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茶、奈雪、蜜雪冰城估值齐超百亿,机构争夺最后的船票:新茶饮终局?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1-19
2020年已有超40亿人民币的资金涌入新式茶饮赛道。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陶辉东 冯颖星,36氪经授权发布。

在2020年的融资竞速中,仅在公布的融资中,已有超40亿人民币的资金涌入新式茶饮赛道,头部品牌估值纷纷迈入百亿大关。

以从不与资本打交道著称的蜜雪冰城,爆出首轮融资,估值200亿。喜茶据传新一轮融资估值将达250亿。奈雪公布了C轮超1亿美元融资,估值130亿。这些公司都在传很快将IPO,“交表倒计时”。

种种迹象都在预示,对一级市场的投资人而言,茶饮赛道正逐渐走向终局,机构们在争夺最后的入局机会。在2020年的融资竞速中,仅在公布的融资中,已有超40亿人民币的资金涌入新式茶饮赛道,头部品牌估值纷纷迈入百亿大关。

真假融资案,茶饮公司融资份额难抢

1月13日,晚点LatePost爆出蜜雪冰城首轮20亿融资已经完成,美团旗下的龙珠资本、高瓴资本联合领投,投后估值逾200亿元人民币。并称蜜雪冰城计划在A股上市,交表已在倒计时。

实际上,蜜雪冰城融资相关事宜已经纷传数月,数月以前,就曾有投资人对投中网表示,“市面上能说出名字的看消费赛道的头部机构都想入局,但机会甚少”。

但一向低调的蜜雪冰城至今没有官宣过任何融资消息。尤其令人捉摸不透的是,1月15日,贝壳财经称采访到蜜雪冰城相关人员,其言之凿凿地表示融资消息不实,目前公司并未考虑资本方投资。

那么,蜜雪冰城这次到底融没融?投中网多方求证,传闻的投资方高瓴资本、龙珠资本均答复称不便置评。另外,有可靠信源对投中网给出了“确实融了”的答案。投中网暂未能联系上蜜雪冰城官方求证。

从某种程度上,现制茶饮是一个自身造血能力极强的生意。在IDG与何伯权1亿元的首笔投资进来之前,喜茶已经存活了6年。聂云宸曾对媒体表示,喜茶开出的第一家门店就是赚钱的。而蜜雪冰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拒绝资本的投资。

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CEO冯卫东亦曾告诉投中网,“这个行业是带着毛利率在走的,线下流量可以直接反馈到账面上,选中了头部的标的,不出意外的话是赚钱的”。

也正是基于这个行业的特性,在寻求标的时,一开始这些盈利的品牌多不愿让VC分肉。“有些是非常坚定的拒绝;有些在资本多方游说后心态上会有松动。”

这也就不难解释蜜雪冰城的融资迷局。2020年上半年以前,坊间有言,对于投资机构抛出的橄榄枝,蜜雪冰城连“投资大佬的微信都不通过”。

如若蜜雪冰城该轮融资事件属实,蜜雪冰城首轮融资,便已登顶中国现制茶饮估值第一位。并且,据投中网向业内人士了解,其投资方除了高瓴资本、龙珠资本外,还有中信产业基金。据说蜜雪冰城在融资中姿态非常高,“一般的机构根本不见”,最终入局的机构都承诺了重要的资源。

实际上,茶饮赛道备受投资方追捧的公司远不止蜜雪冰城一家。刚刚在武汉开出第一家店的茶颜悦色,据FA表示也是基本不怎么见投资人。

几乎在蜜雪冰城首轮融资的同期,喜茶和奈雪也在继续融资。10天前,奈雪的茶突然对外公布其C轮超1亿美元融资,投资方为PAG太盟投资集团和云锋基金。本轮融资后,奈雪的茶估值将接近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0亿元。一向对外发声低调的喜茶也在悄然酝酿资本动作。有信源对投中网表示,喜茶新一轮融资基本敲定,投后估值约250亿元。

新冠疫情以来,消费行业从未像现在这般火热。2020年,超40亿人民币的资金涌入新式茶饮,头部品牌估值纷纷迈入百亿大关。一级市场海量资金开始向头部品牌靠拢,阿里、腾讯、美团纷纷入局,挤破头也投不进的机构,也开始向腰部聚集。

