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了一整年的正午阳光,还能翻身吗?

文娱价值官2021-01-25
叫好不叫座魔咒何时终结?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郑文,编 辑:陈桐,36氪经授权发布。

文娱价值官解读:

正午阳光是业内极少数没有成为视频网站附庸的头部制作公司,其底气就来自于“正午出品、必属精品”这块金字招牌。但在过去的2020年,这块招牌似乎有些褪色了。连播的三部剧,成绩均不理想,其中《清平乐》和《大江大河2》,都是被寄予“剧王”厚望,开播时声势浩大的大制作,结果却高开低走,不仅收视惨淡,连热度、话题度也低迷;《我是余欢水》则被委以短剧赛道新标杆的重任,却因为台词陷入“抹黑女权”的争议,遭遇口碑崩盘,连累正午剧被贴上了“爹味剧”的标签。

2021年开年,正在多家卫视和优爱腾三平台同步播出的《山海情》,依旧没有打破叫好不叫座的魔咒,虽在豆瓣收获了9.4的高分,但收视和热度、话题度始终较低,市场反响平平,正午阳光今年还有机会扭转颓势吗?

正午难关:叫好不叫座?

《跨过鸭绿江》和《巡回检查组》的编剧余飞,前些天在朋友圈里公开质疑《大江大河2》的收视率,郭靖宇和李学政纷纷点赞开嘲。

确实,之前《大江大河2》用早已被业内摒弃假收视率卖到飞起的CSM收视来出大字报自夸,颇有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之势。事实上,在更权威的广电收视榜单上,《大江大河2》的收视一直徘徊在0.3-0.6之间。

《大江大河2》其实口碑很好,豆瓣评分更是高达9.0,所以正午粉会用 “门槛高”来挽尊,但叫好不叫座,似乎是正午当下需要直面的最大难题,就连台前幕后均是天花板级配置的《山海情》,目前也没能破题成功。

《山海情》是主旋律题材扶贫剧,原名《闽宁镇》,让我们先来看看豪华的班底配置:导演孔笙、孙墨龙,剧本策划高满堂,制作人侯鸿亮,主演黄轩、张嘉益、闫妮、黄觉、姚晨、陶红、尤勇智、祖峰等,就连客串都有王凯、郭京飞、白宇、热依扎、黄尧、王莎莎、郎月婷……确实是王炸阵容。

《山海情》的故事取材于真实事件,现实中的闽宁镇,是通过对口扶贫协作成功脱贫的典范,当地村民积极响应扶贫号召,从宁夏贫困山区西海固搬迁到贺兰山脚下的戈壁滩,又借助福建的资金、技术和人才等要素,成功打造当地特色的产业链。

《山海情》是正午最擅长的类型,无论是主创班底,还是题材风格,都可以对标正午当年的爆款剧《闯关东》,每个人物都十分立体、接地气,那些鸡毛蒜皮也不掩不藏,黄沙卷席着生活的真实感扑面而来,深刻中不失幽默。

不可否认《山海情》的精品剧质感,短短23集,拍摄了90天,堪称精工细作,无论是服道化还是演员表演没有一样拖后腿,高还原度的细节甚至可以给满分。

但这部剧为什么就是不叫座呢?

首先当然是扶贫剧的题材,对年轻人确实吸引力不够,正午以前的正剧口碑和收视率都不错,但看的人基本都是父母长辈,年轻人在没有掌握家庭摇控器之前,大多是“被迫”观剧,但现在播放平台已从电视转移到网络,主流观剧人群的更替,是对正午最大的挑战。

再就是正午剧的特点之一是慢热,为了铺垫角色,娓娓道来的陈述手法,让很多观众都坚持不到两集就被劝退。此外,剧情节奏不当也是最大的弊病,比如在价值官看的两集中,仅只是给村民们开一个打工动员会,就开了小半集,郭京飞的那几句莆田普通话来回来去的翻译,费了大半天。如今连抖音15秒短视频都嫌长的广大受众,哪还有耐心忍受如此拖沓的节奏?

