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科技博主:回顾 2020 年之后,我认为未来非常乐观

神译局 · 2021-01-21
当历史学家开始回顾这场疫情的时候,他们给出的评价会是:这是人类历史上进步和创造力的最大催化剂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回顾过去的2020年,大家的确过得很艰难。但展望未来,不少人都表现得很乐观。有人相信,百年前咆哮的二十年代会再现。而Packy McCormic则从资金充裕度、人才的释放、疫情对线上技术采用的加速,以及成功带动投资带来成功的飞轮效应等角度表达了对未来的乐观。原文发表在其个人博客上,标题是:The Best Is Yet To Come

划重点:

疫情是人类进步和创造力的最大催化剂

以前不愿下定决心的人这次被迫自己出来创业了

更多的退出渠道会释放对下一代技术的投资

创业者可以利用全球的人才和愈发有用的软件来建立新型的、差异化的公司。

随着软件承担了比较枯燥乏味的工作,以及就业变得更加灵活,大家会开始追求自己的激情。

我一直都是乐观主义者。我的大脑就是这么接线的。我的大脑很难想象缺点,但优点却很容易看见。因此,当遭遇到COVID的打击,令成千上万人失业时,我决定干掉自己花了六个月想要创办的公司,但眼里却看到了潜在的亮点。

在四月份的那篇《熊彼特的狂风》(Schumpeter’s Gale)的文章中,我说初创企业大规模的裁员会:

释放人才出来,而且对于其中(被裁员并且寻找新工作)的很多人来说,这会是最好的事情。

很多人被困在人浮于事的公司里面从事一些“狗屁工作(bullshit job)”,由于惯性或者走不出舒适区,或者因为太多的身份被束缚,他们不能或者不愿离开。而COVID按下了重启键。它替他们做出了决定,并解放他们出来,去成立自己的公司,企业从事他真正发挥他们价值的工作,或者去追求他们爱好的工作。这条路很难,但最终是光明的。

如果你觉得还不够晴朗,5月我在的《召唤Scenius》( Conjuring Scenius)(编者注:Scene+Genius,在特定场所或场景下迸发出超级创造力的天才)中写道:

当一切尘埃落定,当历史学家开始回顾这场疫情的时候,我相信他们给出的评价会是:这是人类历史上进步和创造力的最大催化剂。

我相信COVID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释放出创造力与进步,并将全世界的天才给解放出来:

  1.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互联网时代的全球催化剂事件;

  2. 围绕共同的使命和共同的体验把大家团结起来;

  3. 对在线协作新工具、流程以及网上社会规范提出要求。

这些说法大体上是对的。在美国第一例COVID病例出现11个月之后,我们有了:

  • 多款获批准的疫苗;

  • 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招聘员工;

  • 这一代对于在线学习已经习以为常;

  • 数字化的采用率在增长,以前的线下业务增加了新渠道;

  • 以前似乎不可能的新的协作方式出现。

我们比以前更有韧性了,更加反脆弱了。出现在四月份初创企业裁员名单上面的很多人已经在更具前瞻性的公司里面找到了新工作,或者正在为自己工作,他们创立了自己的企业、社区和项目,没人能解雇他们。那些还在打零工的人现在有时间去追求他们一直想要追求的业余项目,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能享受到自力更生的力量。

对于我们在本博客中谈论过那种公司,那些不管规模大小的科技公司来说,情况从来都没这么好过。

那么,在一年结束的时候,我们就一起来回顾一下都发生了哪些事情,并展望那些事情对未来意味着什么。我主要想介绍三个相互关联的主题,正是这些主题,使得我对技术、公司创立以及工作充满了信心:

  1. 市场正在吞噬技术。对科技股的更高需求意味着要更快地推出更多的创新。SPAC(出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可能是件好事,而IPO则会释放对新一代技术的投资。