天图投资合伙人潘攀是在奈雪の茶仅有两家线下门店的时候便对其进行了投资,此外,他还是茶颜悦色的投资人。谈及在这个赛道的投资故事,他对投中网表示,天图刚投茶饮的时候,争议较大,很多人觉得天图只不过在投“网红”品牌。现在茶饮公司被追捧,说明大家开始认同了茶饮不是网红而已,它是一种生活方式。

神仙打架,路径不同

虽然同为茶饮公司,喜茶、奈雪和蜜雪走的却不是同一个路径。在这个行业,喜茶、奈雪均起源于现制饮品盛行的广东。喜茶成立于2012年,虽从江门江边里小巷里开出第一家门店,但喜茶创始人聂云宸从创业伊始便极重视产品创新与研发,现在风靡的芝士奶盖,便是其最重要的研发成果之一。这位90后亦是不折不扣的技术发烧友,在为数不多的与媒体的接触中,他强调自己非常喜欢Facebook、Twitter、苹果等“伟大的公司”,甚而想过做一个与互联网相关的创业项目。在拿到IDG与何伯权第一笔融资后,便一直在探索“互联网化”。

奈雪的起点亦不低,2015年11月,奈雪首家门店便开在深圳核心商圈,2017、2018两年内,天图投资连续三轮独家注资,2018年3月A+轮投资过后,奈雪の茶成为茶饮赛道第一家估值超过60亿元的独角兽品牌。

得到资本助力的喜茶与奈雪的竞争从未间断。无论是品牌还是产品竞争,一直都在“神仙打架”,二者核心品类相同,均在30元左右的价格区间,均采用直营模式,目标受众重合,甚至融资事件也非常接近。2018年,聂云宸与奈雪创始人彭心在朋友圈还上演了一出关于“创新与抄袭”的正面相抗。

与喜茶、奈雪窗明几净的“网红打卡地”相比,突然杀出重围的蜜雪冰城略显“草根”。与喜茶、奈雪的直营路径不同,蜜雪冰城走的是“直营+加盟”模式,快速打开下沉市场,高密度扩店以及超值低价建设强品牌力。令自建仓储与供应链体系,拥有原材料自产能力及全国布局的物流配送网络。

2020年5月23日,蜜雪冰城宣布第9500家门店已经签约完毕,发起冲刺10000家店的号召,7月2日,万店心愿达成。而截止2020年7月2日,喜茶的门店数量为501家。也就是说,40天的时间内,蜜雪冰城就开出了整个喜茶所有的门店数。

面对来势汹汹的规模之争,聂云宸正面回应称,“规模还包括收入与利润”。投中网曾结合多方信源透露的数据测算,2020年上半年之前,喜茶单店的日均销售额约为17家蜜雪门店的销量,但业内人士透露规模扩张的蜜雪冰城全年营业额已经超过60亿元,已经不得不令一线城市的头部品牌重视起来。

2020年,喜茶新开289家门店,超过全年200家的计划;联商网报道称,2021年奈雪计划再开200家新店型奈雪PRO门店。也正在此时,蜜雪冰城创始人亦在个人简书账号中表示五年内再开1万家门店。

硝烟氛围愈发浓重。2019年年中,投资了另一家网红茶饮品牌的投资人曾对投中网估算,“在东南亚、香港、台湾等地,年人均奶茶消费人数约为150杯,而内地奶茶文化渗透较高的杭州、上海等地,年人均消费量也不足30杯。并据此测算,现制茶饮赛道真正短兵相接之时,也要到3~5年之后。”

扎堆备战IPO,谁将是茶饮第一股?

