时以内。

在资源禀赋并不相同的城市和地区,街区经济都散发着其不可替代的核心作用。这不是说它提供了一个让人们步行的地方、给人们消费的空间,因此城市规划应该以街区经济的逻辑为中心,我们应该从人本的角度出发去看待。

行城市的初衷,指向人类的生活,因为城市生活是人类未来的方向。汽车、封闭而宽阔的马路、高楼林立却没有商贩混杂其中的产业园区,代表着后现代工业对人性的挤压、封闭,也代表着对低端产业、底层人口的排斥和漠视。

几年前,国内曾有过对小区封闭还是开放的大讨论。现今讨论因疫情原因难以有针对性措施试错,但可以说,敞开,是城市经济发展的总趋势。

人为地将土地化为小区,并阻碍非本区人口的流动,实际上是一种俱乐部式的会员经济。贵的小区提供贵的服务,被拒绝进入的当然就是穷的人群。城市越发展,富有的小区就越多,被排挤的穷人就越发无处可去——但城市想要发展,靠的就是人才、产业、资源的外部性,所以穷人的流入是大城市无可避免的发展现象。

从国家统计局每十年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我国的城镇人口正在,也必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持续增长,并且,在总人口增速趋于平缓的环境中,城镇人口的增量很大一部分靠的是乡村人口的转化。

本文通篇讲杂烩、炒饭,说的其实就是城市规划功能要配套,配套就是互补。

在城市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相比于最稀少的城市精英人群,最广泛的应该是从事简单服务业的简单劳动人群;相比于高科技和高知识含量的尖端企业,最众多的还是中小甚至小微企业活跃在城市内部。好比一个顶级厨师手下,需要许多切菜员、配菜员、服务员、选材员,金字塔尖的拔高,需要不断夯实的金字塔基来加固。

这个金字塔基,大多分布在城市的街头巷尾,最小微、又最活跃。看似最不起眼,却提供着最便宜和广泛的就业。2019年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回答记者提问时提到民营经济的“56789”:

5——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经济50%以上的税收。

6——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经济60%以上的GDP。

7——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经济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

8——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经济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

9——民营经济的企业数量占90%以上。

而民营经济的命脉“民”,恰好就生活在街区经济的“街”,城市的目标是更好的生活。所以我们说,现代城市的焰心,仍是街头巷尾的烟火气。

- END -

参考文献

【1】鲁颖:《TOD4.0 导向下的深圳市轨道交通4号线“站城人一体化”规划策略》

【2】搜狐新闻网:《巴塞罗那的超级街区,正是这座城市的魅力所在!》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懒惰不是你的错。

2021-01-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