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版弯道超车:用镍矿换新能源入场券

36氪出海 · 2021-01-24
印度尼西亚或许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抓住成为动力电池生产大国的机会。

本文选自 KrASIA,原文标题  Indonesia’s EV battery aspirations unearth mining waste problems,作者 Ursula Florene 

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主要的镍矿产区之一,也是重要的镍出口国。而镍是新能源车动力电池的重要组成部分,电动车的大热,让印尼站在了世界新能源车革命的风口浪尖。

印尼拥有储量惊人的镍矿,同时拥有丰富的钴、铜等生产电池必备的矿物。该国正在利用其丰富的矿产资源发展电动汽车产业,并计划成为全球电动车动力电池的生产中心。

根据佐科总统的计划,印尼将在2021或2022年开始量产本土品牌的电动汽车,政府的目标是,到2025年出口20万辆电动汽车,或者让本土品牌电动车出口量占到机动车出口总量的20%。

根据印尼汽车制造商协会(Gaikindo)预计,印尼产电动汽车的平均售价将为6亿印尼盾(42,600美元)。这意味着如该计划进展顺利,未来四年里,印尼电动汽车每年将带来85.2亿美元的出口收入。

为实现这一计划,印尼希望先利用本国资源,成为动力电池生产大国。然而,印尼政府为加速电动车行业发展而推出的一系列招商引资政策也为该国带来了许多潜在的环境污染问题。

电池大厂跃跃欲试

自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ESDM)从2020年1月禁止镍矿出口后,该国便开始为打造本土动力电池生产中心蓄力。根据政府新规定,印尼境内镍含量低于1.7%的镍矿石一律禁止出口,而国外进口商如果想使用印尼镍矿,则必须在印尼建立冶炼厂。

印尼还想建立一条从开采电池所需的各种矿产(比如镍、铜)到电动车整车制造的完整产业链,以把本国的镍矿资源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而在这个过程中,实现镍矿自主冶炼非常重要。佐科总统将镍矿冶炼厂的建设纳入了国家优先发展战略。尽管环保人士、居民和大学生们发起了一连串抗议,他还是签署了新的法规,帮助镍矿冶炼厂简化征地、环境评估和资质确认等审批流程。

印尼已经与世界上最大的电动车动力电池制造商——中国的宁德时代签署了一项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投资50亿美元建设一座锂电池厂,项目计划于2024年投产。据路透社报道,韩国 LG化学紧随其后,和印尼政府签署了一项98亿美元的协议,双方将打通上下游产业,建立一座电池生产工厂。

印尼政府批准这两项交易的前提是,至少60%用于生产电池的镍矿必须在印尼开采和冶炼。印尼政府还希望和势头正盛的特斯拉合作。去年12月,佐科总统和特斯拉 CEO 马斯克通话后,特斯拉决定,将派代表团前往印尼,讨论投资印尼电池供应链的可能性。投桃报李,佐科总统也邀请马斯克在印尼建设 SpaceX 基地。

目前,在印尼最大的镍工业园区莫罗瓦利工业园(IMIP)中,有两个高压酸浸(HAPL)冶炼厂正在建设。建成后冶炼厂将由两家中资控股企业 QMB New Materials 和Huayue Nickel Cobalt 联合运营。而在 Maluku 省北部的 Obi 岛,也有两个中资背景的冶炼厂正在建设,工厂预计在今年投产。

环保问题不容乐观

印尼的动力电池事业似乎搞得风风火火,但在印尼本土冶炼镍矿也带来了不容忽视的环境问题。

在自然界中,镍矿主要以红土镍矿和硫化镍矿两种形式存在。印尼的镍矿主要为红土镍矿,这种矿藏的特点在于,开采成本较低,但冶炼成本比较高,印尼民间环保机构 AEER 负责人 Pius Ginting 表示,如果要冶炼能够生产动力电池的镍,红土镍矿必须经过高压酸浸,而这个过程会产生大量含剧毒重金属的尾矿。

尽管大量外资冶炼厂还未投产,印尼居民已经开始饱尝开采镍矿带来的恶果。在苏拉威西岛中部,莫罗瓦利地区部分村镇的村民已经开始面对环境变化的后果。他们过去以捕捞和出售湖中的水产为生,但在2019年7月之后,一切都变了。

“湖水突然变成棕红色,我们怀疑这是附近山区开采镍矿造成的。” 苏拉威西中部地区矿业联合会(Jatam)协调员 Muh Taufik 告诉 KrASIA。

Taufik 还说,开采后废弃的尾矿污染了该地区的稻田和种植园,影响了渔民和农民们的生计。

在 Jatam 的支持下,当地居民于2019年7月起开始游行,要求当地能源和矿产资源部(ESDM)对湖水污染展开调查。2020年3月,ESDM 调查发现,两家矿产公司的采矿活动造成了污染,因此要求他们暂停生产。Taufik 表示,虽然渔获不如以前,但现在渔民们至少可以回到湖里捕鱼了。

不过,渔民们的胜利可能只是阶段性的,毕竟真正有规模的冶炼厂还未投产,而当有外资背景的厂区相继落地后,印尼面临的环境问题只会更加严重。

民间环保组织 AEER 负责人 Ginting 表示,未来投产的冶炼厂打算每年向250米深的海洋倾倒3000多万吨尾矿。这种做法被称为深海尾矿处理(DSTD),因其成本极低,深受冶炼企业青睐。Ginting 说,这将把印尼附近海域变成世界上最大的垃圾场。

镍矿冶炼厂有可能严重污染印尼近海

Ginting 表示:“ Obi 岛拥有丰富的渔业资源和珊瑚礁,深海尾矿处理(DSTD)会严重威胁附近水域的生物多样性。该地居民世代以捕鱼为生,倾倒尾矿会影响他们的生计,而如果他们冒险在污染区捕捞,一旦受污染的水产流入市场,会造成更加严重的问题。”

根据 Mongabay 1月份的报道,有两家镍矿公司已向印尼政府提交了 DSTD 计划。据路透社报道,其中一家公司 Hua Pioneer Indonesia(HPI),由于担心“尾矿对海洋环境的影响”而放弃了该计划,转而考虑使用其他技术。

不过,另一家公司 Trimegah Bangun Perada(TBP)坚持使用 DSTD。

目前,印尼政府尚未明确镍矿开采过程中产生的尾矿和废物应当以何种方式处理,DSTD 也并未被排除在选项之外。印尼环境林业部官员 Sayid Muhadhar 在2020年3月接受当地媒体 Koran Tempo 采访时表示,政府部门在批准任何 DSTD 方案之前“要进行实地考察”。

而 Ginting 强调,印尼政府绝不能批准任何形式的 DSTD 方案,DSTD 已经被美国和加拿大禁用,中国等51个国家也公开质疑过该方案。他认为,冶炼厂可以选择其他方法处理尾矿,比如使用干堆尾矿法,即使用物理方法吸干尾矿所有水分后再将干燥的残渣填海。

新能源车发展方兴未艾,印尼显然不愿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在发展产业和保护环境两者间,政府和企业也确实需要做好权衡。

更多海外公司新动向,欢迎访问 KrASIA英文网站

文|陈卓

图|Unslpash

寻求报道、与作者交流、商务合作、投稿转载,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36氪出海”,点击菜单栏-联系我们-合作需求,扫码填写表单,与我们联系。




+1
2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