大规模的竞争显然比这位投资人预估时间来的更早。下沉市场来的蜜雪接触资本的消息还是像条鲶鱼,将这场竞速赛提前拉上了百米冲刺的赛道。

不少投资人看来,此时正是茶饮公司上市的好时机。无论A股还是港股,消费公司眼下都备受追捧。农夫山泉6000多亿市值,让钟睒睒身价超越了巴菲特,新消费公司泡泡玛特上市后也一路大涨市值超千亿,让整个消费行业都心痒痒。

乘着“消费牛市”的东风,茶饮赛道的几个头部玩家都在传IPO。投中网从多个信源获悉,奈雪的茶上市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很快将交表,如无意外可能在2021年上半年就完成上市。此前,原瑞幸咖啡首席技术官何刚加入奈雪任CTO一职,就已被业内人士看作奈雪酝酿上市的信号。

据了解,奈雪已经委任招银为上市负责行,只是上市地点、上市时间表及募资规模可能发生变化。港媒也报道,喜茶亦寻求2021年底前在香港上市,寻求募集4亿-5亿美元。据晚点的报道,蜜雪冰城也即将交表。

上市条件成熟,时机也正好,茶饮扎堆上市也就不足为奇。一位某茶饮品牌的投资人向投中网明确表示,或先或后,几大茶饮品牌一年之内都会上市的。

悬念仅在于,它们上市后市值将会冲到多高。潘攀向投中网表示,茶饮赛道足够大,未来会出现几家千亿市值的上市公司。当然,这并不是指它们上市当天。

A股、港股目前都缺乏可以对标的上市公司,比较近似的是九毛九、海底捞等餐饮公司。

九毛九目前市值350亿港元左右,券商分析师预计其2020年营收为27亿元左右,约13倍PS(市销率)。海底捞市值3200亿港元,其2020年营收预测值约360亿,约9倍PS。一位关注消费的投资人向投中网粗略推算,若按10倍PS,喜茶、蜜雪冰城、奈雪等头部茶饮公司上市后市值可达300亿至600亿。并且,茶饮赛道要优于餐饮赛道,标准化与净利润率高于餐饮行业,估值倍数应该会更高。

考虑到目前二级市场追捧消费龙头股的热情高涨,有泡泡玛特千亿市值在前,“茶饮第一股”冲至千元市值似乎并非不可能。长远来看,无论是线上、线下,茶饮赛道还有很大想象空间。

唯真资本创始人Shelley向投中网表示,线下商圈的核心功能正在发生改变。过去大商场的主要功能是购物,但在互联网时代受电商的冲击特别严重。这种情况下,大型购物中心越来越突出休闲、社交、放松、娱乐的功能,而茶饮店正好为顾客提供了这样的空间。在过去,类似的空间几乎只有星巴克,但咖啡在中国受众的广泛度终究不如茶。对标星巴克,中国茶饮可以讲出很好的故事。

大局已定,新品牌窗口期关闭

在这场百米竞速的资方中,顶级机构基本占领了赛道的“第一梯队”,其他投资机构手握重金挤破了头想入局,挤不进的转而看向定位介于代表30元价格段的喜茶与10元以下价格段的蜜雪冰城之间的“第二梯队”。另有机构试图在30元价格段以外寻找空间。

喜茶、奈雪、蜜雪冰城几大巨头也在对方的领地互相触探。喜茶曾推出喜小茶,水果减量、没有奶盖、价格下调10元左右,进军低价区间。蜜雪也曾在上海、深圳布局研发中心,并打造新的品牌“蜜雪MIXUE”,拓展10~20元的客群段。

不过在这个区间最强的还是茶颜悦色。这个在长沙固守了7年的茶饮品牌,以其独特的茶底口味、中式风格和更为亲民的价格,已然成为长沙的城市新名片。2020年,这个一向固守长沙的城市名片开始向外触探,在武汉开出第一家门店之时,“连夜排队8小时”便上了微博热搜。随后,茶颜悦色宣布,要在两个月内在武汉开设6家门店。

潘攀向投中网表示,现在还远远谈不上是茶饮赛道的“终局”,上市也只是一个新的起点。茶饮还在高速增长,头部公司还在不断创新、迭代、进化。但潘攀也指出,这个赛道很难再有颠覆式创新的产品去撼动行业格局,新品牌的窗口期已经基本上关闭了。

在整个“餐”和“饮”领域,无论是数字化程度、产品理念、对用户认知的理解,茶饮都可以说是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子赛道。这些新式茶饮企业对创新的重视、对技术的投入远超传统餐饮企业。从这个角度而言,理解它们就是理解未来。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在已经公布2020全年销量数据的国有汽车集团中,上汽集团以超过560万辆的销售成绩名列榜首;一汽集团、长安汽车和江淮汽车则均实现了销量的正向增长。

2021-01-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