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游戏江湖:旧人谢幕,新人当立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1-19
江山代有游戏出,各领风骚就几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郭儒逸,36氪经授权发布。

国产游戏公司米哈游的一款新作《原神》,在年底的游戏圈中着实火了一把。

这是一款主打开放世界探索冒险的移动游戏。上线至今的三个多月,《原神》成为全球热度最高的手游之一,不仅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也成功跻身当前最吸金的游戏之列。

这似乎是国产游戏多年来少有的荣光时刻。“蜷缩”在上海一角的米哈游,成了整个手游界的最大黑马,在腾讯网易双寡头盘踞的江湖中,意外弄出了一个大动静。

2011年,当上海交通大学几个沉迷二次元动漫游戏(ACG)的学生,拿着10万块资金艰苦创业时,可能没人会料到米哈游的巨大成功。那时的国内业界,刚从依靠代理海外网游掘金的草莽期走出,PC端游和页游的风头仍然旺盛,而手游尚处在爆发前夜——刚起步的米哈游,还远远算不上故事的主角。

将近十年之后,这个游戏江湖变得更加纷扰,有巨头玩家、有腰部势力,还有更多无名之辈。《原神》就像一枚重磅炸弹,尽管一度深陷“模仿”它作的争议,但它仍成为一个新“偶像”,给起伏不定的游戏圈平添许多喧嚣色彩。

江湖从来就是潮起潮落,人来人往。

就在小公司们搭起草台班子的当年,活跃在游戏业界前台的,还是一些鼎鼎大名的人物。据2011年初的一份权威评选显示,2010年度游戏产业“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上,包括了陈天桥、马化腾、丁磊、史玉柱以及陈德文这些名字。

他们所代表的,是名噪一时的“初代”游戏公司、各大门户网站势力等,在风云际会的2010年前后,这些势力混战交融在一起,开启了国产游戏发展史上的一个新章节。

对游戏人而言,那的确是段比较特殊的时期。2010年8月,文化部发布《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这是首次针对网络游戏产业的系统性监管措施。在此之前,国内3G牌照下发不久,苹果智能手机也初临中国市场,移动手游开始蛰伏。但另一方面,经历了世纪初十年的野蛮生长,游戏业界在商业模式、产品创新上陷入疲乏,急需要新鲜血液。

如果说《传奇》、《魔兽世界》和《征途》这些经典端游,已是老一代玩家的珍藏回忆,那么2010年之后的游戏岁月,演绎的则是一场更加多元、刺激的新故事。

去年六月,在《征途》上线15年之际,身为巨人网络创始人的史玉柱发了一条微博,称公司管理将作出调整,业务决策权交给由研发骨干组成的合伙人。

这意味着这位“业界元老”的再次引退。早在2013年,史玉柱就作出过退休姿态,当时他还索性把微博昵称改成了“大闲人”。过去数年,虽然巨人网络一直试图重拾旧时的辉煌,但史玉柱始终没能再造一个自己的时代。

图源:史玉柱微博截图

而伴随着巨人落寞的,是层出不穷的游戏新势力。

去年底意外去世的游族网络创始人林奇,就是其中之一。林奇比史玉柱小19岁,他在2009年创办游族网络。当时林奇看中的是页游的发展前景,相比重度玩法的端游,页游开发难度较低、玩法简单,吸金能力丝毫不弱,因此游族便瞄上这一风口。

林奇很快在业内打出了名声,在2014年盛行的游戏公司上市潮中,游族网络借壳梅花伞(一家业绩低迷的中小板公司)登陆A股,成为炙手可热的游戏新股,股价也一度冲上历史高点。

至少在资本市场层面,那是游戏行业最为火热的几年。继网游公司中青宝2010年上市,以及掌趣科技2012年登陆创业板,并成为A股首家手游公司之后,游戏公司一时间大受A股市场的追捧。

与林奇同样在2009年扎入游戏行业的,还有另外一名年轻人——王悦。草根站长出身的王悦,凭借机敏踩中社交游戏、网页游戏的风口,所创办的恺英网络在2015年借壳上市。上市之后,恺英网络一度连拉12个涨停,股价涨幅超过300%,市值最高时接近500亿元。而王悦也成为业内知名的三位“80后”游戏公司掌门之一。

2016年继续成为游戏新贵们的高光年份。在当年的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中,33岁的王悦以70亿元财富位列第10位。在这份榜单上,还有同属游戏行业的英雄互娱CEO应书岭,以及滴滴的程维、今日头条的张一鸣。

