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家的猫,在500一天的猫公寓过年

市界2021-01-25
宠物经济到底有多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林夏淅 黄莹,编辑:李曙光,36氪经授权发布。

“能帮帮我们吗?我要去集中隔离21天,但家里还有狗狗。”

2021年1月22日,来自北京大兴融汇社区的一则微博求助让全国很多养宠人都揪了一下心。因为疫情原因,这个求助者需要到指定地点集中隔离,但家中的狗狗却不能随主人前去。在最初,社区甚至要求有猫家庭把猫放生。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不过最终在铲屎官们的争取下,以“每个养宠家庭可留一名家人居家隔离”而告终,宠物们得救了。

突如其来的疫情把“宠物托管”问题放大了,但这其实是每个铲屎官在长假期间都可能遇到的难题。

宠物成为越来越多人慰藉心灵的重要依托。截至2019年末,全国城镇范围内,每8个人中就有1个人养猫或者养狗。

“宠物经济”逐渐受到更多资本的关注。宠物食品、宠物用品、宠物医疗、宠物美容都已经形成相对成熟的产业。相比之下,份额较小的“上门喂养”业务并不怎么起眼。

2019年,“上门喂猫”首次进入百度词条,2020年,“上门喂猫”首次入选淘宝十大商品。

疫情影响下,被困在家中无人照顾的宠物猫狗们,只能通过“同城上门救助”的形式维持生活,客观上加强了“上门喂养”业务的认知度。

不管是已有的还是新出现的“上门喂养”平台或组织,春节都是他们相当重要的业务时期。

但继2020年春节期间疫情带动这项业务快速成长之后,2021年春节,多地在疫情反复的影响下,已经陆续提出了“就地过年”。这项刚刚成长起来的业务,被按下了暂停键。

1 宠物寄养的坑很多

张原家那只漂亮、神气的蓝白英短Lucky被渴死了。

Lucky的主人张原是居住在北京的单身族,喜欢猫。2年前,张原花了8000块钱从宠物店抱回来一只英短小奶猫,取名Lucky。

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张原经常出差。每到这时候,她都会拜托朋友帮忙照顾,但次数多了,张原就再难对朋友开口。更重要的是,对于Lucky这样的喵星人而言,每次适应新环境都很不容易。

后来,张原找到了楼道的保洁阿姨,请她在自己出差的时候照顾Lucky。张原既享受了撸猫的快乐,又能拥有随意出差的自由,那感觉妙极了。

想不到的是,这个“好办法”竟然葬送了最爱的Lucky。

在一次例行出差的过程中,上门看猫的保洁阿姨在给水的时候,没有注意猫咪饮水机和供水的瓶子之间卡了一块小小的塑料皮,水无法自然流出。

张原家没有安装摄像头,出差一个星期,Lucky就在家渴了一个星期,等到她回家的时候,Lucky已经奄奄一息。送到宠物医院后不久,Lucky就因为肾衰竭,最终抢救无效。

《2019宠物行业白皮书-消费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达到9915万只,较2018年增长766万只。其中宠物猫数量4412万只,占比43.1%,同比增长8.6%,大于宠物狗的增速。

2019年,全国城镇人口8.5亿人,相当于每8个城镇人口中,就有1个人养猫或者养狗。

庞大的宠物猫狗数量,加上城市中并不稳定的人群,让宠物寄养问题成为了大难题,每到过年更是如此。

Lucky的案例是一个极端案例,并不时常发生。不过,在现有的寄养模式下,不少人都有过不愉快的寄养经历。

张蔷有一只6岁的狗狗叫噜噜。以前过年,张蔷都把噜噜放在同事、朋友家寄养,但2019年春节,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张蔷不得不启动了B计划——把噜噜安置在提前一个月预定好的宠物店里。

张蔷为此做了不少功课。这家宠物店是一家连锁店,开在居民区旁边,做的是熟人生意。噜噜平日经常在这里做“美容”,对这里的环境和人都还算熟悉,宠物店主人也是一个爱动物的人。

一个长宽高90厘米的笼子,比噜噜体型大不少,每天收费80元,如果是过年前后3天,价格会上调40元每天。噜噜一共寄养10天,价格不到1000元。

宠物店承诺,每天会带着噜噜出去溜半小时,给主人发视频,还会根据主人的要求,提供一些小零食奖励。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远远超出了张蔷的想象。噜噜拒绝出笼子,在笼子里上厕所也是硬憋,憋不住就不吃不喝,到了寄养后期,即便平日里最喜欢的鸡肉干,也不看一眼,这对狗狗的身体伤害极大。

对于噜噜,张蔷很自责,但如果在一家团圆之际,她为了一只狗丢下平日里不常见面的老人,可能会更自责。

十天后见面时,噜噜几乎是“哭着”从笼子里冲出来。相拥的一瞬间,一粒圆滚滚、硬邦邦的屎,从噜噜身下滚下来。从宠物店回家的路程有一公里长,回家的路上,噜噜一直重复着蹲下尿尿的动作。

这件事情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也给噜噜留下了心理阴影。后来每次遛狗经过寄养的地方,噜噜一边瑟瑟发抖,一边扯着绳子,拉着张蔷逃离伤心地。

眼看着现在春节又到了,噜噜的归宿问题又成了张蔷心头的难题。

2 80元的上门喂养,还是400元的宠物酒店?

