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抬头的背后:新职业的诞生与分享经济的价值增量

时氪分享 · 2021-01-21
分享经济正在全球高速发展,成为经济增长的新亮点。

“全民在线”式的消费革命已然发生。消费变化的背后是消费者与消费需求的变化。随着外部消费环境和消费需求的变迁,一系列新消费、新职业与新模式开始逐步涌现。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的持续向好,消费者也开始尽情释放压抑许久的购物需求。不经意间,“消费抬头”成为了一个时髦词汇。简单的来说,就是过去中国人普遍愿意多存积蓄,现在大家手里有钱了,便及时消费。不管你是90后00后,还是一个80后甚至70后,所有的人都说我要去买点东西,屯点货。

“去年双十一,卫生纸很便宜,我就下单囤了一年的货。”从去年双十一至今,王勉不止在双十一屯了很多货,还在双十二、双旦节各种囤货。因为那一天都是这些产品在365天里名义上的最低价。

王勉在上海从事销售业务,在2019年分期买了辆车,每个月还贷3000多元。在去年疫情复工之前,只能拿到基础工资,绩效加班费几乎为零,但她仍旧愿意各种线上买买买,她觉得自己在产品最低价入手是在省钱,其实她充当的是各大购物网站的前置仓。

王勉只是新消费下的一个缩影。当她把一堆囤货放置在自己的储藏间,其实是在无形中做各类产品的经销商。相当于厂家把经销商推到了最前端。这个社会就是布满了各种前置仓。商家生产出来的产品过量,然后不断往前推,积压到最后一层,所以消费者享受到了产品的廉价,事实上是前端现金流被占用。

新消费下驱动的新职业

伴随着消费抬头的不断深入,也造成社会中出现大量消费者寻求在线新岗位的需求。作为市场最活跃的主体,企业一直是最先感知市场变化并作出改变的。他们通过供给方式、营销手段、渠道和技术迭代来创造商业新供给、适应商业新人群、满足商业新行为。

“对于零售企业而言,如何寻找到高性价比的商品,这本身对消费者而言就是吸引力。” 梦饷集团负责人表示,“我们在新电商行业中,一直在全球范围内帮助国内消费者寻找超高性价比的商品,不只是海外品牌,还包括我们自己研发的商品,都希望借助性价比,来满足不同的消费需求,来聚拢更多的消费人群。同时,也能更好地助力我们店主创业创收。”

梦饷集团是流量主的基础设施提供者。旗下包括爱库存和饷店两大平台。其中饷店定位于去中心化特卖平台, 一端连接着品牌方,帮助商家高效销售商品、快速回笼资金;另一端连接着店主,以“低风险、低门槛、低成本”的特点为个体实现创业创收,最终为消费者提供高性价比的商品。爱库存则重新定位,转型为全球供应链交易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梦饷集团在成立3年多时间里,累计帮助超过10000家全球品牌商家销售了超3亿件商品,让品牌商快速回流资金。同时也为超200万店主提供创业创收的机会。

受本次疫情影响,王勉除了一直买买买,也在积极寻找在线新职业的岗位,来增加现有的收入。一次偶然间,在饷店下单后,她发现其中的产品物美价廉,于是她便开始长期关注,她自己也慢慢地成为了一名兼职的饷店店主。

命运就是有很多巧合。2020年4月份,已经感受到公司业绩不好的王勉接到了公司裁员通知,她人生第一次被裁员。王勉也直接从一个战场迅速转到了另一个战场——饷店。也因为王勉本身有着销售的经验积累,在私域群里帮大家买货带货这件事情,她做起来得心应手,朋友对她的信任感也很强。

从企业的销售职员到饷店店主,对于王勉来说,这一切的变化不大。“以前我是将公司的产品推荐给消费者,现在我为自己的客户做买手,我直接在饷店的平台上播货,然后将这些货品直接卖给身边需要的朋友们。”王勉说。

