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可以不赚钱,但二代们不能不赚钱

懒熊体育2021-01-20
一个人要是习惯了赔钱,也很难学会赚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崔鹏,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外媒传出消息,苏宁有可能卖掉国际米兰俱乐部。有的报道说会卖掉40%的股份,有的说全都卖掉。

不管哪个最后实现了,都不令人意外。就像我们以前说过苏宁的问题(相关链接:中超,实用主义时代可能要来了 | 崔鹏专栏),一家手头有点紧张的公司,如果能以合适的价格甩掉国米这样的现金拖油瓶简直应该开香槟庆贺。

当然,有人会因此不开心,他可能就是苏宁未来的接班人张康阳。

在开化的文化氛围中,那些有着以天下为己任的社会理想的企业家,很多甚至都有“天下为公”的想法。也就是他们甚至不排斥把自己创办的企业完全回馈社会,只把一小部分资产留给自己的儿孙,保持他们衣食无忧就好了的想法。

这种价值观在美国婴儿潮之前出生的资本家中曾非常流行过,代表人物就是沃伦·巴菲特。他曾经想只给自己的儿女留几百万美元,而把其他的财富都捐出去。

不过随着这些人变得越来越老,他们对“外人”的信任程度开始减弱,而逐渐表现出回归家庭的趋势。即使巴菲特也不能例外。随着变老,股神给自己儿孙的圣诞红包逐渐从几万美元上涨到几百万美元,同时他的儿子也被指定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以后的非执行董事长。

中国1950-1960年代出生的企业家的这种回归趋势也是类似的。这无可指责,人性就是如此。当然,中国资本家的转变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在他们创业时,中国涉及个人资产保护的法条还不清晰,财富传承的安全性得到社会管理者明确背书还是在1999年之后才开始的。

中国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资本家们很多已经开始把接力棒传给第二代,如果细致一点看,就会发现,其中的两种传承路线图。

一种是主要财富继承人从企业集团的边缘业务开始介入,代表是苏宁的张康阳和万达的王思聪。另一种则是从企业集团的核心业务开始介入,代表是方太的茅忠群和万向的鲁伟鼎。

运用这两种介入方式的资本二代有什么差别呢?他们的边界基本是由是否是独生子女划定的。

独生子女的资本二代总是喜欢从边缘业务开始,而非独生子女则喜欢从核心业务开始。这里似乎只有娃哈哈的宗庆后和宗馥莉父女是个例外。

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呢?

逻辑大概是这样的。

如果在财富继承问题上存在多个子女的竞争,一般来说,竞争者们会本能地尽量靠近被继承财产中最赚钱的,最能带来现金流的那部分资产。

第一代财富创造者也会用子女们掌控资产与核心位置的距离来标记他们阶段性的竞争状况。一个聪明的财富创造者会刺激子女间的这种竞争,同时也会把控好竞争烈度和规则。这样若干个儿子、女儿甚至包括女婿的继承竞争就像一场爬山比赛,谁最先爬到山顶谁就是胜利者,而那个山顶就是公司的最核心资产控制权。

而独生子女的情况则不同,他们身边没有竞争者,所以在财富继承问题上,会享有非常大的议价权。那些无聊的核心业务即使暂时不介入也是跑不了的。从人性的本能来讲,独生子女资本二代更愿意选择那些炫耀性更强,更有趣的行业开始他们的历练。

体育恰好又是这么一个行业。这也是为什么公众在近年来可以更多地看到,独生子女的资本二代,有一部分人的社会生涯是从足球俱乐部、直播平台公司或者电竞战队的管理和投资人开始的。

这类公司的产品和服务看上去很有趣,作为高阶管理者,整个制作过程也许也是有趣的。但这类公司都有个共同的问题——赚钱效率比较低。

为什么有趣的公司赚钱效率会比较低呢?原因大概有两个,一个是以现在的人类智慧,还不能把“有趣”这种特性进行比较严谨的流程化,它的试错成本要远高于“无聊”的行业。第二个,制作有趣产品的公司中,那些对有趣要素起关键作用的不是公司的老板,而是具有此类经验的制作者,他们对公司的议价能力非常强,甚至可以把公司的利润完全攫取掉。体育俱乐部里的球星、电影公司的大明星就属于此类。

通过“有趣”行业介入生意和“无聊”的核心行业介入生意的人的理念会很不同,无聊行业的人会更注重利润,而有趣行业的人会更注重所谓的估值。

比如说,王思聪个人涉及的几家初创公司顶峰时期虽然没有盈利,但估值都不低。后来那些高估值公司的下场大概我不说你也知道。

而张康阳作为主席的国际米兰俱乐部也是类似的。最近三个完整的财年,这家公司的亏损从1800万欧元扩大到1.024亿欧元,增长了7倍半。但是估值却从约3.85亿欧元上升到10-12亿欧元。只不过当国米真正寻找下一个买家的时候,却根本卖不出这个价钱——这就是估值和盈利的区别吧。

那么,那些从边缘行业切入的独生子女资本二代未来能很好的掌控所继承的资本帝国吗?

好像是张爱玲说过一句,关于怎么看男人的话——你想知道一个人未来的样子,很简单,就看看他现在什么样——我觉得,这也很适合给价值投资者参考,未来一个人或者一家公司产生巨大变化的概率其实是非常小的。一个人要是习惯了赔钱,也很难学会赚钱。

另外,独生子女资本二代难以解决的点还在,这很难补救。那些一代资本家在看到已经成年的继承者不够理想后,他们来不及再生个小孩了。这一个是他们配偶的身体条件不允许。而一定要这么做,所触发的法律问题,将可能比继承问题更棘手。

所以,长期投资者要小心上面说的那些将会被独生子女资本二代掌控的企业。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悟空问答关停,烧钱烧不出社区,大力摁不出奇迹。

2021-01-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