市界了解到,目前市场上的宠物托管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寄养在第三方机构,一种是请人上门喂养。其中像张蔷选择的寄养,是接受度更高的一种。

具体来看,将宠物寄养在第三方机构,包括普通宠物店、宠物医院、宠物酒店几种类别,价格在每天30元-500元不等,价格和待遇的差距都比较悬殊。

以北京地区为例,闲鱼上家庭寄养、宠物店寄养、宠物医院寄养的价格,大多在40元/天到90元/天之间,基本要求自带猫粮狗粮等生活用品,居住空间大多局限于大小不一的“笼子”里,每日限时“放风”。

上中下为不同大小的猫/狗隔间 | 受访者提供

这种寄养模式的缺陷显而易见,除了狭小的空间、吵闹的环境,以及在空气中传播的各类细菌,如果看管不严,宠物还可能出现 “意外怀孕”的情况。

艾媒咨询调查显示,在中国宠物人群饲养宠物观念调查中,将宠物视为孩子的养宠人群占55%,视为亲人的占27.8%,合计82.8%。

对于主人来说,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和“亲人”放进狭小的笼子里,即便这个笼子比较高级。

当然,如果铲屎官荷包宽裕,也可以选择价格更高的宠物酒店。

这类商铺基本上兼营宠物美容业务和寄养业务,对前来寄养的宠物们有着更高的要求,除了没有明显的皮肤病、年龄在一定区间以外,需要提供1年内的疫苗本(或抗体检测报告),有的还需要提供1个月内的体外驱虫记录,安全性更高。

北京一家较为高端的宠物店内,标准房间收费为365元/天,街景房收费415元/天,春节加收20%。另一家三里屯附近的宠物店,推出了带有小鱼缸的“观鱼房”,价格为328元/天,春节期间426元/天,能够提供24小时的实时监控服务。

猫咪高级酒店 | 市界拍摄

年前,市界走访了其中一家宠物酒店,除了偶尔来几只洗澡的猫咪,“酒店”里并没有“客人”入住,22个为猫咪准备的房间都空置着。服务人员对市界表示,到过年放假的时候就都住满了,平时很少。

虽然选择相对多样,但不论是小规模的宠物店和宠物医院,还是这类单价更高的宠物酒店,寄养业务带来的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都比较有限,只是作为一项“副业”来经营,店主并不会花费太多精力在这项业务上。

经过宠物行为学培训的宠物美容师辛琳告诉市界,除了小部分需要特殊关注的动物有必要留在宠物医院或第三方机构观察或治疗,对于大部分宠物来说,留在家里并且有人上门喂养、遛狗,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尤其是猫。

相比而言,猫是很胆小的一种动物,很容易对陌生环境产生“应激反应”,较轻的症状包括发抖、食欲不振,严重的甚至会呕吐、腹泻或者死亡。

合理的“上门喂养”就能够比较好地解决这种问题。而小莫就是闲鱼上众多经营“上门喂猫”业务的个体之一。

几年前一次十一假期,小莫也经历了这种“出门在外无人照顾宠物”的困扰。在闲鱼上体验过“上门喂养”的服务后,她在一段闲暇时期做起了这项业务。考察了市场行情后,小莫的定价是平日里单次收费50元,节假日80元,且仅作为一项兼职进行。

每次上门,小莫会在进门前套上鞋套,进门后开始给猫咪铲屎、换粮、加水,然后找到躲在暗处的猫咪,查看状态,和猫咪进行一定的互动,最后给猫主人拍一些照片和视频,确认后再离开。

市界拍摄

和小莫一样在闲鱼、淘宝上提供上门喂猫、上门遛狗服务的并不在少数。

虽然可以充分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同时满足很多人喜欢宠物、赚取外快的需求,但这件事的困难之处也很明显,就是难以获得客户的信任。

“毕竟是让一个陌生人输入密码或者拿着钥匙打开家门,即便有监控或者录像,在没有合同条款的情况下进行,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考验。”

出于这种“阻力”,小莫断断续续做了2年,其实只赚了不到1000元,其中一半左右都来自住得很近的一位“老客户”。

就这样,并不完美的“寄养”服务和 “个人上门喂养”服务,成为市场上解决假期宠物喂养问题的主要方式,直到“上门喂养”开始朝着平台化方向发展。

3 “上门喂养”是好生意吗?