  2. 云计算公司。创业者可以利用全球的人才和愈发有用的软件来建立新型的,差异化的公司。

  3. 热爱经济规模庞大。随着软件承担了比较枯燥乏味的工作,以及就业变得更加灵活,大家会开始追求自己的激情。等到下次危机来袭时,这会让他们变得更具弹性。

虽然这场疫情已经夺走了170万人的生命,虽然一次大选确认了美国存在的严重分歧,而且市场感觉有些泡沫,但我仍止不住认为下一个十年会比上一个十年更好。

市场正在吞噬技术

今天,我的态度要比去年四、五月的时候还要乐观,因为我们不仅在加速技术的采用,而且还在加速这种加速。

对于技术乐观主义者来说,2020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利率创下历史新低,美联储在印钞,投资者在寻找收益,随着一切在网上进行得如火如荼,科技企业彻底变得更加强大。DoorDash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它的边际收益从2019年的-20%提高到了2020年的+23%。

我介绍过的每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此后一直在涨,其中的三家股价已经翻了一番。

这运气实在是不能再好了。截至本周,纳斯达克较三月低点上涨了85.93%。要知道,就算是网络泡沫破裂前夕的1999年,它的涨幅也才85.59%。从3月份至今,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去写看好科技公司的文章了。

我在推特上给出1999年与2020年纳斯达克数据的对比时,大家的看法是“这是泡沫”,并指出相比之下1999年的利率要高得多,今天的美元贬值,如果看看股票风险溢价,或者无风险利率与股票收益率之间的价差的话,其实现在的股票并不贵:

我同意!我不知道2021年的市场走势如何,但我不认为这是泡沫(除了少数几家外)。我愿意在这里打赌,在未来五到十年内,持有目前领先的科技公司,并投资下一代技术,表现肯定要比拿住现金或指数更好。

如果看跌们那就是低估了指数的加速度。每个人都在说的“COVID让x趋势加快了5到10年”的说法太过静态了。这已经低估了五到十年的含义。

如果你相信Ray Kurzweil(大家还信Kurzweil吗?)或ARK Invest的Cathie Wood(你很难跟Cathie Wood争论)的话,那技术会以加速度在发展。通过将电子商务、远程办公、在线教育以及加密货币等特定趋势向前推进5到10年,COVID实际上可以成倍地加速增长,提高生产力,并为加速更快的技术打下新的、更高的基础。

ARK的观点主要基于赖特定律。赖特该定律指出,随着产量的增加,成本会下降,从而制造出更多的需求,从而进一步降低成本。这属于指数级的改进。

赖特定律

Tim Urban表达的意思差不多,只是没有公式:

Kurzweil、Wood和Urban都会同意:大家更习惯线性思维而不是指数思维,这导致他们无法预测未来。

改进带来新的改进。更多的产出推动成本降低。更好的技术会创造出更好的技术。大量的资金投入到科技股可以创造出更好的科技公司。

就算经历了长达十年的牛市之后,在某种程度上2020年仍然是自1999年以来科技行业表现最好的一年。从短期来看,这对于持有科技股的人来说很好。从中期来看,这对创新非常重要。

可以把IPO作为衡量对高风险的科技股需求的一种手段。尽管2019年科技IPO的表现疲软,但此类的每一家2019年的上市公司股价都上涨了。平均而言,这个群体的股价增长了247%。

2019年美国的科技股表现强劲

这为新一轮的上市公司打开了窗口。对于Mario Gabriele和S-1俱乐部来说,这是繁忙的一年。Pexip、Vroom、lemonade、Rackspace、Unity、Snowflake、Palantir、Asana、Airbnb、DoorDash以及Affirm是拿到风投融资在2020年上市的24家公司之一。Snowflake、Airbnb和DoorDash的表现证明承销商的目标定价完全错了。Palantir和Unity在上市的头几个月表现优异。总体而言,IPO的表现比标准普尔500指数强8倍之多。

复兴IPO指数的表现与标普500指数的对比

SPAC窗口也打开了。去年的时候,如果你跑去问街上的普通人什么是SPAC,他们会一脸茫然地盯着你。现在,他们列出了自己拥有的支股票,并让你从他们的法拉利车上走下来。