这其实也是正午剧的共性,由摄影转行的导演,或多或少都面临同一困境,对镜头语言有超高的把控,但叙事节奏比较差,《清平乐》屡遭吐槽,全员演技在线、服化道感人,但剧情真的过于拖沓。

此外,正午团队最著名的是“男人戏”,在女性角色的处理上稍显单薄,孙墨龙首次执导的《我叫余欢水》高开低走,就是因为某片段涉嫌讽刺女权,豆瓣评分从8.5一路滑到7.3。

正午原本最大的优势是硬件,但现在很多制作公司也都提高了服化道、美录摄的水平,当硬件差距减少后,正午面临的竞争自然也会越来越大。

正午阳光的前世今生

尽管优势劣势都很明显,但不可否认,正午依旧是品质最有保障的“国剧之光”,而它的这一份口碑又是如何挣下的呢?

回顾正午阳光的发展史,一定绕不开山东影视集团,山影的前身是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2008年底,山东广播电视台与所属的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出资组建了山东影视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天眼查资料显示,该公司实际上是山东财政厅出资3500万建立的,2012年转企改制为省管国有大型文化集团。

而东阳正午阳光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由原山东影视传媒集团的主要成员孔笙、李雪、孙墨龙三人组建。2014年,候鸿亮也从山影辞职,带着策划、宣发、制作、经纪、商务等部门加入正午阳光。正午阳光其实就是一个国企部门的老大,带领自己的一众干将脱离体制,自主创业的故事。

山影是著名的拿奖大户,以拍摄精品正剧见长。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曾以《武松》、《高山下的花环》、《今夜有暴风雪》连续三年获得金鹰飞天奖一等奖。进入21世纪,又以《大染坊》、《闯关东》、《沂蒙》、《南下》等剧打响了“鲁剧“的金字招牌。第三个创作高峰则2014年到2015年,以《北平无战事》、《父母爱情》、《马向阳下乡记》、《琅琊榜》、《老农民》等剧为代表,被网友誉为“山影出品、必属精品”。

山影的核心资产一直是导演,它包括第一代导演团成员张新建、张建栋、王文杰、钱晓鸿、孔笙、孙墨龙等,并以师徒传帮带的模式,培养出了以简川訸、李雪、张开宙等为代表的第二代导演团。而这些导演的经历又都惊人的相似,大部分都是从摄像开始做起,然后摄而优则导。

再来说说山影——正午的灵魂导演孔笙,孔笙是1989年加入的山影,是张建新、王文杰的徒弟,当时和他一起入山影的还有孙墨龙。同年,孔笙的第一部摄影作品是张建栋执导的《正午阳光》,这显然也是“正午阳光”名字的由来。1992年,19岁的候鸿亮加入山影,成了孔笙的徒弟 。

1993年,国内最早的武侠剧代表作《白眉大侠》开拍,这是正午导演团的第一次集结:副导演孙默龙,摄像孔笙、副摄像候鸿亮,场务王永泉,孔笙和王永泉还在其中饰演了几个小角色,正午跑龙套的企业文化大概就是由此时开始培养。

2003年,王文杰执导的《大染坊》让山影一战成名,2008年,央视一套的黄金档开年大戏《闯关东》播出,代表着山影第二次创作高峰的最高点,《闯关东》编剧是高满堂,孙建业,总导演是张新建,候鸿亮兼制片人和发行人,导演是孔笙,摄像是孔墨龙李雪,副导演是简川訸,经过这部宏大正剧的洗礼,正午团队有了稚形。

2011年山影与编剧高满堂合作的“工农商三部曲”第一部《钢铁时代》在四大卫视开播,这是孔笙离开山影前的最后一部作品。2011年8月17日,东阳正午阳光影视公司成立。2012年,“工农商三部曲”的第二部,《温州一家人》在央视一套播出,正午成立后,第一次以高清视频制作公司的身份在片尾亮相。