目前宠物行业内比较成熟的细分市场,主要可以分为宠物食品、宠物用品、宠物医疗和宠物服务。其中宠物服务仍以宠物美容为主,上门喂养服务在其中占比很小,甚至还未出现在有关报告的细分类别中。

但即便是如此“狭窄”的赛道,也已经有人进入。

百度搜索“上门喂猫”,出现的三个平台分别是BoomerHome小布在家(以下简称“小布在家”)、木星派和爱沃派。

市界拍摄

2015年左右,爱沃派创始人杨志纯开始在淘宝上开店,从上门遛狗做起,他发现这个行业的特点是平时的订单量较少,国庆、春节的订单量奇大——一天的订单量相当于平时至少四个月的订单量。

这就导致传统寄养根本满足不了国庆、春节的极端需求。如果宠物店想要满足春节和国庆的订单量,需要租下现有店铺数十倍的面积大小的店面,这显然不符合成本效益原则。

杨志纯提供的解决方案类似于“滴答打车”这样的共享经济模式,即搭建一个平台,一边提供“宠托师”的招募入口,一边提供上门喂养的需求入口。理想情况下,只要在出现需求的地方附近,有符合条件的宠托师,那么这项交易就能够成功。

2017年,杨志纯开始找外包团队搭建微信小程序入口,之后陆续上线、运营。到2020年春节已经可以达到每天上千单的水平。

与此同时,另一家叫做小布在家的平台也从2015年开始酝酿,在2019年上线了自己的微信小程序,并在“喂养”的基础上,提出了“伴宠”的概念。但目前单量还比较有限。

价格方面,两个平台平日里每次喂猫、遛狗的价格都在80元上下,节假日上浮20元/次,平台和个人的分成比例也都是3:7。

区别于爱沃派和小布在家,成立更早的木星派并不在服务流程和定价上严格进行统一,仅为供需双方提供一个撮合的平台,具体价格由双方根据服务内容和时间自行协商确定。

相比于闲鱼上的个体经营者,提供“上门喂养“服务的平台价格也更高一些,但也能够在安全性、专业性、稳定性等多个纬度上进行一些完善。

在宠物安全上,爱沃派和小布在家都对于招募来的“宠托师”和“伴宠专员”有一定的筛选。例如爱沃派要求提供各种实名证件,对于招募者的蚂蚁信用积分有要求。小布在家则会对招募者进行多轮面试,看是否具备养宠的经验等。

财产安全方面,小布在家目前借助伴宠专员的手机镜头,对服务进行全程直播+录像;爱沃派则自身提供保险服务,如果发生问题会进行赔偿,上限是5000元。截至目前,两家都还没有发生过赔偿的情况。

小布在家的彭德政告诉市界,目前他们平台上有10%左右的用户,每年使用平台服务的次数超过300次,基本上就是由平台代理了每日的遛狗任务;有孕妇担心安全问题,会请伴宠专员来帮忙牵着狗绳,俩人一起陪着狗狗散步;还有在极端寒冷天气下不愿意出门遛狗的主人,会花钱请伴宠专员代为“受冻”。

这些低比例的情况打开了创业者们的想象,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上门喂养”并没有被大众所接受。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上门喂养”在宠物寄养方式偏好调查中仅占0.8%;在《2020年宠物蓝皮书》中,“上门喂养”甚至没有一个单独的产业分类,仍处于发展早期,且整体规模较小的状态。

有限的市场,明显的周期性需求,刚性的前期投入,“上门喂养”最终变成了一件很难赚钱的事情。

几个平台的创始人均向市界表示,他们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在不断寻求融资。

今年春节前夕,官方大力宣传“就地过节”。张蔷一颗悬着的心算是落了地,今年总算不用担心噜噜的寄养问题了。

但是,对于宠物寄养的个体户以及平台们来说,损失就大了。往年早就被预订一空的寄养服务,目前还多有空余。将节假日收入视为“重中之重”的上门喂养平台,也将失去相当大的一部分业务收入。

小布在家创始人告诉市界,去年有许多宠物主人因为滞留外地,导致服务期间被拉长到2-3个月,今年如果就地过节,这种情况自然就不会出现。

爱沃派创始人同样表示,虽然小程序注册会员在猛增,但今年的影响应该比去年更大。他们在2020年春节期间(15天)共有12000的订单量,其中7000-8000的订单了集中在7天核心假期内,每天的订单大约是平日4个月的量,大多是由年轻人回家过年出现的需求。

这套看似直击痛点的业务模式,正在吸引越来越多人的注意,但难以盈利的“硬伤”,仍是几年内无解的一个命题。刚刚萌芽的“上门喂养”平台们,只能在反复的疫情中,先熬过这个“寒冬”。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Lucky、张原、张蔷、辛琳、小莫为化名)

+1
1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带来巨大的商业化空间。

2021-01-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