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经纪公司格局丨网络电影造星只是时间问题吗?

一起拍电影 · 2021-01-25
网络电影演员也有演技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娱观察”(ID:wldygc2016),作者:网娱观察编辑部苏苏,36氪经授权发布。

伴随着会员市场高速成长,网络电影迎来分账票房、知名度、影响力等综合维度的提升,其背后,也有着庞大丰富的演员需求。

近年,除了吴樾、曾志伟、欧阳震华、喻恩泰等更“高阶”的演员进场,“土生土长”的网生代网络电影演员内部,也自有其新格局、新力量的衍变——一批网络电影内容公司如众乐乐、项氏兄弟电影、新片场影业、淘梦等都纷纷组建起自己的艺人经纪部门。

网络电影公司的演员经纪是怎样的经营模式?更多跨界演员参与网络电影,他们的竞争力和优势表现在何处?演员们的向上空间在哪里?如何突破“网络电影造星难”的困境?

签约发心:服务多个项目选角,

为制作分忧,完善产业链

若要细数当前网络电影演员的来源,大致可分:港星、东北喜剧派、北漂&横漂大军(个体演员)、跨界网红、更高阶的传统影视演员(网络剧演员)、初出校门的科班演员,以及头部网络电影内容公司的签约艺人。

加入众乐乐成立艺人经纪部门之前,选角导演邓先斌已在行业深耕多年,《倩女幽魂:人间情》的合作后,“众乐乐艺人经纪”陆续签约了李若希、唐鑫、张春仲等与众乐乐有过多次项目合作的“熟脸”,也是为了完善公司编剧、导演、制片人、演员等全内容产业布局的规划。

众乐乐最新签约了演员罗立群,他也是公司出品的两部《狄仁杰》系列,《陆行鲨》等的男主角。“用项目把大家聚到一起,给到朋友更好的资源”。

项氏兄弟电影则正式在2020年组建了艺人经纪厂牌“大时代娱乐”。“我们早有(艺人经纪)这个想法,2018年前后就开始筹备了”。

项氏兄弟电影制片人葛含芝表示,首先基于对公司整体发展的信心,之前项氏兄弟电影重心在制作上,积累一定作品量后,此时更有信心带领艺人们一同向前。而诸多项目拍摄过程中,公司早已与演员们建立起全面深厚的感情,经纪部也自然是公司重点补充的板块。

她介绍,刘林城、徐大宁、王洪千、徐绍航、戎威峰、吴豪等签约艺人,都在公司项目里合作过,综合考虑人品艺德、演技,以及长线多面发展的可能性,从而继续合作。

新片场影业(胡雪儿、何其炜、罗佩、郑冬),淘梦(张冬、姜萌轩、王韬、龚小钧等)莫不如是,其签约艺人都从公司项目“出来”,从而继续合作。

事实上,当头部网络电影内容公司一年有7、8个项目制作量时,成立经纪部门可以更好地服务到选角,替内容制作分忧,同时用到性价比更高的演员。另一方面,自己的演员做主演/配角,在保证一些稳定作品量的基础上,片酬有一定议价空间,演员红了,影响力扩大,公司也受惠,互相带动,一荣俱荣。

出于制作的角度和演员生意的规划,签约情况也分两种:一种是全约,一般会保证艺人一年几部戏的主演机会,自己公司的戏优先考虑,再辅以资源立捧包装。而“输送”到外来作品的演出机会,公司拿部分劳务。

另一种属于挂靠或代理,公司推荐一些新片机会,同时会有部分提成,而演员可以自由接戏,也自己承担相应风险。

签约标准:从“共同打江山积累的情感”

到更唯市场、专业匹配度

“你签约,公司有项目合适就用你,不合适的时候,也尽可能让你合适地用,给自己人多一个机会。如果没有经纪公司,可能只有你实力越好,情商越高,机会才更多属于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演员给出了话糙理不糙的总结。

以制作为主,这些艺人们的工作重心都在影视上,而鲜少广告商务和一些其他门类的资源。但目前网络电影艺人经纪自有其存在的独特性和合理性。

最大利好可谓能接受到来自公司导演的调教指导。在邓先斌看来,有时导演、编剧在前期创作和拍摄时,会根据签约艺人的特点而对角色做更加丰富和个性化的设计。目前,演员们的向上空间还需更多依赖于在作品中的发挥和作品辐射度。“务实一点,撸起袖子加油干。”

