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zada越南牵手Grab,挡得住Shopee吗?

志象网 · 2021-01-21
在东南亚,科技战场整合势在必行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袁明晰,36氪经授权发布。

阮玉国是胡志明市一名衬衫和钱包商。在这里,接触线上顾客最典型的方式是通过脸书,但顾客总是提出要用Shopee支付。

“Shopee从最开始就面向低消费群体,人们经常把它和免费物流联系在一起。”阮玉国清楚,客户们“古怪”要求的原因就在于,Shopee的快递免费。

免费物流和低佣金是Shopee占领越南市场的激进策略之一。Shopee的母公司是位于新加坡的企业集团Sea。

疫情之下,Shopee变成越南最受欢迎的电商平台之一,2020年第三季度越南每月访问量达到6200万,同比增长80%以上。

Shopee在越南的扩张是东南亚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侧面,谷歌的一份报告预测,东南亚的市场规模在1000亿美元。在后疫情时代,电商将成为诸多玩家结成联盟的基石,为了尽可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越南的玩家们正在努力搭建自己的生态系统。

在东南亚,Grab和Gojek的成长起来离不开租车服务。而Sea是东南亚目前最具价值的公司,市值1000亿美元。快速崛起的Sea正加速新一轮的联合和收购,在经济开始复苏的背景下,重新描绘2021年的图景。

利用游戏产业中获得的现金流,在美国上市的Sea重点投资了电商和数字金融服务。这一努力是值得的。根据iPrice Group数据,Shopee是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在2020年第三季度最常浏览的网站。2020年第三季度,Sea在越南和其他国家的电商收益上升2.7倍,达到6180亿美元。同时,运营的亏损由2770亿美元上升到3380亿美元,主要来自于竞争市场份额。

仅仅一年以前,2016年被阿里巴巴收购的Lazada才是在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访问量最高的网站。而印尼人最常浏览则是Tokopedia,由日本软银集团支持的电商集团。

Sea的崛起迫使他们作出回应。Lazada和Grab开始在越南联手,Grab和Gojek在电子金融领域发起了新的投资。

印尼YCP Solidiance顾问Edwin Muljono表示,直到2015年东南亚的数字经济还“处于行业生命周期的成长阶段,很多新玩家不断入局,以相对较低的竞争快速增加需求。”

他表示,现在市场已经处于“淘汰阶段”了—2018年Grab收购了Uber的区域(东南亚)业务。Muljono还表示:“虽然市场还保持两位数的增长,但已经开始成熟了,整合似乎势在必行。”

在分析整合日程和重点的转移后,日经亚洲周刊获悉,Gojek和Tokopedia正在进行合并谈判。此次合并将在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印尼创造巨大的科技集团。Gojek也在和Grab进行潜在合并谈判。

东南亚是独角兽的狩猎场。相关研究显示,Grab和Gojek以140亿和1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最大的两个独角兽,这一区域内还有12家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初创公司。在Tokopedia和Bukalapak网站上,印尼有两家电商独角兽,数百万本地商家(包括许多夫妻店)都能通过平台在线销售。

这一图景正在被疫情改变。出行限制和居家办公的趋势重创了租车业,在2020年中,Grab和Gojek分别裁员5%和9%。但电商和外卖的需求迅速提到,这一趋势还可能会持续到后疫情时代。

疫情初期,投资热情开始低落。根据新加坡Cento Ventures数据,2020年上半年,投资初创公司的资金同比下降13%。虽然出行限制让筹款会议和尽职调查变得艰难,但是增长趋势将保持不变。Bain合伙人Aadarsh Baijal表示“东南亚数字经济长期前景空前强劲”,“对科技的信任”和“市场创造了极大的线上需求”,这些因素会给数字经济带来持续动力。

新战场中,越南堪称典范。根据Google-led报道,2020年越南包括电子商务、外卖和租车在内的数字经济增长到140亿美元,同比增长16%,到2025年将增长到520亿美元。

Shopee现在远远超出对手,根据iPrice data,The Gioi Di Dong(又名Mobile World)排在第二位,同期每月浏览量2900万。紧随其后的是本地电子运营商Tiki,月浏览量为2200万,Lazada的数据则为2000万。

Shopee越南的常务董事Tuan Anh告诉日经亚洲,Shopee已通过 “加速整合电子支付,将用户吸纳到我们的生态系统中。”

为对抗Shopee,2020年11月,新加坡Lazada1与Grab在越南联合,这一合作伙伴关系为Grab提供了加强电子商务的途径。

Grab总裁Ming Maa在11月底举行的启动仪式上表示:“我们真诚地希望能将Grab的一切都带给电子商务合作伙伴。”

“这不只是快递的最后一公里,更是解决支付、本地服务的合作,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整合用户体验并提供更丰富的体验。”

而Lazada利用Grab的客户和司机网络,把购物者导向Grab的外卖服务,运用Grab的物流服务运送产品。Grab也会将其app用户推荐给Lazada。Lazada母公司阿里巴巴和Grab都有日本软银集团的背景。

同时,得益于全国运营中心系统端对端的供应链,Tiki也作出了两小时内交货的承诺。2020年,Tiki还与一家本地银行联合推出了自己的信用卡,表明其不满足于电商的运营。

Lazada和Grab在越南建立的伙伴关系还可能在其他东南亚市场复制。Grab的Maa表示,“我看到了更多的合作”。他的独角兽已经在泰国通过合作伙伴参与了“双十一”的市场竞争。

11月,Lazada与Google一起为线上卖家开设了数字培训课程以提高销量,这也有助于Lazada自身服务的提高。"sell to China”项目也被开启,通过母公司阿里巴巴的全球平台,东南亚商人也得到了参与跨境电商的舞台。

Grab和Gojek还在寻求金融服务方面的增长。2020年,Grab收购了财富管理初创公司Bento,并投资印尼国有支付公司LinkAja。

像Sea一样,Grab通过新加坡电信财团获得了新加坡电子银行执照。Gojek则收购当地银行Jago22%的股权,为其超级应用提供电子银行服务。

其他国际玩家也参与了东南亚的角逐。美国亚马逊正增强其在新加坡的表现。外卖方面,德国的Delivery Hero也通过其Foodpanda品牌迅速扩张。日本通讯应用Line的Line Man则是泰国最受欢迎的外卖服务。

未来,通过货币宽松和财政刺激,加上新冠疫苗的分发,全球经济开始回弹。未上市的初创公司可以获得更多资金。11月,Gojek从印尼国有移动运营商Telkomsel获得1500亿美元融资。

像Sea这样的上市公司已经开始利用牛市红利。去年12月,Sea通过发行新股筹集30亿美元,目的“包括潜在战略投资和收购”。虽然Sea在内的初创公司仍在亏损,但新资金可以使其进一步扩张,加剧东南亚市场的竞争。

YCP Solidiance的Muljono指出,像Grab这样区域内主要玩家正在快速扩张服务,成为生活化的app,而中美科技巨头和当地企业集团等大型投资者偏好投资现有玩家。

Muljono表示,这“将意味着东南亚主要玩家和现有主要玩家在竞争的同时,会通过各种收购进行合并。最终,在几个玩家的带领下,加上全球投资的支持,在东南亚会产生一个综合市场。”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阿里巴巴

得到

好投资

微信

下一篇

在今天的面试过程中,您认为我在哪些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好?

2021-01-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