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虚拟偶像」标签,次世文化的虚拟人之梦

由你音乐研究院 · 2021-01-22
未来的虚拟人赛道将延伸出大家更多的想象力与梦想。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由你音乐研究院”(ID:unichartpro),作者:吴凌茜,36氪经授权发布。

神似迪士尼经典动画《花木兰》的外貌,取名自京剧花翎的「翎」,声源来自京剧梅派第三代传人,由魔珐科技与次世文化共同打造的场上唯一虚拟选手「翎Ling」,在1月16日央视的「国家队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中迎来了首次亮相。

舞台上,翎为大家奉献了一支京剧《天女散花》的经典唱段。通过虚拟现实的技术,进行了一次传统戏曲艺术与未来的对话。

除翎这个有强烈文化内核的虚拟产品外,次世文化旗下的另一虚拟人虚拟DJ Purple也于上周末的上海,在摩登天空和希古尚博的AKOMA CLUB,完成了自己的2021年首演。 

现场表演音乐由制作人YE和Purple联合打造,视觉艺术团队分号C首次利用计算机生成艺术负责演出的整体视觉内容统筹,结合机械臂和灯光等新媒体语言,令打碟的Purple真正从屏幕中走出来,为乐迷们展现了一场立体互动和沉浸式体验。

去年10月,Purple签约成为时尚杂志《Wonderland》中文版虚拟音乐制作人,并登上杂志的创刊派对演出。此外,Purple还签约了摩登天空旗下虚拟艺人厂牌No Problem,明年,用户们将有更多机会在线下参与到Purple的club巡演。

截至2020年10月收获两轮融资后,次世文化开始陆续开发自己的虚拟形象,翎、DJ Purple,还推出了欧阳娜娜的虚拟乐队NAND乐队,同样签约No Problem厂牌。

翎在节目中亮相后,次世文化创始人陈燕在朋友圈分享道:“我们希望打造的远远不是「虚拟偶像」这么简单的一个目标,而是一个可以链接未来的「虚拟文化符号」。”

从传统娱乐迈向跨次元的机遇

大学时,陈燕在中国传媒大学学的是音乐制作。创立次世前,音乐制作人出身的他拥有的更多是传统娱乐行业的工作经历。刚入行,他还为李宇春制作过专辑。

在行业中的十年里,陈燕辗转在唱片公司、媒体和广告公司。做过卫视综艺节目的音乐总监;担任过光线传媒的艺人统筹;也在广告公司同包括英菲尼迪、奥迪等汽车品牌有过合作;《爸爸去哪儿》等项目陈燕都有接触。

工作的间隙,陈燕也在不断思考:其他板块大局已定,唱片公司、娱乐公司、经纪公司、影视公司、广告公司,在此基础之上,能释放个人想象力的空间非常少。所以,他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新的载体,承载自己擅长的娱乐产品和内容创意。

集技术、视觉、娱乐内容多方面的跨次元,是陈燕思考后的选择。

次世文化成立于2016年底,由于团队整体的基因,早期,公司根植于泛娱乐领域的跨次元内容。

在陈燕看来,Z世代的年轻人们更有消费虚拟娱乐产品的意愿,包括动漫、游戏产品。在摸索中,他与负责设计的联合创始人邹四维想到通过一个重体量的作品树立公司的标签。

由此,次世文化启动的首个项目——与爱奇艺合作的国内首部真人+动画跨次元网剧《戏隐江湖》应运而生。距离剧集上线已经过去两年多,再提到最初的这个项目,陈燕能想到的形容词依然是「很艰辛」。当时,国内没有一家公司能同时完成动画+实拍,对于次世这样的初创公司来说更是不容易。何况整个项目几乎挑战了纯二维、三维、真人+动画交互、动态漫画等国内现有的动画制作方式。

但结果是好的,这部戏为次世文化打上了深刻的跨次元标签。次世文化也因此反响,与国内多家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不做「虚拟偶像」

对于国内盛行的「虚拟偶像」称谓,陈燕并不赞同,在次世团队的沟通中,也不会使用这个四字标签。目前,次世文化将所有的产品锁定在「virtual beings(虚拟人类)」赛道,今年,公司还将同几大AI公司推出带功能性的虚拟人产品,会离「虚拟偶像」更远。

陈燕认为,「虚拟偶像」赛道其实更多地被类比传统娱乐赛道。以男性或女性切入赛道会是重要的考量方向。如果是主打女性向市场的男性虚拟人,其具有粉丝属性的目标群体的消费能力更强。如果是女性虚拟人,则更能够打造辨识度,具备男女通吃的用户特点。

但如此思考,难免自动趋向粉丝经济的特点。在陈燕看来,前期产品的应用场景及场景所对应的垂直用户群体更应该被重视。

从不同应用场景来看,目前,全球范围内主要的虚拟人分类包括:初音未来一类进化自声音库的虚拟歌姬、绊爱一类的虚拟主播、Gorillaz一类的虚拟乐队、Lilmiquela和日本的Imma一类的v-human。他们最重要的目标是满足各自领域的细分人群用户。

