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个月融资1.7亿美元,估值21亿,这家线上活动平台如何飞升?

硅兔赛跑 · 2021-01-19
一直线上会一直香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Lexie,编辑:Lu,36氪经授权发布。

欧美地区居家隔离持续进行,许多人对自己不管是温馨的小家还是禁锢的牢笼都已经感到麻木,但多数人仍怀念人际交往,每天靠着社交媒体上的互动消磨时光,期盼着能够重新进行线下活动的那天到来。

线下活动不仅给予我们所需要的人与人之间产生连结的社交纽带,更是一个利润颇高的产业,全球会议活动行业在2018年的市场规模约为1.1万亿美元,并创造出了约2600万份工作,预计将以10.3%的复合年增长率在2026年达到2.3万亿美元,所创造的经济影响甚至超过了消费类电子产品。

去年许多全球的大型活动和庆典也都要么取消要么转战线上:

Coachella音乐节在4月乐观预期延期到10月,到6月直接宣布取消,引起全网哭嚎一片; South by Southwest被取消;戛纳电影节被取消;电子娱乐展会E3 被取消…

Apple去年的WWDC在线上举行;

艾美奖的参会明星也都靠视频连线;

时尚界春晚Met Gala的红毯造型是往年的话题热点,去年无法进行实体活动,但Vogue却推出了一个“A Moment with the Met”线上活动,在vogue的YouTube上进行直播,由Vogue总编Anna Wintour进行了简短的发言,Florence and the Machine进行表演,还有超模Naomi Campbell、说唱歌手Cardi B等人助阵。

这一线上活动成为了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以#MetGalaChallenge吸引了许多参与者,DMR Group的数据显示,在10多天的时间里这一虚拟活动以超10万网站流量和2.5万社交媒体账号浏览赢得了2279万欧元的媒体价值(Earned media value)。

自从疫情发生到如今最难的莫过于那些依赖实体活动生存的公司,他们都怎么样了?

作为全球最大的实体演出主办方,Live Nation去年第三季度的收入从2019年的30亿美元掉到了1.54亿美元,在演出上亏损了1.73亿美元,在票务上亏损了1.42亿美元,去年几个月的时间靠着直播演出、drive-in演唱会和室外小型演出存活,但这些辅助生意的利润并没多少。

Eventbrite去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亏损1.46亿美元,收入从2019年的8130万美元减少了40%到2020年的4910万美元。第三季度的收入继续减少,与去年同期相比掉了73%,但2190万美元的收入与第二季度的数字相比有161%的增长。

在线下活动停摆的时间里,Eventbrite上的虚拟活动票务销售占整体的30%,并且为小型活动组织者所优化的功能看到了不错的效果,第三季度活跃活动主办者增长了30%。

另一活动发现平台IRL在4月快速转型开始推荐人们可以在家中参加的虚拟活动,比如游戏、电视节目、音乐表演、冥想锻炼等体育活动等,用户可以在日程上看到当日的活动,还可以将活动添加到其他日历软件并邀请好友一起参加,一时用户激增,成功转型后在去年9月完成了由Goodwater Capital和Founders Fund等公司投资的1600万美元B轮融资。

前疫情时代,人们对于线上活动大多还是“爱搭不理”的态度,而2020让人们明白x虚拟线上活动可能是唯一的渠道,或许也是个更好的渠道。

虚拟活动平台拯救世界

只成立了18个月的Hopin最近获得了不少眼球,它针对大多线上活动体验不流畅不人性化的痛点打造出了一个全新的平台,支持来自全球各地的从50人到5万人的包括小型公司会议和大型研讨会等各种活动需求。

组织者可以轻松创建活动邀请、卖票、设立日程、甚至个性化定制品牌专属的活动页面,参会者可以像实体参会一样加入讨论组、观看演讲者的内容材料、一对一视频“network”,甚至还可以探索虚拟会场等等。

Hopin目前已经完成了超4.5万场活动,在去年支持UN完成了长达26小时,拥有来自185个国家参会者的UN “Global Impact”活动。

自从正式发布已经迅速的完成了4轮融资,如今估值已经达到了21亿美元。

- 去年2月初,完成了由Accel领投的600万欧元种子轮融资。

- 去年6月,Hopin完成了由IVP领投的4000万美元A轮融资,此前投资者Northzone,Seedcamp,Accel,和Slack Fund等都继续跟投,还有新加入的投资者Salesforce Ventures。

