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第三!长沙夜经济背后的40年娱乐进化史

阿甘@36氪湖南2021-01-25
一连串荣耀的背后,深藏着这座城市有温度的娱乐精神 。

黄兴路步行街

文|阿甘

2020年的长沙,无愧于网红之城。

一系列网红品牌的崛起,让网民见识了这座世界媒体艺术之都的另一面。

而在刚刚过去1月20日,《中国城市夜经济影响力报告(2020)》显示,在50个城市的夜经济影响力PK中,长沙高居第三,其中夜经济传播力则位居榜首。

这座城市的夜晚,有超成都、重庆之势。

一、夜长沙的顶级数据

瞭望智库联合腾讯共同编写的《中国城市夜经济影响力报告(2020)》,从夜经济传播力、创新力、产业规模、商圈流量四个维度对50个目标城市进行综合评价分析,重庆、成都、长沙、青岛、北京、西安、上海、深圳、广州、武汉排名前十。

长沙总得分排名全国第三。

在权重占30%的传播力方面,长沙得分排第一。

夜经济传播力评价分成两块,包括官方媒体的传播指数和大众媒体的传播指数,从图文、短视频等内容上系统评价目标城市的夜经济传播影响力。综合数据分析,长沙、重庆、青岛、成都、广州、西安等为夜经济传播力第一梯队城市。

数据来源:《中国城市夜经济影响力报告(2020)》

一系列数据可以说明长沙夜经济的活力。

2020年10月下旬,中国城市夜间经济发展峰会在长沙举行。峰会上发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长沙夜消费人数年增幅高达49%以上,长沙商户9%以上夜间营业,其中47%营业到晚上10点以后

而且长沙夜经济业态越来越丰富。购、视、游、娱、展、演等领域的丰富资源,促使夜经济从单一的餐饮、购物等消费活动,发展到酒吧、夜游、演艺体验、灯光多元业态,随着消费需求的不断升级,催生出更多的形态。

与峰会同期举行的、为期95天的首届“夜星城”消费节,长沙市共组织主题活动295场次,企业让利超10亿元,直接参与商家近1.3万家,商场客流量1.38亿人次,同比增长19.28%,营业总额达279.7亿元,同比增长20.45%。

长沙市商务局2019年数据显示,长沙市有夜购商场、超市4192家,就业人数近7万人,日均到场消费顾客高达44.2万人次;特色商业街30条,就业人数1万余人,日均到场消费顾客5万人次。

近年来长沙立足山水洲城的特色,城市充满时尚感、烟火气,吸引大量游客前来打卡。夜经济成为网红长沙的亮丽名片,成功培育出文和友、火宫殿、茶颜悦色等40多个享誉全国的品牌。长沙先后评为十大夜经济影响城市,十大美好生活城市,夜经济十强城市。

二、40年娱乐进化史

提到长沙夜经济的繁盛,不得不提这座城市的娱乐精神。提到娱乐精神,又绕不过广电湘军这张名片。

实际上,湖南电视的异军突起,是根植于长沙由来已久的娱乐史。

现在的90后00后,估计已不知歌厅为何物了。如果没有去过长沙歌厅,便算不上真正搞懂长沙这座城市。

长沙的歌厅文化起源于长沙音乐茶座。早在1982年,长沙市银苑茶厅、爱群茶馆内冒出了两家音乐茶座,这是长沙歌厅的雏形。1988年,航空歌厅在长沙航空宾馆横空出世。

当时电影、戏剧跌入低谷,一时找不到其它娱乐方式的长沙观众,被这种融入长沙本土文化的小歌厅演艺所吸引,逛歌厅,成为长沙人或外地人在长沙夜生活的首选。

90年代,长沙的歌厅如雨后春笋冒出来,罗曼、琴岛、蝴蝶、大中华、红太阳等等,巅峰时期多达150多家。长沙,是中国歌厅文化是起源地。

川流不息的步行街

当时长沙最火的歌厅是琴岛,坐镇在那的是杨五六和周卫星。琴岛的场地不大,但只要有这两个人的演出,过道都能坐满。

奇志、大兵,周卫星、杨五六,欧阳胖胖、李清德……纷纷登陆歌厅舞台,他们用一口蹩脚的长沙普通话演小品、说相声,观众一边品茶,一边观看小品相声,笑声、掌声不断……歌厅的风格平民化,观众和演员之间随时随地的交流互动……这几乎成了当时长沙歌厅的一种模式。

 “哈利油开了一个洗脚城,地点就在金盆岭,金盆洗脚,让你过足瘾……“70后、80后看到这两句话,估计都能表演出来。

湖南电视的娱乐之路,其实始于1995年新开播的湖南经视

那时正是长沙歌厅最火的时候。

1996年,刚入职湖南经视一年的龙丹妮担任了《幸运3721》的制片人。经人介绍,知道现在在歌厅有一对组合火到离谱,想联系他们上节目试试。

龙丹妮请来了奇志大兵。第一期节目结束后,电视台的电话就被打爆了,奇志大兵火遍了全省。他们的相声成了《幸运》系列的固定环节,节目收视率大增。相比现在一个节目收视率能达到2%就能妥妥稳居收视第一,当时《幸运3721》收视率冲到了50%。其他电视台把《幸运3721》播出的那天,称作“黑色星期六”。龙丹妮也是从这里开始了“娱乐教母”之路。