葛含芝则表示,项氏兄弟电影的核心优势在于项秋良、项河生导演对项目的良好把握。其中就包括对演员和角色的精准匹配以及演员在项目中所获得的成长。“从公司作品里让外界看到他们的不同可能性。”

她举例,刘林城从《四大名捕》系列里的“古装小生”转换到《水怪》里对抗怪兽的英雄,颇有大男主风范,以及《奇袭地道战》里领衔抗日的民间领袖。凭借在这三部戏里的亮眼表现,他收获了诸多外界的认可。未来,刘林城也即将在多类型的消防、战争、盗墓题材作品中展示其作为演员的可塑性。而吴豪是动作演员出身,从“不露脸”的武行,通过项氏兄弟电影的作品一步步成长为文戏、武戏均可担当的多面手。

“吴豪的故事非常励志,他就是《水怪》里化特效妆表演的怪物——‘水怪’,这对演员的肢体表演、吃苦耐劳的素质要求都非常高。剧组在寒冷的冬天拍摄大量水上的动作戏,这个憨厚壮实的大男孩累到掉眼泪,真是非常感人。”

葛含芝总结,早期签约的这一拨演员是一直跟着公司成长发展起来的,除了基本面的素质要求,大家共同建立了一起打江山的深厚情感和信任基础。所以公司给他们的一些承诺和签约模式并不符合经纪公司特别“理性”和“成熟”的做法。“但是我们愿意为他们这样做,而接下来对签约艺人的选择则会更偏向于市场和专业上的匹配度考量。因此我们在签约艺人的步伐上并没有特别冒进。”

网络电影演员也有演技,

造星只是时间问题

而当更“高阶”的演员入场网络电影,会对网生代的网络电影演员造成资源“挤压”之势吗?

演员脑门额尔德尼告诉“网娱观察”:(这种情况)会对网络电影部分主演演员有冲击,但对一些配角来说,因为创作力量蓬勃涌入,网络电影市场更盛,其实是提供了更多学习和提高的机会。

听起来略显残忍,但又是冷静的现实:网络电影“星光”欠奉,跨界力量带来进阶和改变。所以,网络电影什么时候才能内部“造星”?网络电影演员需要演技,需要提高吗?

脑门额尔德尼就是最“土生土长”的那类网络电影演员,“扛造”,配合度高,性价比高。和大多数网络电影TOP导演都合作过,一般在影片里作为“少而精”戏份的配角出现。会为角色,为拍摄做深入准备,演技也颇能让观众代入。2020年,由于疫情耽误,他还是保持节奏拍摄了《大灾变》《大海怪》《歪打正着》《漠北十八勇士》等5部网络电影作品,同时,因为参与影片成绩和演技实力的正向指证,片酬也在逐年见涨。

事实上,从2014年左右网络电影演员不需要门槛,发展7年,现今网络电影市场上的演员早已经历了一轮优胜劣汰的大洗牌。留下来的(演员)涨片酬、有更多代表作,能接到网络剧等更高阶的资源。

邓先斌和葛含芝都没有否认目前网络电影“造星”的难度,但也坚信做好眼前努力的重要性。或许未来,“网络电影演员”不再是一个专属名字,而都统一归纳到“演员”范畴,正如大众对网络电影的认知不再只有票房一个维度,对网络电影演员的认知也需抛却一些局限思维:

真正的演员可以在网络电影和任何影视作品中表演,对于他们来说,塑造角色永远是演员的职责,好演员的专业精神不会因为电影的成本和故事的质量而改变。随着网络电影质量的提高,表达的主题越来越多,角色的丰富性也有很大提高,其实可以期待从网络电影里走出自己的“明星”。

而拍了太多同类型的科幻、怪兽等题材作品,接下来脑门额尔德尼也想接一些更多元的角色和剧本,尽情尝试,尽情过过表演的瘾——不光网络电影,所有演员都面临着如何能接到更多更好剧本的困境。

或许,当网络电影单片票房过亿,有更大认知度、美誉度的时候,这些演员可能也会相应走到大众认知中。

网络电影造星只是时间问题。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