虽然严肃的人会把SPAC看作是Robinhood交易员的猫薄荷,但这种最近流行起来的融资手段自有其用处。SPAC给先前被认为对公开市场来说风险太大的项目注入资金,并降低了创新的资金成本。

SPAC(特殊目的并购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rporation)不是什么新东西。其实在2020年之前这玩意儿就慢慢起势了。2010年到2019年间,SPAC的数量以27%的复合年增长率在增长,从2010年的7个增长到去年的59个。但是2020年是SPAC的爆发年,SPAC IPO的数量增加了三倍。

而且增长的不仅仅是数量。SPAC已经摆脱了一潭死水的金融困境,慢慢进入主流:像Bill Ackman和Chamath Palihapitiya这样的名人是众多SPAC出资人当中的领导者,而DraftKings、Virgin Galactic和Opendoor等公司也选择通过SPAC并购而不是IPO来接入公开市场。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理想目标Juul一直都没有SPAC。不过情况可能会有变,据Axios报道,软银正申请通过SPAC融资5到6亿美元去收购一家此前从未投资过的公司,比如Juul······吗?)

自宣布并购以来,这三家公司的股票都······涨了。DraftKings一马当先,同比增长了403%,其次是Opendoor,达259%,Virgin Galactic也涨了106%。

这些公司的成功证明了SPAC流程的合理性,并为供应(新的SPAC)和需求(投资方)方面打开了闸门。而随着闸门的打开,许多公司都开始加入这场派对,其中最著名,也是有争议的是电动汽车公司。

跟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一样, Nikola、Lordstown、Fisker还有Hylion等电动汽车公司其实都是待产出(pre-revenue)的上市公司。Nikola可能根本就是欺诈。不过,大家已经把钱砸进股票里面了。当然,部分是因为大家希望早点抓住下一个特斯拉,但我认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家希望能有这些产品。我们想飞赴太空,想要要驾驶未来主义的汽车和卡车,但又不想对环境造成伤害。我们愿意拿出实际行动去支持。

如果你觉得有点泡沫了,呃,创新就是这么出来的。

2018年的一篇名为《两个世纪的创新与股市泡沫》(Two Centuries of Innovation and Stock Market Bubbles)的论文表明,泡沫与创新之间存在着密切关系。这篇论文涵盖了从蒸汽机火车(1825)到智能手机(2000)的各种发明。作者发现,创新的机制是这样的:

  • 新技术上市;

  • 大家变得兴奋过度,然后给商业化这门技术的公司投入资金;

  • 资金的涌入加快了新技术的开发和采用速度;

  • 即便泡沫消失了,将创新商业化的公司也跑赢了市场。

对冒险采用新技术的公司的股票的需求是反射性的:更多的钱产生了更好的技术,从而对股票产生了更多需求,如此反复。相信产品并希望产品的存在,其实有助于把它变为现实。

此外,大型的,引人注目的流动性事件以及股价飙升会间接或直接地推动下一代创新的发展。

间接而言,这会激励下一代创业者勇于尝试。在过去十年当中,已经创立了众多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所以成立下一家公司似乎是可行的。

直接而言,这些事件已经创造出成千上万的科技百万富翁,然后他们也想投资下一代的独角兽。他们已经看到了可能性,并且投资的结果可能会非常可观。既然他们的白痴老板都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更年轻,更饥渴的天才绝对也可以做到。


从退出到创新的飞轮效应

这就是硅谷在过去半个世纪的运作机制,也是每一个新的技术生态体系都试图效仿的模式:成功吸引投资,投资带动成功,然后成功又吸引投资。

随着正在进行和已经宣布的SPAC活动达到250场,以及对强大的科技公司的IPO的无限需求,对于那些具有足够吸引力和热度的公司而言,会有大量的退出机会。在十年间目睹了从成立到IPO的时间间隔拉长之后,我认为我们将见证这个时间表被压缩。随着新的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踊跃对下一代技术进行投资,这种加速只会进一步加速。