去年11月,Hopin又完成了由IVP和Tiger Global领投的1.25亿美元B轮融资,上一轮投资者也都跟投。

Hopin在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仅3周的时间里还完成了两次收购交易,先是在12月末收购了工作社交软件Topi,它始于线下活动,现如今的主要作用是让参加线下或线上活动的人可以跟其他的参会者“network”,app的风格设计和Hopin比较相似,理念也与Hopin相吻合,那就是让用户可以结交跟志同道合的新朋友,并创造出不受地理位置所限的新社群。此举展示了Hopin的野心并不只存在于线上,而是着眼于接下来几年将非常流行的“线上+线下”混合模式。

在今年年初,Hopin又以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直播软件StreamYard,StreamYard的用户评价非常好,包括疯狂创业者Gary Vaynerchuk等科技创业圈大咖和许多热门播主都在用。

StreamYard平台上可以同时有10人参与采访直播,用户可以分享到Facebook、YouTube、LinkedIn等多个平台同时直播,还有将用户评论插入直播屏幕,号召粉丝转赞等功能加深互动

StreamYard在2020年增长非常迅速,收入从年初的1000万美元增长到了年末的3000万美元,如今已经拥有了超10万付费用户,每月能新增1万多付费用户。

Hopin的目标是成为最棒的虚拟活动场所,几近可能的去复制线下活动体验,StreamYard此前一直是以三方插入件的身份与Hopin合作,而此次Hopin正式将它纳入旗下,正是想要加码自己的直播技术水准,为用户打造更加优质的线上互动体验。

而Hopin自己自从成立以来的成长也是爆发式的,从起初的5000名用户和1800个组织到如今的超500万用户和10万组织,用9个月的时间就将年度经常性收入(ARR)从零增长到2000万美元,光是去年一年,Hopin的团队就从只有8个人发展到了拥有来自38个地区的300个人的大团队。

Hopin接下来的野心也很大,除了准备在核心产品和技术上发力,加入VR之类的技术,也推出了像是“Hopin Explore”这样的功能,让自己不只是一个用户用来可以组织活动的技术平台,而是成为像是线上Eventbrite之类的内容平台。

Welcome则是另一家最近博得比较多眼球的线上活动平台,它的公司原型其实与虚拟活动并没什么关系,而是一个想要将农民、批发商与餐馆相联系的叫做Gather Wholesale的软件,但疫情的到来将它逼上了转型的梁山。

抱着“成为活动平台界的Ritz-Carlton”的目标和“与其试图用线上活动模拟线下体验,不如做线下做不到的事情”的初衷,打造出了这样一个轻奢版平台,不但拥有像是breakout room、个性定制活动模板等基本功能,还有一些有趣的功能:

专属客服

Welcome自称“白手套服务”,每位用户从准备活动到活动结束全程都有“小秘”在线答疑解惑,提供小妙招让活动更加顺利。

大头贴

为了弥补用户无法实体合影留念的遗憾,Welcome加了这样一个大头贴功能,让线上活动也能成为美好记忆。

科学 “network”

Welcome的社交小组不是随机产生的,而是根据由MIT研究人员所分析过的数据生成的所预测出的最能产生“真挚互动”的各种小组,让network这件事少一些尴尬,多一些底气。

嵌入式展示

Welcome的用户目前可以将提前上传的影像资料在直播中进行展示,今年还将新增动态嵌入功能,让演讲者可以随时随地生动展示信息资料。

自从去年3月,市面上出现了许多大大小的线上会议活动软件,Welcome的卖点在于整个组织活动的过程超级简单便捷,而且它也并不追求小型活动组织者,而是看好能够承诺年费在5位数区间的企业客户,是目前市面上最贵的一款虚拟活动软件之一,不过据说无需音效影效团队就能够打造出宛若苹果发布会一般的活动效果,这钱花的也是值了。

Welcome在去年11月完成了由Kleiner Perkins领投的1200万美元A轮融资,参投者包括Y Combinator,Kapor Capital和Webb Investor Network。