A股市场对游戏板块的青睐,使得早年在海外上市的游戏公司眼热不已。由于不满美股市场的低估值,老牌的盛大游戏和巨人网络纷纷进行私有化,并在国内重启上市。

但遗憾的是,这场资本市场的盛宴,并未给国产游戏带来真正的曙光。那些风光一时的公司,逐渐迷失了。

掌趣科技原董事长姚文彬曾有过一段采访,如今看起来俨然就是某种注脚。那是在2013年,掌趣科技股价一路飙涨,成为当年A股最大牛股之一。但在高管频频减持而被质疑时,姚文彬意味深长对媒体解释称,“高管适度减持改善生活是正常的,现在北京买套位置好点的房子,随便都要一两千万…这和有些上市公司趁着业绩不好时赶紧卖股票,本质是不一样的。”①

结果,坚定看好公司前景的姚文彬在2016年离职,离职的当年内套现高达10亿。在掌趣科技股价持续下跌前,同样套现大赚一笔的还有十多位高管,而他们同样纷纷选择了辞职走人。

恺英网络同样上演了令人“疑惑”的操作。踏上资本市场之后,这家公司逐渐沉迷于追逐热门概念(例如大数据、区块链、P2P、VR/AR),反观游戏业务,似乎早已泯然众人。

资本狂欢过后,萎靡暴露无遗。截至去年年底,在iOS游戏畅销榜的前十名中,A股游戏上市公司只有一家入围(游族网络的《少年三国志:零》)。只有放宽到前五十名,才能零星看到其他一些上市公司的产品。

不得不说,这是A股游戏公司的悲哀。

总还有新的玩家。

在《原神》前期大热的时候,坊间曾有过“腾讯是否错过原神”的讨论。之所以提出这一疑问,是基于国内游戏行业的寡头格局。

手握发行渠道、账上资金雄厚、研发能力强大,过去多年,腾讯和网易借此成为业内难以绕过的两座大山。

它们也的确不断创造过神话。至少在吸金层面,风靡一时的“吃鸡”游戏、《王者荣耀》和《阴阳师》,就均是近年来的现象级作品。

巨头们仍然生猛,更多的中小公司似乎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对从业者来说,要么靠近某一阵营,要么干脆“冒险”自立。而据媒体报道,米哈游曾在去年下半年拒绝腾讯和字节跳动的投资——不与巨头为伍,它选择了后者。

事实上,包括米哈游在内,莉莉丝、叠纸和鹰角这四家位于上海的游戏公司(被戏称为“上海F4”),身上均有着另类色彩。它们或是面对的市场不同,或是目标玩家不同,但都尽量置身于巨头势力范围之外,并带给对方明显的冲击。

米哈游曾在2017年3月申请在A股IPO,不过目前已撤回请求。与前几年的火热不同,目前游戏行业在资本市场陷入冷遇,近三年来尚未有一家上市案例。不过,与疲敝的A股同行相比,这些游离在资本市场外的非上市公司,俨然更有另起炉灶的架势。

《原神》是否称得上国产游戏之光,见仁见智。看多了国产游戏的各种换皮、无脑氪金之后,玩家们在这款游戏身上得到的或是不同的体验。一位曾在大厂做过游戏码农的人士在知乎发言,“感谢《原神》给游戏行业带来的思考,我认为《原神》的成功让中国所有的手游团队明白了两点:一是品质为王,二是世界观为王。”

这可能是现有体系之外,中型公司的暂时性胜利。它们手握着“精品化”的原创游戏,绕开巨头的传统渠道,把目光投向了新兴的各类渠道平台(如taptap、B站),与巨头一争高下。相比过去十年,这是长期乏味的行业内出现的一个新鲜迹象,无疑也蕴藏着新的精彩战事。

旧式英雄走向落寞,新偶像正在崛起。十年前那份行业最具影响力榜单上的名字,有的早已风光不再,有的已默默无闻。如今,马上就要59岁的史玉柱,可能会继续远离江湖;昔日的沪上创业明星王悦,则因操纵证券市场罪锒铛入狱;而在林奇离世之后,游族网络也刚刚更换了实控人。

江山代有游戏出,各领风骚就几年。又一个十年结束了,也给下一个时代埋下伏笔。

参考资料:

①.专访掌趣科技董事长姚文彬:最牛游戏股的幕后故事,21世纪经济报道,2013年7月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互联网成为售卖假药重要渠道,已经很多年​。

2021-01-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