不过,加速创新的不只是金钱。创业者现在可以组建一支由全球合适的人才组成的团队,并专门设计用于处理整个非核心功能的软件。

云公司

地理位置一直都是进展速度的限制因素。现在,经过十个月的远程互动,并且随着一波新的、远程优先的协作工具进入市场,这个限制已经不复存在。这绝对是一次巨大的释放。

“当一切尘埃落定,当历史学家开始回顾这场疫情的时候,我相信他们给出的评价会是:这是人类历史上进步和创造力的最大催化剂。”

历史上取得进步最多的时期很多都是由随机分布在全球各地的一小群人创作创造出来的,比方说苏格兰启蒙运动时期的爱丁堡,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或者过去半个世纪的硅谷。布莱恩·伊诺(Brain Eno)把这样一群天才叫做“Scenius” 。纵观历史长河,Scenius要受到谁碰巧在什么时候住进或者搬到什么地方的限制。在COVID之前,就算有数十亿人在线,我们也没有必要的工具或规范来用数字化的方式去捕获不可思议的IRL(In Real Life,真实人生)的魔力。

但现在可以了。因为我们经历了一场全球性的远程优先的彩排,尽管遇到了一点麻烦,但情况会越来越好。我深信,下一代的创业者会建立起我们见过的最迷人的公司,而且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这是基于一个简单的事实:他们拥有更多的输入,无论是工具和人才,他们能接触到的都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就以Hopin为例吧。成立于2019年6月的这个虚拟活动平台实现了真正的远程优先。它雇用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人才,远程对他们进行入职培训和管理,围绕着需要去做的事情来组织工作,并建立起他们自己的,远程优先的文化建设传统。在过去13个月的时间里,这家公司已经筹集了1.74亿美元,目前估值已达21亿美元。

在20VC的播客里,公司创始人Johnny Boufarhat告诉Harry Stebbings说 ,该公司的扩展速度之所以快得多,因为它是远程的,而作为远程优先的公司,从一无所有的状态起步要比一家线下的公司搬到线上要容易得多。

今天,新成立的一波公司都是从远程优先开始的。他们一下子就能拥有一个全新的军火库。可以肯定的是,要想利用好这个机会,就要求创始人是牧熵人,为新的混乱带来新的秩序。

谁能捕捉到熵,谁就抓住了未来

现如今,公司可以(通过Pesto)到印度聘用开发人员,(通过Panther付费)到瑞典聘请设计师,并(由Ramp支持)在纽约聘请CFO。他们会在Huddle HQ一起工作,开设新的办公区就像打开新的Google文档一样轻松。他们可以通过AngelList Syndicates、Republic Crowdfunding去筹集资金,也可以通过Fairmint CAFE直接向利益相关者融资。或者更好的做法,保留自己的权益,并通过Pipe预先支付其经常性收入。他们可以用Stripe来处理付款,用Twilio来处理消息,用Shopify来设立店面,用Marketerhire雇用兼职营销员,用FUSe管理库存,用Barrel来设立他们的数字标识,用MainStreet来搜寻意外之财。可能不用多久很快,他们甚至就可以植入GPT-3来写文案或者处理比较低级的工单。

云计算公司会聚焦在开发让他们与众不同的东西上,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他们来自全球的独特人才组合使得他们做这件事情能够与众不同而且做得更好。他们会更快地将创意转变成IPO,并为世界各地的下一代创业者提供资金和指导。

同时,就业会变得更加灵活。如果软件可以处理大量耗时的繁琐工作,而face-time变得过时了的话,为什么不干脆把每周的工作市场改成10或20小时,然后让他们可以为多家公司效劳呢?或者干脆把生活还给员工?这样他们每天可以省出一个小时的通勤时间,不要在一天之内跨越全城去赶场各种会议或者等会议室空缺又可以节省数小时的时间。这样他们就可以跟家人朋友和社区一起度过更多的时间。