虚拟DJ Purple所对标的,就是类似Gorillaz这样带有音乐属性的内容型产品。在对这一项目的前期调研中,陈燕发现,电子音乐与club文化是国内Z世代人群热衷消费的领域,但中国并没有一个真正具有商业价值并被大众所认知的DJ。之所以切入电子音乐赛道,陈燕希望Purple即使和真人比,也是有足够的行业优势的。这样的产品才能够尽快被大众尽快熟知,并产生自己的应用场景和消费能力。

虚拟人VS三次元艺人

对于陈燕来说,在娱乐行业超过10年的经验中,自己非常了解技术公司能听懂什么样的描述,也知道艺人公司想要怎样的产品。次世文化更像行业中特殊的翻译官,化解了让娱乐行业懂得技术呈现方式与让技术公司了解艺人需求市场之间的沟通鸿沟。

所以,便有了次世文化与嘉行文化尝试开发的演员迪丽热巴的虚拟形象「迪丽冷巴」,与龙韬娱乐合作的黄子韬的虚拟形象「韬斯曼」。

在与艺人合作的案例中,陈燕总结出了明星虚拟形象重点服务的三类对象。

对象一是明星本人,通过自己的虚拟形象,明星在单位时间里能够释放自己更多的创意想法和脑洞,树立更好的人设标签。对象二是粉丝,粉丝能够通过更多途径了解艺人的生活方式,甚至是购买到更多艺人相关的衍生品。中国的艺人衍生品市场依然有很大的开发空间,虚拟形象可以作为衍生品的关联载体。对象三是明星代言品牌,品牌和明星签约无非一次tvc、一次平面、一次线下或线上活动。但如果用明星的虚拟形象产品,不只是在内容包装和营销端有更多元化的呈现方式,而且性价比也会变得更高。

一款明星虚拟形象产品,满足明星、满足粉丝、满足明星代言品牌和合作平台,各自完成各自的使命,产品就有存在的价值。如果能独立变成一个新的虚拟偶像或者虚拟IP,则是意外惊喜。

今天(1月20日),《VogueMe》官宣,翎和邓紫棋、THE9刘雨昕、新「谋女郎」刘浩存一起,作为女孩代表登上2021开年刊封面。未来,虚拟艺人和三次元艺人的合作与比较还会越来越多。

陈燕看来,他不否认虚拟人较三次元艺人的优势。虚拟人的生命周期会很长。不只是他们「不会出事」这件事情,而是虚拟人可以不断学习和迭代最好的视觉内容以及技能。迭代的过程是绝大多数真人都无法媲美的。

但目前虚拟产业可能的应用场景以及呈现平台选择仍是有限的。

有三次元艺人的出现能够解决原创虚拟产品冷启动的问题。但完全依靠明星映射出来的产品,被绑定的束缚也会更大。在次世从前的经历中,艺人的虚拟形象很可能只能跟艺人代言的品牌进行合作。但今年和欧阳娜娜合作的虚拟乐队NAND乐队中,欧阳娜娜的定位是乐队的老板、造型师和制作人。这也是明星虚拟形象赛道的新玩法——共创。

包括与摩登天空的合作,明年乐迷很有可能在摩登天空的各种音乐节现场看到欧阳娜娜与虚拟乐队的同台。但本质上,艺人和乐队是独立的。这种合作模式下,欧阳娜娜能带出乐队,同时又能给乐队足够的空间做他们该做的事情。他们只是共同签在欧阳娜娜和次世文化的艺人,双方都会用各自擅长的方式和渠道将乐队推向市场。

未来

“2021年,会是真正意义上的虚拟人元年。”陈燕向由你音乐研究院透露,今年会有非常多巨头下场到虚拟人赛道,给虚拟人创造更多的应用场景和机会。

除了继续虚拟IP的开发合作,2021年,次世文化还将与更多品牌合作打造虚拟产品。同时,年初类似互动虚拟娱乐公司Wave等推出的一场又一场虚拟演唱会,也让陈燕看到了虚拟场景内容的另一条道路。次世文化希望基于自己现有与合作的虚拟人IP,去提供更像虚拟人该做的音乐内容。

2020年9月卫视招商会上,江苏卫视首次公布了携手B站双平台联动打造的二次元虚拟人物选秀《2050》,而年初发布的「2020荔枝年度报告」中,江苏卫视再次将这档具有风向性的节目提上了2021年的议程。届时,次世文化也将会带着自己的虚拟人参与。

在《华彩少年》的舞台上,翎聊起三次元与自己的关系,就像是庄周与蝴蝶:“我来自一个梦。”可以预见的是,各大平台和巨头开始对虚拟娱乐加力,同时也看到有更多技术公司带领行业拓展技术边界,未来,虚拟人赛道还将延伸出更多的想象力与梦想。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虚拟人

江苏卫视

LEM

爱奇艺

魔珐科技

希古尚博

成艺术

体语

龙韬娱乐

微信

奥迪

下一篇

对事件的看法是引起结果的直接原因。

2021-01-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