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基金刘晓松:穿越周期,做长期主义价值投资

青松基金2021-01-25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动荡不可避免,但机会一直存在。” “对于投资,我有两条建议:一是拉长时间轴看投资,用时间来平衡波动;二是选择长期主义、价值投资的专业性基金。” “我投资的项目中有十多个都上市了,他们成功的原因都和初心、坚持不无关系。”

不久前,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A8新媒体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清华企业家协会全球主席刘晓松,受邀出席央视财经频道大型青年创业实战公开课《创业英雄汇》浙江总决选,以《穿越周期,做长期主义价值投资》为主题发表演讲。

该活动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财经频道、浙江省科技厅主办,嘉兴市人民政府、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承办,长三角全球科创路演中心协办。

以下为演讲实录,有删改

尊敬的各位领导,很高为大家作本次交流分享。

我自己做投资有21年时间,第一笔投资就是投的腾讯,然后就一直没有断。到2012年的时候,我成立了专业的机构天使基金,叫青松基金。这么多年投资当中,包括青松在内我一共投了270个项目,其中超过70%是数据驱动或科技驱动的。

我自己是清华电机系,学理工的。后来我创办了A8新媒体集团、多米音乐,孵化了映客,涉及音乐、文学、影视、直播等等,但所有项目其实都离不开三个关键词:科技、文化、数据。

我认为现在的企业如果再不考虑数据驱动,基本上是没前途的。没前途在于你是闭着眼睛打,别人睁着眼睛打。

数据驱动意味着今天的运营数据会给明天的竞争力提升一点点,积累下去,“能量”全都跑到有数据驱动的公司了。所以如果你的商业模式里没有数据驱动,不能说死路一条,基本上也是个半死。所以我们投的70%项目,都是数据驱动的。

2020年是非常诡异的一年,本来2019年已是多事之秋,然后还来一个疫情,造成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能够不断见证历史,某种程度来说也是我们的“荣幸”。

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思考,要独立思考。像我们清华先师陈寅恪曾讲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会处于动荡变化当中,但变化才是常态。我们中国人的《易经》,英文译名就叫The Book of Changes,中国人最能应对变化,你怎么变,我怎么来。但应对得好不好,得看你思考的深度。

2020疫后全球经济最显著的特点是:全球经济长期动荡,中美博弈逐步升级,尤其在科技之争,这会给我国带来科技内循环。比如以前有一些国内企业可能在全球竞争上是不行的,但中美博弈以后,在国内的订单增加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不需要跟国外企业竞争了。

我举个例子,我2009年投了一个大功率半导体的项目叫“青铜剑科技”,创始人汪之涵也是清华的,毕业以后又到剑桥读了一个博士。我说这个东西基本都是外国人在做,占领了国内几乎全部市场,要做起来被接受的难度很大。他说我知道,我坚定做这件事。我说你准备做多少年?他说我做20年。我说那我投你。

如果当时他想着做几年就能把业务要做起来,我会劝他放弃,更不会投资。但是清华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一旦定下一个目标,就坚持干这个东西。“青铜剑坚持干了10年,收入稳步上升,而在贸易战之后,又迎接大的转机,订单和收入都呈指数级上升,因为国产替代的机会来了。

所以作为创业者来说,不能太考虑投资风口。你需要仔细考虑的是你的初心,你为什么要干。汪之涵当时就说,我就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我导师在英国是这个领域很牛逼的人,我回来也想干这个东西,我觉得没那么难,但是需要时间。

这就是初心。

我每年差不多要看几百个项目,基本上我都会问创始人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做这个生意?如果动力来自于初心、初心想得足够深,而创始人能力也还可以,我觉得只要给时间,这个事情基本都能成。

我投资的项目中有十多个都上市了,我发现他们成功原因都和初心和坚持不无关系。

虽然动荡不可避免,但机会一直存在。创业如此,投资也一样。

对于投资,我有两条建议:一是拉长时间轴看投资,用时间来平衡波动;二是选择长期主义、价值投资的专业性基金。

那怎样才是长期主义、价值投资的专业性基金?