像Welcome一样被迫快速转型的还有曾专注于线下活动组织的Hubilo,只用了20天以全员午休快速冲刺的状态就打造出了一个全新的MVP - 线上活动平台,不仅存活下来,还成功将员工数扩大4倍,用6个月就达到了2年的收入目标,更在去年10月获得了由Lightspeed领投的45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在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全网都没有什么好用的线上活动组织平台,只有一些老旧的组织研讨会类型活动的软件,而几个月下来线上活动赛道宛然成了火热战场,各家公司都要有点新花样才能将自我区分,Hubilo的卖点是将活动体验极大的游戏化,比如加入头脑风暴、投票等互动内容,还有积分榜鼓励参会者通过看节目、餐馆虚拟展台、发送消息等等行动赢取积分,许多公司也正在靠免费送会员、送电脑、送手机等方式增加参与度。

此外Hubilo还会与Salesforce,Marketo和HubSpot等软件结合,提供活动参会者的表现数据,让组织者可以更好的分析ROI等指标,改进活动体验。

除了转型求生存,也有本来没在线上活动领域发展的公司也想来分一块蛋糕,比如Spotify, 它在去年9月宣布正式加入线上活动功能,用户可以在创作者的活动页面探索即将发生的直播音乐活动,继而可在创作者的Twitch,Instagram Live,YouTube Live等平台观看,或直接链接到Songkick和Ticketmaster页面查看活动信息,但并不具备在app内进行直播的功能。

做出这一决定,首先当然是因为线上演出有利可图,像是BTS 6月的一场“Bang Bang Con”线上演出就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收入。其次Spotify也是为了缓解自身困境,去年第二季度的数据显示,虽然付费用户数和月活用户数都有所增长,但用户平均收入(APRU)同年比减少了9%, 广告收入年比减少了21%,和上一季度相比减少了11%,至今仍未盈利的现状急需拓展新的收入渠道。

其实Spotify这一步走的有些慢,在国内,像是网易云音乐和腾讯音乐等音乐平台在居家隔离期间推出了一系列线上音乐直播节目,TFBOYS七周年演唱会就是在线上举办的。竞争对手Amazon Music也先行一步,将Twitch直播界面嵌入Amazon Music页面,用户无需离开app就可以观看演出,还有专属的直播页让用户可以探索实时直播活动。

虽然慢了一步,但Spotify自身丰富的音乐创作者和曲库背景加上强大的用户市场,都值得持续关注是否能为线上音乐演出市场带来新的生机。

Hopin、Welcome、Hubilo的成功只是去年以来快速成长的线上活动平台的典型,像它们这样的公司有不少,并且在去年都获得了不少融资:

由来自Facebook和Instagram背景的创始人创办的Run The World在去年5月获得了来自Andreessen Horowitz和Founders Fund领投的1080万美元A轮融资,据说许多用户是从Zoom跳槽来的,因为相比Zoom单一的功能,Run The World更强调社交属性也更有趣,比如让用户用像Instagram Story一样的短视频作为个性档案介绍自己,还有独家“鸡尾酒派对”- 也就是一对一的快速networking功能。

总部位于印度的Airmeet在去年9月完成了由Sequoia Capital India领投的1200万A轮融资,其余参投者包括Redpoint Ventures,Accel India,Venture Highway,Global Founders Capital,Caviar高层Gokul Rajaram等,公司第三季度没有任何广告营销但用户使用量还是增长了2000%,除了大型会议,Airmeet的活动目前也扩展到了大型电影节的职场社交、大学招生会、行业峰会等等。

总部位于纽约的Bizzabo在去年12月完成了由Insight Partners领投的1.38亿美元E轮融资,除了组织活动,Bizzabo还会为活动组织者提供关于参会者出勤、注册、观看、提问、聊天等详细的实时数据,软件还可以跟像是Salesforce等CRM软件相连,让主办方可以更好的跟参加者继续互动。

让用户用动漫化身参会的Teooh在去年6月获得了来自Spark Capital和General Catalyst的投资,使种子轮的融资总额达到了450万美元。看腻了千篇一律的真人大头视频,Teooh所打造的动漫人物身处于4人小桌、8人小聚、社区大厅、办公室、大会议室、炉边讨论等虚拟场景的这一画风十分清奇,让整天的会议也多了些趣味。

Teooh的场景设置让人联想到早在2003年就为用户打造出可体验式虚拟空间的“第二人生”公司,虽然后来有些被遗忘,但在去年的大环境下它也趁机转型,将平台上的虚拟场景包装成让用户远程办公会议的场所,我们对回归现实渴望之强,即使能假装自己在学校礼堂里开会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还有像是未来风的礼堂可以让我们暂时忘记枯燥的居家工作场景。

除了融资,行业内认为像是Hopin接连收购Topi和StreamYard的案例将在2021年频繁出现,随着这些公司尝到甜头,将通过收购的方式增强自己的核心技术能力,更快成长。

线上香,一直线上会一直香吗?