以前的工作让王勉在上海也有不错的收入,而现在的工作,不仅让她收入增加,更重要的是,让她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每天都能接送儿子,这让王勉非常欣慰。“以前我工作在浦西,我住在张江,6点30分就得起床,7点10分必须出门,因为8点30分就要打卡上班,晚上正常17点30分下班到家最快也要19点,所以我家小朋友从大班开始就一直在托班的群里面混,放学就被托班带走。现在早晚都由我照顾,虽然也很忙,但是时间上我能够自己做主了。”

在王勉心里,还有一件最希望做的事情——就是回到大学去将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和导师一起研究做成课题,服装产业到底如何来面对未来的生态和渠道,她觉得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话题。现在高校的很多研究都太陈旧了,她觉得能把最新的东西带到高校和研究层面去,让大家更快适应变化,会让这一切更加有意义。

根据《饷店店主报告》(以下简称《报告》),75.43%的店主在接触饷店之前丝毫没有网店经验,甚至有一年以上网店经验的店主占比也不到10%。63.9%店主都选择“先自购再推荐”的方式进行销售,店主家中大部分日常用品均来自于饷店。在“抢先”体验商品,深入了解商品特性后,店主会利用小视频等方式,直观地、有针对性地将商品推荐给相对应的人群,消费者与店主之间的信任度提升,销售转化率也随之增高。

事实上,王勉这类店主与消费者之间建立起来的“信任”,也是眼下电商市场最为稀缺的资源。而他们这群人实则也是分享经济下的新职业产物人群之一。

分享经济时代下的新职业增量

分享经济正在全球高速发展,成为经济增长的新亮点。分享经济发端于美国、风靡于世界,产生了以Uber、Airbnb等为代表的诸多标杆企业。作为一种逐渐走向世界舞台的新型经济体系,分享经济这股西风东渐至中国后迅疾呈现出星火燎原之势,也诞生出了诸多的新职业。

自2019年4月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分三批发布了包括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电子竞技员、无人机驾驶员、网约配送员、互联网营销师等在内的38个新职业,其中网约司机、配送员等都是分享经济下的新职业产物人群之一。

分享经济通过社会海量、分散、闲置资源、平台化、协同化地集聚、复用与供需匹配,从而实现经济与社会价值创新的新形态,其中梦饷集团就是分享经济的重要体现之一。互联网的本质就是要连接一切,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不仅仅是人的简单集合,更重要的是强调服务、信息以及内容的整合输出,梦饷集团正是基于市场的需求,所形成的新的电商商业模式,通过S2B2C的方式赋能企业和店主。

而其中的店主,通过私域流量的运营,他们既是消费者亦是“种草”内容的创造者。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分享经济浪潮中,人们既是消费者也是分享者。传统电商营销模式试图由平台直接影响消费者,而新电商则着眼于发掘王勉这样的分享者,再由她们去建立与用户间个性化的信任关系,这个不一样的、全新的市场规则具有不可低估的效力。”

值得注意的是,梦饷集团200多万的店主中,有95.5%店主为女性,25%曾为全职宝妈,其中三成为二宝妈。“社交网络的出现,让女性得以将磅礴的消费力,转化成对于商业社会的影响力。本身对健康和美有着更高要求的女性,喜欢参与社群、喜欢向他人分享,并且能从中感受到快乐,这是她们的优势,也是女性群体的新力量。”梦饷集团相关负责人说。

事实上,消费者在类似梦饷集团这样的电商平台上,更多基于对店主的信任购买商品,那些有能力与消费者建立稳定信任关系的人,自然成为了可以高效复用的资源。如果说信任是金,那么类似王勉这样的分享店主就成为了掘金的人。

他们通过分享经济理念、拉动消费,推动上游生产企业的供给侧改革,带动产业链相关企业共同发展,利用社交网络发挥内容创意且用户关系的优势,建立连接电子商务的运行模式,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电子商务服务,刺激网络消费增长。

在新的分享世界中,消费者同时也是分享者与创造者,他们已经合二为一。

(文中王勉为化名)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我花四天时间刷完经典动画片,只想说:这都说的什么大实话

2021-01-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