大兵说过:“我们那些段子都是在歌厅里,在全世界最难伺候的观众手里炼出来的,我们能把那些现场观众搞定,电视观众算什么。”

歌厅段子经过雅化搬上电视,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湖南电视的气质。这也是随后很长一段时间湖南电视以娱乐立台的受众基础。

长沙人爱看电视。你能想象在一个长时间只有三四百万常住人口的二线城市,打开电视机能看到多少个本地频道么?

湖南卫视、湖南经视、湖南都市、湖南电视剧、湖南娱乐、金鹰卡通、金鹰纪实、湖南国际、湖南电影、湖南公共、快乐购、湖南教育、长沙新闻、长沙政法、长沙女性、长沙公共、长沙经贸、长沙互动……巅峰时期超20家电视频道。

这个独特的娱乐生态系统,塑造了湖南电视的整体调性,也培育了本地人对电视媒体的情有独钟。在本地媒体的广告市场份额中,报纸与网络,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是电视的一个零头。这跟成都的媒体格局恰好相反——成都是报纸吊打电视。

电视对长沙夜经济的影响有多大?拿夜经济的代表餐饮行业来说,长沙的餐饮店,能上一次湖南电视节目,那是店老板最津津乐道的事。与主持明星晒个合影,或是明星到店消费,这些照片都会张贴在店里最醒目位置。

一个路边小门面,或许会搁上一台电视机,循环播放该店招牌菜如何被湖南电视报道的场景。

当年田汉大剧院最火时,暖场VCR播放的是该剧院如何登上了央视《新闻联播》。

尽管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无远弗届,深刻改变了整个传媒以及歌厅业态,但这骨子里头的娱乐精神,却一直在传承。

创立于2015年的健萌,这家长沙网红健身品牌的创始人邓郴与李祥,都是来自是湖南电视的资深媒体人。谈到长沙夜经济与媒体的关系,邓郴深有体会。“整个芒果系掌握了一定的娱乐话语权。夜经济在其他地方也有,但是没有长沙这样多的明星、达人在消费。另外,长沙的这些网红品牌比较善于推广,这也是跟长沙这么多年娱乐媒体比较发达有关。”

三、亚洲最大龙虾馆的故事

长沙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网红品牌?

广电湘军队伍中,到其他领域创业的人比比皆是。这些深谙传媒推广的媒体人,改变了其他行业的一些玩法。

文和友、健萌、盛香亭、御泥坊……许多知名网红品牌的创业团队,都有湖南电视人的影子。

还有很多并未走出长沙、只在本地闷声发大财的网红品牌。

其实在长沙做成一家餐饮店,是很难的。以36氪湖南所在的侯家塘商圈为例,10年来,铁打的洗脚城,流水的餐饮店。餐饮门店淘汰更新速度之快,是非常残酷的。

长沙的网红餐饮品牌,都是慢慢生长出来的。

超级文和友的排队长龙

文和友的联合创始人、超级文和友总经理翁东华,在夜经济峰会上讲述过文和友的创业史。

2010年的夏天,他们摆了第一个摊。”每天下午5点半出摊,凌晨4点收摊,每天只能做1千元,陪客人喝酒8个小时,如果不陪喝就没有营业额,坚持了快一年就不做了,因为实在太累了。“

2012年12月,他们在人民西路6号一个社区边的小独栋里开了第一家店。80平方,一共5人。以这个社区为原点,创始团队花了四个月时间,去江西、湖北学习如何做小龙虾。

媒体朋友经常光顾,老板陪喝也是常事。

生意火爆后,每天排队一两个小时。吵到了社区邻居,再加上品牌逐渐为人所知,他们决定搬到了杜甫江阁对面的湘江中路72号,离第一家店不远。生意异常的火爆——最高峰时可摆150桌,一天营业额二三十万。

这个店原来是家造纸厂,翁东华他们将之改造成了地道的老长沙味道。连厕所都是七八十年代那种集体公厕。无论是大厅还是包厢,都尽量还原老长沙人的旧时生活场景。这种调性,擦亮了文和友的品牌。

这家店创造了长沙夜宵店的奇迹。但做了不到三年,接到了征收拆迁和关店的通知。创始团队决定在离原店500米的海信广场又开了一家店——这就是超级文和友的诞生。

超级文和友延续了杜甫江阁店所塑造的文化调性,做成了一个巨大的老长沙社区。

”还原了我们小时候的生活场景,找回了我们丢失过的记忆。我们把自己的店内的空间当作是我们的美术馆、博物馆,不会当成一个饭店,我们认为店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媒介。会不定期举办与在地文化相关的展览,比如《长沙本色》摄影展览,记录长沙的城市变迁。坚持从‘市井之道’出发,扎根当地文化与城市性格,是我们办展览的初衷。”翁东华如是说。