他们甚至可以业务从事自己的事情,不管那有多小。

热爱经济(Passion Economy)规模庞大

2019年10月,Li Jin在写《热爱经济》那篇文章时,她肯定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在享受到这种经济的六个月的好处之后,我在2020年四月写道,对那些被“狗屁工作”炒掉鱿鱼的人来说,他们可以走的一条路是:

热爱经济企业:COVID已经向很多人表明,有可以通过粉丝和受众货币化的一技之长很重要。我想我们会看到像邮件列表、播客、教程、设计和指导等由一两个人单打独斗的创意企业激增。我们还将看到这些商业模式的不断演变。

只不过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会变成我的全职工作。我以为,如果幸运的话,这也许是可以帮我付房租并能让我变得更加敏锐的兼职工作。但不知怎的,八个月后,我变成了一名专职的新闻通讯作者,做着我真正喜欢的事情,并且从某件自己能拿到报酬的工作中享受到的乐趣比我以为的还要多。

被改变的不只是我。2020年就是为所有那些要建设点什么(不管多小)的人准备的。上周末,我跟Pulsar一起合作,研究了今年在Twitter上引起最多关注的公司和趋势。

除了Zoom以外,今年话题增长最快的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点:为热爱经济提供动力

青少年正在成为TikTok上的百万富翁。大人们在Twitch上玩视频游戏就能拿到报酬。今年,Roblox向在自己的平台上创建游戏的34.5万人支付了超过2.5亿美元。在黑色星期五+网络星期一Shopify商家就创造了51亿美元的收入,而Etsy则让会手工艺的人通过独特的商品吸引全球观众。Discord上面建立起了社区,并且受到社交资金的管理。

而在Substack上面,我每周都会给你写信,讲述塑造未来的公司的那些故事,跟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一些人不断地对话,并投资于有朝一日会IPO(甚至SPAC!)的下一代公司。

这种趋势才刚刚开始。如果做对的话,Creator(创作者)平台会是非常出色的生意。当平台创作者宣传自己的作品时,上表列出的所有公司都得到了迅速的传播。CAC(客户获取成本)的营销费用为0。那些公司都既有结果也有估值来支撑它。

  • Substack的估值已接近1亿美元;

  • OnlyFans刚刚以12亿美元的估值进行了融资;

  • Discord刚刚以70亿美元的估值获得融资;

  • Roblox和TikTok正在准备IPO;

  • Etsy和Shopify已经是上市公司,市值分别为240亿美元和1420亿美元。

目前,有成百上千的创业者正在打造下一波的创作者平台,为大家创造更多的机会,让他们在谋生的同时能够做自己的事情。比方说, Composer有朝一日将可以让任何人建立自己的迷你对冲基金,从而让我们能够制造良性循环。我们将可以靠投资开发下一代创新产品的公司来谋生。飞轮会转得越来越快。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建立起自己的受众群体、分销渠道以及产品,等到下一次危机来临时,我们会变得更有韧性。我们的身份可能不再会被工作所束缚了。我们会找到给自己付房租的办法。我们将拥有自主权和控制权。

这就是去年2月初的时候这个世界要走的路,但是要想到达目的地还需要更长的时间。现如今,在经历了狂暴、不幸、可怕又令人鼓舞的2020年之后,支持创新的资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我们有了创办公司有了全新的方式,可以让大家追随自己的热爱的机会和必要性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抱歉,如果这篇文章显得虚伪、盲目乐观或者幼稚的话,那就是我大脑的工作方式。我对自己的乐观不加掩饰。

看看我们自己吧。2020年我们活下来了。好戏还在后头。

译者:boxi。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2020Q3,TPI Composites总营业收入为4.74亿美元,同比增长23.52%;营业利润为0.2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139.35%;净利润0.42亿美元,同比激增1027.19%,继2019年三季度以来首度实现扭亏为盈。

2021-01-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