面临着这些公司的重大问题就是当人们回归实体生活,线上活动会被完全弃置吗?

不尽然。因为线上活动其实并没那么糟糕,除去了实体会面中地理位置的限制,线上活动可以拥有更多的参与者,影响触及到更广阔的区域,而这也是即使世界恢复正常,活动组织者或仍选择线上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在许多地区当居家隔离令解除后,仍有70%-80%的活动仍保持在线上。

比如在去年疫情发生后路透迅速将在3月的Eyeforpharma Barcelona研讨会转为线上,结果吸引到了超过1万5名参加者,去年也一直保持着这份劲头,在路透去年主办的62场线上活动中,参会者来自世界93%的国家,参会者人数与2019年同期相比看到了1400%的增长,90%的参加者表示线上活动体验非常好,愿意再次参加。Welcome创始人兼CEO Ortiz也透露说,以前平均一场活动有约500人参加,而活动转线上后一场活动能有2500多个人参加。

除此之外,线上活动更拥有实体活动所不具备的优势:数据收集。在实体活动中,活动组织者只能获得有多少人注册的信息,但线上活动却可以追踪每位用户的参会表现,比如是否下载了相关资料、是否提问,这些实时数据还让演讲者可以随时调整内容,比如如果听众流失很快,则需要加入游戏、提问等更具互动性的内容来保证会议质量。

目前许多公司已经透露出对2021甚至是未来几年内大型活动的计划,这些活动将以线上线下结合的混合模式进行。路透就将在今年推出全球范围内的线上活动,以及本地化线下活动,这样的模式让人们能够继续在实体活动中获得所需的人际交往,让赞助商仍能获得所需的眼球,同时还享受着线上活动收集来的关于参会者的珍贵数据,除此之外“几个月一线下大活动,几天一线上小活动”的模式能更频繁刷脸,深度与受众互动,加强社群凝聚力。

而线上活动与实体的劣势相比,当然是在提供那种货真价实的人与人之间心心相连的体验方面有所缺失,大多数的活动平台对于活动的关注度都放在内容身上,而不是用户体验。

如果说疫情对线上活动行业有任何启发的话,那就是他们的重心更应该放在提升人性化和人情化的活动体验,让用户更加专注和投入,创造出更多思维的火花,在这点上可以从虚拟社交软件Houseparty吸取经验,它的“共同观看”功能模拟了人们线下一起看演出的体验,甚至是Hulu推出的“watch party”让用户和朋友一起追剧都是比较有趣的想法。

上述提到的科学化network、大头贴、个性动态化自我展示、提升直播质量、实时数据追踪改善活动质量等都是在用户体验上下功夫,解决用户线上联结的痛点,线上活动平台数激增,任何公司想要突破重围必须有拿手好戏。

而让许多人都感到疲惫😫的Zoom在成为了视频会议界的扛把子后也正在向线上活动领域出击,它所推出的on Zoom 线上活动平台不仅有商业活动,烹饪、舞蹈、艺术等领域的活动比比皆是,许多人本来已经用Zoom视频了,这一功能让活动组织者可以将营销、安排、互动、收款等活动的每一环节都在Zoom上完成,让用户也有更多理由在“zoom fatigue”之外探索这一平台,Zoom本身的品牌认知度和用户量也让它在线上活动领域有极大的优势成为领导者。

我们人类都是社交动物,每个人都需要和他人沟通、社交,随着疫苗的到来,疫情将渐渐好转,多数活动将采用“线上加线下”这一被认为是最有潜力也最可持续的活动模式进行,在期盼着线下活动恢复的同时,我们也更期待谁能在线上领域有新的突破,让云端的“虚拟人生”更精彩。

参考:

1、Hopin Acquires StreamYard, a Leading Live Video Streaming Studio, for $250 Million(BusinessWire)

2、Hopin buys livestreaming startup StreamYard for $250M as it looks to expand its product lineup (TechCrunch)

3、Virtual events platform Hopin acquires video streaming studio StreamYard for $250 million (VentureBeat)

+1
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机构

互联创新 创新无界
联想旗下全球科技产业基金,投资布局IT未来

下一篇

靠性价比和机海策略,realme出货量达到全球第七。

2021-01-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