长沙是娱乐之都,也是著名的媒体艺术之都。文和友团队极大利用了媒体的资源,从自己的角度推荐文和友,推荐长沙。“我们从小摊变成个体户,从个体户变成企业,又从企业变成了有一个有思想的组织,这很有趣。”

翁东华这样介绍超级文和友有三个维度的价值:用户、商户、城市。“给用户提供一个解决孤独、获得快乐的场所。许多人在超文用餐、社交,在这里获得相处的快乐。有超过100对的年轻人在这里谈成恋爱、求婚成功。为商户解决生存问题和传承问题。长沙和广州都进驻了许多有态度的本地老字号,他们在超文经营生意、延续发展。最重要的是城市价值,超文的存在是在传承市井文化、保留城市烟火气息,我们希望为长沙,为更多的城市,建造一个市井博物馆。”

文和友的10年生长史,是长沙网红品牌成长史的一个缩影。

四、夜经济背后的生态支撑

长沙夜经济的发达,还有着更深刻的背景。

夜经济的繁荣,实际上需要很多条件。从城市经济体量、人口数量,到居民可支配收入,再到气候,营商环境……都在左右着一座城市的夜间生态。

首先是经济体量,更准确的是居民可支配收入。

这是先决条件,有钱才会有消费。夜经济消费基本都不是刚性支出,属于一种选择性享受型的消费。

长沙近10年来的经济体量增长迅猛。2019年正式迈入GDP万亿俱乐部。居民整体收入还不错,生活相对宽裕,有数量稳定的活钱可以支配。2020中国城市夜间经济峰会发布的数据显示,这两年长沙人均可支配收入在全国大中城市排名中一直在20名前后,算是小康有余。

更关键的是闲钱。如果居民收入高,但房价更高,所有收入被房价压榨后几无剩余,那实际上还是等于没钱。

长沙某网约车运营商告诉36氪湖南,长沙网约车日单量达到50万,而武汉的这个数据是40万,尽管武汉城市体量比长沙大得多,“主要原因还是长沙房价低,长沙人闲钱多。

数据来源:纬房指数研究小组

长沙是中部低区的房价洼地。根据纬房指数研究小组发布的2020年06月重要城市大数据房价中位数。在二线城市里,长沙以9375排名最末。而样本的平均数是17682。

所以,2020年在长沙举行的1024程序员节的口号,就是“拿一线城市的工资,住长沙宜居房子,干全球软件事业。”

第二,得有闲。

比长沙有钱的城市多的是,但长沙的夜经济却比那些城市更繁盛。背后的重要原因是,长沙人的闲时更多。

夜经济的消费基本上都是休闲过程中实现的消费,消费本身就是休闲的内容。所以作为夜经济消费主体的工薪阶层,中小青年,如果大多数每天要加班很晚,通勤时间又长,很累,那么收入再高也没有时间去逛街、消费。

第三,得有心情。居民幸福感要强,下班后得有心情去消费。如果工薪族工作很忙,回到家里还有巨额房贷、小孩教育等烦心事,这种情况大概率不会到外面吃饭,也谈不上为夜经济做贡献了。

换一种说法,只有当这个城市的市民总体上对这个城市的生活比较满意,对这个城市的发展前景比较乐观,这样的城市夜经济才会发展起来。

长沙连续13年获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是对长沙夜经济繁荣的最好注脚。

守护一方平安

第四,要有好的营商环境和休闲消费环境。

如果因为各种管制,使城市的商业设施、业态不健全,环境脏乱差,晚上出去还有些担心安全,这样的城市夜经济大概率也发展不起来。

长沙在这方面给消费者的感觉很好。比如在黄兴南路步行街,主管部门支持并规范管理城市艺人表演,邀请街艺表演艺术家在晚8点至10点进行表演、直播,让市民、游客和网友感受“夜长沙”的文化和温度。

去年,长沙营商环境指数位居全国第9、中部第一 , 再次获评国中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标杆城市,获评首批国家文化和旅游消费示范城市,入选全国十大最受欢迎出游目的地城市、中国夜经济十强城市,位居全国百强网红城市第 8 位。

这一连串荣耀的背后,深藏着这座城市有温度的娱乐精神 。

(备注:本文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其余由天心区委宣传部提供)


想成为未来独角兽吗?36氪湖南助你一臂之力!

如果你的项目够优秀,如果你希望得到36氪湖南的报道,请将你的需求与项目BP发送到:hunan@36kr.com,我们会及时回复。

商务合作请直接联系杨先生Tel:13787278494

+1
3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文图

湖南经视

茶颜悦色

腾讯

招牌菜

得到

乐教

百强网

店老板

盛香亭

海信

城市大数...

友团

瞭望智库

大众

下一篇

兴盛优选、到家集团成为“独角兽”企业。草花互动、潭州教育等103家入选湖南省上市后备企业名单。

2021-01-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