2011年至2014年,孙笙、孙墨龙、李雪当家的正午,主要负责电视剧制作,他们与还在山影任职的候鸿亮合作密切,合拍候鸿亮制片的电视剧。要区分这一时期哪些是山影独家的,哪些是山影和正午阳光合拍的,看导演就知道,张新建主导+候鸿亮制片,基本就是山影自家的,孔笙主导+候鸿亮制片,那就是山影和正午阳光合拍的。

直到2014年,候鸿亮在山影上市的前一天递交了辞呈,带着他的黄金班底,一起加入正午阳光,公司随即进行了改组:候鸿亮任董事长,孔笙、李雪、孙墨龙都是董事。候鸿亮离开山影的时候,《琅琊榜》已经拍摄完成,《伪装者》正在制作过程中,《他来了,请闭眼》则开始了落地事宜。此后,山影和正午阳光又开始了两年的密切合作,直到2016年才逐渐结束。

在这一时期,孔笙开始带着徒弟们练手,他的价值观和审美观也决定了正午阳光做剧的方向,而负责市场的候鸿亮是控制成本的高手,每部戏演员成本不超过投资的50%,剩下的全部用在艺术创作之上。

与山影藕断丝连的2012年到2016年,也是正午阳光的高光时刻,正午史上的所有高分剧几乎都是在这一时段产出。

现实题材VS流量演员

能助正午解题成功吗?

近几年来,正午一直在做着年轻化、多样化的探索与尝试,并以“偶像“作为全新的解题思路,交出了偶像权谋剧《瑯琊榜》和偶像谍战剧《伪装者》两部既叫好又叫座的高分答卷。但同样思路的《他来了请闭眼》、《外科风云》却接连都失利,《欢乐颂2》更是成为正午唯一一部豆瓣评分不及格的作品,也暴露出正午对于题材类型的把控上的不稳定性,确实,类型创新以及个人风格的突破是冒险的试验,“二代导演”仍任重而道远。

2017年,正午果断调整战略,取消艺人经纪业务,显示出其深耕内容制作的决心。也是在这阶段,侯鸿亮表示,正午努力的方向是HBO模式,依靠优质内容建立品牌,再逐渐探索更多盈利模式。

2018年到2019年间,由张开宙执导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成为湖南卫视的年冠剧,由简川訸执导的《都挺好》则成为现实题材年度爆款剧,虽然与同期的《大江大河》相比,两部作品评分不高,在口碑上算不上精品剧,但也让正午成为头部制作公司里,流量与话题度的担当。

而经过了几年的试验,正午也找到了差异化竞争中属于自己的优势。从今年的待播剧《乔家的儿女》、《落花时节》、《我们正年轻》,和6部开发中的项目名单《生命树》、《我的超级英雄》、《以子之名》、《不得往生》、《境外组》、《欢乐颂3、4、5》来看,正午阳光是头部制作公司里,唯一无古装项目储备的公司。由此可见,以家国情怀指导现实主义创作,是未来这一两年里正午的主攻方向。

此前,正午阳光曾先后以与胡歌,王凯、霍建华等偶像演员的合作,打开了年轻市场,但毕竟这几位都还是专业演员,而即将开播的电视剧《落花时节》,主演之一则是爱豆出身的张艺兴,这也是正午第一次启用流量爱豆演戏,最终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还需要播出后再检验。

《乔家的儿女》与今年的《以家人之名》是相似类型,都属于年轻演员挑大梁的温情家庭题材电视剧,这也是目前比较稀缺的市场类型。如果能成功的话,此类型电视剧的制作或将迎来“井喷”。

结语

开始独立执导的正午“二代导演”,将携更年轻化和市场化的新类型作品,来接受市场检验,他们能否成功度过这不稳定的转型瓶颈期?又将带领着正午阳光去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纵观文娱产业风云变幻,探寻文娱商业价值,深耕高品质原创报道
特邀作者

纵观文娱产业风云变幻,探寻文娱商业价值,深耕高品质原创报道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哪条道路才是对的?

2021-01-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