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夏璠:从接单“崩溃”到月入过万,不到一年晋升站长

时氪分享 · 2021-01-20
现在真正拥有了自己的事业。

家人得知夏璠的具体工作时,距离他第一次跑单已经过去了近400天。夏璠回忆说,“当时他们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但还是能看出来出乎意料”。此前,父母一度认为夏璠在从事“互联网方面的工作”。

此时的他,已经成为美团外卖青岛市黄岛区香江路站的站长,高峰时期管理一百多名骑手,不止负责他们的排班、调度,甚至还要在他们受委屈时进行“心理疏导”,是这群外卖小哥眼中的“大哥”。

骑手夏璠在工作中

“创业失败后,欠了一笔钱,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

夏璠有着比多数骑手丰富的职业履历。2009年,从山东科技大学行政管理专业毕业后,他先后做过建筑公司文员、在纳爱斯集团跑过业务,做过德国慕尼黑皇家啤酒的代理,但因为种种原因,他跟朋友合办的公司“没有做好”,最后“欠了一笔钱”。

某种程度上来讲,他的这段“遭遇”与许多年轻人一样,想象着驶向远方,却不断经历搁浅。幸运的是,搁浅后的他没有就地沉沦,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后经熟人引荐,他加入当时还处在半草莽阶段的外卖行业,成为一名外卖骑手。在此之前,夏璠的生活跟这个职业完全没有任何交集,他甚至没有点过外卖。“当时就听说,跑外卖挺挣钱的,有的人一天能挣三四百。”而真正让夏璠下定决心的,是面试时看到的一张“跑单排行榜”,榜单上的前三位日均单量都超过了50单,夏璠计算了一下,“按照当时的单价,加上各种补贴,每天挣三四百问题不大。”

“冬至那天,我坐在地上冷静了十分钟,当时快崩溃了”

做过业务员的他,几乎是青岛的活地图,“即使不用导航,也不会迷路。”这是夏璠开始跑单前的业务底气。在行业远不如今日健全的彼时,他低估了即时配送的复杂程度。 

2016年8月19日,青岛大雨,夏璠骑着自己的摩托车,第一次以外卖小哥的身份接触“闭着眼也不会迷路”的城市,首单就遇到了困难。

“下午5点,第一单进来的时候,我脑子是懵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用夏璠的话说,当时的新人培训机制还很不健全,对于“如何接单”、“如何下线”这种基础性的操作,他并没有得到明确的指导。一年之后,成为站长的他从一开始就重视新人培训,专门做了一套培训课件,把“新人注意事项”、“导航使用说明”“、“安全配送指南”等问题标红加粗。后来,这套课件还得到了青岛其他站点的借鉴。

当天,帮夏璠解决问题的是他在路边随便“抓”到的骑手。他清楚地记得,第一单是从香江路第一城附近的昌鲁披萨店到官厅小区,配送距离1.4公里。从下午5点到晚上10点,夏璠一共完成了14单,“因为不知道怎么下线,送完最后一单回到家,手机刚好没电。”完成第一天的他,觉得这份工作很难,“甚至比创业还难,但不能说遇到点困难就放弃了吧?” 

如果说创业失败是夏璠的“绝地”,那么2016年的冬至,则是他在新岗位上的又一次触底。“当天几乎所有的饺子馆都爆单”,夏璠回忆,“手里积压了十几单,各个方向的都有,不停地有顾客打电话,当时就觉得,崩溃了,需要冷静一下。”

在这个“不吃饺子冻掉耳朵”的节气里,无限接近崩溃的他找了个台阶,席地而坐,重新规划了路线,最后把订单都送完了。最后一单,夏璠赶到庐山小区的时候,距离顾客下单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小时,不过顾客的一句“师傅辛苦了,冬至快乐”,夏璠至今记忆犹新。

不久后,夏璠换了一辆摩托车,“那辆确实太旧了。”

“他们有很多话,只有在座谈会的时候才能敞开心扉”

2017年8月,夏璠成为美团外卖青岛市黄岛区香江路站的站长,从一名普通骑手成为站长,其他人通常需要两年,甚至更长。

走上管理岗位后,夏璠需要考虑的更多,承担的也更多。站点骑手年龄差距较大,年长的骑手可能“智能手机都不会用”,新骑手血气方刚,短时间内难以克服初入服务行业带来的“委屈”。

“他们的大小问题,都会反映上来,包括差评申诉、超时剔除等,甚至有的骑手生活有困难,还会来找我借钱。”夏璠发现,一年前他遇到的很多问题,站里的新骑手都会遇到。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20岁的新骑手。这名骑手接到了一个学生顾客的差评,第二天又接到了这名顾客的下单,他抱着“我非要问清楚为啥给我差评”的态度在校门口等了好长时间。最后发现他等了好久的顾客就站在旁边,“你为啥不答应呢,让我等了这么长时间。” 

这名顾客不解地说,“我点的是一份炒面,你拿的是蛋炒饭,这肯定不是我的。”新骑手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取错了餐。事后,夏璠告诉他,“遇到投诉不要急躁,先想想自己有没有可能出了问题。”

更多的时候,骑手的委屈来自“不被理解”。在夏璠看来,这些“委屈”如果没人疏导,会变得更委屈,“他们工作本来就很辛苦了”。他帮站点兄弟纾解情绪的最有效方式,就是座谈会。“有的话他们平常不敢说,只有在座谈会的时候才会畅所欲言。”虽然偶尔也会有骑手在座谈会上抱怨排班问题,但“大部分问题,只要说出来,都会有解决的办法,至少他们现在有更多的申诉空间。”

“我觉得我跟孙少平很像,在每个岗位都想做得更好”

几乎在成为站长的同时,夏璠把他在“跑外卖”的消息告诉了家人,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算是一份像样的工作了”,之前只是为了挣钱还债,过渡一下,但现在真正拥有了自己的事业。 

而在工作之余,夏璠有着丰富的业余爱好。他爱打排球,大学的时候在校队打接应二传;爱读书,床头现在还放着新颁布的《民法典》,他觉得自己跟路遥先生笔下的孙少平很像。 

《平凡的世界》夏璠读了至少三遍,每次遇到困难的时候,他都会从孙少平的经历中寻找力量。“我们俩都来自农村家庭,都希望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也希望自己无论在任何岗位,都能做得更好,但我似乎比少平更幸运”。 

夏璠口中的“任何岗位”,不止于工作岗位。2020年的最后一天,因高考期间帮考生取回准考证,以及疫情期间坚守岗位,夏璠作为基层劳动者代表获得青岛有关部门颁发的“奋斗十三五,最美新区人”的荣誉称号。他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了领奖时的照片,现在的他显然不再是那个“不敢告诉家人自己在做什么”的新骑手,他有属于自己的光荣与梦想。 

谈及新一年的期待,夏璠说: 

“希望多点自己的时间,最起码每个月能打一场球赛”。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