首先,它是一个专业、有明确的定位和长期发展的组织;其次,基金的发展应该靠企业发展增值,而不是靠规模;第三,要通过行研找到正确赛道,找到有价值的企业。

一个基金能不能干成,主要靠决策这杆枪。

我们青松基金90%的项目都是独投或领投,这背后的核心就是“行研”。行研是投资最根本的基础,我们青松基金认为,没有一万小时的行研,别说自己懂这个赛道的投资。

投资,就是要先人一步看到机会。先多久?9个月左右。太早了不行,比如你预判未来10年的趋势,当然很重要,但跟我当下的投资无关。太晚了也不行,比如你预感接下来立刻要发生大事,但对于投资来说已经来不及了。

有了行研,我们可以在市场失灵、别人都看不清的“水下”阶段,对有潜力的项目进行投资。我们青松基金目前布局的每一条赛道:文娱、教育、消费、科技,都是通过行研得出来的。所以,只有行研才能看透发展趋势,也只有行研才能实现长期投资。

我讲一个青松投资的典型案例。2013年左右,随着带宽提速、资费下降,我们判断在教育和娱乐行业会出现大的机会,因此当时把做视频教育和娱乐的公司看了个遍。

其中有一个创业者叫张翼,2014年他还是上海交大的一名研究生,带了一页A4纸找到了青松基金。他想通过视频1对1的方式,让三四五线城市的孩子也能得到好的师资教育,师资就是选择刚被优质大学录取的大学生。我们觉得赛道非常好,人也非常聪明,初心也很好,交流下来,感觉他思考足够深,所以当即我们给了300万占20%股份。

经过7年的发展,这家叫做掌门教育的公司已经成为中国K12在线教育的领军企业,2020年还刚刚完成了4亿+美元F轮融资,年度营收将超过60亿,这个项目会给青松的LP赚很大一笔钱。

创业者在项目融资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亮点展现出来,而展现亮点的前提,就是有足够的思考。

我们青松投资的另一个上海项目叫小胖熊,是一个家装建材B2B供应链交易平台,它一方面搞定上游渠道建材辅材的厂家直采,一方面为小微装修企业、包工头提供优质的采购、配送、售后服务,其中最重要的亮点就是高效配送。而这就是创始人深入思考行业痛点并最终解决痛点的结果。成立5年,小胖熊目前已发展成一个准独角兽项目。

今天我就分享这么多,希望所创业者都能不忘初心、深刻思考,找到好的投资,长成优秀的企业!

刘晓松

1991年,刘晓松在清华大学读博士研究计算机视觉,1993年辍学创立了深圳信力德电子有限公司;2000年,创办了A8新媒体集团并于2008年6月在香港主板上市;2010年A8孵化创办多米音乐,2015年多米音乐孵化了中国最早的手机直播平台映客INKE,后者于2018年在香港上市;2016年,他与A8共同合并网络文学平台“掌文集团”,拥有12万部小说和音频和视频版权,为新生代打造文学的多媒体入口,并布局A8的泛娱乐生态。

在创业的同时,刘晓松还一直扮演着投资人的角色:1999年他成为了腾讯的第一位天使投资人,并一直持有20年;2010年获得首届“中国十佳天使投资人”称号;2012年与董占斌、苏蔚联合创办了国内最早的天使投资机构之一青松基金,关注领域包括文化教育、创新科技及应用、大消费等;2016-2019年,他连续4次获得清科集团「投资界」中国投资人TOP100。投资的优秀项目包括腾讯、懒人听书、掌门教育、狼人杀、婚礼纪、HomeFacial Pro、博升光电等。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在人工智能和物流机器人领域,中国公司凭借对应用场景的深入掌握、快速的技术迭代和充足的人才储备,走在了世界前列。

2021-01-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